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非纯真男人 作者:木亘

字体:[ ]

 
 
文案:
两个男人,一个是1一个也是1遇见了就是一个征服与被征服的追逐。
两个男人,一个认真一个花心遇上了注定就是一场谁为谁改变的较量。
两个男人,一个包容一个暴躁遇上了注定就是一个谁为谁承当的责任。
两个男人,一个光明一个黑暗遇上了注定就是一场名为我爱你的救赎。
两个男人,一个爱你一个也爱你遇上了注定就是一个名为美满的结局。
章漳说:“沈衍,遇上你真是我最大的不满。”
沈衍说“章漳,遇上你就是我最大的圆满。”
总的一句话就是两个都不怎么靠谱的男人成就了一段靠谱的关系。
属性:温柔坚强包容受X冷淡独占欲强攻
此文1V1,攻有躁郁症,强强,攻受菊洁。
文章大体走温馨路线,作者年纪大了小心脏受不了,写不了虐文,呵呵。
本文已经完结,让我们下篇文再见!
完整版请加4-8-9-4-7-9-3-5-9,文件在群共享里。敲门砖:文中任意人名。
 
内容标签:
 
搜索关键字:主角:章漳,沈衍 ┃ 配角:众多 ┃ 其它:强强,1V1
 
 
  ☆、第一章
 
  第一章
  章漳出生前他妈做了一个梦,黑暗的空间里她一个人站着,隐约觉得周围被一片围墙包围着,离他不远处有个小男孩无声的看着她,章漳他妈向前走两步想抓住男孩的手,可是每次伸出手摸到的总是冰冷的围墙无论如何也摸不到近在咫尺的男孩。章漳他妈是被惊醒,醒来时床单湿的一片冰冷,羊水破了。
  不知道章漳他妈是不是被这个梦给惊到了,执意要给自己的这个小儿子取名叫章墙。
  章漳从小就长得很清秀漂亮。因着这个有些许特别的名字还有长得像女孩子的清秀面孔,章漳小时候没少受到排挤和欺负,这时候章家的四朵金花就起到了关键作用。
  章漳有四个姐姐,从小到大就没少受到这几个姐姐的奴役和欺负。只是自己家的弟弟自己欺负,别人欺负却是绝对不行的。
  于是章漳没上小学前,他妈的身体还没有那么不好的时候,可是学校的常客,上幼儿园的章漳和上小学的四朵小花就站在办公室里,章漳他妈看着自己白白净净漂漂亮亮的儿子还有蓬头垢面衣衫不整的女儿,简直就是哭笑不得。
  这种情况一直持续到章漳十六岁那年,章漳执意要改名字,他妈说什么也不同意,章漳离家出走过,绝食过。离家出走后面跟着四根大尾巴,绝食门口站着四个端着盘子的小花。没办法,章漳他妈只好妥协了,就让章漳他爸给远在大洋彼岸的章漳大伯打了电话。两天后,大伯的越洋电话打来,留下了两个字:章漳。
  清晨的阳光总是很明媚,章漳骑着单车在乡间蜿蜒的小路上让他感觉很愉悦。短短的头发,微黄的发丝在阳光的照射下闪着微微的光,青年充满朝气的年轻脸庞,细腻的皮肤上那短短的绒毛让章漳的脸看起来像一只鲜嫩可口的水蜜桃。章漳哼着不知名的歌,欢快的骑着。
  家门口,将车随意的一放,看见母亲正在摆弄她那盆兰花。章漳吐了吐舌头,准备偷偷的溜进去,身后却传来母亲那温柔的嗓音
  “这么着急准备干嘛呢?”
  章漳猛的站住脚,揉揉自己的脸,做了一个鬼脸。
  “妈,您叫我哪!”
  章漳妈转身,看着他,眉头渐渐皱了起来,
  “你说你这是什么样子,就像从泥里滚了一遍,我和你说了好多遍了,还好你在美国如果你回了国,被你大伯看见你现在这幅散漫的样子,非打断你的腿不可。还有你那头,看是什么样,不要以为你在美国就忘了你是中国人,你这个头发到底什么时候染回去……”
  章漳看着他妈短时间不会停下来的嘴,无奈的勾勾嘴角。摸摸自己那无辜的短发。心里嘀咕了半天,老妈你偏心,二姐那像金毛狮王的头发颜色你怎么从来不说。
