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在黄昏的湖光塔影中,想你 作者:霖泉枫月

字体:[ ]

 
书名:在黄昏的湖光塔影中,想你
作者:霖泉枫月
 
文案 
不知道怎么写
内容标签:边缘恋歌 因缘邂逅 情有独钟 怅然若失
 
搜索关键字:主角:欧阳霖枫,叶泉月 ┃ 配角:无 ┃ 其它:校园,无奈,哀婉
 
==================
 
  ☆、前言
 
  前言:此短篇是本人有感而发的一次初次创作,欢迎大家批评指正,提出好的写作建议。或许会有人觉得本人矫揉造作,无病□□,但我都不会介意。首先,这是我初次创作,文学功底也不扎实,思想观念也有许多幼稚之处,毕竟没有多少人生阅历;其次,网络本就是见仁见智自由挥洒之地,众口难调,本人也不谙熟网络小说的普适标准;最后,本人男性,不易抓住女性读者的心理。只希望能有部分人能够真正走入这个群体,不要被流于表象的肉体、金钱权贵等迷惑了双眼。此文没有一波三折的情节、痛彻心扉的爱恋,所以喜欢刺激的读者不必在此消费宝贵的时间。本文不长,所以也希望大家先将看其他长篇网络小说养成的一目十行的本领暂搁一边。里面的主人公是我从日常琐碎小事中拼接出的幻像,或许性格过于单一,形象不够立体。但我只是想通过这种纯粹的感情氛围里体现:同性之间也可以有异性之间的相互爱慕依恋的自由之境,他们并不是上不了台面甚或是被躲避唾弃的对象。大家可以把本文当作发生在你们生活中的故事,也可认为它只不过是本人的臆想。但不管怎样,人间是有真情存在的,尽管芸芸众生的爱情不会轰轰烈烈,但平平淡淡才是真,爱情最后沉淀下的不就是一种亲情、一种习惯吗?彼此相互搀扶、相互依偎,笼罩在宁静默契的氛围之中,这起码是本人理想中的爱情。
 
 
 
  ☆、序章
 
  
  在黄昏的湖光塔影中,想你
  (霖泉枫月)
  两个男生之间的故事,谨以献给多年以前的他
  序章
  回忆
  黄昏,傍晚。我又孑然徘徊在曲折盘绕的湖边小径。稀稀落落的枝叶筛下缕缕灿灿的日光,恍惚之中我似乎又碰触到你温柔的笑脸,但当我意图伸出手勾画出你的轮廓时,你的样子却不真切了。垂下眼帘,原来是泪光模糊了视线。
  再次抬起眼帘,在湖天相接的远方仿佛升起雾霭一般,氤氲着黄昏的味道,又将我带回到那匆匆的似水流年。
  那些阳光明媚的日子里,每当我俩一前一后流连在这隐秘的步道,生怕把这囚禁的色彩暴露在睽睽众目之下,不知怎的,我心中却涌动着一种欣喜与欢愉,但更多的是一份安宁与无悔。
  我曾以为这一辈子就只能在自哀自怜中惆怅地度过一生,就像这条我不知踏过多少遍的小径旁的芒草,朝上在破晓的黎明中等待黑暗,夜晚吟唱着只属于自己的歌谣,披着月光的银帔,孤独地走向又一个天明。直到运命的短暂邂逅,你,来到了我的身旁。
  有时走累了,我们会默契地踱到湖边的木椅旁,你会清扫不小心零落在长椅上的木叶,微微含着笑意,温雅地将我安置在椅子中央,自己却斜倚在椅背上。我记得不止一次让你也在椅子上坐下,毕竟走过的路太长,一路的疲惫是不是让你宽阔的背脊也不堪沉重了呢?但你的意思是:这难能的时光与温存就足以融化这苦楚,足以慰藉犹疑摇晃的心绪。
  这时,笼罩在你我之间的是沉沉的静默,我想毋庸多言,我们都能感受到彼此的心意,只用看着这湖光塔影就能将你我的心联系。在山花烂漫的春天,凝望柳树抽出的新绿,迷蒙烟雨在水中晕染开的圈圈灵动的波纹,有说不出的美妙;在郁郁葱葱的夏季,看菡萏花开,群芳吐香,再缀以昆虫的和鸣,如此安详;在黄叶铺满大地的秋,落叶本无声飘然落下,就像你我的情感,轻轻巧巧,易碎而弥足珍贵,但在我看来,却有绕梁的叶韵,如醇酒历久弥香;等到白雪封冻的冬天,看着明镜般的湖面,你曾说,这笼罩在薄雾中的冰湖就像我的思绪,玲玲剔透却又渺茫,令人捉摸不定。
  思绪又回到了现在,多年以后的今天,当我又在这充满沧桑的小径漫步,看山依旧,水依旧,但身边却少了你熟悉的身影,就像你我曾在路旁的石头上轻轻刻下的痕迹也被风霜雨淋磨灭了踪影。但我无怨无悔,毕竟曾经经历过,拥有过,这一生早已不再是我的独角戏,不再是从孤独到天明。
 
