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豪门甜宠日常+番外 作者:流年忆月

字体:[ ]

 
  书名:豪门甜宠日常
  作者:流年忆月
  【文案】
  不过是拍张照,竟然与男神拍出一段情缘。
  等等,男神你靠过来是想干啥?
  别过来,再过来我就、我就吃了你p(≧□≦)q1V1,HE,主受
  甜宠,温馨
  全文苏苏苏苏苏,看得乃全身都酥酥酥酥酥
  内容标签:豪门世家 现代架空 甜文 情有独钟搜索关键字:主角:连渐,柳景 ┃ 配角: ┃ 其它:
    ==================
  
  ☆、 第一章·连渐
  
  如果知道拍张偷情照会引来这么大的麻烦,柳景是打死也不会插手管事的。
  他藏在草丛里,呼吸屏到了极限,心脏因为缺氧而砰砰直跳,几乎要从胸腔蹦出来。
  “那小子跑哪去了!”
  “分开找!你们俩往那边走!”
  追喊声刺破了寂静的月夜,急促的脚步声分向四处,仿佛置于空中的声呐,织出一张滔天声网,把猎物定位在他们的控制之下。
  真是见了鬼,他只是连渐的粉丝,跟连渐都算不上认识,怎么就鬼迷心窍地帮他拍未婚妻偷情照呢,还惹了一身腥。算了算了,都拍了,硬着头皮也得把照片送到连渐手上。
  前方的声音远了,柳景利落地跳出草丛,往文泰酒店跑去。
  文泰是学校新建的酒店,一般只供给外宾住宿,学生要进去,还得出示学生证。幸好他因为社团活动,经常来这里取景,所以进出无碍。
  他记得社长给他透露过消息,连渐就住在这个酒店的总统套房,只是不知总统套房在几楼。
  “在那里!”
  不好,被发现了!
  柳景加快脚步,闷头冲进酒店,心一横,把手机丢到前台:“帮我把这手机交给连渐,其他人都不能给,一定让他看手机里的照片!还有,总统套房在几楼!”
  “什么?”前台的服务员一懵,完全没反应过来。
  没时间了!柳景把手机丢进前台里,冲进刚好打开的电梯,按到最顶楼。关门的一刻,他看到追他的人正跑过来,还大声喊道:“小偷!快喊保安,抓住他!”
  电梯门彻底关上,他全身力气像被抽干了一样,高强度的奔跑,让他双腿隐隐作抖,差点支撑不了身体的重量,瘫软下去。
  这些人真聪明,故意喊抓小偷,这样即使他被逮到,也只会被当做小偷处理,而他们却可以暗中把那偷情的照片删了。
  真是弄不明白那些上流社会的人,为了一份财产,嫁给自己不爱的人,还背着未婚夫跟情夫鬼混,现在事情发现了,就让几个保镖过来追他,讨回照片。把事情弄得这么血雨腥风,他们能得什么好处?
  总统套房、总统套房……看到了,22楼。
  目光移开楼层标识,他果断地按下了22楼的按钮,虽然他把手机放在前台,自己引开注意,但是以防万一,他还是得去找连渐,亲自说清楚。
  不过,事情没想象中的容易。
  电梯在第三层停下了,柳景警觉地紧贴在电梯口的盲区。
  门口完全打开,只见追他的人冲了进来。
  来得真快!
  柳景心头一紧,趁他们还没注意,给先进来的人来了个过肩摔,再一脚踹上后面之人的要害,迅速奔出电梯,往楼梯夺去。
  幸好电梯与楼梯相差不远,他每跑上一层楼就按一次电梯,运气好还能闯进电梯,快那些人一步。
  毕竟是22楼啊,两条腿跑起来也是挺要命的,好在他动作敏捷,脚速又快,很快就来到了22楼。
  叮——电梯门开的声音响起,他欣慰地跑了出去,却不知他已落入他人织好的天罗地网。
  “嗯……”脑袋突然一阵钝痛,他不可控制地栽倒下去,双眼发黑前,隐约看到一个人的脸。
  是连渐的刘秘书,也即是其未婚妻的情夫……
  这下完了。
  柳景彻底昏迷过去。
  。
  “那小偷有没有把什么东西,丢到这里?”在柳景跑进电梯不久,有一人赶去前台询问。
  服务员感觉到事情有些不对,想起刚才柳景的嘱咐,警觉地道:“先生您好,刚才并没有人过来前台。”
  那人没得到答案,掏出手机一边拨电话一边跑向电梯:“刘秘书,是……那小子跑到酒店楼上了,东西应该还在他手上……好,我马上安排!”
