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无处可逃 作者:乱弹伯爵

字体:[ ]

 
 
文案
“你去找别人好不好?”
 
“我再说一遍,我-只-想-要-你!”
 
现实向;HE;第一人称
 
高能预警:后期冰山攻变阴暗偏执攻,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
 
内容标签:年下 情有独钟 强强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高未然,顾简 ┃ 配角:陆一,凌城 ┃ 其它:忠犬面瘫腹黑攻,平凡自私受,暗恋,你追我跑
 
 
  ☆、我只想要你
 
  
  7 年过去了,看着眼前比印象中成熟了许多的中西合璧的脸,我冷冷问道:“你怎么回来了”
  他毫不脸红:“来找你,我想见你”
  我突然感到无比的沮丧:“以前的话,要我再重复一遍吗?我们不可能的,我对你是生理上的排斥,你能克服生理反应吗?”
  “可我的生理在渴望你,我每晚都在想着你,你是唯一一个让我有反应的人”,我气绝,为什么他可以面不改色说出这种话?回想起那个面无表情的少年,难道真是年纪越大脸皮越厚?
  “到底要怎样你才肯放弃?你告诉我你到底喜欢我哪里?我立马就改!”,我既生气又无可奈何
  以为他回了英国,我从此就摆脱了他,过上正常的生活。念书工作、娶妻生子是每个男人的人生轨道,可是他的出现让我觉得这些都变得渺茫起来。
  “你去找别人好不好?”,我都快求他了
  他突然咬牙切齿,扭曲着一张中英混血的漂亮脸蛋怒视着我:“我再说一遍,我-只-想-要-你!”,说完就这么目不转睛的盯着我,我感到一种前所未有的恐惧感。
  我觉得自己早晚要被他逼疯的,3个小时前我还在规划去追那个聪明漂亮的女同事,现在我却要千方百计摆脱一个男的?!
  ................................
  《开章》
  如果不是他的长相令人难忘,我几乎都忘了眼前的人,他还是不怎么笑,脸跟糊了层水泥似的,但眼神很清澈。也许用漂亮来形容一个男人太夸张,但我保证我没有见过比他还漂亮的人了。
  这几年里发生了很多事,父母离婚、高考、上大学、工作。
  除了父母的离异,一切都往正常的轨迹运行。
  父母是在我满18岁才离的婚,所以无所谓跟谁不跟谁,我依然住在原来的家里,这个房子本来就是登记在我名下的。父母各自搬出去生活,每个月按时给我生活费。
  我到了另一个城市上大学,房子也懒得回去打理,反正没有父母的家不是家。
  一离开就是四年,毕业后才回去找了份工作开始朝九晚五的上班族生活,把家里收拾干净住了下来,也许以后永远都住在这儿吧。
  那几年,他一直都有给我发邮件,但我从没回过,到后来索性都不看了。听说他上了英国一个挺牛的大学,我倒不意外。刚开始几年我觉得他可能还会回来的,可到了后来慢慢不再期盼什么了。
  在大学里谈了两场不痛不痒的恋爱,都不到两年。第二场我以为可以走到结婚的,不过她父母不愿我们在一起,因为舍不得她背井离乡跟我回来,毕业就分手了。
