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君胥衡 作者:秋念染

字体:[ ]

 
书名:君胥衡
作者:秋念染
 
 
 
文案:
 
  君行百里顾,长亭欲送晚。一个等待了千年,一个找寻了千年。
  千年以前,君胥衡爱百里皇轩,可是百里皇轩却不爱君胥衡。他们可以是很亲密的师徒,可以是知己,却不能是爱人。
  千年以后,百里皇轩变成了顾皇轩,君胥衡也成了方念君。只是前尘往事,这些过往,转世后的方念君因为那一碗孟婆汤,忘得干干净净。百里皇轩想,没关系。这一次换我来爱你,这一次,你只要在原地等着我就好。这些事,我替你记着,我们的爱情,才刚刚开始。
  一个带着前世的记忆找寻丢失的爱人,一个只偶尔在梦中可以窥见往事,或许会回复前世记忆的人。今生若是相见,是否能够相爱?尤其是他们的过往曾有那么多的伤痛。
 
 
标签: 转世轮回  强强相恋  
==================
 
 
 
  ☆、第一章 念君
 
  方念君是被一阵急切的敲门声给吵醒了,额上因做噩梦而发的虚汗被他用右手拂去。又是这个缠绕了他好几年的噩梦。让他深深陷入那种绝望深沉的悲伤与孤寂中,无法自拔。房外的人早已等得不耐烦了,使劲踹了方念君的卧室门几下,咒骂道:“你睡死了啊,还不起床!钱还要不要赚了!要不是有你这个拖油瓶,我们用得着过这样的穷日子吗。快点起来干活!”等到门外的人骂的尽兴了离开了,他才艰难的从床上起身,那种心脏像被针扎过的疼,疼的他几乎无法动弹。
  方念君,浅中重点班的学生,成绩优异不说,更是有一副惹神嫉妒的俊颜,是浅中的校草。他的容貌在浅中男女通吃,一开始很多男生因为女生几乎都喜欢他而纷纷找过他的碴,却在见到他的那一刻失了神。他们从来没有遇见一个男生可以兼帅气与妖艳于一体,一举一动间雍容尽显,只是淡淡的一个眼神,就让周围的一切失之颜色。他长着一张雌雄莫辩的脸,却也有着男生该有的霸气。连老师都特别优待他,因为他一直只认真学习,不打架,不吸烟,不喝酒,一切男孩子该有的陋习他似乎一个也没有,安静的上学,安静认真的听课,一个人默默的回家。
  那些人不知道的是,方念君的父母在他五岁的时候离异了,在那之后,他的母亲也因为一场重病而撒手人寰,留他在各个亲戚家辗转生活。如今他在二舅家住着,他的二舅以前嗜酒如命,赌博成狂,一年前二舅妈差点将家里的家产变卖完才将他二舅从那些放高利贷的人手中赎回。现在他二舅家的生活有点好转都是靠他的能干的舅母。现在他的舅母在农贸市场租了一间小小的店铺卖水果,所以他只要一下课就去铺里帮忙,周末就更不用说了,因此回到家的时候已经很晚了,洗过澡后还要做作业,所以每天他都要在书桌前奋斗到很晚才熄灯睡觉。
  所以他既没有时间也没有兴趣做那些事,他只一心想要考个好的大学,然后找一份好的工作,然后挣钱回报这些养育了他的血亲,其他的目前不在他的考虑范围内。
  所幸的是,即使舅舅苛待于他,他的舅母却是很善良的,曾经一度他的舅舅让他辍学去邻近的工厂当学徒赚钱贴补家用,而他的舅母几乎是哀求的让他二舅放弃了这个念头。他想,舅母待他这样好,大概是因为与母亲情同姐妹的关系。无论如何,他都不能辜负她的期望。
  高三,学生们整日埋头于课本与试卷之中,书桌上搭起了高高的书墙,将那些本来就被沉重的学业压得低低的头遮了起来,满目望去,像是无澜的海洋,静谧,深沉。但也不是所有的书墙后都是认真的学子,有的不爱学习的学生借着这堵墙悠闲惬意的按着手机键,打着游戏。有的人是在后面偷偷看着心痒已久的刚出版的小说,漫画。
  方念君从来不浪费时间在这些于他无益的事情上,他的书桌虽然没有其他同学那么恐怖,却也整齐的放满了课本,试卷。
