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约吗网+番外 作者:黄粱

字体:[ ]

 
书名:约吗网【纯H练笔】 
作者:黄粱
 
 原创  男男  现代  正剧  高H  俊帅受
此作品列为限制级,未满18岁之读者不得阅读。 
 
假如有这么一个网站,可以通过输入详细信息,索引心仪的约炮目标,约炮地点,约炮时间……
主角是个刚进大学的小帅哥,身高180,阳光校草的外表,却有着不为人知的荡漾小0的内心。突然有那么一天,闷骚的主角无意中闯入了这个网站,于是,一扇新大门为他打开了......
其实就是个设定,估计会是小故事小单元的形式展开,没有篇幅大纲,想写啥写啥...快放暑假了,先放个篇目在这=w=~看时间安排,随意码文,各位看官请自便~欢迎留言吐槽,提建议,有灵感就会码出来~\(≧▽≦)/~
 
 
第1章  新大门的第一约
  23:00,A大新宿舍楼一片漆黑,只有空调的嗡嗡声。四人一间的寝室里,一台电脑背对墙壁散发着莹莹光亮。周燊目不转睛地看着小电屏幕,还没从他刚刚误闯的网站给他带来的震撼中回过神来。
  期初周燊正趁着室友们熟睡后暗戳戳地点开熟悉的网站准备睡前一撸,结果网页附带弹出的窗口引起了他的注意。13寸的屏幕不大,网站首页上三个大字几乎占据了三分之二的面积——约吗网。三个白色的大字,没有多余的装饰,下面四个小方框,男女入口,男男入口,女女入口,其他入口。如果不是这分类的入口或许周燊就会像对待所有广告窗口一样随手点叉。但正是男男入口无意中戳中了他那颗隐藏的小0心,于是小手一抖,点了进去。
  冰蓝色的网页上半截是个分类详细的索引,下半截和普通论坛没有太大区别,自拍区,讨论区,资源区,同城区,应有尽有。索引上一句话“约吗?我就在这里↓”接着那一大排详细得如同调查表一样的选项。年龄段,颜,体貌,关键词等等……非常详细。首页上那些实时更新贴的题目也让周燊虎躯一震。
  “[0]高清四屏录播——6.14夜约炮录实”,“[1]吐槽昨夜那个非洲菊”,“[0]卧槽好爽1V3约后感【在线交流6.15 20:00-23:30】”……如果这都是真的,周燊荡漾了,噼里啪啦地键入了一堆要求,地区:A市,年龄:25-30;颜:(空);体貌:身高183-190,有肌肉;关键词:有经验!
  回车——对不起,您还未注册,不能实用索引。周燊有点失望,怕又是骗子网站吸引人的噱头,然而此时此刻,热血上头的他没能理智地叉掉网页,而是认真地开始填起注册信息。除了基本的那些之外,注册的时候还让他详细地填写了自己的约炮资料。自从15岁知道自己是个纯0后,周燊虽然没有任何实战经验,但脑洞突破天际的他已经在想象中实践了无数次,甚至能凭着幻想中的酱酱酿酿爽到射。所以在填写关键词的时候周燊红着脸,抖着爪子加了个“yín荡”进去。他想着自己在心理上绝对已经具备了yín荡骚受的潜质,万事俱备只欠一个技术高超的攻来帮他完成实践!
  再一次点开索引,键入那些信息,却发现符合条件的太多,就在他就要选择恐惧的时候,右下角弹出了几个谈话邀请。随便点开第一个,里面只有一句“约吗骚0?”
  周燊心跳漏拍,很快调整好呼吸,鼠标扫过那个框框上的头像,对方的信息一览无遗。这下帮他节约了很多功夫,向他发出邀请的一共有四个人,除开一个四十多岁的大叔,一个17岁的小弟弟,另外两个人中一个人似乎特别急切,刷屏似的询问,太过急切让周燊直接无视选择了最开始那个只有四个字简单明了的那位。
  “约啊,怎么约法?”
  “新苑路西段那个7天,明天晚上8点,135XXXXXXXX”
  “喂,就这样?等等,你怎么称呼,哪里碰头?”
  对方停顿了一下才回过来“呵呵,明天你来就是了。”
  周燊完全被这样简单的沟通方式给震住了,瞪着屏幕十分钟,心中天人交战,太草率了!居然这么自说自话地决定,就不怕被他放鸽子么?等他回过神来发现对方的头像已经黑了,时间也推移到了午夜零点。
  第二天,周燊顶着两个大大的黑眼圈去上课,同寝室的几个男生调侃他够哥们,知道自己颜值高,不惜自黑让女生的目光也转些给兄弟。然而周燊心里想着,再多女生抛媚眼对自己也没用,如果是男生色眯眯的眼光说不定还能让自己硬起来,但他也知道自己这张脸怎么看也不像个欲求不满的小骚受。
  下午没课,周燊又窝在上铺看那个网站,自拍区那些东西太强大让他实在把持不住。无论是单一镜头拍摄的劣质画面还是多个镜头从不同角度拍摄几个屏幕同时播放的高清动作片都有个同样的特点,那就是真实,绝对不是为了拍片演的戏。那些交流贴里面荡漾的小0炫耀昨夜勇猛老公,1号们谈论昨夜销魂的小受,附带的索引关键词也让周燊长了见识。相信他下次再想约人就不会这么草率地填写信息了,当然前提是他的第一约一切顺利,才会有第二次。
  
