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单行道+番外 作者:不想吃药/不想吃药qq

字体:[ ]

 
《单行道》作者:不想吃药
 
文案:
 
    
 
简先生家的非少,是个无节操,无下限,无保底的变异阿斗。
 
简先生评价他:走路扭三扭,放屁抖三抖,当个gay还前后失守!
 
就这样的一个连自己老子都能埋汰几句的娘c,居然企图染指单沉!?
 
单沉是谁,他可是永帮最杰出十大精英之首。
 
还是一块冰山高冷帝!
 
当脑残邂逅面瘫,摩擦出的,是火花还是……?
 
简行非坚决紧贴着单沉:“男神,偶是你的脑残粉!”
 
单沉撕下粘在身上的简行非:“火星人民欢迎你!”
 
 
内容标签:强强 铁汉柔情 虐恋情深 报仇雪恨
 
搜索关键字:主角:简行非单沉 ┃ 配角:花九容冰简丰 ┃ 其它:强强伪娘死缠烂打
 
 
第一章 I腐啦you
 
    “非非非……少,您悠,悠着点,您开的是风神,不是飞神。”副驾驶上的花九挺着小身板,右手死攥着车顶扶手,两眼惊恐的盯着挡风玻璃,两旁快速闪过的建筑物就像电影快镜头,看得他两眼发花头皮发麻牙齿打架。
    简行非睬也不睬花九,左脚猛踩油门,方向盘在手里甩的像游戏手柄。 
    “爆爆爆啦,表要爆啦……”
    “再叫信不信老娘先让你菊爆!”
    花九立马噤声。 
    说话的工夫,车子一个极炫转身,钻进一条两股车道,简行非唇角微勾,阴柔脸庞泛起一个浮艳的笑容。
    呵呵,自己不认路闯进单行道,那谁,本少爷来泡了你,洗好菊花吧你咧! 
    “前面是夜市,是死路!非少快!!穿过去把他给堵住!!!”
    花九指着前面一辆银灰色凯迪拉克兴奋的大叫,圣母妈妈亚呀,快点让这二世祖追到他的男神吧,丫就是一个疯子啊!
    自己不称斤两,娘C胆敢染指九州堂的第二把手,不是疯子是什么? 
    前面那辆车一直把他们甩了几条大道,狂追了半个小时,车子底盘已经哐当作响,这辆破车只怕又要报废了。
    “唰——”
    沿途自行车道旁花坛中的半高紫薇树滑过车身,这种快速而动感的声音更加激发了简行非身体里的桀骜因子。
    油门一直踩到底,在花九惊悚的惨叫声中,车子一个迅捷的右边滑翔,紧接着两声急刹,轮胎和柏油路面亲密摩擦,发出痛苦的尖叫。
    “啪!”简行非甩着车门下车,踱着模特步走到银灰色的车前,微微仰着漂亮的下巴,朝着车前挡风玻璃,牛逼哄哄的勾勾手指。
    车子里传出挂档的声音,简行非眯起了眼睛,聚光看着车门打开后,那个下车的男人。
    艾玛呀,鼻血啊……
    那条先伸出来落地的长腿,有116CM吧,修身的西裤包裹着紧窄挺翘的臀,腰部被皮带和紧身衬衣杀得紧紧的,好腰呀! 
    噢……天哪,衬衣上还解开了三颗纽扣,露出蜜色的肌肤和性感的锁骨,古银吊牌用牛皮绳穿着,正好在衣领敞开处,好胸呀! 
    衬衫上的纽扣要是一颗颗解开,一点点的露出那漂亮的蜜色肌肤,再用嘴和舌头一寸寸舔过,尼玛,让他去做鬼也风流了! 
    哎呦,怎么有人能长成这个样子呢,不像是妈生的啊,愣像是耶稣他妈那个叫玛丽苏做出来的啊!~
    单(shan)沉眉心轻蹙,平静的打量着面前这个男人,自己的顶头大佬的幼子。 
    掏出烟盒自己点了支烟,并没有客气的让烟给对方,吐出烟雾,他先开口:“说吧,追了我半个小时,有什么事?”
    一把好嗓子呀!
    声音轻而不浮,极平也极稳。像玻璃球落入静谧的深潭,激起琳琅之声。 
    跟在简行非身后的花九张张嘴,正要代替主子发出I要腐啦YOU的战帖,单沉又加了一句:“你们最好是有正事,否则,我会向简先生要一个交代!”
    花九马上不敢说话了,嘴巴锁的牢牢的。
    单沉是帮会最大的堂口二把手,本省的九个堂口,就属九州堂最让人忌惮,这次帮会换届选举龙头,简先生是否能连任最大的取决就在九州堂的决议了。
    花九开始后悔答应帮着非少干这蠢事了,惹火了面前这个人,不被简先生生吞也会被单沉活剥,到时候对方菊没爆成,自己被爆头就玩大啦。
    “当然有事,还是正得不得了的正事!” 
    两双眼睛投到说话的简行非身上。
    单沉平静等着下文,花九不住使眼色。
    “老娘要追你,要跟你滚床单,要和你双兔傍地走……”
    在花九的脸肤色转菜色的变化过程中,简行非的小嫩脸灼灼其华的闪着兴奋的光,白皙的手还在空中撇了几下,小拇指翘的那叫一个风骚。
    单沉倒没有惊愕,面部表情没有一丝改变,对于简行非不要脸的宣战,他只是点了点头,扬眉道:“你要我当你的人?先拿出本事再说吧,在此之前,我从来都只玩女人,对于男人,虽然没碰过,但我知道圈子里,似乎c字开头的,都是做冷台的。”