  今天方念君如往常一样最后一个走出教室,在看到天已经暗沉了下去,他心中暗叫了一句糟糕。因为看书看得太认真,他忘了看时间,没想到已经六点多了,如果他二舅见他这么晚去店里,肯定少不了又要一顿骂。他匆匆锁了门,快步朝校门口走去,出了学校准备去市场的他,却不想在半路被几个头发染得乱七八糟,穿着随便,耳朵上戳了好几个洞,嘴里叼着根烟的小混混给拦住了。
  “你就是那个方念君。”其中一个看似是头头的人吸了一口烟,然后缓缓吐出,漫不经心的问道。
  “不是。”方念君不欲与他们纠缠,准备绕过他们离开。那头头身后的一小混混对那个头头耳语了几句,那个头头立马扔掉了烟头,伸手拦住了他。方念君一个眼神也没有给对方,只看着前方停住了步子。
  “你敢对我撒谎。”对方狠狠的抬起方念君的下巴,目露凶光。方念君撇过头,将自己的下巴从那人手中解放出来。他不想跟这些明显来者不善的家伙多嘴,他现在只想快点去铺子。被这些人给拦住,心中很是不悦的,可是他向来不爱说话,所以只是倔强的不看对方也不回答。
  那人终是被他的态度给惹到了,狠狠给了他一巴掌。这一巴掌打的方念君两耳轰鸣,头昏昏沉沉,几乎站不住。到底是在社会上混的,打过的架不知有多少,力气也不比常人。方念君到后来几乎是被几人拖着走的,他想反抗,但却在挣扎中渐渐失去了意识。
  再醒来的时候,已不知过了多久。头还是晕乎乎的,方念君努力的想要从沙发上爬起来,却总是失败,周围很黑,房间里隐约可见一些凌乱摆放的桌子,椅子和散乱在地的酒瓶,以及身下的这张黑色沙发。所以他根本不知道自己被带到了哪里。只知道门外很吵,有刺耳的音乐声传来。他摸索着前进,想开门出去,因为他已经在外面逗留了太久,不知现在是什么时间了。舅舅是否发脾气了,舅母又是否在担心着自己。
  他还没摸到门把,门就被人从门外打开。一时间眼睛无法承受着突如其来的光线,方念君微眯了眼。
  那一眼的风情似是烂漫的桃花零落眼前,又仿佛恰巧遇见那青莲展开身肢的绝代风姿。
  金子愣了一会,遂反应过来:“你醒了?”金子伸手欲扶起方念君,然方念君并没有接受他的好意,自己挣扎着爬起,依着墙壁,温润如玉的声音慢慢响起:“这是哪里?你们为什么要带我来这里?”他一向不与周围人交恶,这次的事实在让他困惑。
  金子耸耸肩,不在意的收回自己的手,道:“我们也是拿人钱财,替人消灾。至于你到底得罪了谁,那就要问你自个了。”
  听他这么一说,方念君脑中忽然跃出一个名字,几乎是脱口而出到:“林浩!”
  林浩是浅中最大的董事的儿子,仗着父亲的财力,在学校胡作非为,嚣张跋扈,违法校规,连校长都不能拿他怎样,毕竟校长的工资还是林浩他爸发的,所以老师对他的行为也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至于林浩为什么与方念君结仇,自然是因为方念君是公认的校草,连林浩明恋已久的市委书记的独生女,浅中的校花韩香菱都倾慕方念君,这又如何不让一向得意惯了的林浩恨之入骨。所以屡屡想找方念君的麻烦,但是碍于韩香菱的缘故,每次都无疾而终,但是这次韩香菱因为参加国际舞蹈比赛,去了韩国不在学校,也因此让林浩找着了求之已久的好机会。看到方念君一脸无语的表情,金子越发对他感兴趣了起来。
  “他想做什么?”把他抓到这不是想打一顿就了事的吧,否则在路口的时候就对付他了。金子赞赏的看了他一眼,不愧是浅中的尖子生,很敏锐的触觉。
  金子摇了摇头,示意他也不清楚,毕竟他只负责抓人,其他的一概不知。或许……知道那么一点。金子可惜的看了方念君一下,右手朝外招招,立马就上来两个人将方念君带走了。金子从口袋里掏出烟,点火,深深吸了一口,再缓缓吐出。眼睛眯成了一条线,对着三人离开的方向若有所思。最后定了定眼神,抹掉了脑中对方念君的那一点点不明的同情和遗憾。最后又成了那个痞痞的,带着坏笑的无坚不摧的金子老大。
            
