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完美替身+番外 作者:歌疏(下)

字体:[ ]

 
 
  一旦往那边想,真的觉得好像。
  何大勇毕竟是见过大世面的,“好啦,快干活了!这么帅的罗总,你好意思让人家失望!”
  何大勇收起手机,等得空了,窝到厕所,自个去搜索了一圈,他隐约记得这个剧组叫《问风》,剧组官方微博宣传照很多,都是拍摄现场,也有专门的人员拍的vcr。
  苏洛的照片没有单独的,这充分说明了他并不太重要的身份,但很奇怪的是,无论是导演,还是几个主演,都有跟苏洛的合影,这个合影还合得很有技术含量,连他这个不懂拍摄艺术的人都看得出,是故意只拍了苏洛戴面具的那半张脸。
  苏洛的身材很好,一袭白袍,跟任何明星站在一起,气场都不输分毫,下面也有很多网友问这个人是谁,剧组却从未有人做正面回答,反而迎来更多人的关注。
  何大勇是做生意的,自然知道谈判桌上,吊人胃口故弄玄虚的重要性。从这一点上,他看到了剧组对苏洛的重视。
  他这边正在厕所难以消化得便秘,那边,车间主任打电话来说,刘家父子上门了。
  何大勇立马裤子一提,走了出去。
  刘青山一直算是他的对手,虽然年纪比他大了一轮,也是业界的前辈,但这个人其实眼光并不犀利,否则,为什么他的厂十几年也就做了个不死不活。
  若不是苏洛的出现给了他们一飞冲天的契机,今天也轮不到他们跟齐氏合作,还把他们的大功臣给赶出来。
  但,不管对这家人多有成见,何大勇的表面还是礼貌的,他不会因此跌了苏洛的份。
  “刘总,好久不见。”何大勇中气十足地跟刘青山打招呼。
  刘青山笑得有些勉强,“罗启在吗?他的电话我一直打不通。”
  何大勇笑得褶子都没一个,顺道扫过一起来的刘非,只说,“罗总,最近很忙,有事的话,我可以转达。”
  刘青山一副担忧的表情,“昨天路过镇上,他们家的蛋糕店,已经转给别人了,听说,之前发生过打砸事故?罗启没事吧?”
  何大勇听得心头一跳,“什么时候的事情?”
  原来何大勇也不知道,这么说,苏洛未必就真的信任他吧?这么重要的事情,竟然没给他透露一点风声。
  何大勇立马收敛起情绪,说道:“前段时间,我一直忙着吴月手术的事情,罗总大概怕我担心。这点事,难不倒他,至少,现在他很好!”
  刘青山没料到何大勇这么维护苏洛,本想再探探他的口风,刘非却等得不耐烦了,“罗启到底在不在?”
  何大勇心头冷笑了一声,你算哪个葱?但面上他却笑着说,“罗总不在,他还有别的大事要忙,这个厂,对他而言,不过是一叠小菜。工厂的事情,他都交给我的,如果是生意上的事情,你们完全可以跟我说。”
  何大勇就是有意要在刘家父子面前捧苏洛,让他们这些狗眼看人低的家伙好好看看自己到底失去的是什么。
  “这件事,你做不来主!”刘非脸色已经足够难看了。
  何大勇无所谓地摊摊手,“那如果没其他事儿的话,就请回吧。我也不好意思耽误了你们的大事”
  “你不知道他住哪里吗?”
  何大勇眯了眯眼,“我跟罗总合作才一个月,你们跟他合作三年多都不知道,我凭什么知道?!”
  这话成功地让刘青山的脸也黑成了锅底。
  刘家父子憋了一肚子的火,就在前天,那个叫做何晨的突然说,他们的设计有问题。
  那些设计是刘非这些天没日没夜仿苏洛的,连刘青山都觉得这两个设计非常棒,可何晨只是看了一眼就说,这个设计不对,甚至将他之前看中的设计跟这个设计进行了细节对比,最后得出一个结论,这是出自两个人之手。
  何晨的意思是,他们只做之前那个设计师的设计,否则,他们不但要追回第一批千万投资,还要违约经济索赔……
  两千多万,让他们上哪里去找,就算把这个厂给卖掉,他们也凑不齐!
  那唯一的办法是找苏洛商量,以百分之五十的份额为代价,应该够诚意了吧,可苏洛不但没接电话,他们连人都找不到,就好像这个人突然就从他们的视线消失了一般。
  “爸,你给他发的短信是写的百分之五的份额吗?”苏洛就算有事不能立刻接到电话,但短信肯定能看到的吧?