 
 
 
  ☆、春
 
  人生若只如初见
  悸动之春
  进入大学已有半载了,大学或许并没有我想象的那样充满青春的活力与魅力,或许是我太不会生活了吧。其他人想要在生活中找到属于自己的新天地或许比较容易,但对于我而言,我似乎早已预见了我的未来,尽管它不会是阿鼻地狱,但更不会是世外桃源。有的,或许只是我孤独的剪影,在世上走过一遭,最后在光阴的淘洗中不留下一丝痕迹。
  我第一次认识到我与别人的不同是在初一的夏天。当其他男生都在品评哪一个女生“倾国倾城”时,我却在不留意间瞥向周围的男生,或是他们健康的躯体,或是他们灿烂的笑容。自此,这种违背传统道德伦理的恶之花就在我的心中潜滋暗长,直到无法铲除的田地。
  起初,我是害怕的。我也查询过有关这方面的资料,当最终认识到我们这个群体有如此混沌的现实之后,我动摇了,我想过有没有挽救的余地。但很可惜,因果轮回,我知道我是无法改变的。或许是因为从小由母亲和祖父母带大,缺乏父爱的关怀,或许是由于小时候经常与姐姐们玩耍,性情更偏重于女性气质,又或许是小时候不愉快的对性的初次接触,我想,再也没有重新来过的机会了。
  到了高中,我渐渐变得坦然了。在周遭所有人都不知道的情况下,我将这秘密保存了六年,最终进入了大学。尽管这些年我也经历过痛苦迷茫,在深夜无数次恸哭与祈祷,但最终也都变成过眼烟云,随风飘散了。我变得能够坦然接受自己,能在其他方面跟别人做得一样好,也考进了能所谓光耀门楣的大学。
  我想,这一生就这样按照传统现实给我规划好的路一样平平安安地走完吧,不敢祈求奢望获得些什么了,哪怕是最卑微的有一次感情经历的愿望也在现实的枷锁中被囚禁了。
  不过我本有这样一次机会,那是在高一时。我不止一次的注意到,班上的一个男生,时不时会看向我的座位,眼神也毫无顾忌的向我投射过来。他全身也都释放出一股强烈的男生的青春气息,的确会让人心动。起初我捉摸不定他的真实想法。但当我注意到,他会不时向我询问一些语文和英语题目时(尽管我们的座位离得很远),他会在篮球场进球时向我投来殷切的目光时,我终于明白他的心意。但我无法不顾及世俗的眼光和应试教育的窠臼,我知道我们一旦有交集或许就会迎来最黑暗的结局。于是,我有意和他保持距离,会回避他的眼神,至多也就只是点头之交。他似乎也觉察到我的顾虑,没有恼怒与心急,也尽量维持这还算融洽的同学关系。就这样,度过了高一的时光,到了高二文理分科时我们在不同的校区,彼此也鲜有联系。不过以后每年在他生日的那一天我也会发发短信客气地与他保持最后的联系。多年以后,每当回想起我还有过这么一段奇妙的经历时,脑海中浮现的,是他黝黑的皮肤,青涩的脸庞和高大的身躯。或许让记忆停留在最美妙的时刻是最好的选择。就像高中校园里的那条樱花大道,一年之中只将她最灿烂的时刻交给一星期的时光,待到花零落成泥,也就无人停驻了,留下的只有在幽幽的清晨、红霞满布的黄昏和月光摇曳下的静夜默默绽放的辉煌时刻了。
  进入了大学,心理思忖着在古色古香的校园安静地度过四年也已足够了,就这样想着,我平平淡淡的经历了半年的时光。在这半年里,我养成了一个习惯,只要夜晚天气还算清朗,我便会在校园那著名的湖畔散步。我也道不明游走时心中的感触,或是一些琐碎的回忆,总试图将它们拼接串联给自己留下些微纯真的幻想;或是对日后生活的展望,尽管我认为我不是兼济家国天下的贤人;或是对价值、历史与生活等的思索,虽然经常是庸人自扰。但更多的是将自己融化在这湖光月色之中,接受自然的洗礼。脚下的石板路勾画着历史的陈迹,夹杂在其间的蓬草也安宁地享受自然的接济;路旁的草木有的笔挺,有的斜倚,夏虫秋蝉在广袤的舞台上尽展歌喉;眼前平静的湖水时常弥漫着薄纱似的蒙雾,亦真亦幻。微风拂过,划过脸颊,穿透林木,发出窸窸窣窣的鸣响,再掠过湖面,吹皱湖水,卷起阵阵涟漪,也激荡了我疲惫的心绪。湖边常常依偎着三三两两的情侣,不时传来呢喃低语,更多的是窃窃的欢笑,像风玲,似燕语。我常常歆羡他们的坦然,毫无顾忌的缠绵悱恻,因为我知道即使在这黑夜苍天也不会不吝给我触碰真爱的机会,哪怕只是一分一秒,一秋一毫。
