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父为子纲 作者:不辨百川

字体:[ ]

 
书名:父为子纲(父子年下,abo)  
作者:不辨百川
 
文案
原创  男男  现代  正剧  轻松  温馨
此作品列为限制级,未满18岁之读者不得阅读。
 
父为子纲
A=alpha,o=omega
梁安敏多年来几乎是刻意的忽视儿子,等到发现时似乎晚了一些。
父亲惊恐的开始追儿之旅……
儿子非亲生,父亲不是A。
父子年下,abo的设定是自己编的,不要在意逻辑。
 
第一章
  身为一个长相优秀并且比较稀少的A,本应该是一件光宗耀祖的事情。但前提是,你的父亲不能是一个比你优秀千万倍的名人A。
  在这一点上,梁言体会颇深,深以为然。
  这一天,梁言终于从部队中解放了出来。他接触到世俗社会的气息,并且拿到了手机,连接到了网络。现在他正坐飞机赶回家过年,在飞机上大概翻了翻这一年别人发给他的短信,在空姐提醒关闭手机时,才看到一条别人艾特他的微博。
  距离这条微博的发布时间已经过去很久了,上面如是写到:中午在食堂遇到了梁安敏老师和他家公子。小伙儿和梁老师长得很像,眉清目秀的,不知道父子俩在谈论什么,只觉得整个对话伴随着一种悠扬。梁公子穿戴很朴素很朴素,一看就是受到家教影响——肩上没有名包,身上没有名牌装饰,谈话时并没有一般A对峙的让人不愉快的气氛,俩人也不会张牙舞爪的。也许这就是教养显现出的差别。我很羡慕。”
  梁言好笑的关上了手机。
  上一次和梁安敏在他任教的大学食堂吃饭,是什么时候?大概已有一年多了,那时他还在高三,放寒假的时候被阿姨催促着去找他父亲团聚,只因过年的时候他那个强势的父亲还有忙不完的事情。
  梁安敏就是这么着急的奉献着自己,工作起来连家庭都顾不得,就算家里还有个儿子在准备高考,这种在普通家庭里算得上是头等大事,却仍然让梁安敏支付不出多余的精力来关注一下。
  可是别人都说很羡慕,然而梁言反问着十八年的生活,自觉没什么可以羡慕的。梁家人都很要强,同为A的两个人没有闹到水火不容已是幸事。羡慕什么?是身为梁安敏的儿子所以能和父亲坐在一起闲谈吃饭?还是那人言传身教,吃饭的时候不忘教训他亲儿子一番?反而是儿子长得那么大了,他那个血缘上的父亲究竟给过他多少关注?
  梁言无趣的看着飞机外面,这是北京上空,下着些微的小雨,雨滴顺势飞过悬窗织成厚密的帷幕,黑压压的云层似乎迫在眉睫,然而毕竟隔着窗户,真实的压力却是一点也感受不到。
  再过两个小时就会飞回上海,然后在上海悠游闲适的空气中,梁言要和他父亲,另外一个更为优秀的A一同度过一个多月的寒假。即使被别人称为是一件值得羡慕的好事,对于梁言来说,确实不是什么轻松的事情。
  幸而梁言估错了时间,由于航空管制,梁言从北京飞到上海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三点。上海的冬天潮湿而阴冷,即使没有北方刺骨的寒风,却也让梁言打了个冷战。梁言奔波了一天,虽是年轻力壮,此刻也疲倦的很。然而这一年在军队养成了习惯,让梁言无法露出任何弱点,他挺直脊背,强打精神,拉起行李箱匆匆走出去,重新打开手机。
  手机刚刚搜索到信号,就有人打了进来,梁言有点惊讶,按下接听键。
  “宝宝,下飞机了么?”电话那头温润的声音传过来。
  梁言被那声“宝宝”无语了一下,普天之下只有一个人会这么喊这个成年A。
  “爸,我刚到。”梁言边走边说:“这么晚了我自己打车回家,您不用过来。”
  “我已经到机场了,在接机口等你呢。”
  “……”梁言闻言一顿,确实有点惊讶。
  梁安敏平时忙得很,别说接机,就连儿子考上军校飞往北京的时候,也没来得及赶到机场去送儿子。更何况梁言报考军校那年几乎让梁安敏伤透了心,两人之间的关系处于紧张的状态。但梁言一抬眼就看到了站在那里的梁安敏。
