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微笑 作者:花甲

字体:[ ]

 
书名:微笑
作者:花甲
 
 
内容简介:
这是小小一生当中的命运,有快乐,有悲伤!因为他和爷爷走过了幸福的时光,同时也受了很多伤害,但最后还是得到了想要的幸福!
 
关键字:王爷爷  古爷爷  小小
 
 
  ☆、我的故事
 
我出生在一个农村,家里有一个姐姐。我是家里唯一一个男孩,当我出生时爸妈那种高兴无法用语言来表达,因为他们总盼望着我的到来,这大概就是农村的思想吧!觉得儿子比什么都重要。
    我没见过自己的爷爷,听说从出生不到一岁爷爷就去世了。但我依旧很开心过着每一天,每天和我的小伙伴一起玩耍。随着年龄的增大,我也开始了自己的学习生涯(这大概不算吧?因为是小学一年级)去学校的第一天看见好多同学,他们都背着好看的书包。我和父亲来到一年级的班里,见到了老师,父亲和老师谈了一会儿,最后我顺顺利利的进了教室。人很多,老师给我找了一个座位让我坐下,然后开始点名。
    第一天上学也没怎么上课,主要是打扫教室,最后老师把书发给了每一位同学,当我拿到新书时别提有多开心了。下午没课,同学们都开开心心回家,我也不列外。
    第二天来到学校还和昨天一样兴奋,大家也陆陆续续进了教室,老师上课也讲的很认真,同学们都认真的听着,但只要下课铃声一起,同学们就开始你玩你的我玩我的。大概小时候都这样吧?但我有一个秘密和别人不一样,那就是喜欢一些年龄大的老人。
    随着年龄增加,我也上了二年级。我的班主任也换了,是一位40多岁的男老师,他姓张。我对他没有那种好感,只是觉得这个老师很和蔼而已,但隔壁班有一个老师很慈祥,特别好看;他姓谢,年龄60岁左右,但他不教我们,好泄气。
    小学的时光总是漫长而又值得回忆,下面就正式从我的高中生涯开始说起吧……我出生在一个农村,家里有一个姐姐。我是家里唯一一个男孩,当我出生时爸妈那种高兴无法用语言来表达,因为他们总盼望着我的到来,这大概就是农村的思想吧!觉得儿子比什么都重要。
    我没见过自己的爷爷,听说我从出生不到一岁爷爷就去世了。但我依旧很开心过着每一天,每天和我的小伙伴一起玩耍。随着年龄的增大,我也开始了自己的学习生涯。但我有一个秘密和别人不一样,那就是喜欢一些年龄大的老人。
    小学的时光总是漫长而又值得回忆,下面就正式从我的高中生涯开始说起吧……
    进入高中的我也开始懂得了那些事情,喜欢男人叫同性恋,可我喜欢的却是老人,这该叫同性吗?我也不太清楚。高中学校还真是大,比我们初中大太多了。
    第一天上学什么都不知道,在哪个班也不清楚。我开始在通告板上找自己的名字,找了好一会儿终于找到了,当时还看见一个初中同学的名字,等我见到人时才知道名字一样而已。
    我在四班,父亲帮我把一些衣服和洗刷用品拿到了宿舍,交待了一些就走了。
    看着宿舍的同学我一个都不熟悉,那种感觉还真是尴尬。我也开始忙着自己的事,把被子叠好,桶放在床下,牙刷放在自己的抽屉里。每一个人都有一个小抽屉,床下还有一个放衣服的箱子,这学校就是不一样,和我初中比起来简直就好上百倍。
    大家都忙好了,有的开始聊天,其他舍友都自报家门,而我却有点不好意思。当时我睡在上铺,我们宿舍有10人,一边是三张床,一边是两张床。和我睡在同一边的舍友问我了;
    “你叫什么名字啊?”
    我;“唐小笑,你呢?”
    “我叫程龙。看你不说话,是不是有点不习惯啊?”
    我带着腼腆的说;“是,你是哪里人?”
    程龙说他是另一个镇上的,和我挨着不是很远。然后我认识了其他几个舍友,睡中铺叫;将小斌。下面三位叫;李勇,曹强,伟然。对面的四人叫;张军,张可俊,王小强,陈子涵。
    大家都认识后,心情比刚才好了许多,没有那种窒息感了。这时候程龙问我;“唐小笑,你的饭卡充钱了吗?没有的话就一起去吧?”
    反正我也不知道在哪充钱,就和程龙一起去了。学校食堂很大,此时已经是中午,充完钱进去一看;饭菜真是好,光看就知道好吃。
    刚来学校可什么都没准备好,我和程龙去外面吃了点面条,然后各自买了个碗,就是没碗我俩才出来吃,要不然就在学校里吃了。到现在我还想着学校的饭菜。
 
