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世交变情人 作者:夜衍

字体:[ ]

 
 
《世交变情人》作者:夜衍
 
内容简介
 
 
暂无
 
 
楔子
   
        我不需要任何人走进我的世界里。 
   
        
  曾经认为如果能有一个人走进自己的世界很幸福,也曾用尽心力挽留过谁,可是最终留下的徒有背叛,以及我被狠狠践踏在地上的自尊。我在背后追求着,以为终有一日可以追赶上,但是追到最后,我才知道一切只不过是一场笑话。 
        
   
          所以我放弃,我的世界不需要有人走进。即便有,也不需要把最真实的自己表达出来。 
   
        人的一天只有二十四小时,难过的情绪再怎么流转也不过那清醒的几小时,只要学着将一切藏进眼底,慢慢地总会去习惯。         
   
        如果血液里本身就混着孤独的成分,那么何必非要人陪? 
   
        如果陪伴只是日积月累蚕食人的慢性毒药,那么又何需让自己搞得非得依存于谁? 
   
   
   
  ***** 
   
   
   
        ……有没有谁,可以看穿自己的伪装呢? 
   
        路走累了,有没有那样的一个人愿意停下来陪自己休息呢? 
   
   
        
  「我没有那么不堪,也没有到让人唾弃的地步。只是从来就没有人肯正视过我,也没有人愿意相信我,我知道本来就没有人可以完全理解另一个存在,可是为什么我还是希望有那么一点的可能性存在?」他自嘲的对自己说着,眼里尽是旁人难以触及的伤悲。 
 
   
        连理当最亲密的家人都看不见他的存在的时候,那么还有谁会愿意在乎这样的自己? 
   
        而在应该被疼爱的年纪被逼迫着长大,要怎么……让人……不寂寞? 
   
     「因为你是人。」低沉却温厚的声音从身后传来,他转头看见了那人。       
   
        那人不是第一个靠近自己世界的人,可却是最能让他有所动摇的人,因为他在对方身上能感受到相同的寂寥。 
   
        他们同年同月同日生,尽管外貌与家庭有着相似的优势,却也同样的没有人在乎他们的思维。       
   
        「是人又怎么样?有人在乎过吗?」他轻蔑的说着,冰冷的问句消散在空气中,可语气里那无法解释跟隐藏的心酸及苦涩却透着句子一字一字地传达给另一人。 
   
   
        如果自己够完美,如果自己够好,那么他……是不是就不会被抛下了? 
   
        是不是,只要不求回报的付出,就能够在被丢下时不受痛楚折腾? 
   
        会冷、会害怕、会无力,但是只能学着无感,学着用笑容掩盖的痛苦谁懂呢? 
   
   
        
  忘了是怎样去记得那些,在夜里睁着眼让刀割般的心痛持续到天明。他没有非要什么不可,只是上天似乎忘记了他有感觉,放他一个人在寂寞的边际游走,找不到任何依靠跟存活的意义。 
 
   
        似乎就只能活着,行尸走肉般的活着。 
   
        
  「我在乎你,真的。」那人说着伸手把他揽进怀里,温热的温度围拢在他身旁,让他不由得感到心酸。明明同为男子,自己却因为这个怀抱而感到温暖,缺失的部分似乎有所填补。 
 
   
        但如果彼此是同样的寂寞,那么又有谁来温暖眼前这个人呢?       
   
        总之,一定不会是他。 
   
          一个需要被温暖的人又怎么可能带给他人温暖? 
   
        
  「放心,我不会有事的,所以别担心我,邵灼。」他扬起笑容推开那人的怀抱,这是他的强项。习惯在他心里烙下了无数的伤痕,既然他可以习惯那些人话语背后的冷冽,那么也可以用习惯二字去适应其他变化。 
        
   
        「那么……有事一定要跟我说,苑。」担忧的话哽在喉咙里,邵灼只能皱起眉头将目光凝注在眼前的人身上。 
   
        「我会的。」三个字就把接下来的话全数打断,浅浅的笑人移不开视线,却让人觉得有所距离。 
   
        这就是言苑。 
   
        一个擅于用伪装掩去自己的伤痕的人,愈是难过就愈是从容地笑着,好似忘了身上的伤口有多疼、有多痛,在夜里又有多折腾人。 
   
   
   
  ***** 
   
   
   
   
          
