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看不见风景的房间 作者:约耳

字体:[ ]

 
【金主攻X明星受 包养出真爱】
 
程冬决定结束持续了三年的“枪手”生涯,退出这个从未接纳过他的娱乐圈,在兼职最后一场龙套戏的时候,却被来探班新欢的原殷之留意了。
 
原殷之向他抛出的并不是橄榄枝,而是一支泛着隐晦光泽的钢笔。
 
那个神情冷漠的男人和那支冰凉的钢笔,可以实现他炙热的梦想。
 
“不是会写歌么,继续写吧。”
 
程冬想,这个“继续”指不定哪一天也要结束,但总比现在就结束要好。
 
基本上,应该是个没有太多戏中戏的谈情说爱的狗血故事,万年HE。
 
 
内容标签: 豪门世家 都市情缘
 
搜索关键字:主角:程冬,原殷之 ┃ 配角:唐真,翟洁,夏因 ┃ 其它:包养出真爱
==================
 
编辑评价:
  程冬是个“枪手”,拿了他写的歌的艺人因有金主支持便一路蹿红。正当他心灰意懒准备退圈,却被接到一纸合约,接受包养便能实现梦想,可笑的是,金主还是同一个。程冬和原殷之在包养游戏中几次磨合,终于确认恋爱关系。然而真正的恋爱是以平等为前提的,程冬渐渐发觉,以利益交换开始的关系,终究是失衡的……
  本文虽是金主攻包养明星受的老梗,但是文章出彩之处在于两人的感情描写,温情中带着挣扎。初遇时原殷之成熟倨傲到让人心生畏惧,相处久了却发现就是个中二老流氓,而程冬毫无被包养的自觉,逐渐深爱金主而渴望彼此平等,渴望真是的恋爱。前期二人情路坦荡甜蜜互动,尤其原殷之早早意识到真心,绕开了“失去了才懂得珍惜”的俗套。
  
