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骗子 作者:里德先生

字体:[ ]

 
 
《骗子》作者:里德先生
 
文案
 
原名《少年维特的情史》,现更名《骗子》。
人物都相同,叙事方式和文字风格改动极大,剧情线和原定的无差。
说不上是轻松的故事,但是肯定不会是BE。
1v1,绝对不NP。
 
---
至今为止李维特活了半辈子,人怎么说都不算真傻。可惜在爱情这件事情上,他却总是被骗。
何景安骗他说会爱他。苏禹丞骗他说会给他一个家。林青骗他说会回来。何景宁骗他说,不会负他。
走到这份儿上,李维特反而是谁也不怨——又有谁能怨?当年魔障了一样的直奔着幻想里的爱情过去,到最后头破血流心如死灰,全是自己的错。
他怎么也没想到时至今日,竟还是会被一个人骗了。
 
傅珅自李维特十八岁时起就陪在他身旁。保他,护他,最危急时对他伸出援手,也在他潦倒时给了他一个家。
这样的一个人,在十二年的时光中把破烂的李维特一次次拼凑好,最后却只用心良苦的骗他说,他不爱他。
 
内容标签: 都市情缘
 
搜索关键字:主角:李维特 ┃ 配角:傅珅,林青,何景安,何景宁,苏禹丞 ┃ 其它:1v1!!!MLGBZ这是1v1!!!再写出一堆正攻的话老子去死!!!!
 
 
 
    
    ☆、楔子(上)
    
    傅珅还记得那天是个星期二。他早上起来的时候李维特正在洗手间里刮胡子,没关门。傅珅站在李维特身后很久,看李维特一点点把胡茬理了,再用毛巾把泡沫抹掉。
    李维特从面前镜子里看着傅珅的脸,一边搓洗着毛巾,一边笑着问他:“有事?”
    傅珅的脸上总是不带什么表情,现在也是一样。他开口时声调也没什么变换,仿佛是谈天气似的对李维特说:“我妈让我这几个月就去相亲,说尽早把婚结了比较好。”
    李维特刚刚没把水龙头关掉,似乎是没听情他说的话,还在笑:“啊,什么?”
    傅珅的眼睛很平静的看着李维特:
    “我想在最近就把婚结了,让我妈也安心点。你看看什么时候方便,我帮你搬出去。”
    李维特没反应过来,还在拧他那条毛巾,下意识回答道:“有空啊……我看下周……”
    话说到一半,好像是突然理解了傅珅的意思,手上的动作也停了。他背对着傅珅,手过了很久慢慢的放下来,撑在了洗手池边。
    傅珅没再多解释什么,依旧让脸冷着。李维特把头低了,但是傅珅不用猜都能知道他是个什么表情。
    半晌他听见李维特轻轻地应了一声,说“知道了”。傅珅没说别的,从一旁取了自己的牙杯和毛巾,到客卫去洗漱了。
    那天早上傅珅刻意忽视了李维特的表情和动作。他洗脸刷牙换衣出门,开了车子到公司,然后和往常无异的开始了一天的工作。只是偶尔在休息的时候,他的眉梢眼角,还是显出累。
    那天他故意回家回得晚了些。推开门的时候,果不其然李维特已经理好了行李,在沙发的角落里很可怜的坐着,眼巴巴的看着他。
    傅珅总是觉得奇怪。这个傻子,明明年纪也不小了,怎么还能露出这种弃犬似的可怜眼神。
    他呼了一口气,问李维特:
    “你把东西收拾好了……是想现在就走?……”
    李维特的脸色更不自然了,点头也不是,不点头也不是。
    傅珅在心底想——我知道你是想让我留你,你怎么舍得真搬出去?可惜了,这一回,你是非走不可了。
    半天李维特也没反应,傅珅只能又开口说:
    “其实也不急的,你再住几天也没问题。不过以后我要是往家里带人,还麻烦你回避一下。”
    李维特的表情一震。傅珅知道,这家伙又难受了。不过,程度该是不深。
    毕竟李维特不喜欢他。
    傅珅呼了一口气,没再理会李维特,径自去了厨房,准备起晚餐来。
    ……
    现在,自那个星期二已经过去了三周。自李维特搬出去,也有了近三周。
    傅珅都半年没和他妈联系,那原本和李维特讲的相亲的事情,同样也没发生过。
    李维特走了之后没剩下什么东西给他。只有一次傅珅去书房,在角落里捡到了半块橡皮。这种东西他用的少,多是李维特绘图的时候落下来的。
    傅珅把那橡皮上的浮灰抹掉,看见李维特在橡皮上写了一行挺好看的花体字:J’ aime Paris!
    ……呵,和高中女生一样,还是会干这种无意义的傻事。
    傅珅把那块橡皮收好了,放在了一个铁皮盒子里。那盒子原本放在书柜顶上,因为地方太高,盒子摆的太靠里,猛地一眼过来根本看不到。李维特在傅珅的家里住了一年都多,对于这盒子还是一无所知。而傅珅今天终于有时间,才得以把盒子拿下来。
    盒子里面装的都是些零碎,甚至还放了一条“XX大学9X届田径运动会”的手巾。傅珅把手巾放到一边去,拿出一张照片,看了一会儿,又把东西都收好放回去。
    他刚才看的那照片已有了很长的年头。那时候傅珅和李维特还都是学生,两个人中间隔着两三个旧时的好友,都是在笑。照片上的李维特是刚刚减肥减下来的样子,人瘦了,却还穿着过去的衣服,像个穿了大人衣服的小孩子。他估计是知道自己这样不好看,笑虽然开心,眼神里还是有点和不好意思腼腆。而傅珅一个人静静地站在最后一排,很淡的笑容是他一成不变的标志,只是认真看了,才能发现他的眼神,尽数都落在了李维特身上。
    已经十二年过去了。傅珅护着他这个学弟走了十二年的路,只感叹那个傻子怎么那么不会识人,在感情上一路跌撞过来,让他看了都觉得心疼。到了最后,很多说不清道不明的感情,也就一点点的积累起来。
    然而傅珅也是知道的,李维特并不喜欢他,起码不以对爱人的方式——虽然李维特,就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同性恋。
    傅珅也曾感叹世事无常。很久以前他对还是个胖子的李维特也有过厌弃的情绪,到最后,却对这个人,付出了唯一一点真心。
    只不过他做了,却从来没有对李维特说过。
    他实在太了解李维特了。他知道李维特会爱什么样的人,心里想着什么事,又会在哪些地方吃亏。所以他心知有些话说了也不会有作用,不如缄默不语——反正李维特兜兜转转,到最后还是会回到他身边。
    傅珅向来没什么欲求,也知道爱情强求不来,想不如就慢慢的,让自己成为李维特的“习惯”。
    李维特在经过那数遭的情感挫折后,整个人都蔫巴了。待到傅珅招招手让他住进自己家来休养,他二话没说,拿着铺盖就进了傅珅的家,往沙发上一坐,说:“学长,还是你对我好。”
    傅珅心想,原来你也知道。
    李维特一住就是一年多。期间,他们也做过几次爱。不是傅珅提出的,而是李维特憋得难受,求着傅珅帮忙解决。
    ……你倒是把我当成按摩棒了。
    然而想法可以冷静,傅珅在床上依然要努力地控制自己的表情声音。没办法,高潮的时候李维特都会叫的很撩人,傅珅每到这时就会血气上涌,这也是他一辈子里,少有的几次冲动与失神。
    这些私底下的破例,他大多尽数给了李维特。但是明面上,他还是一张淡漠的脸,连律动中的喘息,都显得很有节制。这样的样子不管给谁看了,都不会觉得这人在爱慕着自己吧?就连李维特本人在爽过了之后都会一脸惶恐,觉得自己是不是做了什么错事。
    傅珅懒得去解释,也没办法去解释。
    不过他也想过,日子这样过下去的话,倒也不错。李维特折腾了这么十年多,弄得自己家鸡飞狗跳,整个人也心灰意冷,要是傅珅接下来和他处个八九年,倒也不是不能让李维特慢慢的爱上自己。
    只不过时至今日,他是真的没时间了。
    
