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我家O跑了 作者:晏十日

字体:[ ]

 
 
文案
扫雷:现代架空abo生子文
 
一开始韩为他妈想搞死苏榭,后来苏榭也想弄死韩为他妈。看上去优雅的母亲和平时温柔的老婆,婆媳关系怎么就这么差呢?
 
内容标签:生子 情有独钟 报仇雪恨 现代架空
 
搜索关键字:主角: ┃ 配角: ┃ 其它:
 
 
  ☆、第一章
 
  一
  韩为找到苏榭的时候,是一个冬天的早上。
  这时已经到了即使走在阳光下,也会感到寒冷砭骨的季节。苏榭送完儿子轩轩去上学后,就一直待在店里,和自己照顾的宠物们作伴。顾先生送来的小奶猫妞妞,昨天还害怕地躲着他,苏榭照顾了它一晚上以后,妞妞已经很自然地伸出毛茸茸的脑袋,在苏榭手心里软软地蹭来蹭去了。
  韩为的车“刺啦”一声停在宠物店门口,刺耳的声音划破了早晨的宁静。妞妞不安地叫了一声,毛都炸了起来。苏榭顺着妞妞的身体摸了摸它弓起的脊背,小心地安抚它的情绪。
  是哪个着急的客人来了吗?苏榭侧耳倾听,他几年前出了一次车祸,眼睛看不清东西,大多时候只能靠耳朵听。但苏榭心态平和,虽然有时也难免碰上着急上火的客人,但都能应对好。一般的客人,看他是个omega,一个人带着孩子,也会体谅些。
  门“砰”地一声,让人给撞开。大开的玻璃门在北风里“晃晃”作响,风里夹着寒气灌进店里,一会儿工夫,店里的暖气就都跑光了。
  苏榭抱着妞妞站起身来,朝着门口的方向欠了欠身:“先生来看宠物吗?”
  韩为布满戾气的面容,在看到宠物店内没有别人之后缓和了一些。他朝身后几个人挥挥手,让他们去外面等着,自己朝苏榭一步步走了过去。那节奏不急不缓,却让宠物店里的空气都沉重了起来,许多小狗小猫都不安地叫了起来。
  苏榭茫然地站在那,瞳孔没有焦距,无意识地摸着妞妞的毛,妞妞从喉咙里发出威胁的声音,可是因为太小,“咪咪”地叫唤一点威胁力都没有。
  “先生?”他疑惑地问道,打了个寒颤。
  今年的冬天真冷。
  韩为站定在苏榭面前,伸出戴着皮手套的手捏起苏榭下巴抬了起来,和那没有焦距的双眼对上时,心中震了一震。
  这得吃了多大的苦?都他妈瞎了!
  让你逃!该!
  韩为恨恨地想,苏榭扭头仓皇地退了几步,从韩为的禁锢中挣脱出来,佯作镇定地说:“先生,您再不说话,我就报警了。”
  苏榭作势伸出手,想去按墙上装的报警按钮。
  韩为看着苏榭哆嗦的瘦长手指,冷笑一声:“眼睛瞎了就听不出是我了?”
  苏榭浑身一震,几乎是在听到声音的瞬间就转身往后面逃,韩为的脸上顿时布满阴霾,厉喝一声道:“你再走一步试试!信不信我把你这破店全砸了?”
  “咪!”妞妞在苏榭怀里吓得直抖,苏榭想到小动物们,一下子僵住了。
  他不知道哪里出了错,韩为怎么找来了呢?
  韩为三步并两步地迈着长腿走过去,扳过苏榭肩膀,看到他死死搂着怀里的小奶猫便气不打一处来,劈手就夺了过去,往旁边一扔。妞妞在空中划了道弧线,惨叫一声,“啪”地落在地上,飞快地跑到一个角落里躲了起来。
  苏榭这才反应过来:“韩……韩为,你干什么?”
  “胆子变大了嘛,为了一只猫敢跟我吼了。”韩为用戴着冰冷的皮质手套的手,死死卡住苏榭双颊,让他仰起脸来,声音里压抑着沉沉的怒气,“这么多年没见了,你就没一句想跟我说的?我他妈就站在你面前!还比不上那只没断奶的猫!”
