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月租一千五 作者:雪凇

字体:[ ]

 
《月租一千五》作者:雪凇
 
文案:
     六年前,舒晋痛失初恋,黯然远赴海外留学;六年后,变得成熟、勇敢的他回校任教,相似的人出现在他面前,这是命运对他的弥补吗?曾经的伤痛是否可以治愈?
 
法学男的爱情平淡、温馨,充满逻辑与非逻辑的冲突,谦谦君子偶尔腹黑。细水长流的日子被命运之手拨弄后却益发让人珍惜。
 
若你看多了相爱相杀、名流巨星,忽然想看云淡风轻,请进来坐一坐。
 
本文温馨治愈。
 
HE,日更,每天零点以后更新,其它时间更新为修文。文章已基本写完,不会弃不会坑。
 
 
内容标签:都市情缘 情有独钟 强强 业界精英
 
搜索关键字:主角:舒晋,冉晨 ┃ 配角:吴其昕,韩冰、张少群、舒筱、公为华 ┃ 其它:温馨,专一,少虐
 
    
    ☆、第 1 章
 
      不管你曾经被伤害得有多深,总会有一个人的出现,让你原谅之前生活对你所有的刁难。 ——宫崎骏《幽灵公主》
  十一月的北方已经颇有寒意,韩冰不敢脱外套,在大会议室找了个靠暖气片的角落坐下。
  自从一年前病退以后,她来学院的次数渐渐少了,慢慢地就有些不愿意见到那么多熟人了。
  她扫视了一圈会场。今天的全院会议人来得挺齐,这种情况很少见。
  T大法学院的中青年教师们多数在外面的律师事务所兼职,在外赚钱的比在学校做学问的要多得多,当律师倒更像是主业。
  作为工作了三十多年的老教务,韩冰对院里几十号人都很熟悉,有的人甚至在学生时代她就认识了。
  比如那个现在名气很大,看起来很高傲的吴其昕,她还记得他大一来报到时兴奋地说着“俺们村……”的样子,不过短短十几年的时间,那些纯朴都给修炼没了。
  吴其昕这时正抬头看着门口,脸上的表情很专注。韩冰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一个年轻人刚好走进来。高高的个子,白晰的皮肤,清爽的短发,从韩冰的角度只能看到俊朗的侧面轮廓。
  这个人是谁?
  她微眯着眼睛,一种陌生又熟悉的奇异感涌上心头,让她无法转开视线。
  那人转过头来在会场找座位,几乎是第一眼就看向了韩冰所在的位置,他停顿了几秒钟,原本平静无波的眼中忽然就泛上一抹惊喜,稚子般的笑颜顷刻间颠覆了沉稳的形象。
  他大步迈向韩冰,老教务板着万年冰山脸冷冷地向来人“哼”了一声后,便被揽入宽厚的怀抱。
  “韩老师!”舒晋紧紧一拥,然后轻轻地放开韩冰瘦小的身躯,盯着她看。
  疾病留下的痕迹很明显,原本引以为傲的一头乌发已经稀疏斑白,脸部线条整体往下耷拉,精气神也弱了,但那明亮的双眼一如往夕,此刻正泛着温暖的笑意。
  “您精神头还这么好!”
  “你怎么舍得回来了?”韩冰打量着她最喜欢的学生,语气还是冷冰冰的。
  一晃眼,将近六年的时间过去了,原本阳光耀眼的少年如今光华内敛,眉眼还是那付眉眼,气质却沉静平和,不复年少的轻狂。
  “回来半年多了。”舒晋微笑着说,他脱下灰色呢子大衣挂在韩冰的椅背上,衣服下摆在坐垫上铺好,隔开塑料的凉意,然后拉着韩冰坐下。
  “小心,掉地上了!”韩冰赶紧把垂落到地上的大衣袖子捞起来,一看,上面居然有两道黑墨水印,“你都多大了你,还是这么不注意,不是号称在德国呆过吗?”
  “在哪呆过都改不了,”舒晋笑着说,“我下回注意,一定穿黑色的。”
