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耽美] 你是我的月亮 作者:高敬亭

字体:[ ]

 
 
文案
 
1. 曾经相爱的恋人,最后却相隔一条大洋,时光从他们的故事里走过,究竟会留下什么?
 
2. 许其央来到美国,一个人面对这个陌生的国度,在这里,他又会遭遇什么?
 
内容标签:花季雨季 异国奇缘 天作之合
 
搜索关键字:主角:许其央;章程 ┃ 配角:祁阳;叶银城;齐晨光;林桃;陆俊文;白启晨;何穆;莫妮卡 ┃ 其它:
 
 
 
  ☆、1. 爱情是我们无法承受之轻
 
  序
  在那个深沉得不见星光的夜晚,滂沱大雨轰然而至。
  雨水如同年少时的充沛情感,一颗颗从天上坠下,掷地有声。
  我在喧嚣的雨声中醒来。那一瞬,天地间磅礴雨声席卷涌来,尽数落进我荒芜的心中,冲刷着这么些年来我对他日积月累却早已伤痕斑驳的想念。
  只是一瞬间。
  一瞬间之后,我心中重新恢复清宁。不再去想他。
  耳侧能够听见室友平缓起伏的呼吸,我却辗转反侧无法再入睡。黑暗与黑暗中的冷光将我裹挟。窗外那一片深秋的冷雨下得冷清而荒凉。  
  我还是想他了。
  第一章
  我醒来时,章程站在窗户旁边,窗外斑驳的树影倒映在他清瘦的侧脸上,彼时不过十八岁的他却沧桑地点起一支烟,沉默地望着我。眼睛深邃似海,幽静如墨。
  清风从窗口吹进来。他乌黑的头发在额头前柔软地摇曳着。
  我静静看着他那张俊朗的面孔,心中划过一阵痛,别过头不去看他。眼泪却不争气地流下来。
  他忽然把刚才点起的那支烟扔到地上,抬起脚狠狠碾碎,回过头瞪了我一眼,冲过来双手死死扣住我的肩膀,又将我的脸扳过来,正对他,额头上爆出几根青筋,瞪着眼睛对我喊:“许其央!”
  许其央是我的名字。
  我回瞪回去,明明想要装作凶狠的样子,可是眼眶中却不知不觉盈满了泪水。我不顾一切地吼道:“你放开!”
  一想起那些不堪入目的照片,我就发了疯一般剧烈地想要挣脱他的束缚,跳起来,仿佛一团火在我胸中燃烧一般,烧得我五脏六腑都焦灼地痛。
  我用力地攥起拳头锤他,边哭边说:“四年!我把我四年都给你了,可是你呢?你干什么去了?你竟然要去跟别的女人结婚!”
  终于还是把这件事说出口,心里面痛得撕心裂肺一般,仿若要将我的五脏六腑所有内脏都绞碎一般。而他只是满身疲惫地抱着我,注视我,沉默不语。他眼中的凶光已经渐渐褪散,像一只刚刚搏斗过的狼,漆黑的瞳孔里闪烁着月光般温柔的宁静。
  “你说话啊!”我怒视他。凭什么他可以不说话?凭什么他像囚禁一个奴隶一样把我囚禁在这里?我费了全身上下吃奶的力气,像孤注一掷要把自己撕碎,都可以感觉到胳膊往外顶时硌青的手肘。但是他两只胳膊就像一捆铁索,把我的身体束缚住,无论我使多么大的劲都动弹不得。我越发地激动地哭喊:“你都已经要结婚了你还要干什么!我什么都不要你的,我只要你让我走,你为什么不让我走?你凭什么不让我走?”
  他抱得更紧,不肯放手,眼圈也红红的,却一言不发,沉默地像个石雕的狮子。
  我这样无济于事地挣扎了很久,终于累得说不出话了,哭也哭得没有力气了,泪水都在脸颊上干涸成几道痕迹。他才轻轻把我放到床上,伸出手用掌心小心擦去我眼角的眼泪,身体微微压上来,贴着我,轻声说:“其央,对不起。”
  “我没有办法。”他的声音很沙哑,眼睛里也充满了愧疚。他深深看着我,“可是你知道,我爱你,我只想和你在一起,我不想你离开我。”
  “那沈婕妤呢?”我冷冷地问。
  他把脸贴到我的脸上,喉咙沙哑着,只说:“对不起,对不起……”
  已经干涸的眼泪再一次肆意地从我红肿的眼眶里流出来。
  他身上的白衬衫被我的眼泪脏得一塌糊涂。
  “章程你这个混蛋!”我愤怒地抬起我的头,朝他的头狠狠撞过去,一声闷响,他被我撞下床,难过地望着我,我的头也狠狠地回弹撞到身后的墙壁上,在越来越朦胧的视线中,在那阵蔓延而来的疼痛中,我慢慢地,没有了意识。
  最后的意识,停留在他发疯似地把我抱起来,往楼下跑。
  他的皮鞋在楼梯上发出急促而清脆的响声。
  他着急地冲我喊:“其央——其央——”
 
