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凶兔攻略 作者:大唐小肥羊

字体:[ ]

 
 
    内容简介:
 
 有一个攻,他把伪装成凶巴巴大刺猬的小弱受,一层层扒开伪装抱回家的故事
陆允南是个轻微S的一号,最近看上了一只小白兔
奈何小白兔的“哥哥”太凶,让他吃不到口
然后有一天,他把凶巴巴的小黑兔“哥哥”弄哭了……
“哥哥”哭唧唧地露出了真面目
 
衣冠禽兽微S攻,伪女王小弱受
总之是个没节操、没智商、没逻辑的小白文
两对CP,1v1,HE
 
    【Chapter 01】
 
    陆允南等到七点十三分,才等到乐队开始演奏。
 
    灯光随着乐声的节奏在舞台上晃动,他一眼看到了要找的人——乐队的鼓手和主唱,在几个浑身亮闪闪的金属和五颜六色亮片的年轻人中,漂亮得非常显眼。
 
    “FierceBunny的双胞胎兄弟,弟弟是你好的那口。”
 
    他默不作声地关掉手机屏幕,坐直身,取过吧台上的酒饮一口。
 
    FierceBunny是正在演奏的乐队的名字。
 
    陆允南不常来这种闹哄哄的小GAY吧,对这个圈子里貌似小有名气的乐队一无所知,这次是老同学——也是GAY友极力推荐才屈尊降贵踏足这里,事实上等了十三分钟已经有些暴躁。
 
    一暴躁起来,就很想扒掉什么人的裤子,小鞭子大棒子轮流上狠狠抽他个眼泪鼻涕一脸——但是作为一个合格的衣冠禽兽,他只是露出了一个有些矜持的微笑。
 
    因为台上的双胞胎确实很漂亮。
 
    舞台的灯光很炫,几个人都打扮得很让陆允南这种老男人牙痛。
 
    长发的鼓手,五官漂亮而凛冽,击打动作时动作凶悍又极具美感。微卷的头发乱糟糟地扎在脑后,肤色极白,看不出是抹了什么还是天生如此。他穿着很短的漆皮深蓝夹克,黑T恤,虽然身上叮叮当当戴了一堆链子铆钉,但是袖子却挽得很高,干净的手腕瘦白有力。
 
    陆允南坐在舞台侧面,隐约看到他一只耳朵上戴了四个耳钻。
 
    和他比起来——应该说和乐队里的其他人比起来,双胞胎里的主唱简直打扮得过于清爽了。和鼓手一样他也是长发,不过是柔顺的直发,从耳后垂下来半长不长地披在肩上。白衬衫哈伦裤,半塞进裤腰的衬衣下摆下面露出一小节米色腰带,和鼓手明明长着同样一张脸,却眉眼带笑,整个人柔和不少。
 
    陆允南想了想,觉得自己的爱好已经很重口了,口味还是清淡一点吧。
 
    陆允南是个轻微S,身体兼精神的那种。
 
    大多数人或许会认为S就一定是个渣攻,其实这十分冤枉。无论是感情还是床事,陆允南都自认为素来吃相良好,他并不是精神变态靠虐待恋人获得爽感,而是发自内心地觉得被欺负到哭唧唧、明明害怕得不得了还乖乖往怀里躲的小兔子非常可爱而已……虽然听起来是有点变态,咳。
 
    陆允南一边默默埋汰自己,一边仔细打量台上的主唱。
 
    ……真的是很漂亮。
 
    无论是好看的五官,还是那种温温吞吞、又带些青涩的气质,让人很快能联想到扒掉衣服之后一定也是软软嫩嫩、香喷喷的,而且还很羞涩。
 
    陆允南一边意yín,一边面色镇静地喝酒。
 
    半个小时之后,乐队停下来休息。
 
    几个年轻人陆陆续续走下台,陆允南看到清秀可爱的小主唱蹲下身捡了个什么,头发从肩头滑下,还没有来得及抬手拨上去,另一双手已经帮他把挡住视线的头发别到耳后。
 
    小主唱仰起脸,笑出一个酒窝,朝弯腰站在面前的鼓手说了句什么。
 
    鼓手冷冰冰的表情稍微柔和了一些,然后伸出手,扯着自家兄弟的胳膊把他拉了起来,两个人一前一后,从靠近陆允南这一侧的楼梯上走下来。
 
    陆允南低头抿一口酒,再抬头,他发现那个鼓手正在看他。
 
    ……准确来说是瞪。表情凶狠得不得了。
 
    陆允南觉得蛮有意思。
 
    秦泽注意到那个西装男有一会儿了。
 
    一开始是因为这个人穿着太正式,端正的坐姿简直和周围格格不入,后来就是纯粹的不爽——从他的角度来看,这个男人的目光一直幽幽地落在自己偏左一点的地方,秦泽往左边一看,秦安正无辜地朝自己睁大眼睛,气得他差点没把秦安的手腕捏断。
 
    “……疼疼疼!!”
 
