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恶报 作者:少年沈黎

字体:[ ]

 
 
书名:恶报
作者:少年沈黎
 
文案
这是农夫和蛇的故事——医生夏风偶然救了作为军火贩子的白肃,却惹来不少灾难。白肃对于夏风就像灾难临头,让他的生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本被白肃当成替死鬼的夏风却慢慢的成了白肃的软肋;而身为医生的夏风不得不伤人,却渐渐意识到,自己对白肃别样的感情……
 
内容标签:强强 相爱相杀 都市情缘 现代架空
 
搜索关键字:主角:白肃,夏风 ┃ 配角:白翼,周温纶,赵绯,达蒙,杜铭裕 ┃ 其它:忠犬攻,冷淡洁癖医生受,军火,染毒戒毒,蜕变
 
 
 
  ☆、惊惧
 
  1.惊惧
  夏风从手术室里出来,门外的患者家属蜂涌上来问他如何。
  夏风冲他们微微一笑,说了句患者平安后便去了办公室。他将帽子摘下来,又把白大褂脱下,统统扔进一个包装袋里。
  他在洗手池洗了几遍手,心里还是有几分不适,马上到了下班时间,他又转了一遍病房,便提前离开医院。
  他的公寓在郊区,开车不堵的话要一个小时左右。而要是赶上A市的高峰期,夏风就指不定几点才能到家了。医院同事曾经问他这么堵车干吗不直接坐地铁,方便又不堵车,当时夏风皱了皱眉,没有回答。
  其实他有点精神洁癖,受不了地铁里拥挤的要人贴着人的感觉。在有座位的情况下,他有时宁愿站着也不愿意坐下来和别人挨着。他的这种洁癖导致他每次在做完手术后的一个小时里会不断的洗手,在手术那一天不会吃东西。
  成为医生纯粹是由于家里的缘故。出生在医生世家里的夏风被迫学医,而他这样的洁癖和强迫症却无从考究,母亲确实爱干净一些,但也没有夏风这么严重。
  夏风到家的时候天已经黑了。
  他的公寓在一个老旧的小区里,租这里也完全是因为比较安静。夏风把帽子和白大褂丢进洗衣机里,随后回了卧室看书。
  他的生活就是这样一天一天过去。除了医院就是书,他还有个兴趣,雕花。
  他有一个严格的生物钟,在十点的时候他一定要上床睡觉,但是第二天醒来的时间却并不能确定。他也是一个贪睡的人,除了上班时间,只要休假他便会睡个昏天黑地。
  当他准备合上书的时候手被拉出一个口子。他并不是有痛感,而是因为他对血的味道过于敏感。空气里的血腥味道让他微微皱眉,他发现了左手中指里侧的那道枪口,非常细微的流出一点血液。
  手机这时候响了起来,他有点奇怪这个点怎么会有人给他打电话,接起来是门卫,说他的快递放在门口了,叫他下去取。
  想起来前一阵母亲说给他寄来了家里的一些衣物,他拿起卫生纸擦了一下手指,套上薄外套便出了门。
  夏风拿着包裹往回走的时候听到了乌鸦的叫声。鼻子又嗅到了血腥的味道,锈蚀的感觉渐渐在空气里蔓延。他四下望了望,以为是流浪猫受了伤,也没在意就往回走去。
  在他打开房门的时候,一个人突然冲过来手环住夏风的脖子,一下子冲进夏风的家里。夏风还没有意识到发生什么,刺鼻的血的味道直入鼻腔。
  那人砰的一下把门锁上。客厅明亮的灯下夏风看到他胳膊上留下来的血,那人伸手关了灯,轻声说道:“让我留一会,别说话。”
  夏风呆愣的看着眼前的人,在门外传来咚咚咚跑上楼的声音的时候,他似乎知道这人身处的情况,眉头却皱了起来。那人的状况却是有点糟糕,安静的屋里的急促的呼吸声伴随着他的血流下来,夏风感觉到这人的生命似乎在消逝。
  刚动了动脚,他却听到门外剧烈的敲门声。夏风彻底愣住,他能在黑暗里想像出外面那群人凶神恶煞的样子。地上那人轻声开口:“你别开门。”说完踉跄的站起来朝屋里挪去。
  夏风站在原地根本没法动弹,他的呼吸都带了颤抖的感觉,敲门声还在延续,他还听见门外说“再不开门就开枪把门崩了”的声音。
  强烈的恐惧感袭来,他甚至听见门外给枪上膛的声音。
  吵闹声越来越强烈,敲门声却戛然而止。夏风颤抖的从猫眼看了出去,似乎是有人叫来了警察,这才消停下来。
  他终于松了口气,想起屋里还有一人,微微紧张的走进卧室。
  那人奄奄一息的靠在床边。夏风不太敢轻易把灯打开,只是过去开了台灯,却看到那人的脸色惨白。夏风从柜子里拿出了医药箱,将那人平放在地上。灯光聚在他的手臂上,夏风抽了一口气,明显的弹伤让他愣住。
  他深吸了口气,回忆自己曾经在医学书上看到的取弹方法。在刀子即将碰到那人肉皮时他犹豫了起来。没有麻醉药的情况下,轻易的开刀若是导致他疼晕过去那将是最糟糕的情况。
  “我不怕疼…直接取弹吧。”
  那人的声音极度轻微,断断续续,夏风又呼了口气,稳稳的开始取弹。
  取弹的过程中那人不止一次的闷哼,夏风满头大汗,仅仅二十分钟的取弹过程比他曾经进行的任何一场好几个小时的手术都要疲惫。
  终于完成了手术,他将伤口处理完包扎好,夏风几乎瘫倒在地上。那人的呼吸渐渐的平静不少。
  “谢谢。”
  那人躺在地上看向夏风。夏风没有力气和他讲话,侧了脸看着那个人,头疼的目眦欲裂。                        
作者有话要说:  打滚求评求收藏~新人发文,希望大家多多支持哦~蟹蟹~撒花~
 
