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傲慢与偏见 作者:千十九/花祭春

字体:[ ]

 
 
某千要忏悔——坑太多。
填完《分手》,来填这一个。打个预防针,我的文里总有大病梗,这一个也不例外。没办法,这个梗太好用。
这篇文曾在HJJ连载过,因为HJJ关了,连载也断了。
重修再开,算是新文吧。
新文十一更。
可能还有亲记得大概情节,请勿剧透。
 
1.
 
人人皆知,有钱人都需要情人。
娱乐圈有一种经纪,专门向富贵阶级包装推销那种三年五载半红不黑的艺人。演艺道路没指望又不甘心彻底退出舞台、温饱问题急需解决的艺人最容易成为公关经纪的联系对象。
富贵阶级有钱有权,最不喜欢情人抛头露脸又时时赶通告,所以比起天王巨星,他们更倾向此类艺人。公关经纪手中资源集中,且艺人样貌身段身体状况都有保证。
只不过是个情人,图个新鲜,何乐不为。
方臻从演员培训班毕业后接过两三个剧。他长得不错,演技也不差;可是娱乐圈里长相好、会演戏的大有人在,他不够出挑。剧目播出后收视率不怎样,反倒是剧里的矮子配角喧宾夺主,成为了综艺节目的常客。浑浑噩噩了四年,方臻终于决定加入“公关”行列。
 
今晚在七号会所有个派对,经纪人静姐一星期前就挑了旗下五个艺人出来耳提面命。
“七号会所的派对是你们咸鱼翻身的好机会,派对上全是大家族的富二代,我好不容易才争取到让你们当壁花客人的机会,不要浪费了!”静姐一看就是个老江湖,说话直来直往,毫不含蓄,“装嗲卖萌发`骚耍心眼,全看你们的本事,当然,客户至上,我可不要听到一丁点儿的投诉,否则……狗头铡伺候!”她目露凶光,众人纷纷鹌鹑般点头。
“这等好事,我有份么?”来人半倚门框,嘴角上扬。他明明穿戴整齐,但挑一挑眉就有春色自眉间流露,如红杏开在梢尖,挡也挡不住。
静姐皱皱眉,“你不好好陪李太太,跑来这里做什么?”
“李太太刚刚跟我说再见,这是分手礼物。”来人走到静姐身边,拿出一张薄薄的纸,后者一看数目,眉头顿时舒展,“李太太倒是大方,不错,干得好!”
来人耸一耸肩,表示没什么。
“好,既然你完满完成工作,七号会所的派对又怎么会少了你的份呢!”
 
方臻看着男子,心生羡慕。他要是也有对方那种撩人的气质就好了。他的前经纪人经常怒其不争地骂他,“帅得不够彻底,骚得不够彻底,酷得不够彻底,家境惨得不够彻底,怎么能红!”
他个性温和,说话做事中规中矩,不是镜头和狗仔喜欢追逐的对象。
 
静姐走后,大家鸟兽散。方臻赶上男子,“你、你好,我叫方臻,请问你的姓名是?”
男子上下打量方臻,笑了笑。
方臻脸上一阵热。
“我叫莫一晨,幸会哦鹌鹑。”说着,他伸手摸了摸方臻的头以示招呼。
 
2.
 
莫一晨当“公关”的契机和方臻不一样。
他十六岁在街头被星探相中,拍了两支碳酸饮料的广告后一炮走红,接着在一部小清新文艺的电影中崭露头角,“明日之星”的光环自然而然落在他头上。但他之后却悄无声息了。
原因无他,有金主主动找上门要包养他。条件实在太优渥,简直等同于不劳而获。
金主是一位五十多岁的贵妇,因保养得宜,看上去像三十多岁。她说话很温柔,“我不太喜欢你抛头露脸,你愿意退出娱乐圈么?”
其时十七岁的莫一晨无所谓。他的名声来得太容易,以至于失去也不觉得有什么可惜。
他十九岁时,贵妇与他终止了关系。莫一晨再次站在街头,此时他遇到了静姐。
“小子,我在某个会所里见过你。有兴趣加入我的公关公司么?”静姐穿着一件黑风衣,两指夹着细长的烟,烈焰红唇叫人触目惊心。
但人与人之间的缘分微妙神奇。
莫一晨点了点头。
往后,静姐心血来潮地问他,“你当初为什么问也不问就跟我走了?”
莫一晨勾起嘴角,“你看起来很好搞定。”
听出弦外之音,静姐赏了他一个结结实实的爆栗。
 
3.
 
七号会所的派对是陆家三少陆子衡举办的。三少的派对,目的永远只有一个:吃喝玩乐。
方臻第一次用新身份参加派对,不免紧张,喝了两杯果汁酒。
“别喝太多,小心等会儿坏事。”莫一晨阻止他的第三杯酒。出门前静姐特地交代他好好看着方臻。
“毕竟你是老手了,带一带新人。”
 