  ☆、新老师带来的兴奋
 
昨天晚上睡得还行,可就是不习惯早起,天还没亮大家就起床了。吃完早餐带着睡意的我走向教室,有的同学还没来,可我们宿舍的人都来齐了。其他同学也都打着哈欠,看来都不习惯早起,在家睡赖觉习惯了,还真受不了这种折磨。第一天早自习当然是班主任来上,班主任是一个中年女人,叫唐敏,看上去挺和善的一位老师。
    “大家睡得还好吗?”
    那还用说吗,当然不好了,这么一大早就起床,天还没亮呢。
    “同学们,我今天来这里就是先选一些班干部,然后再统计一下我们班的人数,下课后我会叫一些同学去拿书。”
    一听班主任说发书我们都来劲了。
    “老师,我可以去吗?”
    “你叫?”
    “老师,我叫唐小笑,待会让我去拿新书吧?”
    “好,待会你就和其他同学们一起去。”
    我主要是没事做。下课后班主任叫了八个同学去拿书,我们都拿的很开心,唐老师对我说;“唐小笑,看不出你个子不大,搬起书来挺使劲的。”
    “老师,其他同学都在忙,我不可能偷懒啊,是吧!”
    “搬书的时候小心点,别摔着了。”
    “嗯……”
    这一节还是班主任唐老师的课,她带动几个学生发书,我也争着要发,老师同意了,最后还说;“唐小笑你不要发错了啊,要不然到时候少了你可就没有。”
    “老师你放心吧!我还是会数术的,错不了。”
    班主任笑着说;“那就好。”
    花了一点时间,每个人都拿到了书本,这一节课也过的很快。
    这一天当中我对其中一个老师比较看好,这老师姓刘,56岁,不过头发也白了,脸也挺白的,头发是向另一边偏着疏。(为什么我的老师不是姓刘就是姓张,或者姓谢,难道我上辈子跟他们是亲家?)
    说话也像六七十岁的老人似的,身体有点不好,一节课下来咳了好几次。刚开始地时候刘老师对我的印象还挺好的,可后来就不行了,因为我上课老是和别人聊天,有时候还睡觉,就这样刘老师讨厌我了。
    那一天天气很热,也还是刘老师的课,我在下面聊天可刘老师就是不管,我也生气了,就大声的和那位同学聊起来。我心想看你还理不理我?这时候刘老师说话了。
    “唐小笑,我一在容忍你,你现在越来越不把我放在眼里,看我年龄大了好欺负是吗?不愿上我的课你可以出去,别的同学还要上,不要因为你而影响别人。”
    听到这里我心都碎了,我这样做还不是让他注意我,让他多看看我。当然这话我没敢说出来。刘老师这时叫我上台站着,要不然就去班主任那里,我当然选择上台站着。
 
  ☆、宿舍管理老师
 
经过了那一次争吵,刘老师再也不关心我了,上课也把我当着没有似的,现在才知道老人做起事来是那么的绝情决意。他只知道自己,从来不问问我是怎么回事,我喜欢他有错吗?这样做无非就是让他多和我聊聊天,说说话。当然这些话我不敢对刘老师说出来,因为我害怕传到别人耳朵里。
    我们宿舍来了个新的管理人员,年龄也在55岁左右,但脸上却有老人的那些老年斑,他是我们这栋宿舍管理老师中最喜欢的,其他的管理老师一个比一个难看。
    这管理老师姓吴,不过我和这吴老师也算有缘,因为他刚好管理我们这一层楼。
    那时候吴老师还不知道他管的三楼有哪些人,听不听话?其实我们的管理老师已经走了好几位,因为男生比较不好管,有时晚上好大吵大闹,甚至有时候还出来骂管理老师,当然那时必须是熄灯以后。
    晚上吴老师走到我们宿舍门口,拿着他的象征;就是那一大堆钥匙。敲了敲门,这时靠门边的曹强打开了门。
    “胡老师你好,这么早就查房啊?”
    吴老师对曹强说了声;“你好!待着没事就来看看,你们都还好吧?”
    看来吴老师也是找不到话说,大概是大家都还不太熟悉,这下我们宿舍的活宝蒋小斌说话了。“吴老师你什么地方的人啊?”
    ***原来吴老师和将小斌家挨着的。
    “吴老师你多少钱一个月啊?”
    这将小斌还真是的,什么话都问。不过吴老师没有正面回答,只是说钱很少。将小斌又说话了;“吴老师、那你晚上是住在宿舍里吗?你老婆来没有啊?”
    这时舍友们都笑了起来,大家都没想到将小斌会问这样的话。吴老师也笑嘻嘻的说;“看不出你年纪小小,话到挺多的。”
    吴老师没有生气,他大概也只是把我们当着小孩子而已,因为吴老师的儿子都比我们大好几岁。将小斌又废话了。
    “吴老师、那你晚上不想你老婆啊?”
    这下其他人都惊了,将小斌居然会问这样的话。吴老师走到将小斌身旁,敲了一下将小斌的头说;“还真看不出来啊,你知道的事还挺多的吗?有女朋友吗?要不要我帮你介绍一个?”
    将小斌连续说不用了。
    吴老师也继续说;“将小斌,你不会还是处男吧?”
    “我是处男?你才是处男了呢。”
    吴老师笑着说;“我早就不是了,儿子都这么大了。好了,不和你聊这些了,你应该学学人家唐小笑,懂礼貌一点,对老师尊敬一些。”
    这个时候我看了吴老师一眼,吴老师也看了我一眼,那种眼神好像在说;“唐小笑,胡老师挺喜欢你的,你看上去就是一个懂礼貌的好孩子。”
 
  ☆、再次的暗示
 
这个礼拜我还是和往常一样,背着书包往学校去,来到学校不知为什么心神不灵。因为每个礼拜天都要去教室上晚自习,要是不去被班主任知道就惨了。
    同学们都还在叽叽喳喳的聊着天,好像还沉寂在玩的那两天中,当然有的同学聊着他们引以为豪的游戏,说他今天打到了什么装备,其他的也跟着附和,都不知道大家对游戏怎么有那么大的瘾,一天到晚都在聊,都不嫌烦人。
    我最听不惯他们聊游戏,只要他们一聊游戏我就离他们远远的。终于上完了两节自习课,我无力的走向宿舍,这时候吴老师向我打了个招呼,我对吴老师笑了笑,笑得是那么的没表情。
    吴老师问;“是不是不舒服,要不要去医务室看看?”吴老师的关心让我挺感动。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