  ☆、回礼
 
  2.回礼
  蝉鸣声渐渐的响了起来。
  夏风迷迷糊糊的醒过来,血的味道还弥漫着。他慢慢的从床上坐起来,揉了揉太阳穴。
  昨天取弹结束后那人并没有停留多久便离开了,留下一屋子的血。夏风被吓的不轻,瘫坐在地上好久才缓过神来。
  他感到深深的烦躁,恨不得把家具都换掉。起身收拾到夜里一点,他好不容易躺在床上,闭上眼耳朵里全都是刚才嘈杂的声音。他觉得自己快要窒息了。平躺了几个小时快到清晨他才渐渐的能够进入睡眠,却做了个自己被人拿枪抵着的噩梦。
  这真是他自出生以来最糟糕的经历。
  夏风叹了口气,最终决定找新的房子。
  事情的发生总是出乎意料的。
  相安无事的过去了一周后,夏风已经找到了新的房子,新购置的家具也都搬到那里去了。
  由于那天的事情对夏风冲击过大,他这几天都住在朋友唐培乐家里。新家准备的差不多,夏风就打算回郊区拿一些东西。
  开车到了楼下,他瞥到多了几辆从未见过的车,心想这几天没回来,就有人搬来了啊。上楼的时候他总是忍不住回头,生怕再有像那天那种事。
  夏风进屋后吓了一跳。
  几个黑衣人站在客厅里,还有一人坐在沙发上抽烟,见到夏风进来后把烟掐掉,笑着说了声你回来啦。夏风定睛看了看,那人似乎是那天中弹那个人,他愣了一会,开口:“你怎么进来的?”
  那人摊了摊手:“很容易。”他站了起来,走到他面前。夏风要抬着头才能看到他的眼睛。他微笑着自我介绍:“夏先生你好,我是白肃。”
  夏风对于这个人的一切都感到诧异。他那天的样子像是被人追杀,还中了一枪,现在还闯进了他家心安理得的坐在他的沙发上,在他回来后还微笑着做自我介绍,甚至知道自己的名字。一股危险感油然而生,夏风后退了几步。
  “白先生没有必要为了那天晚上特意赶来…”话还没说完,白肃就把他打断:“当然有必要。夏先生是我的救命恩人,为表我的感激之情,我当然要回报夏先生。”
  夏风的潜意识告诉他这个回报并不会是什么好事。
  “我想请夏先生当我的私人医生,报酬当然不会少,夏先生的要求,白某竭尽所能一定做到。”
  “……”夏风沉默了一会,开口:“冒昧的问一句,白先生…是做什么工作的?”他可不想整天接触一个时刻被枪追着跑的人。“白某是做买卖的。”白肃的微笑让夏风看了浑身难受,他自然不信白肃只是单纯的从商。他的下一句话让夏风一抖。“不过白某做的是军火买卖。”
  一时静谧。夏风皱着眉,不再看他:“我不过是一个普通医生,那天能帮白先生取弹纯属巧合,想必白先生身边不缺名医,白先生如果真想感谢我,那就请白先生不要再打扰我。”“我看不是巧合呢。夏先生是出身医学世家的人医术自然不用说,不过夏先生从来都只是一个白道上的外科医生,处理枪伤却那么顺手…”他停顿了一下,看到夏风脸色慢慢变白,继续说道:“夏先生若是想还在医院工作也未尝不可,没有像那天的特殊情况夏先生的工作生活还是会和以前没什么太大区别。”
  “我拒绝。”他直截了当,“白先生请移步,我还要收拾屋子。”
  白肃挑眉。“白某不是来和夏先生商量的。”“…你再不走我就叫警察了。”“夏先生说笑了,警察的军□□支来源还是我们白家,你说,警察们就算来了,看见我会怎么样?”白肃把手伸进口袋里,夏风看着他的动作,忽然看到他口袋里露出来的黑漆漆的枪,一惊。“白家不会亏待夏先生的。”
  白肃笑容可掬,却包含了生生的冷意。                        
作者有话要说:  撒花~~~~求评23333
 