 
第2章  第一炮--初H
  白衬衫,牛仔裤,帆布鞋。再配上周燊那张阳光帅气的脸——高鼻梁大眼睛浓眉毛,小虎牙,笑起来有单边酒窝。身高180的他体重60公斤,稍微偏瘦,1尺9的细腰。这样的他显得有些单薄,单肩背着个牛仔书包里面简单地装了换洗衣服和套套站在公交车上,不会有人想到这个大男孩是准备去约炮的,还约的是个猛汉子。
  周燊心情很轻松,并没有想象中的紧张,塞着耳机跟着节拍轻轻晃来晃去。那个男人说的地方离A大很远,可以说是横穿整座城市,周燊这个土生土长的A市人也不过在小学时候去会展中心参观去过一次。城市扩大了,距离却没有变得更近,即便是有着最便利的公共交通系统,也花了周燊两个小时的时间才到达目的地。
  新苑路是个住宅区的后街,小吃店便利店应有尽有,旅馆也有好几家,快捷7天那黄色的外墙很是显眼。周燊到得早,悠闲地吃过晚饭才掏出手机给那个号码打过去。他也觉得自己的状态很奇特,明明的是第一次约炮,却好像操作了很多次一样的熟悉,难道是脑补过太多次的原因?
  “喂,哪位?”里面是个很浑厚的男声,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沙哑。声音加分!周燊默默地在心里小激动了一把,立刻脑补出这个声音在耳边喘息的效果。轻轻咳嗽调整了一下状态,周燊平稳地开口:“你好,昨天晚上约的,我已经到了。”
  那个男人沉默了几秒,鼻腔里哼出一个轻笑,声调比刚才高了几分:“呵,还挺积极,上来吧,513房间等你。”说完就把电话挂了,听着嘟嘟嘟的盲音周燊有点火大,什么态度嘛,当真以为自己是位爷,拿他当应招呢。于是周燊又在楼下耽搁了十来分钟,到便利店拿了瓶按摩液才不慌不忙地上了楼。
  不可否认的,敲门时周燊的心情有些紧张,毕竟是第一次,他还是带着点小羞涩。作为一个大男人,周燊对对方的长相其实没有太多的要求,他唯一害怕的就是对方是不是真的经验丰富,不然弄得他很痛,痛得有阴影以后都不敢愉快地约炮了怎么办?
  房门打开,开门的是个半裸的壮男,虽然达不到古铜色但也相去不远的肤色,鼓鼓胀胀的肌肉稍微有点夸张,手臂上连着左胸有一片纹身,看上去很有些不良。下半身围着酒店提供的白色大毛巾,看样子刚出浴,头发还滴着水。他上下打量了周燊一番,目光里有些诧异,但一闪而逝。错身让周燊进了屋内,自顾自地走到大床边靠在床头点了根烟,挑起下巴示意周燊浴室可以用。
  看来这位的风格是惜字如金,周燊在心里面给那男人加了个词条,他自己也不是健谈的人,场面略有些尴尬。不过这应该是周燊个人的感受,那男人丝毫没分一个眼神给他,无聊地用遥控器换着台。周燊把包包甩在桌子上,一边解纽扣一边进了磨砂玻璃隔出来的小浴室,身后那男人的目光跟随着他的背影。淅淅沥沥的水声,周燊仔细地清洗了自己的小菊花,所以时间用得略长,酒店的床单都是白色的,他可不想弄出一片其他什么颜色来。
  热气腾腾地出了浴室,周燊用毛巾擦着头发,男人还在看电视,屏幕里面两个赤裸的男人正打得火热,周燊从来不知道这种快捷酒店的电视里还会有G片资源。对炮友莫名地崇拜了一下,周燊挪到了床前。确实是挪过去的,到了这一步,毫无经验的预备役?骚0开始茫然了。床上那个男人还一副无动于衷的样子,周燊额头青筋暴起,咬咬牙,一屁股坐在那男人旁边,几乎是贴着那人的大腿。
  “哦,你终于出来了,还以为你要在里面洗一个通宵。”那人好像这才注意到周燊,手从浴巾下面拿出来,周燊发现浴巾可疑地隆起一坨。尺寸很可观,这是周燊内心的第一反应,第二反应是卧槽,小爷我都洗白白了这货居然自己撸上了!或许是周燊脸上表情太明显,那人解释道:“如果我自己撸出来了你都还没出来,我就准备直接走人了。”