    ☆、楔子(下)
    
    前些天是集体体检。别人的单子都成群下来,就他一个人被单独叫到医院去取。傅珅大概知道自己要不好了,但是也没什么别的担心。去了才知道,原来自己得的是要死的病。
    医生在那里给他详细的解释,他耐心的一一记下来。这个疗法如何,那个手术又该怎样做。医生看他唇角还带着笑,不由得表情变得不自然起来。傅珅的肩膀被重重的拍了好几下,然后那医生很激动的说:“真的,不用强颜欢笑!你还有机会,只要有希望,就能治好的……”
    傅珅还是笑,对医生点点头,也握了握手。
    从医院出来他还是回的公司。有两个活泼的下属知道他是去领单子,看他一副风轻云淡的样子,自然猜他是没事。两个人笑着靠上来问好,然后问:“经理,没大碍吧?我就知道。”
    傅珅点点头,表情平静:“还好,骨瘤而已。”
    两个下属面色顿时僵硬,对视一眼,冷汗都要下来。
    傅珅看她们比自己都害怕这病,不知道是自己不正常了,还是她们太操心。他学着那医生的样,也拍了拍姑娘们的肩膀:“真的,我没在强颜欢笑。我知道自己还有机会,反正有希望就能治好的……”
    ……也就这样了。
    傅珅心里明白,是骨瘤也就算了,自己得的是癌。虽然是低恶度,但已经有了转移的迹象。
    其实他也觉得无奈,自己不抽烟喝酒也少,因为过去的一些事情还变成了个素食主义者……怎么还是会生病?不过是最近晚上膝盖有点疼,他想想自己得风湿都觉得不可能。
    还好,他不是真想不开。医生明白的说了,以他的情况,不截肢的话,两年以后死。截肢的话,七十的可能性,还是两年以后死。
    听闻这个时间界限,傅珅是松了一口气的。两年,也够他做很多事情。
    眼下最着急的,也就是让李维特那家伙能独立起来。不然的话,自己又像是他哥又像是他爹,自己这么惯着,保不准李维特那家伙以后又被人骗。
    那天他从公司回家的时候,李维特正窝在沙发上,一边拿着薯片嚼着,一边乱摆着手臂在打wii,哪有个成年男人的稳重样子。见到傅珅回家了只扭头笑了一下,掉下来一嘴的薯片渣渣。
    傅珅在心底苦笑一下,想,这辈子,原来我都没法切实拥有你了。
    那几天里,他很认真的把李维特的样子记了下来。吃饭的时候,睡觉的时候,打瞌睡的时候,少有的,认真绘图的时候。他把那些瞬间,都仔细的刻在脑海。
    到了周末,李维特的两条腿又往他的腰上缠。这是知道自己病后,傅珅心里第一次觉得有点不舍。而且说起来,竟然不是因为自己要死了,而是因为,他下定决心,要把李维特给扔出去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