 
  ☆、第二章 初见
 
  舞池里热浪翻滚,伴随着动感音乐扭动着身躯的男男女女似是不怕热的紧紧粘在一起,片刻不愿分离。夜晚的酒吧更见魅惑,热闹非凡。而楼上的某一个包厢却诡异的安静,只见一位身著深黑色衬衫,黑色西裤,面容冷峻的男子静静的坐在沙发上,间或的抿一口杯中的红酒,眼神却不知望向何处。
  “笃——笃——笃”门外响起一阵敲门声,一道极其富有磁性的声音从男子喉间流出:“进来。”
  即使不是第一次见到这位贵客了,但是每次见到他,向经理都要愣上一会。因为眼前的男子的岁数最多不过二十四五,却有着三四十岁男人才有的成熟稳重和那种经过岁月沉淀的性感。他身上不经意发出来的属于那种上位者的震慑人心的威严,让人心存畏惧和尊敬。
  “顾少爷,今晚有特别为VIP客人准备的节目,老板问您是否愿意赏光?”向经理其实心里颇为忐忑的,因为谁都知道这位少爷从不涉足这些所谓的贵族游戏,但是出于礼貌,他每次都要被老板派来象征性的询问一下。他已经准备好了再一次听到那个否定的答案,以至于顾皇轩说好的时候,他还傻傻的问了一句:“您说啥?”
  顾皇轩站起身来,修长健美的身姿从向经理眼前滑过,待向经理反应过来的时候,包厢里就只剩下他和他手中正拿着的酒杯。他疑惑的看着手中突然出现的酒杯,再看看门,突然想起他还要带顾少爷去那个地方呢。他立马放下手中的酒杯,小跑着追了过去。
  方念君被那两个人左拐右拐的带到了一个非常大的房间里,房间的中央有一个特别大的,几乎占了这个房间三分之一的石砌的圆台。圆台的周围是一圈圈摆放整齐的红色布艺沙发,每圈放置了六张沙发,每张沙发约长一米左右,沙发左右是放满了酒品的矮椅。方念君眯着眼抬手看向了似乎遥不可及的屋顶,脑海中浮现的是意大利的古罗马竞技场。
  此时的房间里已经稀稀落落的坐了一些客人,方念君被那两人推到了房间里的一处不起眼的门前。那个房间从门来看应该非常小,进去之后却发现别有洞天,里面摆满了各种各样的道具,服装,看到墙上挂着的那些像是古代刑具一般的东西,方念君已经从觉得不对劲过渡到感到不安了,这些衣服要不就是一块破布一样,到处都是开口,要不就是薄如蝉翼,可见内里。方念君闭上眼不欲再看。他好像是来到了不该来的地方。
  这时,他的手臂突然传来的微微刺痛感。他睁开了双眼,几乎是立刻挣开那二人,恐惧的拔出了插在手臂上的小型针筒。快速奔到挂着道具的那面墙,无意识的拔出了其中一把长剑对准二人。
  “让开。”虽然语气有点弱,却丝毫没有消减他的气度。他仿佛就该生在古代,手执长剑,凛然而立。眉目之间,睥睨天下之势。那两人吃惊的彼此对视了一眼,随即不怀好意的笑道:“呵呵,你确定你能凭你手中那把破剑能打过我们二人,况且就算你能走出这个房间,你也走不出这间酒吧。不要忘了,我们刚刚给你打的麻醉药的分量可是够足的。你跑不出去的。”
  “让开。”方念君剑指二人,眉目间的凌厉不减分毫,但是仔细看的话你会发现,他的视线已经很涣散了,他知道是因为那个针筒里的东西的缘故。
  但是现在只要有一点机会他都不会放弃,他从来没有想到他竟然会遇到这种只有电视里才会出现的情节。绑架,酒吧,交易。
  那二人对视了一下,交换了个眼神,慢慢退了开来,让出了身后的门。要知道,那面墙上挂的所有器具虽说是情趣用品,但都是开过锋的,是真正的兵器。方念君警惕的盯着二人的一举一动,一步一步移到门边,手中的长剑却依然指向二人,门被打开后。方念君将靠近门的那面墙上的衣服全都拽了下来,扔向那两个人,然后趁机跑了出去。
  门外那些坐在沙发上正等着节目的客人在看见从房间内跑出的方念君时,无论男女,眼中都闪过一抹惊艳。因为一直不停挣扎的原因,本来梳的整整齐齐的头发早已凌乱,校服前的上面的两颗扣子也不知何时挣了开来,露出天鹅般白皙娇嫩的长颈,额头的汗顺着脸颊滑进领口,消失不见。左脸由于被掌掴而留下的掌痕,仍隐约可见。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