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星芒+番外 作者:奶油馅(下)

字体:[ ]

 
 
  白怀瑾笑着和她并排站好,冲着手机镜头笑了笑。等对方心满意足地离开,白怀瑾长舒一口气,揉了揉发酸的肩膀,手背忽然被人握住。他吃了一惊,差点跳起来。
  回头去看,却见霍璋皱着眉,似乎有些……懊悔:“我的手太冷了?”
  “不冷不冷,就是吓了一跳。”白怀瑾连连摆手,见左右无人,忙收手去握,声音压得有点低,“邱哥昨天才跟我说过,人多的时候别和你太亲密,小心关系暴露,所以我没想到你会突然碰我。”
  霍璋跟邱赟合作了这么多年,关系和亲兄弟差不多,对方有什么话不用说,光是眼神对上,他也能很快理解。得知他跟白怀瑾的关系正式定下来的时候,邱赟又私下找过他,反复之问一句话--“你确定吗?”
  “我确定。”
  “那你要做好万一恋情曝光的准备,我可以为你们安排假情侣,方便转移媒体的视线,但是我想以你和怀瑾的性格,应该都不需要。所以,我只能希望你们自己注意点情况。你是天王了,你可以不在意恋情曝光,但是你要替他想想,他才站稳脚跟,还不能跌倒。”
  霍璋想得有些出神,白怀瑾喊了几声不见回应,只好紧了紧手,这才看到他低下头。
  “霍哥在想什么?”
  “没什么。”霍璋摇头,回握住白怀瑾的手,“在这边拍戏的时候,可能不能去你那住了。”
  原本他俩说好拍摄期间住白怀瑾家。但是邱赟的建议到底还是听进心里了。他走到现在这个高度,除了一个影帝的桂冠还没有得到,其他想要的都已经有了,所以即便恋情曝光,对他来说影响并不大。
  但是……白怀瑾还不能。
  他想着,松开手,像一个前辈一般,轻轻拍了拍上进后辈的肩:“晚点就轮到你的戏了,好好准备。”
 