  “也许,他的目的是整个工厂,你看,他都能买下何大勇的厂,可见,是有野心的。如果实在不行,我们就把厂卖给他吧?到时你再争取当个厂长,我们损失并不会大。”
  刘非的算盘敲得不可谓不响,但是,要卖厂,刘青山第一个就不答应。这可是他摸爬滚打二十多年才办起的厂!
  刘非也急了,“除了卖厂还能做什么?那么多钱,我们给不起,就只能坐牢!到头来,这个厂还不是得卖!”
  就在刘青山开始动摇时,“贵人”上门了。
  那个西装革履的人说,“违约金我们替你出,合同你得签给我们。”
  这就像是给快饿死的人一桌子的美味佳肴,没人能拒绝得了。
  “那,您的要求是?”天上若是掉馅儿饼,那肯定是有特定原因的。
  “很简单,继续做你以前的事,高仿!”
  刘非的手都攥成了拳头,结果,还是要他继续做冒牌货吗?
  一次性收到两千多万本金和违约金何晨非常意外。他们的目的就是要逼得刘家不得不把工厂交到苏洛手上,没想到,只不过两三天时间,这么多钱就凑齐了。
  齐轩丢掉手中的报纸,说道:“是唐明安。”他要整垮的企业,那个人渣绝对会扶上一把。
  何晨也惊了一跳,“那苏先生那边……”
  齐轩手下意识地摸到空荡荡地床边,气息就有点不顺,“由他去!”
  那个恨不得他去死的混蛋他为什么还要去管?
  凌凡提着大补汤进来的时候,就看见齐轩怒气冲冲的脸,“这是怎么了?医生都说了你不能生气。”
  何晨看着凌凡这嘘寒问暖的模样,浑身都不舒服,按理他本应该乖乖滚出去,但是,他只是捡了报纸做到旁边的沙发上看,尽量减少自己的存在感。
  齐轩的表情缓和过来,“你不用来回跑,我已经快出院了。”
  “不亲自过来,让别人照顾你,我总是不太安心。”
  何晨一下就抬起头来了,这位凌二少在说谁呢?
  若是情侣之间说这话,还可以刷一下温情度,可现在,齐轩跟凌凡关系不要太清白,他是站在什么立场说这话的?似乎这里没有人比你跟齐轩的关系更远吧?
  齐轩错开话题,“你什么时候回s市?”
  凌凡脸色一下冷沉下来,“齐轩,你还在生我的气?都这么多年过去了,你还在记恨我?”
  “我不恨你,我只是恨我自己。”如果他足够信任苏洛,十个凌凡也挑唆不了他。
  但,不恨,并不表示放下成见接受,至少,凌凡能分明感觉到齐轩对他的疏远,只是还能做到表面的客气罢了,这都还得亏了那一枪之恩,否则,齐轩估计要跟他老死不相往来。
  “我只是希望你不要在我身上浪费时间。如果这次你来是因为你大哥的事情,这个忙,我会尽量帮。”
  凌氏换当家人,媒体已经沸沸扬扬地闹了一个多月了,到现在还没消停,就好像在故意打压凌氏的股价似的,现在凌氏股价已经缩水过半。
  “齐轩,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只是真的关心你,想要照顾你……”凌凡脸上的表情可以说是忧伤的。齐轩的确误会了他,他的确是想来好好照顾齐轩,博好感。
  凌哲宇凌氏当家人的地位岌岌可危,他如今几乎都在老爷子身边,几乎可以断定,凌哲宇在这一战中必输,新当家人上来,他也会跟着凌哲宇倒霉。
  凌哲宇跟齐轩不对盘,如果自己跟齐轩关系处得好一点,至少,那个新上台的家伙不会对自己怎么样。
  齐轩摆摆手,“我明白你的心意,过两天我也要回S市,你要跟我们一起回去吗?”
  凌凡当即就答应了。
  等送走了人,何晨问,“真的要回去?”
  “我不回去,如何知道凌哲宇搞什么花样?”
  何晨愣,什么意思?
  “我们到巴孟这么长时间,凌哲宇不可能不知道。苏洛手里也同时持有那么多的凌氏股份,凌哲宇也不可能不派人来查。我们的一切都在他的掌握之中。”那个混蛋,就算在千里之外,一样能够遥控这里的一切。若不是凌凡突然出现,他几乎要将这个最大的威胁忘记了。
  何晨终于明白过来,“难怪您一住院,凌二少就到了。时间还掐得这么好。那苏先生怎么办?”
  “留两个精明一点保镖……”
  同样的问题,半个小时前,你的回答好像不是这样的吧?
  