  我送她去的火车站,在站台上我们抱了很久很久,她一直在哭,说着对我的不舍。
  我那时也有些后悔没有和她父母争取,也许是我对这里的留恋真的太深。
  我想以后可能都找不到比她还爱我的人了,可惜很多事我都掌控不了,我不想留在那,虽然我在这里亲人不多,但毕竟我在这长大,这里有很多我割舍不下的东西。
  回来后,去看了爷爷奶奶。爸爸离婚后回去跟爷爷奶奶住了,我挺高兴的,以前我们都太疏远两位老人了。
  我爸问我今后有什么打算,要不要也住到爷爷奶奶这儿,我推辞了,说在这找到工作了就住在原来的家里就好,我爸也没说什么,毕竟这么多年他也没管过我。
  上大学的时候妈妈改嫁了,我参加了婚礼。
  继父是个很斯文温和的大学老师,比我妈小几岁,我后来去和他喝过酒,也不会花言巧语哄我妈,一被我妈训斥就怂了。
  我并不介怀我妈改嫁的事,毕竟她这些年跟着我爸东奔西走吃了很多苦头。
  回来找的第一份工作就在我家附近,我是特意找的近点的地方上班,不然我一个刚毕业的大学生恐怕支付不起房租。工作还算顺利,短时间内升职比较困难,但薪水可观。
  很平静的过了一段时间,他出现了。
  那时每天按时上班做着千篇一律的工作,再下班回到空荡荡的家,一个人的生活总是很孤单。
  放年假那天和同事去了大排档吃东西,当中有还几个单身的男女同事,期间大家肆无忌惮的说说笑笑。
  最后跟其中一个特别玩得开的女同事嘻嘻哈哈,还带回了家,其他人都意味深长地在一旁暧昧地笑了,大家各自散去。
  回到家门前,掏出钥匙准备开门,女同事在我背后抱着我,脸贴在我后背蹭来蹭去。我刚听到钥匙孔“叭嗒”一声,正打算推门进去,背后一轻,那个趴在我后背的女同事伴着一声尖叫就被甩出去了,我往后一看傻了。
  过了这么多年,我怎么也没想到他真的还会回来,站在那瞪着我。
  女同事尖声朝他喊:“你干嘛?!”,不过看到混血儿的脸后好像火气全消了,朝我看过来:“未然,这谁啊?你朋友吗?”
  他的行为又让我想起以前的事了,为什么他的脾气都没改?我实在很受不了他这样
  忍着怒气回女同事:“这是顾简,我一高中同学,刚从国外回来,你别见怪。”,
  说完狠狠瞪着顾简警告他,别在我面前发脾气。
  女同事揉着手臂对顾简笑笑,“都是朋友,那就一起进去呗”,没想到她居然没生气
  这女同事叫丁小雪,人长得漂亮,平日里又精明能干、能说会道,我那时还想着跟她交往日后叽叽喳喳的不会孤单。
  顾简不买账,跟丁小雪说话却是看着我:“我跟他有话说”,丁小雪满脸不解的站在那儿
  我觉得自己和顾简以前也没发生过什么恩怨,没什么好心虚的,就让她先回去了。
  进了屋,顾简把外套扔到沙发上,一屁股坐下了,我倒像个佣人一样站在一旁:“你什么时候来的?有事么?”,走到饮水机前倒水,是倒给自己喝的。
  喝着水我坐到沙发上,过了这么久我们肯定没什么共同话题了,也不主动再说下去,放好水杯等他回答,他坐起身拿过那半杯水喝下去了。
  “回来找你”,他不紧不慢的说道
  “你怎么。。。。”,我不知道怎么说下去了,他怎么还这样?
作者有话要说:  本文偏现实,后面几章开始回忆
回忆部分比较慢热清水。说白了,就是比较单纯、朦胧,会有想点叉叉的冲动,请坚持~
感谢每个看文的小天使
喜欢记得收藏
 
