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喜福街之骗着骗着就弯了 作者:hazehuang

字体:[ ]

 
 
文案
主受文HE又名《坑蒙拐骗偷人记》
温馨+虐心+养成+轻松╮(╯_╰)╭
 
两人酒醉口口了......
直男金牛攻=裘正浩(▔□▔):你上楼的姿势怎么怪怪的?
腹黑处女受=伍瑜远(¬д¬):不造,好像烧烤吃多了,皮炎疼
 
高智商腹黑洁癖受与负情商萌蠢直男攻的故事。
O(∩_∩)O
有肉包子出没,没生子情节
有金手指打底,没重生情节
 
内容标签:情有独钟 近水楼台 青梅竹马 励志人生
 
搜索关键字:主角:伍瑜远,裘正浩 ┃ 配角:伍芳蕊,裘建新,贾滢玉,郑嘉辉 ┃ 其它:
 
 
  ☆、chapter  1
 
  喜福街chapter  1
  前传上
  1993年的深圳刚过完农历新年,到处都在施工建房,在这个灰蒙蒙的新兴城市里,伍瑜远家所住的小区里位于比较古早的街道,喜福街,没有泥土路带来的尘土飞扬,屋内青砖磁瓦,在当时来说,算是中等偏上的好房子,对门新搬进一家三口,成为伍瑜远的新邻居。
  伍瑜远听到隔壁的动静,就将屋里的木门打开,就蹲在防盗门里,透过铁栏观察着裘正浩一家进进出出。
  裘正浩身上的衣服脏兮兮的,这个大伍瑜远两岁的男孩正帮着搬家。
  这是不到五岁的伍瑜远第一次见到他的新伙伴,裘正浩。 
  裘正浩被爷爷带到六岁,爷爷得了急病去世,在外奋斗的裘建新才不得已从老家将儿子接到深圳亲自抚养,裘正浩的爷爷身体不是很好,以至于小孩儿当家的早,非常稳重懂事,这一趟趟跑上四楼的力气活,也力所能及的帮着家长的忙。
  裘正浩两手提着用布条捆绑好的碗盘,正气喘吁吁的上楼,临到家门口,实在没了力气,便将碗盘轻轻放在了地上,靠着墙皮休息透透气,他扇着身上的脏衣服散热,突然注意到对门的防盗门里蹲了个小孩儿,奇怪的‘诶’了一声。
  伍瑜远看到裘正浩笑意盈盈的正在靠近,想站起来腿却蹲麻了,一屁股就坐在了地板砖上,两人就透过铁栏杆对视了一会儿。
  裘正浩见伍瑜远长得白白净净,黑不溜丢的大眼珠子,一双大眼睛水汪汪的望着人,还穿了一身洁白的秋衣秋裤,问道:“你小子还是丫头呀?”
  这一问题经常有人提起,伍瑜远奶声奶气的答道:“男孩儿。”观察了这一家人很久,听他们一家人的口音和爸妈很像,紧跟着问道:“你东北的?”
  “耶?”裘正浩听不出自己一口大碴子味儿,奇怪的叹道:“你咋知道哒?”想了想又说道:“你家也是东北的吧!”见伍瑜远点点小脑袋,赶忙问道:“诶老乡,你家有凉白开没?给我弄点,渴死我了!”
  “你等等...”伍瑜远立即站了起来,揉了揉还有点发麻的小短腿,迅速倒了一杯凉白开,跑回来的时候太急还洒出来一点,举着小手拧开了防盗扭,开门递给裘正浩,见人咕嘟咕嘟喝完,又问道:“还要吗?”
  裘正浩确实没解渴,皱着小眉头建议道:“要不...我进去把你家水壶拿出来吧,我爸妈肯定也渴了。”
  伍瑜远正在想着家里的饮水机那么沉一个大家伙,裘正浩搬不搬得动,楼道里传来叮叮咚咚的脚步声,贾滢玉踩着一双钉了鞋钉的皮鞋,她已经在上来的时候听到了儿子的建议,也早注意到了对门蹲着的小孩儿,见没有大人出来,估计是家里没人,怕吓着孩子就没打招呼,没想到自家儿子不认生的跟人家喇咕上了,笑道:“哟儿子,你咋上人家要水去啦?!”
  裘正浩回头兴奋的喊道:“妈,你快看,咱家邻居,长得老好看啦。”
  汗流浃背的贾滢玉肩上扛着一床被子,看清伍瑜远的可爱小模样,笑逐颜开,赞道:“哟,真是,这小姑娘长得太好看啦!”