  那人身影很快消失在视线里,服务员疑惑地拿出柳景的手机,正想看究竟怎么回事时,听到一道女声响起。
  “连渐,你到哪儿去了,也不说一声,害我出去找你呢。”
  服务员一抬头,只见一个女人勾着男人的手走进酒店。
  从那男子出现开始,周围的空气就像被凝注了一样,气温骤然冷却下来。
  一双凌厉的眼睛,镶嵌在男子英俊的脸上,如黑水晶般绽放出锐利光辉。
  黑色西装下挺拔的身躯,蕴含着锋利的力量,仿佛一把蓄势待发的利剑,随时可以将敌人斩杀剑下。他仿佛自带着聚光灯,走到哪儿都能吸引人的注意。
  无论身旁的女人如何喋喋不休,他都单手插裤袋,没有半分表情与回应,就像桀骜的王者,目光睥睨,俯瞰天下。
  “连渐先生,”服务员叫住了往电梯去的男子,走出前台,微笑着将柳景的手机送了上去,“这是一位学生让我交给您的。”
  连渐目光倾斜在手机上,眉头微微松动。
  这手机……难道是那个少年?
  这款手机是早已过时的按键款,性能不好,早几年就停产了,没想到现在还有大学生用,所以当时他多留意了一下。
  他记得当时合影时间快结束了,那少年突然冲上来,激动地晃着这台手机说想与他合影,还想请他签名。他感到很意外,他只是一个来大学演讲的企业家,不是每天忙碌于签售台的作家,怎么会有人想要他的签名?
  后来保镖也已合影时间已过为由,拦住了那少年。当时那少年十分沮丧,连离开时,还一顾三回头地看他。
  他低沉冷淡的声音响起,像沉入冰窖般寒冷:“做什么?”
  “那位学生称,请您务必看手机里的照片。”服务员微笑着回答。她并不知道照片的内容,因此没有避讳地说了实话。
  “照片?”连渐身边的女人,就是他的未婚妻方琪,她笑容一僵,脸色完全变了。
  当时天色太暗,她看不清楚那小子是用什么偷拍的,难道,是用的这部手机?而要给连渐看的相片就是她的偷情照?糟糕,刘秘书追那小子去了,现在没有消息,她刚好回来碰上连渐,还好机灵地找了借口,但如果连渐看到那照片,她的伪装就全被撕破了。
  “给我看看!”方琪失态地想把手机抢来,连渐却错开了手,目光锐利地盯着她。
  那目中寒意实在骇人,方琪不得不收回手,讪笑道:“我怕有人想害你,所以……帮你看看。”
  “不必。”连渐翻开手机盖,一个电量不足的标志在主屏幕上呈现,嘀嘀嘀的提示音响个不停。
  方琪踮起脚尖看到,暗松了口气,只要没电自动关机就没事了,这款手机那么老式,想找个合适的充电器都很难。
  “你似乎很庆幸。”连渐的声音一针见血,就像一把刀,狠狠地割开了方琪,让她肮脏的内心赤。裸地暴露无遗。
  方琪的心漏跳了一拍,僵笑道:“你在说什么呢?我都不知道这手机是怎么回事,庆幸什么?”
  “你应该知道,欺骗我的下场。”连渐握紧了手机,可惜还没等他翻开相册,手机便因电量不足,响起了关机声。他毫无表情,目光深邃地直射入方琪眼底,侧头对保镖道,“看着她。”
  “是。”个头高大的保镖把方琪围了起来,以不容拒绝的气势把她逼到了沙发上。
  常年培养出的敏锐神经,让连渐察觉到事情不对劲,他从不浪费多余的时间,直接问服务员:“那学生呢?”
  “他跑上电梯了,说起来,”服务员捏着下巴沉思道,“还有几个人说他是小偷,跟着追了上去。我们酒店也派了保安去追,不知道现在情况怎样了。”
  “调取监控给我看,立刻!”连渐震声道。
  “很抱歉,连渐先生,我并没有权限给您调取监控,如果您需要,请您与我们的值班经理联系。”服务员敬业地回答。
  身后的保镖立刻拨打了值班经理的电话,但是值班经理似乎不同意,还匆匆赶来给连渐解释道歉。
  连渐沉着脸没有说话,过了一会手机响起,他接电话“嗯”了一声,快步走向保镖找到的监控室。
  “等等连渐先生,那里不能进去!”值班经理焦急地赶去时,连渐的人已控制了监控室。
  监控视频若隐若现的光芒,反射出连渐认真的神情,他半弯着腰撑在监控台上,手里的鼠标不停地滑到回放点上,终于,在三分钟后,他捕捉到他要看的景象:刘秘书的手下肩头扛着一青衣少年,正行色匆匆地往一间房去。
  果然是那少年。
  “1902。”连渐报出了那间房号,沉着地道,“报警。”
  