  月光倾泻,似仙露琼浆。我就在这安详的夜,缀满点点星光的步道,重复着一次又一次漫长的轮回。尽管路途不遥,但思绪却飘得很远很高,心似乎也在慢慢衰老。
  春日如荼。“靡不有初,鲜克有终”、“‘盥去手垢’,要在‘盥’后断开,因为当时没有动宾结构”……此时,我正坐在古代汉语的旁听课上,听着佶屈聱牙的文字讲解和老师并不太标准的普通话,耳边不时响起邻座男同学的笑声。心里想着:这对老师也太不尊重了吧,又不是小学生了,有些轻浮呢。挨到了下课,邻座男生主动和我攀谈了起来:“刚才你说你是旁听生吧,但笔记做得这么认真,真的很佩服你。唉,大一才有如此干劲。”我应声道:“同学,你不是新生吗?”“呃,对。我上大四了,只不过今天逃了物理力学的一节课,来听听古代汉语,其实挺有意思的。就是这老师的发音实在不敢恭维,好歹还呆在咱首都呢。”我只微微笑笑,将头又转向了窗外:是个阳光明媚的好天气,春水潺潺,亭台楼榭伫立,是学习国语的好时节。
  古汉语第二节课后,邻座的男生开口道:“同学,留下联系方式吧。以后大学生活上有什么困惑找我也成,我看你还真是个好好学习的乖学生呢。对了,我叫欧阳霖枫,叫我霖枫就成,是物理专业的。你呢?”我一时有些茫然不知所措,在大学的半年里,从没有人如此热忱地接触过我,室友之间也总是不温不火,或许是我自己刻意与旁人疏离了吧。我回过神来说:“学、学长好,我叫叶泉月,大一法学方向,请多指教。我们交换一下手机号吧。”
  这时,我才用余光认真打量了一下眼前这位学长:总体上给人该觉温文尔雅,但脸上写满对生活的好奇与热爱。双眼澄澈,鬈发飘逸,鼻梁挺拔,唇薄如翼。总之,简单大方就是我对他的初步印象。即使在多年以后,我也希冀能回到我和他初次相见的时分,就像纳兰词中的:“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悲风秋画扇?”就是这一次偶然的相识叩响了我尘封已久的心扉,或者说是一种奇遇也不为过吧。
  接下来的几个星期,日子就匆匆流逝,我和他也没有过多的交集,至多就是在古汉语课上半熟地寒暄上几句,也一直是他主动找些话题与我分享,仅此而已。只不过他的一句话一直停驻在我的心间:“泉月,和你说说话挺开心的,以后常联系。”大概半个月后吧,一个小雨淅沥的夜晚,霖枫联系我,说想和我在湖边散散步,我略有迟疑但还是挪出了我已扎根的宿舍,毕竟这是第一次在只属于我的夜晚与人相约共度。
  见到霖枫的身影,我还离他百米开外。与印象中的他一样,从他身上自然流露出的是男生的阳光、快乐,洋溢着无以言说的热情。这恰恰与我形成鲜明的对比。我总是将自己包裹得严严实实,在心灵四周筑起了高墙,将心门紧闭,生怕在不经意间让囚禁在心房里的渴望自由飞翔的鸟儿挣脱了桎梏,给自己,也给至亲至爱带来毁灭性的灾难。于是,我总是谨言慎行,对任何人都轻声友善,从不将心中的苦闷忧伤暴露在脸上。在别人眼中,我是一个好学生,一个容易相处的好室友,一个好说话的下手,一个温柔的陌生人……但从不曾有谁真正走入我的灵魂,与我分担承重。而霖枫却与我不同,他活得洒脱、率性,颇有古代侠士的傲岸风范,但却又显得亲切和善,我想没有人会有理由拒他于千里之外。
  我不由加快了脚步,当停驻在他面前时,我看见了他嘴角浅浅的微笑。昏黄的灯光被层层叠叠的树叶丝丝漏下,闪耀在他的脸庞,清澈的眼眸如这湖水荡漾,我一时竟呆立在原地,缄默无声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