“……那我们现在该做些什么?”方臻问。
“先安安静静地站一旁了解情况。”
莫一晨环顾四周。看来陆三少今晚挺规矩,那些臭名昭著的派对动物一个都没有出现。
他对方臻说,“你的两点方向,看到那个带粉色领结的男人没有?他是XX医院的院长公子,个性不错,但在床上有轻微的SM倾向;正在和他说话的女人是TT卡拉ok连锁店的太子女,脾气不太好,生气起来喜欢扇别人耳光,不过事后她又会百般对你好就是了。”
方臻看向他,迟疑地问,“……你和他们……”
莫一晨微笑,“没呢。我们这一行,有时也会交流情报。”他继续对鹌鹑说,“就我所知的范围内,他们两个是需要防范的对象。如果他们找你,你实在不喜欢就拒绝。”
“……我拒绝的话,他们不会记恨吧……?”方臻不安道。
莫一晨笑,“你想太多了。”别人的选择这么多,一个转身就会忘,哪来时间精力记恨?“当然,拒绝的话要说得得体,或者直接微笑摇头。”
说话间,有一拖着摇曳裙摆的高挑美女微笑地朝他们走过来。方臻认得她——经常在电视剧里演富家女的万年女二号萧微。
莫一晨表情愉悦和她开门见山,“今晚陆三少的派对少有的乖哦。”
萧微笑着回应,“他说今晚不一样,他的两个好朋友从国外回来了,这个派对是为他们准备的,他不敢太放肆,怕吓着好友。”
言辞间,方臻听出来了——萧微现在跟着陆三少。难怪最近一轮时尚杂志封面全是她,听说还在筹备出专辑。
莫一晨挑了挑眉,“哦?”
萧微见莫一晨不忌讳方臻在场,心知他也是一行的,便直接说,“沈家老二沈天赐和严家老大严初桥。三少去接他们了,还没到呢。”
莫一晨不再说什么,但他的表情饶有兴致。
沈天赐是画家,近年风头正劲,他的画被国外艺术评论家评为“有灵魂有声音的画作”;严初桥几年前放弃了继承家业,跑到国外去了,至于做什么,没有报道提及。
莫一晨对严初桥有着莫名的好感。他弟弟两年前获得的一笔奖学金上大学,那是以严初桥的名字命名的。
 
4.
 
派对进行中。
莫一晨浸yín派对多年,眼观鼻,耳观心。他稍稍低头对方臻说,“十点方向有个男人偷偷看了你很久。”
方臻正要转头看,莫一晨轻轻制止他,“别看。装作若无其事。我走开一阵,他要是过来找你说话你就陪陪他。记住,不要答应任何东西,适当时候递名片,让他联系静姐。”
他们不是出来搞419的。包养关系的确立需要名为“合同”的东西。
方臻有点急了,“你、你别走,要是他想对我做什么……”
莫一晨给他吃定心丸,“放心。那个男的是有名的律师,他比你更看重名誉,不会对你做什么的。万一有什么事,你手机的5是我的电话快捷键,我会过来帮你。”
方臻抿唇,一脸不安。
“鹌鹑,万事总有第一次。想要回报,就得有牺牲。”
说完,莫一晨走开了。
 
七号会所的设计不复杂,莫一晨不是第一次来,早已熟悉。他上了二楼,选定一个稍远但视野清晰的位置,看着那男人走向方臻。
此时,大厅入口处有骚动。
三少骚包的红西装像团火焰,烧热了会场。人潮隐隐往门口处去,莫一晨啜着酒,往下看。
 
三少带着两个男人进来。一个满脸笑容,一个面无表情。
满脸笑容那个莫一晨在不少文艺杂志上见过,沈天赐。另一个,不用说,就是严初桥了。
莫一晨的手指尖轻轻点着大理石栏杆,目光跟着严初桥。
看了一会儿,莫一晨收回视线,看向方臻那头。
方臻身边又多了一个过去搭讪的人。此人是某证券公司的金牌操盘手,床帏间的风评不错。
没想到鹌鹑的行情这么好。
就知道静姐不会走漏眼。
方臻不是特别显眼,但温和的气质能吸引不少已有审美疲劳的富贵人士。
像他自己,长得太艳,像一把锋芒毕露的剑,不是每个人都能驾驭。
 
莫一晨下楼,却不见了派对主角。
手机震动,萧微发来短信,“三少他们刚刚去了偏厅休息室。”他抬头,萧微在不远处,笑着朝他举了举杯。
如此七窍玲珑心,即使不走红,生活也不会待薄她。
莫一晨微微点头以示道谢。
 
要到偏厅休息室,必然经过回廊。莫一晨走捷径到回廊另一头,打算往回走制造偶遇。
他边走边整理衣服。他平时不会这么猴急,或许是他对严初桥的第一印象太好。
 
听到三少的声音了,莫一晨步速均匀,直至在拐角处看见三少和严初桥的身影。
陆子衡是派对动物,自然认识莫一晨。三少俊眉一挑,“一晨?这么巧?”
莫一晨笑笑,“派对太热闹,出来透透气。往回走时听到了三少你的声音,心想肯定要和你打声招呼。”
陆子衡哈哈两声,转而介绍严初桥,“一晨,这是我的好朋友严初桥,有缘碰面,认识认识吧。”
“严先生,初次见面,我是莫一晨。”莫一晨笑着自我介绍。
严初桥看了看他,皱了皱眉,没有说话,只点点头,表示听见了。
莫一晨本想着与对方握手,现在看来,这一步可省略。
陆子衡打圆场,“我这朋友不爱说话,他能点个头已经算不错啦!”
莫一晨微笑,“严先生真有个性。”
 
走到休息室,陆子衡看向严初桥,“你刚才那样不是分明给人难堪么?”
严初桥坐下,“一副谄媚相,分明想攀高枝。”
陆子衡笑了,“没想到你眼光挺锐利。”
“我没必要给他好脸色。”
“别人特地制造偶遇与你打照面,长得也不丑,你就没兴趣玩玩?”
“没兴趣。”严初桥淡淡回应,“脏。”
 
最后一个字简直刺痛了莫一晨的耳膜。
偏厅休息室外就是草坪,隔音奇差无比,加之落地窗大开,里面说话的声音清晰传到外面。
莫一晨站在阴影中,将他们的对话一字不落地听了进去。
 
他还是第一次亲耳听见别人说他“脏”。
包养关系讲求你情我愿,各取所需,他的金主们对他好是心甘情愿的,还没有一个对他说过重话。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