  ☆、2. 昏迷中的日子
 
  我忍不住想,我大概是要死了吧。一阵阵眩晕感强烈地袭来,像满月之下的海浪一般。于是,在濒死的这一刻,我终于愿意放下心中执拗的气愤与不甘,以一种不甘心的安然承认,他的确是爱我的。
  我以为我真的会这样死去。脑袋里面还在想,没有把章程这个混蛋撞死,真是没赚着本啊……但是我没有死,隐隐约约间我听见有人在说话,像蜜蜂一样嗡嗡乱响,吵得我脑袋要爆炸一般。
  可是黑暗像一只囚牢困住我,即使是不满也无法表达。
  后来,不知道过了多久,我听见好像有人在争吵,你一句我一句,声音中包含的怒气似乎马上就要转化为手上的力量。
  终于有一天,我听出来,那是祁阳的声音。祁阳像是在跟章程争吵,各种粗鄙的语言都骂出口。
  没有想到他们真的打起来了,两个人扭打在一起的声音沉闷而钝重,身体碰到周围的器具发出铿锵的响声。
  直到后来有人赶过来,气愤地喊道:“你们两个打什么打!不知道病人需要安静吗?”
  他们两个被人拉开。
  世界终于安静了。一切都安静了。只剩下我们每一个人沉默的呼吸声。
  我知道,按照章程的手笔,我一定是被安排进了特护房。不然,身边不可能这样安静的。如死亡一般的安静。
  某一个晚上,我惺惺松松地睁开了眼睛,发现已是深夜。窗帘紧闭,房间里弥漫着浓郁的黑暗。但是,从门上窗口透进来的走廊里的淡光,能够让我依稀看见一些轮廓。
  我下床去将窗帘打开。月光似水一般从窗口泻进来,静静地占据在房间一角。
  我在月光下静静回想着记忆中他们两个人同样俊朗的面容,过去的这些年,就像是电影一般从我脑海中一帧帧放映而过。
  那些温暖的、浪漫的、甜蜜的、争吵的、斗嘴的,一帧帧,一段段,像一辆急啸的火车,从我脑海中呼啸而过。
  我醒来,却在装昏迷。我不愿面对他们。
  不知道过去了几天,某一个温暖的上午,祁阳不在。周遭依然是死亡般的安静。我能够感受到金色的阳光暖洋洋地洒在我的身上和我的四周。一切都是暖洋洋的。
  章程来到我身边,俯身在我耳边轻声问:“其央,你怎么还不醒来呢?”
  我的耳朵被他凑得很近的嘴巴说得痒痒的,气息冲在耳垂上,我眉心没忍住皱了皱。
  他顿了一下,继续说下去。
  “医生说你已经没有什么事了,你快醒来好不好?我知道,你生我的气,我是混蛋,我该打,你醒来,你打我好不好?”
  “医生说你可能会失忆,我好怕你失忆,如果你忘了我怎么办?其央,我和沈婕妤之间真的什么也没有,只是家族婚姻而已,你相信我好不好?我会一辈子对你好,一辈子养你宠你,好不好?”
  章程那些话一个字一个字砸在我的心上,就像一道道闷拳打在我的心上,我终于还是没忍住眼睛里滚烫的泪水流下来。
  章程忽然高兴地问:“你醒来了吗?其央,我是章程!”
  我闭着眼睛,没有说话。他高兴地冲出病房,喊:“医生,医生!”
  似乎是医生来了,听完章程的叙述,他过来检查了下我的身体情况,声音温和地说:“你以后可以多跟病人说话,这有助于帮助他醒过来。”
  于是,他开始持续在我耳边说话。
  “其央,你还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吗?那时候我们在同一所学校,你比我低一届,是个初二的小学弟,不知道怎么惹了我们班的一个人,让那个人扬言要搞你,如果不是善良的我出手相助,你肯定就被打了。你看看你,从小脾气就不好,到处惹事,每次都要我帮你擦屁股。”
  他的声音很温柔,让我忍不住想要靠过去。
  “你还记不记得,有一次你弄坏了同学的眼镜,没有钱赔别人,也不敢跟家里面说,于是哭哭啼啼地来找我?”
  “你喜欢吃好吃的,总是要我带你去各个地方吃美食,吃得都快跟小猪一样了。”
  我几乎猜得到,说这话时,他的眼睛里一定溢满了宠溺又悲伤的笑意。
  “你放心,就算你吃得跟小猪一样胖了,在我眼里,你也是可爱的小猪。”
  他一句一句慢慢说。我开始憎恶那个医生,如果不是他,章程就不会在我耳边碎碎念。我就不会像现在这样必须克制自己的情绪波动。
  章程忽然轻轻地在我额头上亲了一下,温声说:“宝宝,我知道你已经醒来了,你不愿意睁眼也没有关系,我知道,你肯定很伤心,很难过,如果我有办法,我一定不会让你这么难过的。对不起,但我会永远陪着你。”
  我终于忍不住哭了。泪水汩汩地流出来,像溪流一样划过我的脸颊。模糊的视线中,他抬手把我抱起来。
  他红着一双眼睛,紧紧抱住我,嘴里轻轻喊:“其央!其央!”
 