  第1章
  
  程冬杀青了。
  正好这场戏结束后是饭点,大家纷纷涌向餐车,把盒饭和冷饮分光。
  程冬自己去卫生间把血浆洗了,回来的时候场务小纪特别不开心地看着他。
  “今天你杀青,我特地点了份煎鳕鱼,结果被夏因的助理拿走了。”一边说着一边把最后一个压坏了角的盒饭给他。
  程冬抹把脸,伸手接过来:“没事儿。”
  夏因是这部电影的主角,程冬只不过是个勉强有几句台词的龙套,他今天杀青,估计也只有小纪记得。
  小纪还是一脸忿忿不平:“演技又差又爱耍大牌,连这点蝇头小利也要占。”
  “好了好了。”程冬帮她拆了一次性竹筷,塞她手里,“赶紧吃饭,晚上叫上唐真几个,你们给我庆祝杀青,行不?”
  小纪这才把瞪着夏因手边那份根本没动的煎鳕鱼的视线收回来,下一秒,却被程冬的话惊得差点把饭掀他脸上。
  “除了庆祝我杀青,顺便也给我饯别吧,我不干这行了,明天回老家。”
  “你说什么?你不干了?”
  “嗯。”程冬点点头,顺便扒了两口饭,这时候他才有些神色复杂地,抬起头看向了夏因。
  夏因和程冬同年,歌手出道,红得正劲时开始接拍影视剧,第一部偶像剧收视不错,但再怎么抢眼,第二部作品就接电影主角,再结合他稚嫩生疏的演技,确实难以叫人信服。
  可不信服又如何,夏因从出道开始就顺风顺水,在每一个观众可能审美疲劳的节点,都能得到哄抬,不管是无伤大雅的绯闻还是全新戏路的开拓,总有人为夏因拿捏七寸似的把握着,曝光率和新鲜感都不曾落下,他只会越来越红。
  圈子里的人都知道,夏因的后台相当硬。不然他这样有点小才华的歌手,不说娱乐圈了,随便什么选秀节目的海选里都能提溜出一大把,可他短时间内就顺利跨界,没后台撑着根本不可能。
  但很多人不知道的是,就连夏因那点小才华也并不是他自己的。
  人民群众热爱八卦,娱乐圈里的人更是处在八卦发源地,因为很多事情知道了也不能往网上发,凑在一起讨论的热情便更旺盛了。关于夏因的后台,大家已经将范围缩小到了伯诚传媒公司,至于是该公司的哪位高层,不得而知。
  据说当年夏因不是在伯诚出道的,先是签了一间生产偶像团体的公司,里头正筹备一个预计三年后推出的组合,夏因在组合里训练了半年,突然被伯诚挖走,因为夏因当时还没什么价值,违约金付的也不多。现在他火了,当年那家被挖角的公司高层据说十分不爽,本来还需蛰伏的偶像团体也被提前推出。
  这些模棱两可的八卦,程冬无意间听了,就默默地比对了一下,发现基本吻合。
  那个被提前推出的偶像团体叫Pentagon,正是最近刚刚出道,总共五个人,其中一个成员是程冬的朋友唐真,唐真说过,他是作为填补被拉进去的,这之前的组合成员因为解约而离队。
  唐真是程冬好多年的朋友了,两人当初不顾家里反对,热血上头,跑到异地打拼,先后跟两家娱乐公司签约。
  唐真想做摇滚,最后却被排进了偶像团体。
  程冬执拗,不演偶像剧不唱口水歌,坚持创作,这种类型难推,公司便拖着他,顺便把他写的歌匀出去,给那些已经有些发展的歌手,明明也是签约艺人,程冬却只能靠做枪手换生活费。
  后来总算等到了时机,在给了他一些露脸机会后,打算以歌手身份推他出道,他为此准备了自作曲作词的三首主打歌,连录音室都进了,就差临门一脚便能敲定方案的时候,他的娱乐公司把那三首歌一口气全卖给了伯诚。
  没过多久,那三首歌被灌进了夏因的新专辑里,其中一首在热曲榜上呆了半个月。
  这其中到底是笔什么交易,程冬不知道,反正他是妥妥的一颗弃子。他抱着最大的热忱,满心以为熬到头了,公司却再次偷走了他的东西。
  因为没有版权证据,被剽窃也只能忍着,何况这并不是第一次,公司给了他一笔补偿金,美名其曰稿酬。然后把他安排进了这个剧组,虽说是个龙套,但确实是有台词也能露脸的龙套,程冬形象好,说不定还能因此进军影视圈。
  这种期许闪闪发光的未来的说辞,程冬听得太多了,他现在只觉得恶心,明天他和公司的合约就到期了,他已经推掉了续约,打算拿着这些年攒下来的钱,回老家开酒吧,把那群高中时候一起搞乐队的朋友聚集起来,跟这个从未接纳他的圈子分道扬镳。
  这么想着的程冬,不再去看夏因了,专心对付手里的盒饭,压坏的盒子流了他一手油,但这是这个圈子给他的最后一样东西,除此之外,他什么也不会带走。
  场务们这时候刚刚疏散群演,大厦内瞬间空了下来,大家都埋着头收拾东西准备下戏,所以当原殷之走进来的时候,并没有引起太多人的注意。
  “怎么现在才来。”夏因的不轻不重的嗔怪倒是立刻吸引了视线,这个时候伴随着低声议论,不少人都认出了站在夏因旁边的人是原殷之。
  这么热的天,原殷之却穿了西服三件套,想来大概是一直待在空调环境里,才显得那么淡定。
  程冬并不认识这么一号人物,只是抬眼瞟了一眼,就背起背包,跟剧组的人打了招呼,就同小纪一起离开了。
  他不知道,原殷之在他转过身的时候,看向了他。
  原殷之皮肤白皙,眉眼却长得有些过于利落,才让整张脸显得不那么柔和。眼尾有颗不甚明显的痣,看人的时候那眼角本该显得魅惑,但他偏偏是凶相。
  他就这么看着程冬,直到程冬毫无自觉的背影消失在大厦门口。
  “你说今天会来探班,我拍戏的时候都不专心,NG了好几条,结果都结束了你才来。”夏因有些不满,一边把手肘上的道具护肘摘下来,扔到了助理怀里。
  “我刚刚开完会。”原殷之抬手摸了一下夏因的头,夏因就像被摁了开关,脸上立时换了表情,笑起来,对原殷之皱了皱鼻子,然后颇自然地伸手过来拉原殷之的袖口,“那你今天要送我回家。”
  原殷之在他换表情的时候手顿了顿,才从夏因的头上放下来,他微笑着点点头:“我到外面等你。”
  跟在原殷之旁边的助理翟洁扭头翻了个白眼,然后尾随原殷之到大厦外的车内,给原殷之开门的时候,她状似漫不经心地说:“给夏因推荐的下部戏,那个导演说看了夏因拍的东西了,不合适。”
  “不合适?”
  “导演说演技太差了,顶多给他个男三,那剧本里的男三基本上就是个打酱油的。”
  原殷之没再说什么,矮身坐进后座,翟洁跟着坐进副驾驶,把司机当空气,扭过头来孜孜不倦:“何经纪人跟我哭很久了,夏因演技实在太差,第一部电影就让他演主角,以后的剧本更不知道怎么接了,还不如让他稍微退出影视圈半步,再专心做两张专辑。”
  “嗯。”原殷之嘴上答应着,伸手松了松领带,头往后仰,靠在椅枕上,“你让他看着办吧,以后夏因的事我就不管了。”
  翟洁挑挑眉,她跟了原殷之很多年,行事严谨周全,但性格却截然相反,又八卦又鸡婆:“这次的分手费给什么?”
  “就夏因住的那套房子吧。”
  “……老板,我能问个问题不?”
  “说。”
  “夏因他哪儿惹你不高兴了?”
  “……你不是也说了么,他演技太差了。”
  “噗。”
  翟洁扭过头去,正好看到窗外夏因朝这里走过来,她露出个十分幸灾乐祸的笑容:“老板,那今晚是去找程冬么?”
  