  第052章
  
  苏洛看着手机上的短信:我走了。
  三个字,干脆利落的一个句号,就好像在宣告什么事情结束一般。
  直到飞机起飞前一刻,齐轩还盯着手机屏幕,却不知道,苏洛只用了一秒时间来浏览并删除。
  何晨自然看到齐轩的举动了,只是将温水递到他手上,让他吃药。
  齐轩关机,吃药,准备睡一觉。
  苏洛删掉齐轩的短信,刘青山的短信便冒了出来。百分之五十的服装厂股份,想再次与他合作。
  再看时间,已经是两天前了。昨天,何大勇给他来过电话,说起刘家父子到访的事情,以齐轩的尿性,定然是会将事情办妥才会离开。
  正在陪兜兜写作业的果子探过头来,“刘家的事情,咱们还是不要去参和,那家人不厚道。”
  苏洛正打算关掉手机剪裁衣服,就接到何大勇的电话。
  “刘青山好像又找到靠山了。”
  “是谁?”
  “这个不好查,连刘青山自己都不知道。”
  苏洛不禁笑了,除了唐家人,估计没人这么猥琐了。不过,“连身份都不肯透露的人,他们也敢签合同?看来是真的被逼上绝路了。”
  何大勇有些担忧地说,“他们的势头可不小,据说今天还有电视台去他们厂里采访,你看一下晚间报道。”
  巴孟本地的媒体根本没有任何影响力,也只有本地的企业才会有兴趣。若真是唐明安,后面绝对有大手笔。
  果然,第二天定的秀场出了问题。
  巴孟这个地方并没有专业的时尚秀场,但在纺织服装协会旗下,却有一个专门给会员企业的秀场。
  这个秀场的规格还不低,在一家高档会所里面。
  苏洛在确定要举办服装秀时,就已经跟这边定下了日期。可没想到,那边突然说,秀场被人包了,一包还一个月,生生要把他们这个季节给错过。
  何大勇跟工作人员理论,对方非常客气有礼,只说,“我们负责赔偿所有违约金。”
  何大勇恼了,“你们这算什么?”
  对方只对他鞠躬赔礼道歉,让他想爆粗口都爆不出来。
  出了门,便见一辆跑车飙过来,来的还不是别人,正是一副精英派头的刘非。
  前两天才见过他一副落水狗模样,这转眼就变成豪门富少了,可真让人大跌眼镜,连门口的保安都对他热情几分。
  刘非看着何大勇,他可忘记何大勇前几日的“礼遇”,对保安说,“这个会场我们已经包了,不要让不相干的人进去,明白吗?”
  何大勇冷笑一声,也只有这种狗仗人势的人才能这么没素养。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