  ☆、 第二章·遇险
  
  哗!
  柳景被冲面而来的水呛醒了。
  强劲的水流如洪流开闸,冲进他口鼻之中,几乎把他胸腔的空气挤兑出去。
  “唔……咕噜……”好难受!
  柳景下意识地挣扎,猛地睁开双眼,却被大量的水冲进眼中,疼得他闷哼了一声:“啊……”
  “醒了?放开他。”
  谁的声音?
  痛!
  头发一阵锐痛,一股蛮横的力道从背后拽来,柳景毫无防备地撞到地上。
  随后脑袋一痛,一只踩到他头上的皮鞋,让他意识到了自己的处境。
  似乎……很不妙。
  双手双脚被捆得严严实实,唯一能活动的就只有一张嘴。可以想像,这副模样倒映在刘秘书的镜片上,是怎样的狼狈。
  刘秘书似乎很高兴,深厚镜片都挡不住他犀利的眼神,他一手搭在膝弯,狠狠地碾踩柳景的脑袋。
  “小子,想揭我的底,你还太嫩。”
  柳景龇牙咧嘴,我的天熏死了,这刘秘书脚还真臭,真不知道连渐的未婚妻,怎么会看上这臭男人。
  “你在嘀咕什么!”刘秘书拽起柳景的头发,两人四目相对,“照片呢!”
  柳景疼得倒抽一口凉气,装无知道:“什么照片?”
  “少装蒜,”刘秘书又一脚踩到他后脑勺,“你拍到的照片在哪!”
  “我不知道你说的什么照片,”柳景把脸埋进地毯,含糊道,“我人都在这里,如果有你想要的东西,你会找不到么?”
  “不见棺材不掉泪,”刘秘书使个眼色,手下麻利地扛来一张重椅,高举在柳景身上,只要命令一下,柳景的背就会发出骨头断裂的声音,“说,不说?”
  柳景目光扫荡一圈,左中右三边各有一人,门口堵着一人,靠他这副模样想闯出去,简直天方夜谭。
  只能拖延时间了。
  “啊,等等。”柳景叫住刘秘书,眼珠子转了一圈,“你们有没有烟?”
  “你想耍什么花样?”刘秘书眯起了眼。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