  韩冰“切”了一声说:“现在在教什么?”
  “同志们,开会了。”主持会议的张副院长发话了,会场安静下来。
  “今天的会议主要议题是推选咱们院的市人大代表侯选人。人选有两位:一位是咱们的刘院长,另一位是民商法教研室主任吴其昕同志。选举方式是举手表决。”
  这基本上就是走个形式的事情。虽然知道刘院长必然会当选,但舒晋还是打算把票投给吴其昕,因为他喜欢看他的论文。至于性格嘛,确实是别扭了一点。
  张院长的话一说完,会场就渐次热闹了起来。
  话题从这次选举开始,逐渐衍生开去,一群专业人士兴致勃勃地讨论起了司法改革、学术问题。
  舒晋听到搞刑法的公为华老师在和旁边的人讨论最近发生的大学投毒案。吴其昕则一直在接打电话,一付事不关己的样子。
  会场洋溢着一片欢乐祥和的气氛,就是没有开始表决的意思。
  对于会议这样的神展开,舒晋有点惊奇,韩冰则见怪不怪,于是两人继续刚才的话题。
  “这学期开始给大二上法哲,”舒晋说,“之前一直在忙各种杂事,总想着在院里能碰上您,一直就拖下来没打电话。”
  那些杂事确实很麻烦,政审、调档、迁户口、分宿舍……以前这些事情都离不了她,她估计舒晋是怕给她添麻烦所以一直没找过她。
  “有什么要我帮忙的就开口。”
  “嗯,我不会客气的。”舒晋想了想,一扬眉,“别说,还真有一件事您能帮得上我。”没有比韩冰更合适的人选了。 
  十几分钟过去,大家还在各说各话,没有回归正题的意思,刘院长的脸上眼看有点挂不住了。
  这时,吴其昕忽然起身一边说着电话一边走了出去。舒晋看到韩冰的嘴角不屑地抽了抽,心里好笑,都这么大年纪了,还是这么爱憎分明的性格。
  “现在开始表决。”张副院长及时宣布。
  过了四、五分钟,吴其昕施施然回到会场,此时选举恰恰好结束,刘院长以绝对优势当选,众人稀稀拉拉地在鼓掌。
  舒晋下意识地去看吴其昕的反应,从那张镇定自若的脸上什么情绪也看不出来。
  在坐回座椅的那一刹那,吴其昕突然转头冲着舒晋极其快速地眨了下左眼,附送上一道戏谑的笑意,半秒后便恢复了古井无波的面容。
  对这亲昵的表示,舒晋一时反应不过来。这又是唱的哪一出呢?
  散会后,舒晋看风有点大,想开车送韩冰回家。
  “不用了,我骑自行车。”韩冰把纱巾展开蒙在脸上,熟练地系好结,“这周末有空没?来家里吃饺子。你马老师老念着你。你以前那个好朋友还在不在T市?也叫上他。”
  韩冰还记得那回两个大男生吃掉了她家四斤多饺子,揉着肚子大呼过瘾的盛况。
  舒晋的脸色暗了暗,过了一会说:“他已经不在了。这周末我可能有事,下个周末行吗?”
  “行。有什么别的好朋友也叫上,人多热闹。”
  “嗯,那到时我提前给您打电话。”
  舒晋和吴其昕一样,是T大法学院本科土产的优等生,他在大三下学期的时候确定了来年去德国当交换生,所以大四时他的同学们忙着找工作、考研,他则被韩冰抓了壮丁,到院里帮她处理永远忙不完的行政杂务。
  在这个过程中,舒晋了解了大家眼中冰冷不近人情的韩老师不过是刀子嘴豆腐心,而韩冰也喜爱他单纯无忧的个性,师生两人的感情越处越好。
  唯一让韩冰有些不满的是舒晋临走时没有跟她道别。那段时间他的情绪不好,韩冰知道他忙出国的事也没有叫他来帮忙,但她以为怎么着也会有个正儿八经的道别,她把礼物都准备好了,后来才知道舒晋提前走了,很多同学朋友都没机会去送他。
  时间还很早,舒晋打算去超市买点儿菜。今天是周五,他得趁周末好好给冉晨补补。
  走出法学楼大门口时,背后有人追上来叫“小舒”,他回头看到吴其昕拿着个档案袋走过来。