  裘正浩笑着纠正道:“妈,人家是小子!”
  贾滢玉笑得更开了,“是吧?!” 她将被子放到床上,急步走了过来,想摸摸伍瑜远的小脑袋瓜子,见穿得白白净净的小孩儿躲了一下,才发现自己手上脏兮兮的,笑道:“哟,还挺爱干净的,”她向屋内扫了一眼,“估计你家大人也挺爱干净,这屋里收拾的,一尘不染哈。”紧接着又问道:“小朋友,你家大人呢?”
  伍瑜远回道:“上班去啦。”
  贾滢玉奇道:“哟,这星期天还上班呀。”见伍瑜远捂着鼻子点点头,又问道:“你叫什么名字呀?今年几岁啦?”
  伍瑜远鼻子上的小手就没放下来过,稚嫩的小嗓音不急不缓的讲道:“我叫伍瑜远,大写的伍,周瑜的瑜,远方的远,快五岁啦。”
  伍瑜远的小模样真是让贾滢玉喜欢上了,“哟,这聪明劲儿,真招人稀罕。你总捂着鼻子干什么呀?”
  伍瑜远直接讲道:“嘴巴臭...”
  贾滢玉听到这话愣了一下,裘正浩望着老妈蹙眉讲道:“妈,你嘴边上都起沫啦,你也渴了吧?”
  “阿姨你等会儿...”伍瑜远转身就跑,又倒了一杯水来,乖巧的说道:“阿姨,给你喝。”
  贾滢玉接过那杯清水,叹道:“哎哟你这个小乖乖真是太可爱啦,谢谢你呀伍瑜远,等着晚上阿姨给你做好吃哒!”
  这时,裘建新等不及了,在楼下扯着嗓子喊道:“阿玉,快点下来搭把手,就差个衣柜啦,抬上去就齐活啦,磨磨唧唧的干啥呢?”
  贾滢玉放下杯子就往下跑,嘴里嘀咕道:“这家长心也够大的,把这么点个孩子一个人扔家里......”
  贾滢玉之后说了什么伍瑜远没听清,只有那双平底皮鞋又发出叮叮当当的清脆响声,这成为伍瑜远在童年的记忆里,对贾滢玉印象最深的一件事。
  裘建新67年生,今年26岁,家里是东北农村的,本应该上学的年纪,碰上了人人疯狂的动荡年代,学校基本不开课,边帮着家里干活,边勉勉强强的自学完初中课程,就再也没碰过课本。
  在家里种了几年地正逢改革开放,年纪轻轻的裘建新根本待不住,跟着南下的大部队来到小圈圈里淘金,在深圳干了两年的体力活,听了父亲的劝,回到农村相媳妇儿种地,但是那颗见到过楼宇商厦的心从未归乡。
  农村人结婚早,裘建新娶媳妇种地啥都没耽误,花了三年的时间硬是拿到了高中毕业证,撇下怀孕的媳妇儿南下,他再次来到深圳进了一家建筑公司做业务员,在这家公司一干就是7年,只回过一次家,兜里攒了不少钱,却未能为老爷子送终,也错过了儿子的成长。
  贾滢玉是裘建新的高中同学,生下裘正浩后追随着丈夫来了深圳,应聘到一家公司做文员,家中只有一老一小要养活,小日子过得还算滋润,谁知老爷子突然离世,只能将裘正浩接到深圳来。
  孩子到了上学的年纪,两口子都是外地户口,每个学期要缴给学校不少借读费,两人一合计,干脆将户口弄过来算了,没门没路的两人吃了不少闭门羹,最后还是裘建新的老板,通过关系给贾滢玉介绍了一份新工作,居委会的办事员。
  虽然是事业单位也算正式收编的,工资八百年也不会涨,却也稳定福利好,最重要的是户口可以解决,他们新搬来的这套房子就是贾滢玉跑了关系弄来的福利房,虽说是福利房,却也花光了两口子全部积蓄,以至于一家三口不舍得雇人搬家,连瓶纯净水都抠抠搜搜不想买。
  裘建新每天跑建筑工地,一身的腱子肉,偶尔还搭把手搬下建材,搬个家自然不在话下,这可苦了常年坐办公室的贾滢玉。
  瞧着贾滢玉做饭的时候手抖的厉害,裘建新不禁从背后抱住老婆,感叹道:“哎,是我没本事,害得你跟着我吃苦受累。”
  贾滢玉根本不在意的笑道:“这才哪到哪呀,你又不是没种过地,我这是太久没运动了。诶,你看到隔壁那小孩儿没?长得多水灵,可有意思了,可爱干净了,哪像咱家臭小子,成天蹭的灰头巴脑的。”