  解释比不解释更让人火大,周燊怒瞪着差点跑掉的炮友,牙缝里挤出几个字:“现在呢?”
  “现在?”男人挑了挑眉,拉住周燊的胳膊往旁边一翻,顿时将他整个人压在了床上,另一只手放在他胸前,掌心贴着突起搓了搓。周燊歇菜,胸前的刺激和男人近距离传过来的热量让他整个身体发软,本来就被水蒸气蒸得通红的脸变得更红了。“让老子等了这么久,今天看我不操死你个小骚货。”男人一把掀了自己和周燊的浴巾,掰开周燊两条腿挤进中间。
  男人的动作吓得周燊魂飞天外,不会就这样直奔主题吧,说好的前戏呢?一根指头,两根指头,柔软的舌头,这些都到哪里去了呢??所以,周燊是被文学作品里的程序给骗了,虽然男人两只手在他身上摸来摸去让他很爽,特别是rǔ头被捏的时候又痛又麻,松开之后胀胀的发痒,还想被捏。男人的动作熟练而敷衍,看到周燊那尺寸不小却粉嫩干净的ròu.棒精神起来后就把重点转到了后面。
  周燊之前洗菊花洗得太彻底,以至于都有些红肿,男人的手指划过边缘让周燊觉得火辣辣的,像是拉了三天肚子的感觉。清洗了这么多次也没让菊花变得松一点,反而因为微肿,入口处缩得更紧。男人的手指转了两下,发现插不进去,皱了皱眉头,轻拍周燊的屁股说道:“放松。”周燊在男人手指接触到菊花的时候就闭上了眼睛,听到这句话才睁开一条缝,长长地呼了一口气,对男人点了点头。男人手指再探,这次进去了半截手指,发现不是周燊故意夹紧屁股,而是确实有这么紧。
  “不会是个雏儿吧?”男人咕噜了一句,听上去不是很高兴,周燊也知道约炮大约不耐烦给人开苞,他才一直都没说。然而看这男人不像是个怜香惜玉的,手上动作也粗暴起来,虽然没让自己觉得特别难以接受,但疼痛层度增加越来越快。等周燊努力调整好呼吸的时候才发现屁股里面已经夹了三根手指。入口被强行撑开的疼痛折磨着周燊的神经,他终于忍不住坦白道:“哎哟,这位大哥,哎哎,轻点,我是第一次,嘶……裂了,裂了,哎哟!”
  “啧,别鬼叫!”啪,一巴掌拍在了屁股上,这一巴掌是实打实的,痛得周燊屁股弹了弹,男人恶腔恶调地说道:“当老子看不出来你是第一次啊,裂什么裂,早着呢,老子还没跟你计较你的胡说八道,今天晚上老实点,不然真让你屁股开花,以后看你还敢不敢随便说自己yín荡。”周燊哑了,纵使有心理准备他也不知道这第一次会这么痛,还有yín荡那不是种心态么,放心,等过会儿适应了一定能浪起来。
  不管周燊在想什么,这个男人还好确实有几把刷子,虽然痛得周燊嗷嗷叫,但确实没有造成实质性的伤害,一根铁柱一样的ròu.棒捅进周燊娇小的菊花,直插到底,只剩下两个蛋蛋在外面。周燊觉得整个身体像是被一根棍子穿了起来,动弹不得,屁股高高地挺着,身体也绷得笔直。他高估了自己的承受能力,想要荡起来,不容易啊。
  插在里面的那个也不太好受,男人的肉洞没经过开发其实并不适合做这档子事儿,紧是好事儿,但太紧了是会痛死人的,那块肉是男人身上最坚挺却又最脆弱的部位,被死死地钳制住进退不得,这滋味一点都不好。男人咬着牙,不得不开始安抚身下这句僵直的身体,一会儿捏捏rǔ头,一会儿撸撸周燊那缩成一团的ròu.棒。男人低下头在周燊喉结上啃咬着,舔舐着。在男人殷勤的技术伺候下,周燊渐渐软化了下来,紧咬的牙关也松开了几分。那人直观的感受是ròu.棒松动了,可才退出去一半又被牢牢地夹住。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