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老夫少妻 作者:叱爷

字体:[ ]

 
老夫少妻
作者:叱爷
 
文案
 
井非是一个双性人,自卑内向。被父母送到宫家,嫁给了刚毅冷淡的宫帆。兔子一样的井非萌得宫帆总是想吃兔子肉,两个人的爱情生活,家长里短,细水长流。
 
宫帆在邻市开了一个保镖公司,武力值爆表的宫帆睨着蜷缩成一团的泪眼汪汪的井非,习惯了教训糙汉子,遇到娇嫩的媳妇儿该怎么办!
 
内容标签:生子 布衣生活 情有独钟 铁汉柔情
 
搜索关键字:主角:井非,宫帆 ┃ 配角:宫父,宫母,井家一家人 ┃ 其它:兔子属性,双性,铁汉柔情
 
==================
 
  ☆、第1章
 
老夫少妻1
    井非是一个双性人。家在山坳里,人少信息也不发达,信息传递得慢。因此也躲过了人言可畏这一劫。但即便是如此,井非也还是受尽了白眼和异样的眼神。井非的身体永远是这个封闭的小山村里不会停息的话题。
    茶余饭后,井非那种异样的身体总是会成为笑谈。走在路上,那些老爷们儿,年轻的小伙子,小孩子也总是盯着井非的腿间看,年轻的媳妇儿,老婆婆倒是不好意思直接盯着看,但是那种笑谈的语气,那种不关自己的态度,捂着嘴巴,笑得一脸的促狭,那种态度更加伤人。
    井父井母也从来不参与那些茶余饭后。他们的儿子是谈资。而他们,对这个出生就打乱了宁静生活的儿子,也是喜欢不起来。每天冷言冷语,尽量无视这个异样的孩子。
    井家有三个孩子。井非是幺子。大哥井律是这个封闭的小山村里唯一的大学生,哪怕只是一个三流大学的大学生。也就跟古代书生中了状元那般。二姐小学毕业。前几年跟着村里人外出打工,这些年一次也没有回来。
    井非做好了晚饭,厨房被油烟和柴火熏的黑黄黑黄的。蜘蛛网上被黑色的污垢裹住,吊在房顶上。农家的菜并不丰盛,甚至没有荤腥。井非端着两盘子菜走到院落里。
    将菜放在石板桌上,不安的擦擦手里的油渍。看着坐在那里吸着烟的父亲,母亲也从屋里面走出来。
    井父用烟杆敲敲桌子,“坐下来吧。”
    井非不安的看看井父,井母一句话也不说,冷着脸坐在旁边,对井非当做没看到,对井父的那句话更是无视。
    井非勉强的摆出笑脸,尽管内心十分苦涩,但是自卑懦弱的他,从来没有想过去争取什么。
    “你大哥在外面谈了个姑娘伢,是个城里姑娘。”井父的眉毛扬得老高,看起来有点生气,又十分的骄傲。“两人毕业了准备结婚,但是女方要求要在城里买一套房子。”这是井父精简后的话,其实当时在村口用小卖部的公共电话跟他引以为荣的儿子谈这些时,话堵心得多了。大学生儿子瞧不起一身土气的父母。
    井非也不知道自己该笑还是为难。对于这个大哥,井非是不喜欢的,甚至说,井非不喜欢这里任何的一草一木,包括亲人,包括相亲。人心的确是肉长的,但是大家对于异样的井非却是铁石心肠的。
    井非还是配合着父亲的话摆出一个笑脸。很清浅。井母厌恶的看了一眼这个儿子。对于这张不男不女,笑起来更是雌雄不分的脸更是厌恶。
    “说是还差十多万。”井父的脸像是晒干的橘子皮,黝黑黝黑的。井母干脆是横眉冷对,对着井父这般吞吞吐吐的拐弯抹角的娓娓道来不耐烦。将瓷碗放在地上,“咯吱——”刺耳的响声让这紧张的气氛更加尴尬。
    “家里养了你这么多年了,你二姐十五岁就出去打工了,也没有往家里寄一分钱,但是好歹是坐吃家里的。我们也养了你十八年了,你也该是回报一下我和你爸了。”井母夹起一根青菜放到碗里,对于低头拨弄着白米饭,没有朝青菜伸一筷子的井非看一眼。
    井非抬起头,放下筷子,十万对于他来说,简直就是天文数字,但是对于这样的鄙薄的话语,这样的冷清,井非硬撑着,“嗯。我会出去打工的。”
    这十八年,井非虽说没有出去打工,但是体力活也干了不少,到了农时插秧,打谷,掰玉米,割黄豆。。。。。。。样样都干,只是希望父母能够少对他冷言冷语。井非用所有的事情充斥自己的时间。他不愿意上学,也拒绝与人交流。就是因为这个身体,他所有的天空都充满了雾霾,从不见太阳。
    井非只是从大哥井律的书里只言片语里想象过外面的世界,他很憧憬,但是也清楚的知道,那个灯火阑珊,五彩斑斓的世界离自己太远,远得永远也到不了。所以只是憧憬,他更想要的,是想找一个无人问津的角落,没有冷言冷语,没有任何鄙夷,自生自灭。
    “那好。我已经给你找好了。你去那里工作。”井母说完了这句话,看着井非,脸上一脸怪异别扭,和鄙夷厌恶,眼神里更是不屑和恶心。“你到那里工作,那人给我们家五十万。就是——”井母看了看井非的脸,又想起这五十万的根本原因,怪异的双性身体,“你要喊那里的女主人为妈妈。当然人家不让你喊,你就不要喊了,到那里听人家的话。”
