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龙太子和太子妃+番外 作者:君心磐/妾心蒲草君心磐

字体:[ ]

 
  龙太子和太子妃
  作者:君心磐
 
文案:
 
在项龙的视角看来,就是他闲的无聊的时候玩了一款网游,因为喜欢满屏秒杀,所以玩了一个法师号,可总所周知,法师都是皮薄肉脆的,所以他需要一个奶妈,为了玩的开心,养个专属奶瓶也不错,虽然这个奶瓶有点话多矫情,不过女人不都是这样么(请原谅这个情商为负的二货居然没看出来那个话多矫情的女人是个人妖,因为他压根就是个弯的,没接触过女人),结果这个该死的女人花他的钱砸了一身金光闪闪的装备以后,居然脚底抹油跑了,岂有此理,我威风凛凛的法师大人还得你来奶呢,你往哪跑!抓回来,必须抓回来!没想到派人去抓回来的居然是个男人,这个男人长的还挺可爱,想起他游戏里天天跟在自己后面喊的那些“老公你好棒!”“老公么么哒!”本来打算沉江喂鱼的小骗子逃得一命,被黑道太子爷豢养了起来。
在顾晓乐的视角看来,就是祸从天降,好好的宅在家里玩游戏,居然被黑涩会破门而入遭到绑架,本来以为被打了一顿就很惨了,结果更惨的是见到匪首以后,居然被这个男人各种OOXX,还逼着自己喊他老公。虽然在游戏里一直玩女号,那不是为了作案方便么,大哥我给你跪了,看清楚,我真的是男人!
 
 
内容标签:都市情缘 欢喜冤家 甜文 情有独钟
 
搜索关键字:主角:项龙,顾晓乐 ┃ 配角: ┃ 其它:傻白甜攻宠受
 
  这是第一章
 
  在项龙的视角看来,就是他闲的无聊的时候玩了一款网游,因为喜欢满屏秒杀,所以玩了一个法师号,可总所周知,法师都是皮薄肉脆的,所以他需要一个奶妈,为了玩的开心,养个专属奶瓶也不错,虽然这个奶瓶有点话多矫情,不过女人不都是这样么(请原谅这个情商为负的二货居然没看出来那个话多矫情的女人是个人妖,因为他压根就是个弯的,没接触过女人),结果这个该死的女人花他的钱砸了一身金光闪闪的装备以后,居然脚底抹油跑了,岂有此理,我威风凛凛的法师大人还得你来奶呢,你往哪跑!抓回来,必须抓回来!没想到派人去抓回来的居然是个男人,这个男人长的还挺可爱,想起他游戏里天天跟在自己后面喊的那些“老公你好棒!”“老公么么哒!”本来打算沉江喂鱼的小骗子逃得一命,被黑道太子爷豢养了起来。
  在顾晓乐的视角看来,就是祸从天降,好好的宅在家里玩游戏(有种你摸着良心说!天天宅在家里靠玩网游骗钱骗装备过日子,你也好意思说你是良民!)居然被黑涩会破门而入遭到绑架,本来以为被打了一顿就很惨了,结果更惨的是见到匪首以后,居然被这个男人各种OOXX,还逼着自己喊他老公。虽然在游戏里一直玩女号,那不是为了作案方便么,大哥我给你跪了,看清楚,我真的是男人!
  蝶舞依(顾晓乐):老公~你跑的太快了人家追不上~呜呜~
  龙太子(项龙):换坐骑
  蝶舞依:人家就只有一个坐骑QAQ
  龙太子:想要哪个,我给你买
  蝶舞依:不好吧~新出的小叮当要好几万金币呢,怎么好要你这么贵重的东西
  龙太子:给你钱自己买
  顾晓乐看着交易过来的十万金币鸡冻的差点手抖,这可是一万软妹币啊!
  蝶舞依:老公么么哒~你对人家最好了~
  项龙:我叫项龙
  顾晓乐:【腹诽:像龙,我还像虎呢】……
  项龙:以后叫我老公
  顾晓乐:【老公你麻痹】……
  项龙:我在龙霸天下贰里叫龙太子
  顾晓乐:【只要朕不死,你永远是太子!】……
  项龙:再不说话我就干到你说话为止
  顾晓乐:……【干♂你♂大♂爷♂!王八蛋我诅咒你不举!】
  项龙:呵呵
  顾晓乐:嗷~~~~~~~~~~
  想看这样的文,结果找不到,只好自己开脑洞写了,先虐后甜的文吧,原谅我家小龙同学情商为负,前期并没有认清自己的感情,然后在床上也不温柔,因为要惩罚他骗了自己,小受是个直男,被小攻强了以后想逃跑报♂警来着,结果发现小攻是游戏里的那个冤大头,想起来零零总总骗了小攻辣么多钱,坐牢要好几年,只好忍气吞声,却不料那家伙居然没有放过自己的打算,一开始激烈反抗被揍的差点挂掉,被打怕了只好假装服软,可是装可怜也得不到一丝怜悯,顾骗子认命了,爱咋咋地吧,等你玩腻了这个游戏,不需要奶妈了,就会放我走了吧。(项龙:所谓糟糠之妻不下堂,你就乖乖当我老婆吧)
 
