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婚内“家暴”犯 作者:任飞(下)

字体:[ ]

 
 
    果不其然,这句话一出口,尹墨的脸色就变了,冰凿般的目光射在齐峰的脸上。
    “看什么看,有本事你就扑过来操我啊,你不怕我被折腾死你就他妈上啊,以前不是都这么做的吗?反正也被折腾成这个样子了,我一点都不在乎!”
    仗着自己身体的病症作为优势,知道尹墨不会真的暴力对待,齐峰牙尖嘴利的反驳,不顾尹墨的表情变得越来越冷硬。
    “少在这给老子虚情假意,你不就是投了个好胎吗?你还有什么别的!”
    这句话是每次吵架,齐峰的必备法宝,一遍遍的告诉尹墨你还不是靠自己家里,有什么好牛气的?!
    “……”
    “这么烫的东西泼身上不烫啊!关心一下是在害你吗?对了,这么烫的东西给我喝,是想烫死我吗?”
    ……
    几分钟之内,齐峰喋喋不休的痛骂了尹墨的祖宗十八代,和不能动手的哑巴吵架,绝对性的优势性让他张牙舞爪。
    “无理取闹。”
    最后尹墨幽暗着眼睛,说了这么一句话,没有碰齐峰一下,转身离开了病房。
    “呼……”喘着粗气,齐峰恶狠狠用完好的手的砸床,尹墨这个该死的家伙!
    两个人在一起久了难免会有矛盾,齐峰和尹墨也是如此,有了矛盾然后发生争执是很正常的事情,但是他们两个人却极少争吵。
    因为每次都是他一个人单方面的生气叫嚷,就像是个泼妇,那个人只是冷冷的看着他不说一句话,偶尔的辩驳一语中的,让齐峰更自己都觉得自己是在无理搅三分。
    莫名其妙的被凶被责叱,齐峰不悦的厉害,但是面对尹墨,质问什么的就像是重重一拳打在棉花上,胸口一口气怎么也出不去,最后变成不可开交的恶劣事件。
    躺在床上不安分的扭动,为什么和那个哑巴在一起还能吵的自己这么生气呢?按理说没有人顶撞,骂着骂着就应该消气了才是啊,怎么会这个样子!
    空荡荡的病房里安静的可怕,时钟在墙壁上悬挂,每秒钟都带动出一点扰人的声音,输液瓶到了特定的时间一瓶瓶都有人来特意的换。
    无聊的的在床上躺着,悬挂电视里播放的都是无聊的肥皂剧,无非就是丑小鸭和贵公子的爱情故事。
    电视里播放的东西齐峰一点也看不进去,大脑里有东西混乱扭曲,齐峰第一次发现……
    没有了尹墨,其实,很寂寞……
    没有一个不管自己说什么都会“嗯”表示在听的人,没有一个冰冷的人陪在身边支撑起保护,没有一个人在身边表示着裹着冰的嘘寒问暖……
    尹墨就像是一块冰,人们都知道冰块握在手心里,极度的寒以后,就是摄人的热涨。
    尹墨,也是如此。
    不知过了多久,分针一圈圈的轮回,窗外是已沉的黑暗。
    都十点了,尹墨那个家伙,肯定不会回来了吧,不能用肉体作为争执的补偿,他怎么可能消气?
    以前都是吵了架,玩一次狠的,直到他气消才会停手,现在呢……自己这个样子,难道他不会来了?
    果然是说的过分了吗……早知道就不应该说的那么过火……明明不是都被责叱习惯了吗?怎么会……
    卧槽!老子在他妈的想什么啊!明明就是他不对,怎么成了自己在这里自我反省?去他妈的大头鬼,不回来了,不回来了更好,也省的老子麻烦膈应。
    这么想着,门口忽然传来“吱扭”的声响。
    嗯?是尹墨回来了吗?
    齐峰连忙闭上眼睛,装作熟睡的样子,千万不能让他知道自己还没睡着,不然的话不知道又要捅出什么篓子。
    脚步声慢慢接近,那个人的呼吸声不远不近,齐峰似乎能感觉到对方的视线胶在自己身上。一会,就在他忍不住要跳脚问你他妈在干什么的时候,一只绝不同于尹墨的触感透过面部皮肤微弱的触感蔓延至神经末梢。
    察觉到不对的齐峰猛的睁开眼……黑绒绒的眼睛里全是寒意蔓延,警惕蔓延至身体的每个角落。
    怎么会是他!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飞飞说:咳咳,最近推荐真的好低迷,果然是撤封的缘故吗?呜呜呜,希望各位看官小小的支持下~谢谢大家!
    最近好忙啊,有没有?嘿嘿,希望大家在新的一年里快快乐乐,提前祝福大家了哦~
    墨墨和峰峰已经进入了一个新的阶段,不再是刻意的让自己去讨厌,而是发现了对方的重要,不管需不需要磨合,这都是进步……马上小煜煜要采取行动了,再不行动就彻底没戏了哦~
    求长评!求长评!!求长评!!!求推荐!求推荐!!求推荐!!!这里是各种求的分割线……】
    chapter90°
    “是你?”齐峰撑起身体,漆黑的眼睛里带了锋利,看着程沐,语气里都是疑问:“你来干什么?”
    寂谧的空气涌动,每一寸气体流转在两个势如水火的人之间,诡异的过了火。