    井母说完了,碗筷一扔,起身进屋。井非目瞪口呆,惊愕的看着自己的父亲,希望他说的更加具体,也解释一下母亲的话里意思。
    井父老脸更加黑了,将从不离手的烟杆放在桌子上。“就是你母亲那个意思。你到了那边,自己多照顾自己吧。明天早上就有人来接你了。”井父说完,低头扒饭,桌子上的两盘素菜都被他夹到碗里。
    井非的身体发冷。他不知道父母是什么意思,但是那句要称呼其他人为母亲是什么意思。不是要去工作吗?不是该称呼老板么?井非眼神发直。未知的茫然与害怕抵过了被离弃的悲伤与失望。
    夏天的知了不停的叫唤,早上天气温度也是异样的高。外面的村落里,多数人家已经开始耕耘烧火做饭了。
    井非收拾了几件衣服,头昏昏沉沉的,弯着腰收拾东西,感觉要栽下去了一样(头朝地晕倒)。
    井母也是起了个大早,看到井非弯腰收拾东西。“那户人家有的是钱,你过去别人会给你准备衣服,这几件破衣服人家也看不上。”她看着那几件洗的发白的衣服,是大儿子在外面买的,十几块,想想价格就觉得心痛。被这个儿子带走,她有些肉痛,想留给自己老公穿。反正他都是别人家的了。
    井非放下衣服,脸上十分的尴尬这种尴尬是来自于别人觉得自己是多余的。井母也知道自己这副模样很刻薄,但是她真的是狠不下心来。这几件加起来都是百把块钱呀,虽然是大儿子穿剩下的不要的。但是这些留下来,又可以为家里节省一笔开支了。大儿子为了娶到那个女孩儿,常常伸手问家里要钱,动不动就是百千块。自己这种家里是受不了了。但是儿子觉得城里女孩花俏,灵气,丈夫又觉得娶到个城里姑娘,自己家是第一家,长脸,花钱虽然心疼,但是愿意。
    井母看到井非将衣服放下来,走到外屋里,井非待在房间里,有些手足无措。好像自己是一个外人来这家做客般,里里外外都不自在。
    时间的轮轴从来都不停止。该来的还是要来。汽车的摩擦声在屋外响起来。井非隔着矮小的窗,看着窗外面。石头堆砌起来的院墙,一棵枣树下停着一辆黑色的轿车,黑的发亮,除了车轱辘子上沾染着黑色的泥巴,后车窗上面带起来的泥点。
    父亲站在枣树下,翘首期盼的看着黑色轿车,眉眼间都是喜色。井母也听到了声响,穿着洗不干净的围裙到外面去迎接。她脸上没有多少喜色,但还是眉开眼笑。
    司机下车,走到车子旁边为宫母打开车门,身材匀称,紫红色旗袍,徐娘半老,风韵犹存,气质上佳。
    宫母朝井父井母点点头,微笑着打了一声招呼,井父井母也点点头,拘促道,“你好,你好。”
    宫母扬起脖子,朝后面的一层楼高的红砖瓦房看过去,显然是在找人,眼睛瞄了一圈,终于在一边长了小树的墙面下,透过十多寸的小窗户,看到了一张青稚不安的脸。看到那单纯清澈的眼睛,宫母满意的笑了笑。
    井父井母看宫母朝儿子的房间里瞄,井母说道,“井非不懂事,我去叫他出来。”
    宫母看了看井父井母,那双丹凤眼好像能够看穿一切伪装,但是她只是笑笑,“嗯,我也想看看那孩子。刚刚就看了那一眼,那孩子真合我心意。”宫母看了十分喜欢。觉得自己儿子肯定也是十分喜欢的。
    井父井母听她高兴的语气。心里也是十分高兴,想想那五十万,那暗黄的脸色就更加的红润。
    井非从屋里走出来,少年的身体有些单薄,宫母第一眼就看出来这个这个孩子十分的内向,想想这个孩子的身体,周围的环境以及父母的冷漠自私,这种自卑内向也不意外,就是生生减低了那张脸的光彩。哎,可惜了。
    宫母走过去,拉住井非的手,仔细的瞄着井非,感觉到井非的手不停的颤抖,她更加的握紧,透过掌心给他传递温暖。“真是个好看的孩子。”
    井非警戒的看着宫母,像个仓鼠一样,胆小,他看着宫母的手,宫母觉得就是仓鼠伸出爪子挠了挠自己的手掌心,心里对这个孩子更是喜爱。
    “告诉阿姨,叫什么名字?”宫母安抚性的抚摸着井非的脑袋。果然井非的警戒心降低了。看着第一个待自己这般温和的长辈,井非心里阵阵的酸涩又感动。“我叫井非。”井非的声音很小,低着头,软糯的声音让宫母情不自禁的拿井非和自己五大三粗的儿子对比,自己儿子简直什么就不是!
    宫母一边和井非轻言细语的聊天,井非不是总是跟她说话,但是听得十分的认真。睁得圆溜溜的大眼睛眨巴眨巴的看着自己,宫母的小心脏呦,为什么自己儿子就是那般五大三粗!!!看着就心烦!不过,这个孩子马上就是自己媳妇儿了,就是自己家的人了!
    井父井母目瞪口呆的看着宫母诱拐自己的儿子,不动声色的将井非带到车子旁边。
    司机有眼色的打开车门,宫母牵着井非的手进车。井非眼里闪过挣扎,但还是乖顺的跟着宫母进车里了。宫母嘴角的笑容那么明艳,降低车窗,对着还没有反应过来的井父井母说道,“我有点忙,就先带非非回家了,等到非非想回家,我再送他回来。”一句话就阐述了井非现在的身份,井非现在是她宫家的人了,不再是井家的儿子。
 