  ☆、妥协
 
  3.妥协
  夏风又看了白肃口袋里的枪一眼。
  白肃一直在以一种看似恭敬的姿态等他的回答。夏风后退了几步,那群黑衣人却慢慢朝他又来。“让我想一想!”
  压迫感让夏风无所适从,尤其那把枪让他心跳的过于剧烈。他对于枪的恐惧感自从那天晚上达到了一个高度,他知道这个白肃虽然不会公然在民居里杀人,但是倘若他过于激烈的反抗,吃亏的必然是他。倒不如在这人还肯和他好好商量的时候……
  白肃看着眼前人的眉毛纠结在了一起,他不由得想笑。他慢慢的抬起头来又看着自己,声音里的不确定让白肃有了一丝玩味的心理。
  “…如果我答应你,”他顿了一下,“我的人身安全有保障吗?”“白某并不能百分之百的保证夏先生的安全,但是白某会派人保护你。除此之外,夏先生的自我保护能力才是最关键的。”白肃并不拐弯抹角。
  “听起来白先生给我的这份工作对我来说并没有特别大的益处。”夏风扯了扯嘴角。“铤而走险获得的收益更大。白某自出生以来百分之八十的时间都在冒险,如今白某的生活质量比大部分人都好的多。”
  简直是胡搅蛮缠。
  夏风放弃了和白肃的语言攻击,他不得不承认这人的伶牙俐齿。
  “所以夏先生的决定是?”
  “……我有条件。”“夏先生请说。”“不要对任何人透露我的存在,在你不需要我治疗的时候请不要打扰我的生活。”
  “白某一定遵守。”他微笑着伸出手,“我的医生,合作愉快。”他刻意把“我的”两个字说的格外清楚,夏风听后嗤之以鼻却不好表露。
  白肃却没有离开的意思。
  “时间不早了。”夏风听到他说这句话后喜悦了几分,以为他终于要离开,却听到他继续说道:“夏医生,我想你需要对我的身体状况做一个深入的了解,而且前几天的枪伤需要夏医生的再次治疗。夏医生今天就跟我回一趟本宅吧。”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