  ☆、第63章 求嫁小太监
 
  一部片子的任何前期宣传,都是为了做推广。好的宣传会在片子的拍摄阶段和开播前期,而且有经验的宣传绝对不会过早的,就开始在那里拼了命地说自己的作品如何如何的好。
  因为前期宣传最容易引起粉丝们的关注,一旦这种关注在心里头日积月累,就会变相地形成一种认知,觉得这部片子就该和宣传中说的一模一样。
  但是宣传嘛,就是把最好的往人眼前摆。
  于是那些前期宣传怎么怎么好,勾引了无数粉丝捧着碗在电视机前面等候的片子,往往在播出的时候会有些差强人意。
  当然,也会有期待了很久,非但没让人觉得失望,反而觉得惊艳无比的作品。
  这一点《窃心》做得很好。所以,整部电视剧的成功与否,不能不说与宣传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
  而《飞鱼服》,先有拍摄期间的恶性炒作事件,等到正式播出的时候,必然会受到一定影响。
  但显然,《飞鱼服》的背后制作团队是一支深谙炒作绝技的队伍。恶性炒作霍天王出柜事件,非但没给他们惹上什么烂名,反倒在片花推出的时候,让他们找准了方向,将友情客串的霍天王跟没有多少镜头的白怀瑾多次在片花中出现。
  《迷路》拍摄半个月后,《飞鱼服》在电视台播出了。
  因为只有不到十集的戏份,而且加起来台词也不多,《飞鱼服》的播出并没有引起白怀瑾的注意。他现在,有更重要的事要关注。
  昨晚收工前,唐棠棠从副导演那里拿到了通告单,四页纸,光是他的戏就有八场。八场戏里头,有一场脱了衣服和人在水里打架的戏,一场坐在水边压着青梅竹马的女主角亲吻的戏。
  前一场白怀瑾没压力,后一场……面对既是编剧之一,又是没多少戏的女主演高倩倩,他实在不能想象自己亲下去之后会不会马上跳起来。
  前面几场戏,他都很顺利地过了。还得到了导演的好评,到了要拍打架戏的时候,白怀瑾先去化妆间脱了衣服,裹着棉大衣走到河岸边。
  这一场戏是露天的外景戏,因为影视城内没有小溪,为了拍摄这场戏,剧组特地跑到影视城附近的山上。正月的风,呼呼的,很冷,山里头尤其阴冷难耐。偏偏这一幕戏需要下水,不仅下水,还需要演员上身赤/裸,因为剧情里,这幕戏是春天。
  在剧情里,叶慎之懂事的时候,叶家的祖业已经被叶楷文败光了,他上学的钱全都是叶楷文一点一点挤出来的。但即便如此,叶家的那点事依旧在小城中传得沸沸扬扬,谁都知道叶家出了个败家子,叶慎之的娘嫌弃丈夫败家,丢下儿子离婚走了。于是在拍摄父子俩第一场矛盾的时候,导演选择导火索是在初春的溪水里,少年们的一次打架斗殴。
  初春的山里,饰演少年叶慎之的白怀瑾站在小溪边上,脚边扔着刚从身上脱下来的衣裳,然而身后站着的少年突然冲上来,一把抓起他的衣服就直接往水里扔,旁边看热闹的几个少年哈哈笑着起哄。
  镜头里,白怀瑾肤色雪白,一看就是没怎么晒过太阳的大少爷,但是瘦弱的身材看起来又有些营养不良。他皱着眉头,握紧拳,似乎没想到对方会突然有这么卑鄙的动作,明明一开始说好了打一架,谁输了就不要在对方面前出现。
  对戏的是几个演了很多年戏的群演,年纪不大,刚笑完准备说话,突然打了个嗝。
  拍摄过程中是严禁任何意外声音的,虽然打嗝这种意外可以理解……少年的演员梗了以下,憋不住,又接连打了几个响亮的嗝。看到所有人都在那友善的笑,他看起来有些局促,慌里慌张地拍胸脯,想把嗝给停了。
  “给,喝点热水。”
  白怀瑾哭笑不得地把唐棠棠带过来的热水递给对方,自己裹上棉大衣,原地跳了几下运动运动。
  等打嗝的演员准备好了,导演举起手里的扩音器,坐在监视器前,喊了一声:“各自就位。”
  这一幕戏重新开机拍摄。
  机位和之前一样,镜头拉过顺着溪水往下游飘的衣服,回到白怀瑾的脸上。
  少年叶慎之的脸上,有着气愤,不甘和羞愧。少年心性,最受不得被人瞧不起。尤其是当自己最难过的事情,被别人一次一次玩笑般提起,不断提醒他那些想要忘记的都是真相的时候,除了让对方闭嘴,少年找不出最好的办法。
  于是,少年扑上去,几个人扭打进小溪里。
  二月的溪水,冰冷刺骨。少年的脚在溪水里踩出一个又一个水花,镜头将他们每一个动作都牢牢捕捉。拳头来往间,少年叶慎之的动作很快慢了下来,脸上不期然被打了一拳,脚下一个踉跄,直接摔倒在溪水里。
  “cut!”
  导演喊了停,场记赶紧打板,已经准备好的化妆师们顿时冲了上去,等白怀瑾从水里出来穿上大衣,立马将人团团围住,开始在脸上画上被人殴打后的淤青。
  化妆的间隙,白怀瑾喝了杯暖暖的姜茶,终于把从脚底传上来的寒气去了一些,伸手放杯子的时候,一抬眼,就看见了站在导演身后的邱赟。
