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这个美男的舌很毒 作者:西风语秋

字体:[ ]

 
书名:这个美男的舌很毒
作者:西风语秋
这个美男的舌很毒的内容简介……
 
黎聿言貌比潘安,可嘴却毒的不行,让他身边的人又爱又恨;
当妈的被气得不轻,诅咒儿子找个男友好好管住他。
洛宗瑀在一次次巧遇下,听到美男如何荼毒其他人,不由心生兴趣,
却连自己也被毒上。
本文讲述帅哥遇到美男的毒舌时,如何应对,又如何让美男乖乖就范。
 
这个美男的舌很毒的关键字:这个美男的舌很毒,西风语秋,美男,毒
==================
 
  ☆、第一章 party上
 
  黎聿言在父母的强迫下,不得不穿上为他准备的西装,又被押上车,参加这个城市最有权有钱有势的家族之一举办的party。
  黎聿言最讨厌就是参加这类公众活动,从小到大,他都讨厌,因为每次参加这样的聚会酒会,便会遇到不必要的麻烦,麻烦的起源便是他那张人畜无害的脸。
  别人都很羡慕黎聿言有这样一张漂亮的脸孔,但他最讨厌的就是这张脸,从小便被这张脸所累。因为看见他这张脸,男也好女也好,苍蝇一样围过来,让他疲于应付。高中时,还因为这张脸引起一个不大不小的事故,他差点用刀在自己的脸上划两下,以免引起不必要的麻烦。
  黎聿言的妈妈方楚烟吓的不轻,让他一再发誓不损害自己的容颜才放过他。开什么玩笑,生了一个这么聪明漂亮的儿子,可是她在世人面前夸耀的好本钱,怎么肯让他轻易毁了她骄傲的容颜。为了这份荣耀,方楚烟可是比爱惜自己的容颜还要爱惜儿子的这张脸,只差没亲自动手帮他美容。
  进了酒会,黎聿言不等方楚烟和黎曜安排,自顾自去找个偏僻的角落打发时间。为了避免他逃回家,除了手机,他身上的钱和钥匙都被没收,他只能作出这样的选择。
  最偏僻的地方当然是为酒会安排的休息室和会客厅,一般在这种有头有脸的人家举办的酒会,大家都想在酒会上表现自己,多结交几个对自己有用的人,很少有人愿意呆在这样的房间。
  黎聿言走进休息室,正如他猜想的那样,在酒会刚开始不久的这时间段,里面没人。黎聿言拿出手机,开始了玩游戏。
  玩了大概十来分钟,屏风后面传来一个浑厚的男中音,“你要植物大战僵尸是没关系,不过,能不能把声音关起来。”
  黎聿言很诧异,没想到这地方会有人捷足先登,不过他倒是没异议地把声音关了起来,只要各不相干,不打扰彼此就行。
  就在黎聿言把游戏过了一关又一关时,门的手把动了起来,一个帅哥搂着一个身材火辣的美女走了进来。
  “喂,玩手机的,出去,”帅哥不客气地命令道。
  “地方我先占的,你们可以去找其他地方,”黎聿言没有抬头,继续玩游戏。
  “璨,你说我们怎么办?”美女嘟起红艳艳的小嘴。
  “真骚,就等不及了吗,既然他不愿意走,我们就免费赠送火热场面,”洛宗璨朝美女吻去,手不老实地在美女身上乱摸。
  黎聿言不抬头也知道这俩人在做什么,心里直叫晦气,后悔进来时没反锁。
  “如果你不介意我把你们的激情场面录下来直接发网上,你们尽管表演好了,”黎聿言不动声色地答道。
  洛宗璨的头离开美女的胸部,转向黎聿言,看见黎聿言的刹那,怔了一下,接着用秽亵的语气说道,“要不,我们3P。我不介意把场面公开。”
  黎聿言一阵无语,人无耻到这步,根本不是语言能够形容。
  “虽然我在幼儿园的时候就懂得银男银女的意思,但有人身体力行,在我面前进行现场表演,我理解的更透彻了,”黎聿言用非常平静的语气说道,“但是我没兴趣当银男。因为我很洁身自好。”
  正在缠绵的两个人脸色都在瞬间变的非常难看。
  洛宗瑀听了心里狂笑,对这个言词尖锐的人有了两分好奇。
  因为他没有亲眼目睹别人做那种事的好爱,所以他从屏风后面走出,对黎聿言说道,“走吧,别打扰他们的好事。”
  黎聿言有些犹豫,但他也不想再呆在房间里,赶紧跟了出去。
  