  苏榭几乎不得不踮起脚尖:“你先放开我……”他艰难地说,想掰开韩为的手,但韩为的一双大手就像铁箍一样,又冷又硬。
  强大alpha极富侵略性的信息素扑面而来,往苏榭的每一个毛孔里钻去,曾经被标记过的身体立刻联想起了这信息素代表的含义,诚实地作出了反应。
  “韩……为。”苏榭挣扎着恳求道,身体在omega天生的臣服本能作用下瑟瑟发抖。
  而韩为残忍地说:“放开你,你又要跑到哪里去?你觉得同一个谎言可以用几次?”
  苏榭几乎窒息,双眼泛红,狼狈不堪:“那你想怎么样?杀了我吗?你的手再往下移几公分,正好能掐死我。韩为,我从来不欠你的,反正我已经瞎了,你用不着摆出受伤的样子,我看不见了。”
  “啪!”那一句要死要活的话触动了韩为冷酷的神经,韩为松开手给了苏榭一巴掌,他的手劲实在大,即使最后关头收敛了一点,也还是在苏榭脸上留下了深红的指印。
  韩为巴掌落下去的时候就后悔了,可他气得要死,整个人就像拔了保险的炸弹,一不小心就要炸了。
  他找了苏榭五年,整整五年。订婚宴上准新郎落跑,整个A市都知道了,他那个传说中情比金坚的情人,丢下他走了。
  苏榭半边脸高高肿了起来,踉跄了几步,木然地站稳,那双没有焦距的双眼,不知在看哪里,应该是没有落脚点的。
  韩为居高临下地看着他:“胡说八道说够了没有?说够了就去收拾一下,跟我走。”
  苏榭道:“不。”
  韩为英挺的双眉皱成了深刻的“川”字:“你再说一遍?”
  苏榭疲惫道:“我不会跟你走,除非我死了。”
  韩为只觉得太阳穴“突突”地跳:“你什么毛病?开口闭口要死要活,别在这给我作,跟我回家。”
  苏榭道:“你妈知道这事吗?”
  韩为道:“我的事她管不着,你不知道?”
  “是你不知道。”苏榭狠狠掐了一下手心,五年前刻骨铭心的侮辱言语再度浮上他的心头,而他现在呢,肿着半边脸,似乎比五年前更为不堪,“韩为,你妈做的事情我本来不想告诉你,但既然你找来了,我也只好说了。五年前订婚那天,不是我要逃跑,是你妈叫人在我的杯子里下了药,把我放进了她准备的车里。这是她和我通话留下来的录音,孰是孰非,你自己看着办。”
  苏榭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录音笔,看样子这几年他每天都会带在身上。韩为接过来按了一下,一段对话从录音笔中传了出来。
  “……苏榭,这辆车的刹车已经失灵了,你安心走吧。”
  “伯母,韩为还在等我!”
  “傻孩子,他是要和金家大小姐结婚的,你能给他带去什么?伯母知道你们真心相爱,韩为那个拗脾气,是劝不回来的。可真心有什么用?我千辛万苦把他拉扯成材,好不容易等他坐上了韩家家主的位子,怎么能让他为了爱情丢了前程?现在看着没了对方不行,可过几年,谁知道怎么样?男人嘛,我是懂的。”
  “可您之前为什么不说,非要到现在?你可以让我走,为什么一定要我的命?”
  “等到现在,让他在订婚宴上丢了脸,他才会恨,才会下决心忘记。伯母也不想要你的命,你是个好孩子,可你不死,总有一天你们还会遇见,我冷眼旁观,留着你是个祸害,孩子,要怪,就怪韩为对你用情太深,而你又太傻,要是你愿意跟在韩为身边不求名分,我也不会管你们的事,可你偏偏是个心气高的。你是什么身份,一个孤儿,只会拖累他……”
  “啪!”韩为将录音笔狠狠掼在地上,录音笔碎裂成无数片。
  