  ☆、3. 我的钱本来就是给你花的
 
  出了院,我又回到那幢他为我买的房子里。
  我望着眼前那幢高高大大的房子,心中渐渐泛过一阵酸楚。和他在一起的这些时光里,无论我要什么,他总是二话不说买给我。还记得我很久以前问他:“你这么听话就不怕我把你所有的钱都骗光光,然后逃之夭夭?”
  他笑着说:“宝宝,我的钱本来就是给你花的,你不需要骗。”他说话的时候眼睛晶亮得就像一只乖乖的小狗,讨我欢心。
  我一直想,我们要很好很好地过完这一辈子。但此时此刻看着这幢房子,却觉得它是一座外形精美的囚牢。我只是一个被章程以爱为名囚禁的奴隶。我的难过、气愤都只是囚牢里无济于事的哀嚎。
  看到手机上显示的日期我才知道,原来我以为的长达十几天的住院,不过仅仅只有一个星期。有人说,人在黑暗中,难以判别时间流逝的快慢。这是真的。
  回到这个房子后,医生每一天都定期来检查。我长时间待在房间里面,看书,看电影,发呆,寸步不移。有时候会错觉,我大概成了这个房间中一个沉默的家具,静静地占据着房间一角,即使没有阳光,也甘之如饴。然后在这份宁静的甘之如饴中渐渐枯朽。
  他一直寸步不离地陪着我。
  有时候他需要去处理一些公司的事情,留我一个人在家。当我试图出门的时候,却发现与之前一样,他依然将门锁住了。他在防止我逃跑。我在想,要是一场大火烧起来就好了,熊熊大火烧着了整个房子,我也逃不出去。我就坐在窗口,被烧成一具漆黑的、无法被辨认的尸体。我要让章程感受看着这场大火想冲进来救我却被人阻拦的无望感。我要让他这一生都沉浸在深深的后悔中无法自拔。我要让他这一生都痛苦而无法愈合伤疤。
  终于有一天,我实在憋坏了,跟他提出要出去走一走。我用平静的语气说:“你再不让我出去我就要疯了。”
  他略微迟疑了下,温柔地点点头,说:“好,我陪你。”
  我摇摇头,说:“我想一个人出去走走。”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