  “邱哥。”他喊了一声,见邱赟笑着走过来,随口又问了句,“霍哥不是去拍广告了么,邱哥怎么过来了?”
  邱赟笑:“我现在也是你的经纪人,来探你的班很正常。这次过来,是来给你送个消息的。”
  “什么消息?”
  “《飞鱼服》开播之后,你的那个小太监角色很受欢迎,剧组这次接了个电台采访,想让你去。”
  “……邱哥,我的戏份都不到十集,一个死得那么早的小太监……去接受电台采访?”
  事实上,原本剧组安排这个电台采访的情况是给男主角的,但是对方最近档期紧,没空接受这样的采访。剧组又看到微博上的热议,发觉白怀瑾可以推出去做宣传,就给邱赟打了电话。
  对邱赟来说,什么样的宣传不是宣传,《飞鱼服》想借白怀瑾的名声宣传自己的电视剧,那他们这边也正好借这个机会多累积一点人气。互惠互利的好事,多多益善。
  自从转到邱赟手里之后,白怀瑾明显感觉到自己的很多事开始变得井井有条。唐棠棠通常负责的是他生活上的事,还有就是通告一类的事情,而不管是宣传还是挑选剧本,在梅雪手里都明显得没受到重视,甚至连一般对待可能都没达到。到了邱赟手里,却很快所有事情都正式地上了轨道。
  王牌经纪人的名号,不是业内人白说的。
  趁着白怀瑾再度回到小溪里拍摄,邱赟找到导演帮他请了个假。导演赵高,跟高闻天有些亲戚关系,是拍摄纪录片出身的,《迷路》是他首次指导拍摄的文艺片,别说高闻天对这个剧本抱有不一样的期待,赵高自己也是。
  因此,听到邱赟来给手下的艺人请假,赵高有些不太高兴。
  “小邱啊,我知道你是个好经纪人,但是最近本来就在集中拍摄小白的戏,这样临时离开剧组,可能会影响到其他人。”
  赵高不高兴,除了担心电影不能如期拍摄完成,也有一个原因是邱赟已经在之前替霍璋请了假,现在又给白怀瑾请假,两个主演都不在,那要他一个光杆司令拍什么去?
  邱赟连声保证就离开两天很快回来。赵高咬着不肯放人,反倒是从房车里换好衣服出来的高闻天听见了,大方地放了人。
  *****
  “这里是fm106.x,这个时间欢迎大家收听‘星光熠熠’栏目。我是主持人欣然。”
  “我是主持人阿威。欣然啊,你知不知道,今天我们请来了一位神秘嘉宾?”
  “我知道,我很喜欢他演的戏。那稍后呢我们是不是就会请上这位嘉宾和各位听众做互动呢?”
  “当然。相信很多听众朋友都知道,娱乐圈是一个复杂多变的环境,怀抱着梦想闯进这个圈子的人也有很多很多,但是能成功地让全国人民将名字耳熟能详的人,并没有多少。”
  “是啊。那最近呢,不管是电视、网络还是报纸,有一个名字到处都能看见。欣然我呢,就真的真的很喜欢他演的戏,从他还在参加真人秀的时候,我就已经拜倒在他的西装裤下了。听说这次邀请他来做节目,我真的激动得一晚上没睡好。”
  “把口水擦擦吧!好了,不开玩笑了,那么现在就请我们的神秘嘉宾,前段时间电视剧《窃心》的男三号琴音扮演者--白怀瑾,向各位听众朋友们大声招呼吧!”
  每周这个时间点,这个频道的电台主持人就会邀请一位艺人来和听众做互动。像这种电台采访的通告,现在愿意上的人其实已经不多了,歌手或许还比较乐意,因为可以借机宣传自己的新歌。但是演员却不太能得到什么好处。毕竟,听电台的人,年龄层高低都有,但不一定都是电视剧的观众。
  就连电台也没放多大的心思在那里。尽管女主持人嘴上说着“很喜欢”,但私下的态度却显得不冷不热。
  在听着有些废话连篇的开场白过后,轻缓的音乐开始低低流淌,有个声音对着麦轻轻说了一声:“大家好。”
  像是第一次用电台的麦,电流那头的那个声音带着一丝羞涩:“我是白怀瑾。”他压低声音,有些不好意思,“威哥,这样听众应该能听见吧?”
  电台采访的整个流程不到四十分钟,其中有十分钟时间用来给听众拨打热线电话和嘉宾互动。让电台吃惊的是,在白怀瑾开始说话后,一些相关数据就陆陆续续地一层传一层放到了台长的手里。
  “破了!”有人站在录音室外,隔着玻璃冲欣然和阿威动了动嘴。
  欣然还没回过神来,阿威的脸色已经亮了,看着白怀瑾的眼神越发透光。而此时,基本的采访也结束了,该宣传的《飞鱼服》也宣传了,终于轮到了接通热线电话的阶段。在电话拨打其间,透过电台,电视剧《飞鱼服》的主题曲慢慢放着。
  第一通电话接进来的时候,欣然还没来得及开口,电话那头的女孩就发出了一声尖叫:“小桂子!求嫁!求嫁!”
  白怀瑾忍笑:“小桂子是太监,你别嫁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