  ☆、第2章
 
老夫少妻2
    黑色的轿车在坑坑洼洼的泥石路上慢悠悠的行驶着,车身被颠得左右摇摆,宫母转头观察井非,见他脸色还是实属正常,不晕车,就是神情低落了些。不免感叹这个孩子是个重情义的好孩子。这样也好,以后同性的路难走,有这么一个重情义的孩子陪着自己的儿子,她和老伴儿两人也就安心了。
    井非耷拉着脑袋,看着外面青翠的野草,城里人的眼里,那是自然景色,乡下人眼里,那是掩藏着毒虫的野草。
    “非非,这里有零食。”宫母从旁边的座位里拿出一袋子零食,想来这个孩子刚刚满了十八岁,小孩子总是爱吃零食的,备着,以防万一。
    井非忐忑不安的看着宫母,他的脸上几分惶恐,摇着手,那些花花绿绿的包装袋子看都不敢看一眼。“阿姨,我不吃。”实在是不知道该如何去拒绝,井非只是不停地拒绝着,眼睛红红的,快要哭起来似的,有感动,有不安。
    宫母看他这副不安的模样,心里叹到,作孽呀,说自己作孽,也说井家一家人作孽,多的好一个孩子,怎么不善待呢!自己也好不到哪里去,为了自己儿子,也干了这种戳脊梁骨的事情,将来啊,不得好死。可是只要儿子以后有个知心知意的人陪着,就让她不得好死吧。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