  第 2 章
 
  网络诈骗是违法行为,请大大们保护好你们的三观,不要被顾晓乐带歪。
  顾晓乐叼着面包打开电脑,搜索着龙霸天下贰的藏金阁,藏金阁是这款名叫龙霸天下贰的官方线下交易网站,可以在上面交易游戏角色,金币,装备,坐骑。顾晓乐之前的账号前天挂上去就被人秒掉了,怎么也是七星耀世服的第一奶妈,口水这个号并且买得起的人全服怎么也有几十个,而且价格那么公道,挂上去还没10分钟,就被人买走了,二十万连价都没还,钱到手了,也没有号了,只能赶紧再买个差不多的号继续作案,啊,你没看错,是作案,因为顾晓乐是个骗子,买一个装备勉勉强强的女号去勾搭大神,然后把装备砸的金光闪闪了转手卖掉,加上平时勾搭大神撒娇卖萌的时候弄到手的零零碎碎,这不,房子车子都有了,虽然只是个七十多平米的N线小县城的房子和一辆金杯小海狮,你还别瞧不起小面包车,他买车开回老家的时候,他爸妈长老脸了,还说儿子脑袋好使,买的车座多,清明扫墓还能拉上他大爷一家子,办年货走亲戚拉人拉货都方便,扯的有点远了。
  就这么一个平静的早晨,顾晓乐正在分析着看上的几个号的性价比,突然听到有人敲门,从猫眼里瞅瞅,西装革履的,可惜并不认识,毫无防备的顾晓乐就打开了家里的大门,好吧,就算他不开也没什么卵用,他们想进来还是能进来的,还没等顾晓乐问出他们找谁,打头戴着墨镜的男人就一记窝心脚把顾晓乐踹的差点飞起来,顾晓乐疼的连叫都没来得及叫一声就捂着胸口蜷缩成了一团,墨镜男迈过顾晓乐一边打量着房子一边自顾自的走到沙发前一屁股坐了下来,紧跟着他的一个男人弯下腰抓起顾晓乐一条手臂,将顾晓乐拖进客厅扔在了墨镜男的脚边,后面的六七个人陆陆续续的进来,最后面的那个还轻轻的把防盗门关上了,瞬间十几平的小客厅就被这几个人高马大的男人挤的逼仄了起来。
  墨镜男一只脚踩着顾晓乐的脑袋,掏出手机拨了一个号,十分恭敬的跟对面的人说了几句话,顾晓乐还沉浸在那记窝心脚的余韵中不可自拔,完全不知道那几句话正在决定着他的生死。
  电话挂断,男人把手机放回兜里,一个满脸精英气质的人踢了踢顾晓乐的小腿,向墨镜男问道“强哥?这玩意儿?”
  “爷说带回去,亲手处置。”
  “哦,也是,费我这么大劲才找着,这就弄死我有点亏。”精英范儿的男人坐在旁边单人沙发的扶手上,一边说还一边用脚划拉着顾晓乐的腿。
  一点没有身为“这玩意儿”自知的顾晓乐终于缓过一口气,还没把气喘匀呢,就嚷嚷起来“你们是黑涩会么!干嘛打我!从我家出去!再不走我报♂警嗷……”
  “让他闭嘴!”郝强被顾晓乐那女子力满满的尖叫声刺激的都有点耳鸣了,不满的看了一眼负责技术活儿的陈庄,就是那个坐在沙发副手上的精英气质男。
  陈庄无辜状的耸了下肩,刚才是他一脚踢在顾晓乐小腿上打断了顾晓乐的挑衅,没想到他反应这么大。陈庄叹了口气,一副我是斯文人,君子动口不动手的样子瞅了瞅旁边的陆剑,陆剑面无表情的蹲下,拎起顾晓乐的领子噼里啪啦的就是一顿大嘴巴子,扇的顾晓乐眼冒金星鼻血横飞,陈庄配合着嘴巴子的节奏说教起来“黑涩会?打你?出去?还报♂警?客人上门你就这么招待的么?真是没礼貌,啧啧~唉唉~賎人,左边脸少了一下!都不对称了!”
  陆剑面无表情的冷冷瞥了陈庄一眼,还真的在顾晓乐的左半边脸上加了一下,然后把连连哀嚎的顾晓乐扔在地上“闭嘴,再出一点动静打死你。”
  “你们凭什么打我,你们这是违法的……”顾晓乐不敢再叫,胸口一喘气就疼,左小腿也一动就疼,两个耳朵嗡嗡直响,头晕的连爬都爬不起来,这几个人随便一个都能把自己这弱鸡宅男身板按着揍到死。
  “呦~骗子还知道法律呢?”陈庄好像听到了什么笑话似的,自顾自咯咯笑起来,面瘫陆剑抬眼冷冷的扫了周围一圈,被他扫到的人马上目光躲闪飘忽,不再看笑的“花枝招展”的陈庄。
  “骗……骗子?”顾晓乐傻眼了,这是哪个被自己骗过的人找上门了= =!难怪一进门二话不说就开打,这骗过的人太多了,一时分不清受害人到底是谁,连个赔偿方案都拿不出来,急的满脑瓜子汗。
 