  第2章
  
  除了唐真和小纪,程冬还约了老东家的几个朋友,但是最后到的也只有那两个人。
  娱乐圈本来就浮躁,都是吃青春饭的,时间精贵,谁还会抽空去给一个退圈的人践行呢?程冬倒也料想得到。
  “不要学我,无论如何别放弃。”喝的有些微醺的程冬端着酒杯,在闹哄哄的大排档里,跟这个城市仅剩的朋友举杯。坐在对面的小纪早就红了眼眶,唐真也沉着脸。
  “程冬你其实可以不走的,你不是都开始拍戏了吗,你们公司也打算跟你续约,说不定你就红了呢。”小纪还想挽留他,程冬摇摇头,抬头看了一眼黑沉沉的,没有一颗星子的夜空。
  “我觉得厌烦,他们可以幌我三年,指不定以后还会幌四年五年,这三年够让我憋屈了,我还是给自己透透气吧,那么多活法,我尝过了这一种,也算是不后悔。”
  唐真看着他,沉默了好久,才说:“你会不会怪我?”
  “嗯?”程冬迷迷瞪瞪地抬起眼看他。
  程冬的眼睛长得非常好看,大而内敛,睫毛修长浓密,就算是被他拉满血丝的醉眼看着,也会觉得很感性,似乎充满感情。
  但是唐真知道,程冬其实是个非常冷感的人,他偶然充满热度的神情,也仅仅是在投入音乐的时候。
  “我怎么会怪你呢。”程冬慢吞吞地反应过来,笑着伸手拍唐真的肩膀,“我很高兴你选对了路,你要是还跟我一块儿混,就……”他闭上嘴,呃了一声,然后啪嗒把额头搁到桌面上,抬手摇了摇,“我有点醉。”
  唐真看着他,仰首灌酒。
  最后反而是唐真醉得不省人事,程冬分别把两人送回家以后,摇摇晃晃地回了自己的公寓。
  他已经在在网上订好了回老家的机票,早晨的票价比较便宜,四五点就要赶到机场,所以他决定这个晚上不睡了,在楼下的便利店买了零食和咖啡,准备回去通宵打游戏。
  他抱着几桶薯片数着小区台阶的时候,有人挡在了他身前。
  他从那双周仰杰的高跟鞋往上看,看到了张笑得很奇怪的脸,那个女人对他说:“程冬,原总找你。”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