 
  ☆、第二章 当母亲的也逃不了被毒
 
  出了门,前面的高大身子突然站住,幸好黎聿言反应快,闪开了。
  前面的人没回头,“想不想继续呆在安静的地方。”
  黎聿言摸不清前面人的想法,但他汗毛已经竖起,警惕地看着前面宽阔的后背,在心里猜疑对方的企图。
  前面的人见黎聿言没答话,丢下一句“想要安静就跟来”,径直朝前走了。
  黎聿言犹豫了一下,跟了上去。
  黎聿言跟着对方七拐八拐,又上了楼,弯了两个弯,才走进一间房子。
  是一间很大的书房,里面放满了各类书籍。
  带路的男子在书桌前面迳自坐下,还是没有回头,“只要不发出声音,可以玩游戏看书。除了书籍,不许碰其他东西。”
  黎聿言没有说话,安静地在沙发上坐下,继续刚才的游戏之旅,游戏不经完,不到二十分钟便结束。黎聿言看时间还早,便走到书橱前面,随手拿起一本书看了起来。他看的很入神,直到有人用书拍拍他的肩膀,才反应,他本能地抬头,才发现拍他的人有张很帅气的脸,只是他脸上严肃到有些严厉的表情,让本来英俊的脸显得很有压迫感。
  洛宗瑀看见黎聿言的脸,也愣了两秒,他没想到跟着自己来的男孩有张如此漂亮的脸孔,虽然他脸上写满了警惕冷淡和疏离,但完全无损他的漂亮,反而让他有种神秘的美。
  洛宗瑀有过目不望的记忆,何况是如此美丽的一张脸,他敢肯定以前从未见过这张脸。
  “酒会时间快结束了,我们是不是该去露个面,”洛宗瑀提醒黎聿言。
  “啊,好象是,再不去,妈妈得杀了我,”黎聿言轻皱眉头,“谢谢你带我来了一个这么好的地方。”
  不等洛宗瑀反应过来,黎聿言已经快速离开书房,消失在走廊里。
  洛宗瑀摇摇头,“最近的年轻人真急躁。”不过,那张漂亮的脸已经深深印在他脑海里。
  黎聿言找到方楚烟。
  方楚烟怒目瞪着自家儿子,本想让他多结识几个人,不结识美女也就算了,至少交几个对他前途有帮助的人,谁知刚进酒会便不知他藏哪,怎么也找不到人。
  现在酒会快结束了,他倒好,出来了。
  就在方楚烟想教训儿子的时候,一个声音响彻大厅,原来是洛家三兄弟一起出来了。
  黎聿言在其中发现两个认识的面孔,带他去书房的是老大,洛宗瑀,难怪他能找去书房。在休息室打扰他的是老三,洛宗璨。中间的是老二洛宗瑛。
  三兄弟一起亮相时,赢得一片赞美,方楚烟用了一连串形容词,英俊帅气迷人,还说不亏是有名的三兄弟,各有特点。
  黎聿言想到洛宗璨的放荡行为,嗤之以鼻,不过,洛宗瑀人不错。黎聿言少有的对别人进行了肯定。在他眼里,男人都是白痴,下半身动物,女人都是花痴,上半身动物。
  什么是上半身动物,黎聿言的理解:喜欢shao首弄姿,故意引起别人的注意,挑逗别人的耐性。
  “妈,我们是不是可以走了,”黎聿言看见自家妈妈白痴一样盯着洛家三兄弟,眼里满是鄙视,“爸爸,你不怕你老婆跟着人跑了,据我了解,洛家老三只要是女人,老少都行。”
  黎曜和方楚烟一起瞪着黎聿言,就他狗嘴里吐不出象牙。
  “你说这话,不怕有损你高傲冷漠的形象吗?”方楚烟看着这个白长着一张俊脸的儿子。
  黎聿言耸耸肩,他才不在乎什么形象不形象,形象在他心中一文不值。
  