  第 3 章
 
  顾晓乐被关在貌似是地下室的一个房间里,为什么说是貌似呢,因为他对怎么来到这里完全没有一丝记忆,那天一伙疑似他诈骗案的受害人到他家里二话不说打了他一顿,他涕泪横流(被打出来的,完全没有醒悟)的承认了错误,并保证赔偿损失,加倍赔偿都没打动那帮人冷硬的心,然后那个被称呼为强哥的人嫌他太吵,他就被打晕了,等再醒来就到了这个没有窗户的小屋里。
  被抓到这里都十几天了,顾晓乐隔着铁门偷听外面看守他的人聊天,总算搞清了一件事,原来那天打上门的一伙人是“受害人”的手下,正主还没出现呢,好像有事出国了,靠着这些稀少的线索,顾晓乐开始排查起“受害人”的身份了,嗯~很有钱,废话,没钱他也不去勾搭,勾搭个穷鬼就是把他骗倾家荡产了也没毛用啊,嗯~手下很多,掀桌,手下多不多跟游戏有毛关系啊!嗯~在国内定居偶尔出国,妈个鸡到底谁啊有本事你出来跟我谈谈人生,老纸猜不出来了!
  给个正常点的人被绑架了关进小黑屋,憋个十几天不死估计也疯了,顾晓乐倒好,给吃的就吃,水喝完了还跟人要,还天天隔着门死皮赖脸的跟看守套话,尽管人家不搭理他,他还是一个人巴拉巴拉的说个没完,连养伤带套线索,十几天不知不觉就过去了,猪头脸也恢复正常了,胸口的淤青也消差不多了,就是小腿一直疼,没青没肿的,估计是骨头裂了,忍着疼摸了摸,没断,真是太幸运了。ㄟ(▔,▔)ㄏ
  “出来,爷要见你!”陆剑打开门就看见顾晓乐缩头缩脑的贴着墙一副见鬼的样子,面瘫脸细不可查的抽了一下。
  “啊?哦哦哦~哎呀可算回来了,他说没说让我赔多钱啊?他多大啦?玩的什么游戏啊?……”顾晓乐松了一口气,不是来打自己的就好,赶紧赔完钱回家,以后作案要先调查调查对方有没有黑涩会背景再下手为好,太得不偿失了。
  “闭嘴,跟好。”陆剑有一种身后的小骗子被陈庄附体的错觉,对了,陈庄在干嘛呢,一天没见人影了,把这骗子送到爷那,去找找他去。
  顾晓乐识相的闭紧了嘴巴,生怕陆剑回身再给他来一顿降龙十八掌。
  顾晓乐闭上嘴以后,心里开始默默感叹,啊,不愧是老子的目标啊,太有钱了,太腐败了,连走廊里都铺地毯,艾玛,这灯是水晶的吧,得老鼻子钱了吧,真败家啊,这能砸多少装备买多少坐骑啊,这么有钱游戏也不能少花了,估计没少被自己骗,要不然也不能千里迢迢的给自己抓来,妈呀亏大了,这得赔多少啊,现在手头就刚卖号的二十万,买房的时候大爷家的堂哥借给自己十万还没还呢,还说等交易保护期结束了,钱到账还给堂哥呢……顾晓乐的思想如脱缰的草泥马狂奔而去,从别墅的装修到大堂哥年底结婚他要去喝喜酒随礼,从地下室到三楼短短几分钟,他连他大侄子都幻想出来了。
  项龙皱了皱眉头,跟着陆剑进门的那个人明显不在状态,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不是让陆剑把骗自己的那个骗子带来么,这是从哪捡来个乞丐,脏兮兮的就往他这领。“这是谁!那个该死的骗子呢?”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