    “我……我来看看你。”
    感觉到对方有点支支吾吾,下意识皱起眉毛,这真的是那个妖孽对人处事总是带着高人一等不屑的人吗?
    “看我?看我有没有被你一枪打死?”语气中满满的都是“你别装好人了,老子早就明白了”的不屑。
    “你知道?”
    程沐略微女气的眉毛向上延展,眼底眉梢之间全是吃惊。
    “废话,除了你谁还敢冲着那个变态开枪?再退一步说,除了你,在这个地方还有谁能从尹墨的回击里全身而退的?”
    对方的回应确实了齐峰的猜想,靠着松软的靠垫,腰部的承重量降低了不少,肌肉没有拉伸,胸口已经不会再隐隐作痛。
    对于程沐,他虽然看不上他对程飞的所作所为,还夹杂了点对于那天差点“城门失守”的畏惧,但是不知道到为什么,对这个人……意外的不怎么讨厌。
    既然这一枪没有要了他的命也没伤到尹墨,记仇什么的就完全没有存在的必要。
    “我建议你还是快点走吧,不管你把一切都做的多么隐蔽,尹墨查出来是你都是早晚的事情,那家伙你也知道,脑袋里却根筋,要是一发疯什么事都做的出……”
    “你是在关心我?”打断了齐峰的话,程沐的眼睛里夹杂了点意味不明的东西,莹莹的在灯光中闪耀着,惹得齐峰一阵恶寒,这家伙今天是怎么了?吃错药了吗?这么矫情的话也能说的出来?
    “你可别误会,老子是怕你的血污了老子的眼睛,还怕程飞兄弟守活寡。”感觉到了程沐的不正常,似乎脱去了那身yín伪的皮,没有给他带来一点点的压迫感,像是久别重逢朋友的对话让齐峰的话格外的多。
    “程飞……兄弟?”程沐拧着眉头不可思议的重复,脸色极其怪异。
    “是啊,我要不和程飞是兄弟,怕他伤心,管着着你的死活吗?”
    “呵……”程沐脸上划过嘲讽般的苦笑:“兄弟?”
    “好了好了,别管是什么,没事你就快点走吧,尹墨回来就不好说了。”
    孤男寡男共处一室,还是个这么好看的,给尹墨看到了多不好,醋坛子一翻就更不好收场了。越想越觉得让尹墨离开是件有必要的事情,连忙出声催促。
    “不,我是来带你走的。”
    “啊?带我走?”一句话引的齐峰汗毛倒立,你丫的原来还没有死了那颗yín荡的心?
    修长柔韧的手指隔着被子压在警报器上,这东西是尹墨给的,就是怕他有什么意外,要是他有什么违规的举动,我就……
    “不,不是你想的那个样子!我可以帮你离开尹墨,让你过上正常男人的生活,我没有别的意思。”急切掺杂在程沐的声音里,回荡在房间里。
    “啊?”齐峰不明所以的抬头,有点茫然:“正常男人的生活?”
    正常男人的生活?齐峰大脑里闪过一些似乎是很久远以前的想法,模模糊糊已经看不到具体的痕迹。
    “对!就是你以前没有被逼迫的时候的生活,你可以有美丽的妻子,可爱的孩子,温馨的家庭……”
    “媳妇和孩子?”
    看到齐峰的“动摇”,对方的眼睛爆出精光。“你愿意和我一起走吗?”
    “我愿意……”
    程沐的心紧紧的收缩,兴奋要把他整个人都积压碎裂。
    “那我就傻逼了……”齐峰咧着嘴看程沐呆住的脸:“你少来,我凭什么相信你?凭你以前差点把我煮了?凭你……”
    “凭我……”程沐急躁的想打断齐峰的话。
    “而且我现在过得很好,不管你说的是不是真的,我都不需要什么施舍的改变……”齐峰拧着眉毛,把话直接说明白。
    “凭我……”手指都在不自然的痉挛紧缩,就在要说出什么的时候,齐峰的话飘进他的耳朵,程沐瞪大了眼睛:“你说什么!”
    “我说我现在过得很好,无论你是真是假,我都不需要你的帮助。”
    透明输液管里水流的速度似乎太快了,齐峰感觉手腕都冰凉,伸出手去调节吊瓶的速度,没有尹墨那家伙在就是麻烦,这种事都要亲力亲为。
    “可是……”
    “可是什么?”
    “你怎么会……”
    “怎么不会?不瞒你说,我很多时候都在想,我能不能和尹墨就这么过一辈子?”
    “你……你……”程沐颤抖着薄红的唇,这一刻他才知道,自己似乎一直误会了什么。
    “我想我或许真的是喜欢他的。”齐峰英气的脸坦坦荡荡,没有一点扭捏:“以前我不确定,现在的我既然已经知道了,就不会轻易放弃我的幸福。”
    “你说你喜欢男人!”
    “不,我不喜欢男人。”齐峰黑绒绒的眼睛里挂着浅笑的颜色,莹莹润润黑的透彻。
    两个人对视,谁都没有说话。
    “我明白了。”程沐松开了紧攥的拳头,打破了凝结出的安静。
    “哎呦,不知不觉就说了这么多。”像是恼怒,齐峰锤了捶自己的额头,留下泛红的痕迹:“其实没必要和你说这些,你又不是我的谁,解释个什么劲啊……”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