 
  ☆、第二章
 
  二
  苏榭惨淡一笑:“你还要我跟你回去吗?你做好跟你妈撕破脸的准备了吗?”
  韩为死死盯着苏榭道:“眼睛就是这么瞎的?”
  苏榭苦笑道:“还好命大,只瞎了一双眼睛。可要是她再这么来一回,韩大少爷,你觉得我有几条命呢?求你放我一条生路,死过一次,我是怕了。哪怕她当年一开始就反对,我也不至于躲在这不敢去找你,可是你看,她以前对我那样好,我怎么去面对她?难道你要我和你回去,逼着你和你妈决裂吗?”
  “这他妈能怪我吗?!”韩为暴躁地一拳砸在了墙面上,平缓的墙面顿时凹陷进去,四周出现了蜘蛛网一样的裂纹。
  “我只想安安稳稳太太平平地过日子。”
  韩为冷厉道:“你跟我走。”
  “我就想活着。”
  “有我在谁还敢动你?”韩为咬着牙,满脸的阴霾几乎铺天盖地压下来,“以前的事,交给我处理,你跟我回去!”
  苏榭轻声道:“韩为,你妈犯了故意杀人罪,你想怎么处理?”
  “还能怎么处理?我看她是脑子有病,最好的去处是精神病院。”韩为冷笑一声,“她是我妈,我不会送她去死,你也别想,但她这辈子,别想出来了。”
  韩为说着去拉苏榭,妞妞怯生生地爬了过来,咬着韩为裤脚哀戚地叫唤,大概是让主人快跑的意思。苏榭眼眶泛红,别过脸退后了两步。韩为不耐烦地甩了甩腿,妞妞挂在他的裤腿上晃荡,爪子胡乱挠着,却连韩为一块皮都没挠下来。
  “还真是够像。”韩为冷硬地说,看向苏榭露出来的柔软白皙的脖子,另一团火就上来了。
  苏榭道:“你真的要送她去精神病院?”
  韩为道:“怎么着?”
  “刚刚那录音你也听到了,她谋杀我,哪一项法律条文写了,杀人不要偿命的?”苏榭平静地说完,偏过头,将视线落在玻璃窗外。他甚至做好了再挨一巴掌的准备,韩为说的没错,他胆子变大了,居然想要韩为他妈去给自己偿命。但杀人偿命,几千年了,都是天经地义。
  韩为动作一顿,先弯下腰把挂在裤腿上的妞妞扯了下来扔远了,然后用那种平静得过分的语气说:“你一定要她死?”
  苏榭道:“不是我要她死,是法律要她死。要是你非得让我跟你回去,我们绕不开这一条。我就是不想出现这种情况,才躲了你五年。”
  “你知不知道她生了我,养了我?”
  苏榭脑中浮现出韩母雍容可亲的面孔,心中一痛:“你就当今天没有来过,我不会再跟任何人提起这件事。韩为,咱俩,算了吧。”
  韩为静默片刻。
  这短短片刻时间漫长得像一个世纪一样,苏榭脑中走马观花似的出现了一幕幕过往。
  刚上大学的时候,那个桀骜不驯的刺头永远是最不受omega欢迎的alpha。但两人在参加过一次化装舞会后,因为苏榭的果汁弄脏了韩为的衣服,而多了许多接触。不懂浪漫的年轻alpha,老套地捧着玫瑰花在宿舍楼下求爱。谁都不能理解他的选择,因为只有他知道,那是世界上最会疼人的alpha。
  他们一直那么好,韩为看到他手指破了皮都会大呼小叫,可刚刚,韩为一巴掌落了下来。
  韩为的声音很奇特:“你说算了?”苏榭刚想说话,韩为继续道,“你告诉我怎么算?八年前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泼了果汁的裤子还在家里储藏室里存着,七年前发情期那一周用掉的床单,洗再多遍都去不干净你的味道,也在储藏室里存着,就是用过的套子的盒子,我都跟个傻逼似的放在书房的抽屉里。这些事,你好好说道说道,都怎么算?”
  苏榭呆了片刻,道:“你说这个干什么?”
  “怎么不能说了?”韩为长腿一迈, “回家再说,别他妈废话。你就为这躲我,我还没找你算账,你倒没完没了了。”说着伸手直接抓住苏榭,扔在肩膀上扛走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