  裘正浩自小跟在爷爷身边长大淳朴懂事,毫无怨言的跟着爸妈屁股后面帮把手,还聪明的知道向伍瑜远讨口水喝,听到贾滢玉的话,根本没往心里去,还主动问道:“妈,你不是还叫他吃饭来着吗?现在去叫吗?我瞧着他家里门一直没关上。”
  深圳的人口流动性很大,跟农村那种谁家都认识,世世辈辈都住在同一个地方大不一样。在深圳,今儿刚熟悉的朋友,也许明儿就跑到别的城市打工去了,久而久之,人与人之间变得淡漠,在加上社会上不断出现的各种骇人听闻的新闻事件,人人都披上了一层自我保护的外衣,自动与陌生人拉开一定距离。
  然而对门的伍瑜远家却不一样,一眼望进客厅,家私家电齐全,一看就是有钱的人家,倒不是说势力眼,而是看出这家稳定,至少这家人不会突然搬走,也许今后的几年、十年或是几十年都要成为邻居。
  俗话说远亲不如近邻,处理好邻里关系就变得很重要,再加上伍瑜远长得好看讨人喜欢,贾滢玉见到了饭点,隔壁家的大人还没回来,便将伍瑜远领到家里来吃饭。
  贾滢玉却万万没有想到请回来一个小祖宗,人家伍瑜远在她家凳子上铺上小手绢,脖子上也掖着一个,整个一贵族小少爷的作态,逗得他们一家三口笑逐颜开。
  贾滢玉见伍瑜远的小身板,细嚼慢咽的也吃下不少,掐掐他的小细胳膊,感叹道:“吃的也不少哇,怎么不长肉呢,瞧这瘦得让人心疼的。”
  伍瑜远吃饱了,用手绢擦了擦油乎乎的小嘴,说道:“我妈妈说我是消化不良,所以吃不胖。”
  夫妻两人都错过了四五岁的裘正浩,裘建新乍一听到小家伙的话,惊道:“哟,你还知道消化不良呀。消化不良是啥意思呀?你懂吗?”
  伍瑜远立马就回道:“妈妈说,就是吃下去的营养,肚子吸收不了。”
  贾滢玉逗着小孩儿玩,笑道:“哟,伍瑜远,懂得真多呀,下午你还说了周瑜,你知道周瑜是谁吗?”
  伍瑜远脱口而出道:“周瑜打黄盖,一个愿打,一个愿挨,就是...”他看了看身旁的人,小手PIA的一下拍在了裘正浩的手背上,然后笑道:“小哥哥没有生气。”见三人都愣住了,又小声补充道:“周瑜是汉朝大将军,字公瑾。”
  裘正浩听得一愣一愣的,他只听过三国演义的评书,也知道周瑜是个将军,光幻想着怎么打架,什么招式了,哪里记得其他东西。
  贾滢玉愣了半响,惊道:“哟,我们伍瑜远原来是个小天才呀。”
  裘建新也摇头叹道:“是呀,真是聪明。”心想,难怪大人放心孩子一个人在家。
  伍瑜远抬头看了看墙上的钟表,问道:“能看电视吗?”
  裘正浩立刻应道:“能呀,我给你接上。”
  看着裘正浩熟练的插上闭路线和电视电源,贾滢玉和裘建新心中想的都是一个事情:看来我们家儿子也不傻。
  两家的进口遥控彩电是一模一样的,裘正浩本想看香港无线台的武打片,虽然粤语说得不灵光,但是听还是能听懂,没想到伍瑜远坐在沙发上熟练的按着遥控器,调到《梅花三弄》的频道,兴致勃勃的看了起来。
  裘正浩也没有挣遥控器,靠在沙发背上,心不在焉的看着腻腻歪歪的你侬我侬,时不时的扭头瞄一眼伍瑜远长长的睫毛:好像洋娃娃呀。
  下午才搬的家,家里还有好多东西要收拾,两个大人正忙着捯饬房间,裘建新瞄了一眼沙发上做得笔直,小屁股底下还垫着小手绢的伍瑜远,笑道:“这小人精...”
  伍瑜远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会主动留在乱七八糟的屋子里看电视,在很久以后裘正浩问过他这个问题,伍瑜远耸耸肩膀回道:“大概是一个人在家呆着无聊吧。”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