  他只是习惯连自己都欺骗,因为只有当自己都将活着这件事当作演戏他才能从容地当好所有人眼中的『好人』,有人说过他笑起来很好看,但是只有他知道笑容只是一种隔离的方式。 
 
 
第一章(1)
    
   
   
        「言苑拜托啦!」绑着低马尾的女孩激动地拉着皱眉的男孩,而男孩叹了口气后点了点头苦笑,随后女孩便开心地大叫跟感谢然后才离开。       
   
        
  男孩的脸很秀气,如果端看脸的话也许会认为是中性的女孩,稍稍刚毅的眉毛增添了深邃眼睛的美,也许是遗传自德国祖母的血统让他的瞳孔为琥珀色,而非常人的深褐色。 
   
        
  「又答应了什么?」刚走进教室的男子看着蹦跳离开的女孩就知道言苑又答应了什么,基本上来找言苑的除了麻烦以外不会有别的。将刚刚买的包子跟红茶给了言苑后就在他旁边坐下,然后看着言苑。 
 
   
        男子的身高比言苑略高个几公分,一双漂亮的凤眼被藏在镜框底下,头发梳得整齐,制服也是中规中矩的,比其他同龄的高中男生异常的成熟。 
   
        
  「也没什么,就是他们之前说的那个校花校草比赛。虽然不是很想参加,但是看到女孩子都这样拜托我了,就答应她了。她有顺便问你要跟我一起参加那个比赛吗,你要吗?」苦笑着拿起桌上的包子咬,言苑很清楚他可以拒绝,只是看到那样的神情他就难以回绝。跟过往的那些人很像,发现自己很能干就会一窝蜂的靠近,当有麻烦或需要请托他时讨好般的表情都让他觉得虚伪且没有必要。 
 
   
        他不是一个要靠阿谀谄媚才能够拜托的人,他不过是普通人罢了。 
   
          所以他一直都不了解为什么周遭的人总是要跟他有一层隔阂,自己有讨厌到让人非要如此客气地保持距离吗? 
   
        
  「嗯。」点头轻诺之后,男子就拿出讲义复习。讲义后头的名字与他的个性迥然不同,灼的本意为炙热,但他的个性就一直都是如此淡漠。入秋后的微风吹来让他抬起头想要提醒言苑穿件外套,正值高三的年纪是要拚学测的日子,如果感冒了可会吃不完兜着走。 
 
   
        
  邵灼抬起头看见的,是言苑淡漠盯着窗户外头的云,整个人看起来好似什么都不在意,但是他可以从言苑从眼神里窥见一些闪过的复杂情绪,即使对方嘴角仍然是上扬的。 
   
        其实每当遇见相同的情况,言苑就会重新把脑海深处的回忆唤起,蛰伏的疼处也会在一瞬间将人吞咽。 
   
   
  ***** 
   
   
        「所以你们两个都答应了?不会吧!」短发女孩吃着便当边听邵灼跟言苑说早上的事,两眼发直的差点连筷子上夹的菜都掉了下来。 
   
        
  「也没什么好答应不答应的,偶尔帮班上个忙也不是什么坏事。还有,夏茵妳嘴巴再继续打开就要跑蚊子了。」言苑笑了那惊吓到连嘴都阖不上的家伙后就拿出面包咬,其实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要答应那个人。 
 
   
        是因为跟过去很像吗?还是因为跟当初那些人与自己刚认识的情景相似? 
   
        
  「只是觉得很意外,因为你一直都不是很想参与班上的事。」夏茵恢复原来的样子后忍不住皱起眉头,看着言苑又吃面包她忍不住问了︰「奇怪……明明你家跟邵灼他家差不多都是有钱人,怎么老是看你吃面包?」重点是每天拿面包当午餐会不会太不营养了点! 
 
   
        
  「我也不知道啊,只是觉得也没关系才答应的。我不会去勉强自己做不想做的事情,就算那件事有多需要我去做。」浅浅笑着,言苑一直都是这样的人。他自己也知道自己的个性相对于周遭的人很淡漠,他已经慢慢地开始不擅与人交往,自国中之后。「方便啊,我家老爸老妈光顾我家小鬼就忙死了,没有时间帮我准备午餐。」挑了挑眉然后将面包解决掉,他不想太过渲染自己的事情,所以浅浅带过就好。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