  下午的阳光很好,从落地大玻璃窗照进来,让吴其昕的轮廓异常清晰地落进舒晋眼中。
  舒晋有点脸盲,不大记别人的长相,到这时候才发现吴其昕其实可算得上是个标准美男子。长身玉立,凤目修眉,眼神有点冷,稍厚的唇呈玫瑰红,笑起来很有魅力,把眼中的倨傲给冲淡了不少。
  “小舒,我想请你帮个忙。” 吴其昕从档案袋中抽出一大沓资料说,“我在写一本书,有两篇参考文献是德文的,已经让德语系的学生帮忙翻译过来了,但是有些术语、表述方面不太放心,想找你把把关。”
  “那坐下说吧!”对学术讨论舒晋向来来者不拒,两人又折回去在一楼大厅的沙发上坐下来。
  “顺便,我也想跟你谈谈这本书,”吴其昕微笑着,一手撑着下颌,语气谦逊, “法哲本来就是各个专业的基础,德国学术界在各方面也一直走在学术前沿,我相信你能给我一些有益的启发和帮助。”
  吴其昕的清高自许在学校是出了名的,这种表情和语调大约连校长也没什么机会见识。只是,现在似乎有点对牛弹琴。
  “您客气,”舒晋一直低着头认真地翻看材料,硬硬的短发如刺猬般对着吴其昕,“不过我确实很愿意做一些探讨,尤其是基本原则方面。”
  吴其昕轻笑,愿意探讨就好。他得把上次留下的形象一点一点抹去。
  他的书定名为《民法的基石》,顾名思义,书是围绕民法的几大基本原则为核心来展开的,目的是正本清源,返璞归真。
  书中很多观点与舒晋的契合,于是两人说着说着便展开了去,变成了小型学术讨论会。
  温暖的秋阳为他们镀上一层金光,光晕里的两人一个温文尔雅,一个神采飞扬。
  路过的学生们看到本院的现役男神和新晋男神如同油画般的剪影,都忍不住驻足观赏,女生们还拿出手机来拍照。
  很多年后,那画面还留在吴其昕心底,不曾褪色。
  畅谈的满足感渐渐淡去,一小时后舒晋拿着档案袋上车时,仔细想了想自己与吴其昕打交道的过程,在他看来只能勉强算得上点头之交,今天对方的表现得如此亲切着实让他有些意外。                        
作者有话要说:  真的很白,不会弄封面。文章是我在看了许多耽美文后终于文荒了的作品。希望看到的亲们能多给些意见。    
    ☆、第 2 章
 
      吴其昕在学校的名声很大。一是因为学术水平高,没有任何背景,才三十出头已经是博导;二是为人清高。虽说清高在学术界还算是一种普遍的品性,但做到他这份上的还真不多。
  有一回,一位风头正劲的校领导使用教室超了时,正在台上讲得兴起,下一堂课的学生们在门外不敢进去,吴其昕来了直接进教室宣布:“我要开始上课了。您请。”
  其酷如斯。此事在校园内流传甚广,男生们把他当成偶像崇拜,女生们更是直接把玉树临风的吴老师尊为男神。
  一般来说,专业状态下的法学男们表情都很单一。在法学院浸yín得久了,每个人都练就了一张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的面具,这算是职业标配。
  有同学说过,如果一群法学男穿西装打领带戴墨镜站在一块,可以直接cosplay《骇客帝国》里的史密斯们。
  舒晋是这样,吴其昕也是这样。不过,舒晋无意中见过吴其昕很狼狈的样子,所以他一直以为吴其昕那么骄傲的人会不愿意见到自己。
  那是上个月的事,有一天晚上,张少群打电话给他。
  “镜子,哥又寂寞了。”
  “……二十只鸡翅够吗?”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