 
  ☆、第三章 被迫相亲
 
  还没过二十岁,黎聿言便被父母押去相亲。至于相亲的原因,起于黎聿言一句玩笑。
  某天,黎曜和方楚烟正在谈论自家亲戚相亲的事,说的是黎聿言的表姐,年满三十,高不成低不就,条件不好的,她看不上,条件好的,看不上她。就这样拖着,成为恶性循环。
  黎聿言听了讽刺道,“表姐年轻时挑花了眼,现在年龄大了,该轮到别人挑她了。这叫一报还一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现在时候一到,报应马上到。”
  “你这孩子,怎么这么冷淡,自家人的事一点也不上心,”方楚烟答道,“看你以后就是相亲的命。”
  “象我这样要才有才,有貌有貌的青年才俊,需要去做这么庸俗的事吗?追我的女孩满大街都是。”黎聿言听了洋洋得意地说道,“不是我吹牛,不只是女人,连男人都追着我跑。”
  “你要真这么有魅力,带个女友回来给我们瞧瞧,”方楚烟优雅地拿起一粒樱桃放进嘴里,“别纸上谈兵,来点实际的。”
  “女友没有,男友行不行?”黎聿言随口答道。
  “什么?”黎曜和方楚烟一起用怪异的目光看着儿子。
  黎曜大惊小怪地说道,“难怪一直不找女友,难道有那方面的爱好?”黎曜满脸铁青,“马上给他安排相亲。”
  “真有男友啊,帅不帅,”方楚烟眼睛发亮。
  “楚烟,你在瞎闹什么,”黎曜厉声道,难得地凶狠看着爱妻。
  “不就是好奇嘛,用得着这么凶吗,”方楚烟委曲地看着黎曜。
  “楚烟,这样的事可开不了玩笑,”黎曜叹口气,“去联系你的那些好姐妹,找两位不错的女孩,下周末便去相亲。”
  黎聿言第一次后悔自己说话太随意,他解释自己随口胡说,至于男友也是普通朋友,但黎曜根本不理会,忙自己的去了。
  洛宗瑀坐在咖啡店里,正对着笔电处理公司文件,准备午餐也在咖啡店里解决。
  处理久了,脖子有些酸痛,他抬头扭扭脖子,发现门口进来三个识的身影,一位漂亮的男孩,后面跟着一对中年夫妇。男孩面无表情地走在前面,仿佛要上刑场般,后面则是押人的官差。
  洛宗瑀看见这张漂亮的面孔,马上想起那次晚上的毒言毒语,不禁莞尔,又道暗真巧。原来他是黎家的孩子,洛宗瑀发现他们坐在自己背对的沙发。
  刚坐下,黎曜和方楚烟便说教了一堆应该注意的事项,听的人只是一声不吭地玩自己的手机。
  方楚烟一把抢过黎聿言的手机,“记住了没有,管住你的嘴巴,别说难听的话。”
  “知道了,”黎聿言不耐烦地抢回手机。
  就在这时,一位打扮入时的女孩跟着一对中年夫妇进来了,方楚烟忙迎上去。
  相亲啊,洛宗瑀突然有些好奇黎聿言的反应,一眼便知黎聿言是被强迫来的。他又抬头看看女孩,长相甜美可爱,穿着时尚。不过可惜他背对黎聿言,无法看见他的表情。
  
 
  ☆、第四章 被浇咖啡
 
  两方家长闲聊几句,借故坐开了去,留下年轻的男女。
  “听说你今年大四,真厉害耶,才二十岁便大四了耶。”洛宗瑀听见女孩发出可爱的卖萌声。
  “确切地说,下个月才二十岁,”黎聿言的声音平板的没有任何感情的温度。
  “太好了耶,我可以为你庆祝生日吗,”女孩的声音里充满了企盼,“我会自己做蛋糕耶,我为你做蛋糕好不好?”
  “对不起,我的生日一向不请外人,”黎聿言拒绝的很干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