  凌晨的时间很少有人还在等着接机,梁安敏就低调的站在那里,一只手握着电话,另一只手却轻轻地捏起了睛明穴,显然也是累得不行。尽管是这样,那人周围还是散发出优秀的信息素来,能够让人感觉到这人无限的生命力。
  然而很显然,同样是A的梁言嗅到那种信息素,他的感觉绝对算不上是享受,甚至还会无端生出一种警惕抗拒之情。
  梁言没有出声,也没有走过去,就这样隔着电话对梁安敏说:“怎么有时间来接我?”
  站在对面的那人苦笑了一声,声音有点无奈:“十点的飞机,十二点都没到。我怎么放心的下?”
  放心不下?梁言向前走了几步,声音清冷:“爸,我回来了。”
  梁安敏这才抬起头,有点发愣的看着他儿子,续而挂上电话,露出了一个放心的微笑。他一边想要拿过梁言手中的行李,一边寒暄道:“回来了?在北京过得怎么样,军队苦不苦,吃得惯那边的菜吗?”
  那人身上信息素气味变淡了。显然是知道儿子在他的气味下并不舒服,梁安敏主动后退了一些。梁言没有放开手,还是自己拿着行李,回答的简练:“还好。”
  梁安敏见争执不过,也不坚持。他显然也知道军队中要保密的事情很多,就不再追问下去,笑了笑:“这一年没见到,宝宝突然就长大了。你看,长得比爸爸还要高,身体也比我要结实多了。”
  梁言回头看了一眼梁安敏,这才发现前年还要仰视着的人,如今已经比他矮了一头。
  军队的生活确实严格,就算是痞子进去都能训成好兵,更何况梁言又努力,一年下来,身材挺拔,柔韧的肌肉蔓延全身。
  梁安敏笑道:“不服老不行,确实岁月不饶人。”
  梁言凉凉的说:“爸,您还没到四十岁。”
  “可是精力也不大够了。去年搞项目,我还能连着三天彻夜不眠,精神仍然很好。今年,昨天睡的稍微晚些,就觉得头昏眼花,信息素也日渐衰弱,不知道还能活多久。”说罢,那人自嘲地笑笑:“不提这个,宝宝吃晚饭了吗?”
  “在飞机上吃了一点。”
  “那我们去喝点粥再回家,好吗?”梁安敏温柔的询问。
  梁言张了张嘴还来不及回答,只听后面传来一声:“梁老师?真的是你啊。”
  梁安敏转过身去,待看清来人,疑惑地问:“你是……?”
  只见一个年轻的女子风风火火的跑过来,手里拿着相机“咔咔”就是两声。那是个性格火热的女性BETA。
  梁言不自然的抬手遮住了脸。那女人明显就是在给他拍照。
  梁安敏轻轻皱眉,伸手把梁言护在身后,说道:“请不要拍照。”
  那女人放下相机,露出大大的笑容:“老师你好,我是文X报的编辑,居然能偶遇老师,实在是非常的荣幸……请问这位就是梁公子吗?”
  梁言转了目光,并不像答话。
  这种情况不少见。和父亲走在路上,经常被各种记者粉丝遇到,有这么个知识界的名人老爸,出门还不能戴上墨镜之类,生活受到很多的困扰。
  那女人顺了顺头发,满脸微笑:“梁老师这是来接儿子回家过年的吗?您儿子上大学了吧?在哪所大学呀?有没有想过继承老师的研究?”
  梁安敏和梁言闻言同时皱了皱眉。去年因为梁言报考军校,梁安敏几乎勃然大怒,但丝毫也没能改变儿子的决心。好不容易经过一年,梁安敏才勉强接受了这个现实。
  本来按照梁安敏的计划,是要让梁言念最好的大学,报考和父亲一模一样的专业,然后顺理成章地“继承家业”,谁想梁言偏偏不从,选择了和他父亲截然不同的专业,成了一名军人。
  那女人趁两人思考时间顺势拿起相机,“咔咔”两声,这回梁言没来得及遮脸,完完全全被照了全相。
  梁安敏脸色变了:“不要拍照,请你立刻删除。”
  “哎呀梁老师的儿子真是很帅气,怎么不参加个全民校草活动?瞧这脸,这身材,气质也很独特,我把他发到微博上一定能……”
  那女人还没说完,梁安敏突然大步走到她前面,轻声说道:“抱歉。”随后抽出女记者相机中的内存卡,放到了书包中。
  女记者:“……”
  梁安敏客客气气地说:“抱歉,做出这么不礼貌的事情。”
  他说完,从包里抽出一千块钱,用双手恭敬地递给那女记者,仿佛只是从她手里买回了他想要的东西而已。
  梁言冷静地站在一旁,没有说话。
  他不需要父亲给他出头,虽然这麻烦也是父亲引起的。然而自尊这种东西很难说得清楚,即使在亲人之间也拥有无尽隔阂。
  