    简行非妖娆的一笑,美眸像钩子似的,在他脸上刮了几下,曼声道:“我会让你知道c的厉害,当菊花和黄瓜邂逅,就是爱的火花被摩擦绽放的时候,呵呵。”
    简行非微不可闻的冷哼了一声,转头去开车门,身后简行非叫道:“我爱你,小沉沉。”
    花九打了个寒颤。
    “男神,我是你的脑残粉——”
    花九呕了出来,又吞了进去。
    “男神,伦家的春梦‘鸟’无痕就等着你放出来溜弯了……”
    花九跑到阴沟边安静的喷饭去了。
    前面夜市到12点收摊后让出道路才能通行,对于本市的交通路况,单沉并不熟悉,在车子里打了个电话,是打给简行非的老爸简丰的。
    “……嗯对,他还在车子外面……好的,我就在这里等着……非少?噢,没关系,我不会放在心上,就这样……好的,再见!”
    挂掉电话,透过车窗玻璃,果然看到简行非接了电话。
    “行了,啰嗦,你儿子我正在忙着给小汽车找个停车位,那必须是高端大气上档次的……我还有事没时间回来……什么,你敢!好吧,半个小时后回来,对了,我那辆小风神光荣退休了,嗯,ok!”
    挂掉电话,给车子里的单沉来了个360度无死角飞吻后,扭着屁股带着花九闪了。
    单沉摇摇头,从后视镜上收回目光,眼睛看着前方,焦距却没落到实处。
    修长的手指有节奏的敲着方向盘,简先生的提议,他需要足够的时间和冷静的头脑,来好好的分析。
    永帮,本省势力最大的帮派,五十多年历史,今后将演变成什么状况,或覆灭,或兴旺,或经历下一个五十年……
    简行非举着双手,漂亮的桃花眼斜斜睨着拿着探测器上下扫视检查的保镖。
    “大哥,要不要脱裤子检查?”
    “不用的,非少!”
    “那,藏在身体里面的金属能被检查出来吗?要不要检查一下嘛,你不称职哦!”
    保镖脸色绛红,随便扫了两下就要送走这个瘟神,“非少,好了!”   
    简行非含笑睇过来,“你说清楚嘛,‘好了’是指要我脱裤子还是要我帮你……”
    “混帐!”
    三十米外的楼房二楼窗户处,探出一张脸,老头子中气十足,这么远的一声怒吼,好像就响在耳朵边,
    简行非捞捞耳朵,放弃了继续调戏这个猛男型帅保镖,扭着小蛮腰往房子大门走去。
    “你一天不发情会死呀!”
    才踏进大门,老爷子的吼声就劈头盖脸的从楼梯上砸下来。
    简行非沿着楼梯款款走到二楼,在厅里找了个最长的沙发,把自己送了进去,随手拿一个抱枕,两脚交叉隔到了茶几上。
    “不发情不会死,只会被某种液体堵得不能人道而已,反正老爷子你也不缺我这一个儿子,说吧,找我回来什么事!”
    简丰黑着脸,眼珠子狠狠盯着自己最不成器的幼子,“老子才不管你发不发情,只管你对谁发情!”
    “老爷子你管太多了吧,你儿子好不容易过个春天,掐谁家的花草也要你批准啊?”
    简丰一屁股坐了下来,先给自己倒了一杯茶,闻闻茶香平息了一下,才道:“你那个酒吧里每天像煮饺子一样,那么多口味的每天换着吃一年都不重样,你就给我省点事吧,单沉不是你能动的。”
    简行非胡搅蛮缠:“我就看中了他,要把他拐上床,给你当简家五儿媳或是五儿婿!”
    简丰毛了,吼道:“老子的话你是听不懂!?”
    “老子的话儿子当然听的懂,火大伤肺,别尽干瞪眼嘛。”简行非笑眯眯的瞥自己老爸,“我只问你,你真的愿意我每天吃那些没营养的快餐?”
    简丰拿这个小儿子最没有办法,他妈死的早,还是救自己死的,想让他远离黑道送他去国外读书,哪里晓得这小子没带学业证书回,倒是拿了个国际同性恋联盟的证书回来,这是报应不爽啊!
    “老爷子,说话!”
    简丰回神,“你要愿意找一个稳定的,甭管是男是女是人是妖,老子都不会说什么。”
    简行非挑起眉毛,问:“老爷子觉得酒吧里的那些个,哪个配得上你儿子我?”
    简丰哼了一声,道:“那些个歪瓜裂枣,就你饥不择食才看的上!”
    “我现在也看不上了。”简行非撇嘴,“你儿子的眼光也会随着时代的发展而提高的。”
    老爷子倍感欣慰。
    “单沉跟我比起来,怎么样?”简行非问。
    简丰翻着眼睛抿茶水,过了会道:“不好比!”
    “哎呀,你就拿自己的眼光来看嘛,假如你是gay,喜欢他还是喜欢我?”简行非手肘撑着沙发扶手,兴致勃勃的睇着简丰。
    简丰把儿子上下打量了几眼,习惯性的埋汰:“就你这走路扭三扭,放屁抖三抖,当个gay还前后失守的衰样,不是仗着是老子儿子,谁会浪费jīng.子跟你搞!”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