  “妈,你这话我已经听你说了二十多年了,你能有一天不说吗,我也没你说的那么差劲啊 ,再说了大伯离我那么远,他可管不了我那么多,你再说,我就剃个秃瓢,看你怎么办。”章漳说完忙抱着他妈的后腰,嘴角勾着坏坏的浅笑。腰是章漳他妈的软肋,从小到大不管章漳犯了什么错误,这一招从来没有失手过。
  “你敢!”章漳他妈拿起手里的铲子,作势要打他。
  章漳忙着一躲,“母亲大人饶命,我先进去了!”
  还没说完,他已经跑进了屋。
  章漳他妈看着章漳的背影,嘴角挂着笑,却轻轻的叹了口气。刚才还明媚的笑颜慢慢的隐去,隐隐的忧色浮上嘴角。
  进屋,章漳他爸书房的门开着,章漳笑着跑了进去,看见看书的父亲跑过去一把搂住他
  “老爷子,一天不见我了,你想我吗?”
  章漳他爸拿下眼镜,扳下章漳牢牢搂住自己的手,
  “你这孩子,还是这么毛躁,什么时候才能长大啊!”
  父亲很疼章漳,在五个孩子里,小时侯他抱的最多的就是章漳,章漳和他爹几乎无话不谈,与其说像父子,不如说更像朋友。
  “你也要像妈妈那样唠叨吗?”
  章漳瞪着自己狭长上挑的眼睛看着他爹,章漳他爹看着面前的儿子,25岁的章漳已经能和自己平视,俊秀挺拔的样子让他爹一下子失神了,但也只是一下,很快的回过神来,笑着摸着章漳那柔软的头发,
  “章漳,你真的长大了!今年你也要研究生毕业了,是决定工作还是继续念书?你的兴趣还是数字媒体这块吗?”对于章漳的选择,章漳他爸倒是很明主,只是心里还是有小小的遗憾的,不过他不会告诉章漳。
  章漳搂着他爸的脖子亲昵的蹭蹭。
  “爸爸,姐姐们都离开了,我会在你和妈妈身边好好的照顾你们的。我决定继续念书,当然工作室的工作我还会继续的,现在接的单子也渐渐多起来,老爸,你放心吧,我能照顾好我自己。”章漳大三那年自己办了个工作室,经过这几年的发展渐渐上了轨道,在业界也开始有了自己的招牌。章漳是做多媒体后期的。
  章漳他爸笑笑“我知道阿漳是最有孝心的。我相信你的实力放心大胆的去做吧。”
  “章漳——”屋外传来了呼喊声,章漳放开拉着他爸的手
  “简南来了,爸,我先走了!”
  章漳松开抱着他爸脖子的手,笑着跑出门。
  章漳他爸看着那抹渐渐运去的修长背影,英俊的脸上那抹笑意也终于垮了下来。拿起放在书桌上面那一张薄薄的纸条,颓然的靠在书桌前。眼角的皱纹显的他格外的疲累,淡淡的吐出一口气,缓缓的走到窗前,
  看着章漳逐渐淡去的身影,视线飘过章漳的身影,似乎是透过他在看另一个人。
  屋外,简南一脸笑意的站着,章漳在他胸口一捶“走,我们去打球!”
  走出园子,看见一辆黑色的轿车缓缓的开了进来,章漳好奇的看过去,自从16岁时举家来了美国,他已经很久没有看到访客了。没有多想,拿了球,章漳拉着简南离开了。
  浑身湿透的章漳和同样身上没一处干的简南坐在篮球架下。
  章漳拍着球,接过简南给他的水。
  “章漳,你知道吗,原来casmo是个gay。我看见他男朋友了。”
  “你歧视gay”
  章漳抹了把头上的汗转头看着简南,有点好奇也有着淡淡的期待,不明白简南说这个话的意思。章漳喜欢简南喜欢了好几年,但是他不敢告诉简南,他怕有些话一旦说出了口就连朋友都没有办法做了 。没错,章漳是gay。从14岁那年章漳看着杂志上和自己有着相同身体构造的英俊男人有反应开始,他就明白了自己的性向。这件事情他也没有瞒过自己的家人。毕竟在美国同性恋婚姻合法化,还有身边也有不少这样的朋友,家人的接受能力不是一般的强。想到父亲那时候听到自己出柜的一瞬间的表情,章漳现在还是很难受。父母是爱他的。就是因为爱他,更希望他能平凡的生活下去,章漳的这条路毕竟不好走。