 
第二章
  两人折腾到家里已经将近天明,梁言和梁安敏都很疲惫,没有说上一句话就默契的回到房里补觉。
  等梁言醒来已经日上三竿,房间里的窗帘透过些微的阳光,在冬天里平添了一份暖意。
  梁言清醒一会儿,只觉胃中空空,还有别的说不出口的地方觉得疼痛。这感觉让梁言立刻起身,觉得自己真是睡多昏了头,需要清醒清醒。
  家里的保姆阿姨回老家去过春节,偌大的房子里只有梁言一个人。
  梁言突然觉得回上海过年是一个无聊的举动。有什么意义吗?大年三十当天才有可能见到父亲的人影,随后就是父亲的朋友前来拜访,谈天的内容多是关于工作。有时谈论就变成激辩,剑拔弩张的氛围,每个A都据理力争,沉浸在这样一种环境中。梁言却要克制自己想要发泄的本能,一句话也不能说,实在是非常难受。
  不过现在后悔也已经晚了。梁言回过神来,走到楼下给自己接了一杯水。父亲在早年的时候足部受凉,有并不是很严重的痛风。即使上海冬天没有统一供暖,梁家整个别墅都通上了地龙,一到冬日就烧的滚烫。可以说梁家一年四季都是恒温。
  然而梁言年轻气旺,总觉得热得耐不住。今日这种感觉更加强烈,也不知道因何而起。他拿起自己的杯子接了一大杯凉水,两三口灌进去大半,方才觉得好受些。
  “怎么喝凉水?”
  背后突然传来本不应该存在的一声斥责。梁言一惊,嘴里的水几乎喷了出来。
  “……”梁言回头,擦了擦嘴上的水:“您怎么……?”
  只见梁安敏站在门框边,眼里充满不赞同的意味:“你这孩子,这么喝不要胃了么?”说罢走上前,从梁言手中拿过杯子,倒掉里面的冷水,重新接了烧滚的汤水,这才递给他,缓声说道:“军区自然是比不上家里。宝宝这一年在北京,胃病怎样了?”
  这样问其实很搞笑。军人怎么能有胃病呢?这一年什么苦没吃过,连续饿个两三天也是常有的事,什么胃病都好了。
  梁言接过杯子,没有回答梁安敏的问题,反问:“您今天怎么还在家里?学校没有事情?”
  “放假了,没理由继续待在学校里啊。”
  梁言斟酌着字句:“以前有很多大型讲座请您去坐镇,今年没有了?”
  “有是有。但我也不能总去。”梁安敏看着长得比自己还高的儿子。心中莫名流出了一股酸意。
  经过这一年的锤炼,他的儿子变得高瘦挺拔,却也精炼不少,眼神锐利明亮,完全洗掉了文人家庭中出来的气息,让梁安敏觉得有些陌生,就好像他的儿子,马上就要远走高飞,再也不会回来。
  他叹了口气,“以前是爸不好,工作太忙连春节都不能陪你。爸爸现在改,还来得及吗?”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