    秦安捧着手腕,哆嗦得眼泪都快出来了。
 
    “对不起……”秦泽愧疚低头。
 
    秦安却一秒噗嗤笑起来,拍了拍他肩膀:“骗你的,小傻子。”
 
    秦泽扭头又去看那个男的。
 
    果然,还在看。
 
    他知道秦安漂亮,这里又是GAY吧,这种目光简直再正常不过。
 
    ……但是还是不高兴。
 
    因为就在他发现男人盯着秦安看时,那个人忽然转过目光,和他的视线碰在了一起——然后男人举起酒杯,朝他温柔笑了笑。
 
    秦泽冷笑别过脸。
 
    妈的,还是个衣冠禽兽。
 
    这种不爽在十分钟之后达到了顶峰。
 
    他们乐队的几个人正在吧台边上浪,调酒师林哥和队长佑哥有那么点意思,两个人天天黏糊,秦安抱一边眯眼笑一边抱着汽水在喝。
 
    秦泽喝着啤酒正无所事事,就看到一个服务生走过来。
 
    “这是那边的先生请的。”
 
    一大杯透明微蓝的液体被放在桌上,里面插着一支小伞。
 
    服务生对秦安指了指后面,秦泽顺着看过去,衣冠禽兽远远朝这里微笑。秦安还在有点意外,秦泽已经心里暗骂一声,呸。
 
    ……哪儿来的暴发户,真俗。
 
    这玩意儿秦泽没看过几次,只知道贵得吓死人。
 
    那边几个幸灾乐祸地起哄起来,熟悉的几个都知道,秦安这个人什么都好,就是不能沾酒——但只有秦泽知道,秦安他是沾了酒之后什么都不好了。
 
    秦安有点脸红,正准备小声谢绝,秦泽一手取过酒杯笑起来。
 
    “拒绝什么,这不是有人上赶着破费么。”
 
    陆允南饶有兴味地挑起了眉。
 
    他看到那个冷冰冰的护短哥哥一笑,就知道不对了,果然,下一秒那个凶巴巴的美人一边笑一边朝他举了举杯,然后仰头就把那酒干了。
 
    ……咕嘟咕嘟,一口气没换。
 
    陆允南不由失笑。
 
    这还没完。
 
    秦泽晃晃杯子,站起身大步朝陆允南走过来。
 
    “咚。”
 
    杯子被放在桌上。
 
    秦泽微微倾身,十分勾人地弯了弯唇角:“十分可惜,秦安他滴酒不能沾……不过这酒的味道不错,多谢好意。”
 
    凑近了说话,陆允南才发现他还穿了舌钉。
 
    在酒吧五颜六色昏暗的灯光下,口腔中的一点金属凶光忽隐忽现,如同深海里的一片鱼鳞一样灵活晦暗,暧昧不明。
 
    陆允南不动声色地笑:“……喜欢就好。”
 
    对方明显愣了下,然后白了他一眼直起身,走回原来的座位。
 
    快要八点的时候,乐队又开始演奏。
 
    陆允南跟吧台里的林旭打听这两兄弟,林旭露出一种了然而惋惜的表情:“……你说秦泽和秦安啊,他们两个,我劝你还是算了。很多人追小安子的,但是阿泽太凶,十个里吓跑了八个,剩下的两个小安子自己就打发了。”
 
    “很难?”
 
    “非常难。”
 
    陆允南喝一口酒,又问:“那秦泽呢。”
 
    “什么?”
 
    “秦泽也很……帅气,没有男朋友么。”
 
    林旭说:“追的人倒是多得很,听说还有个傻逼被揍得躺医院躺了一个月,真可怜。”他这么说,却笑嘻嘻的一点可怜的意思都没有,“可惜阿泽这孩子有点儿……内向,一直没交到靠谱的对象。”
 
    ……内向????
 
    陆允南眨眨眼,觉得快要不认识“内向”这两个字了。
 
    九点钟的时候乐队再次下场来休息。
 
    几个人陆续走下来的时候,陆允南看到秦泽在楼梯上绊了一下,被秦安一把拉住,才没摔个嘴啃泥。走下来之后明显脚步打飘,陆允南知道这小子酒精上头了。
 
    路上有人搭讪,秦泽弯下腰来说话,结果那人突然伸手摸了摸他的脸。
 
    “……砰!”
 
    秦泽后退一大步,差点把桌子碰翻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