  章漳喜欢简南也有好几年了,章漳自己也不知道是什么开始对简南有了超友谊的感情。简南是华裔,也是自己的青梅竹马,简南有女朋友,章漳觉得简南是直男没有丝毫的疑问,他不想把简南掰弯,简南是自己的好朋友,章漳不能对自己的好朋友下手,他舍不得,所以简南还是什么都不知道的好。
  “没有,我只是奇怪罢了,毕竟casmo还是交过女朋友的,没想到。”简南拍着篮球,章漳抬头逆着光,简南的周身有浅浅的光辉,简南长的很好,身材高大,肌肉紧实,一双长腿笔直笔直。简南的长相和章漳不一样,简南长的很有男人味,麦色的皮肤是那种在运动场上能引起一片尖叫的男人。章漳就不一样,皮肤很白,而且就算长时间在户外活动,也黑不起来,这也许也是章家人的特点,章家人都很白,在章漳的记忆里,那个严肃的章家大伯更是惨白的如同白无常,还没有来美国前,还在章家的大宅里,只要听到他大伯声音,章漳可以整晚的睡不着觉。
  章漳长的不像他妈妈,却更像他爸爸一些。章漳长的很好,就如同章漳的朋友们说的,很少看见章漳如此优雅的男人,就是在球场上打球飙汗,就连汗流的也是优雅的。章漳每次听到这样的话总是笑的有些无可无奈何。优雅?何尝不是另一种战战兢兢,到了美国这些年,终究如他妈说的是放肆了。
  章漳挑眉一脸开玩笑的看着简南“简南,你不是也有女朋友,你能肯定你以后就不会对男人有兴趣。”
  简南停下手里的动作,望着章漳那飞扬放肆的眼角,章漳家没有一个人的眼睛是如同章漳这般的。人还没有笑,眼睛就笑了,让人生出要亲近的欲望,章漳的人缘一直很好,身边一直不缺朋友。简南不知道对于章漳,他是不是不一样的,章漳对所有的朋友都好,也包括自己。
  “章漳,如果是你,我会考虑。”简南认真的回答章漳的问题。
  章漳拿着手里的水瓶,一口下去,还来不及吞下去,就一口喷了出来。一副狼狈的样子,看着简南,眯着眼睛狠狠的盯着简南突然一下子扑了上去,一把抱住简南,他俩身高差不多,两个身量差不多的成年男人扭抱在一起怎么看都有些别扭。
  “简南,你都这么说了,那我就不客气了。”章漳嘴角勾起,这个动作更是让他平白生出一股轻佻,章漳生来就是一副风流好相貌。
  两个扭抱在一起,身上的汗水流淌在一起,章漳有一瞬间的怔愣,简南是不是也有一点是喜欢他的。 简南看着被自己抱在怀里的章漳,挂着笑脸的章漳,那饱满的嘴唇上泛着水光。那一刻章漳以为简南会亲下来,简南以为自己会亲下去,但是他们都没有。很多年以后章漳想起来这段记忆都会问自己,如果那时候他和简南都确定了彼此的心意,那就不会有接下来的事情。章漳从来都是坚定的人,认定一条路就会坚定的走下去。他们,终究是有缘无分了。
作者有话要说:  
作者有话说:此文有点小慢热,作者是个喜欢讲故事的人。希望大家喜欢这个故事
 
  ☆、第二章
 
  第二章
  章漳他爸的书房里,站着三个穿着笔挺黑色西装的男人,而章漳他爸的对面坐着一个身材伟岸的男人,刚毅的脸上严肃非常,两鬓夹杂着几丝灰白的头发。是个看起来不怒自威的中年男人。
  章漳他爸的脸色很凝重。
  “章植,你知道我来的目的,章漳必须要跟我回国。”
  男人站了起来个,高大的身材莫名让人感觉到压迫感。男人脸上没有多余的表情,一张正直脸说起话来脸上的肌肉都没有一丝动弹。
  “是我大哥的意思吗?”
  章植的脸惨白,多少年了,不论是在大哥面前,还是在这个比自己还要小的男人白帆面前,章植总是没有底气,章植从来就没有章家人固有的强势,却有章家人没有的懦弱。章植也许是个不错的文化人,却不是一个好的生意人,所以他在章家那样弱肉强食的坏境下生存不下去。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