  ☆、回忆一:初遇
 
  我第一次见到顾简的时候,是他插班的那天。
  “这是新来的同学顾简,顾简,给大家介绍一下你自己”
  肖老太满面笑容领进一个插班生,拍拍手示意我们安静下来,事实上在他们进门的那一刻教室里就鸦雀无声了。
  老年人特有的尖锐嗓音朝教室扩散,这老太太平时对我们很是严厉,整天操着一口上海话“侬这些小娃娃,不打不成器”。
  看着异常兴奋的班主任,嘴巴快咧到耳朵了,不就是来了个新同学吗?一50多岁的老太太跟个怀春的少女似的,满面红光含苞待放。
  “大家好,我是顾简”,平板的声线,紧绷的面部线条,淡漠的眼睛
  他就这样静静站在台上,接受我们50多双眼睛的洗礼。对一群没见过世面的小屁孩而言,顾简简直就是个外来的物种。清澈纯净的黑眼睛,高挺的欧式鼻梁、特有的白人皮肤,活生生一个天外来物。
  作为一个男生,真希望肖老太把人领错地方了,这人谁啊?一脸臭屁的表情,拽个鸭子!
  “好好看啊,我喜欢他的眼睛”
  “鼻梁好高啊,好像是混血儿”
  “这人好白啊”
  色女们在下面兴奋的讨论,跟纨绔子弟看见怡红楼来了绝色美女一样,热烈而毫无顾忌的讨论着台上那个面无表情的男孩。
  可惜人家不鸟你们,我在心里默默吐槽。如果对方是个女生的话我一定会忍不住再多看几眼,可惜那是个和我一样有小鸟的哥们儿,我继续趴回桌上做我的白日梦去了,打游戏的人总是永远睡不够。
  后来的事按流程走,他被安排坐在我的左后方,他那个个头能坐在中间位置已经是老师的偏爱了。而我一个小矮子只能坐在第一排右边靠窗的位置。
  第一排在我眼里一点好处也没有,尤其是靠窗,你能体会昏昏欲睡或者准备拿出手机时,惊觉窗外或讲台上有双眼睛犀利地盯着你的那种感觉吗?双重夹击的感觉很销魂。
  我们几乎没什么交集。
  我坐在第一排,没留意过顾简上课时在干什么,只知道一下课他周围总会围满了女生,叽叽喳喳问个不停,他总是不冷不热地满足着女生们的好奇心,脸上看不出什么表情。
  若不是顾简所生活的国家是世界闻名的礼仪之国,这个小绅士早就很不耐烦了吧?
  第一个学期顾简的成绩实在拿不出手,这个跟偶像剧里的万能男主有点差距,但是他英语奇好,应该是他是外国人的原因吧。
  据我们班某个老师女儿的女生八卦,顾简是个混血儿,爸爸是英国人,妈妈是中国人。父母结婚后便一起到英国生活,他是土生土长的英国人,因为父母工作的关系才又回到中国。
  顾简在我眼中瞬间变成了掉进了鸡窝里的天鹅,我们学校在这个市里虽然不差,但也跟顶尖学校差很远,简单说就是比下有余而比上不足。搞不懂顾简的父母怎么会把自己的儿子扔到我们这么一个地位尴尬的学校。
  看着顾简一到周末就穿着名牌衣服、背着名牌包从我前面的门口进出,简直就是小灰鸭仰视白天鹅,羡慕又嫉妒。
  我只是个工薪家庭的孩子,每天两套校服换着穿,周末也不例外,虽然学校默许我们周末补课时可以不穿校服。
  我想我那时是嫉妒他的,长相、家境、人缘,虽然人缘不是他情愿的。
  而我平凡无奇,唯一一点让人产生好感的可能就是成绩了吧。
  我那时很努力,不是因为高考,不是因为前途,不是因为报答父母,只是因为除了学习我没有别的事可做,我不打球也不爱出去玩,最大的兴趣就是窝在家打游戏,周末和假期我从不像其他人那样三三两两去吃喝玩乐。
  除了念书我一无所长,原谅我把念书当作自己的特长。
  下课的时候,别的同学就算是男生也会三三两两的一起去上厕所,我都是趴在桌上休息,有时看着别人围着他说说笑笑想着为什么人跟人的差别会那么大?
  别问我为什么非要对着他那边趴着,我实在无法忍受老有人站在我右边的窗口直直穿过我看向教室里的某个人。
  我就这样卑微而又丑陋的嫉妒着别人,哪怕别人可能根本不知道我的存在。
  所幸,这种糟糕的情况没有持续太久。
  高一那年我开始锻炼,慢慢长高了些,身形挺拔了许多,人渐渐变得开朗了许多,你可能永远也不会理解因为外形的变化给我的影响之深。
  我那时一直有一个心仪的女孩,是我的同班同学,叫陆一。我是在军训时见到她的,那时女生排三排,男生在女生后面排成两派。按照从右往左由高到矮,我就站在男生第一排的最左边,就站在女生后面,而她因为个子高站在女生第三排的最右边。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