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乐符 作者:金咸

字体:[ ]

 
书名:乐符
作者:金咸
 
文案
由陌生到熟悉,熟悉到接受,接受到欢喜。
习惯该是一件多么可怕的事情,以时间为轴,感情为点,一寸一尺地划入记忆当中。
乐符从来不觉得江韬会是自己喜欢的那个人,可是当他已经习惯有江韬陪伴的生活之后,江韬却如当初接近他那般霸道洒脱地离开了他。
是谁说过这么一句话:这世上最难堪的事不是他不爱你,而是他说很爱很爱你,最后却轻易地放弃了你。
 
其实以上介绍跟本文都没有什么关系。
这只是一篇普通的狗血小白文,讲述了一个霸道大叔跟一个温和少年谈情说爱的故事。
全文洒满狗血,大篇幅都是甜甜甜甜甜基本上没有虐点,结局HE~
 
内容标签:都市情缘 情有独钟 因缘邂逅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乐符 ┃ 配角:江韬 ┃ 其它:
 
 
  ☆、第一章
 
  乐符是在入夜的时候才等到江韬回来的。
  时值隆冬,夜色苍茫。
  这个位于郊区的别墅在四周都黑暗下来的时候显得格外得冷清幽静。
  乐符站在二楼的窗户边上,在蒙了雾气的玻璃上擦出一块小地方,看着江韬的轿车打着闪眼的灯光从外面驶进。不一会儿,正屋的大门就被打开,江韬带着一身寒气走了进来。
  乐符从楼上缓缓地走下来。江韬正将外套围巾都脱下来递给身旁的人,看到乐符只穿了一套薄薄的居家服,问道:“你不冷吗?”
  乐符看了江韬一眼,说话的语气里带着微微的笑意:“这里暖气打得这么足,我又整天只能呆在里面,怎么会冷呢?”
  江韬一听就听出来乐符这又是在抱怨不能到外面去的不满,揉了揉乐符额前的头发:“又不会让你一直呆在这里。”江韬看了眼乐符还打着石膏的右手,“等你的伤好些了,我就带你回去。”
  乐符一副无所谓的样子耸了耸肩,不语。
  江韬又问:“吃饭了没?”
  “还没,等你呢。”
  “这还等什么,你早该吃饭了。”虽然江韬这么说,但心里却对乐符等着自己一起吃饭还感到挺满意,嘴角是上扬着的。
  乐符撇了撇嘴,小声地抱怨:“天天喝骨头汤,我都要喝吐了。”
  虽然乐符这么说的声音很小,但以江韬跟他之间的距离,江韬还是听得清清楚楚的。江韬觉得,最近乐符的脾气真是越来越难捉摸了,说话的时候总是时不时地刺人一下,活像一只碰不得的小刺猬。
  不过不仅是江韬这么觉得,就连乐符自己也是这么觉得的。
  说起来这对乐符来讲也是一桩小小的悲剧吧。
  前段日子,也就是乐符的寒假还刚放没几天的时候,他跟一个关系不错的大学同学约好了一起去骑自行车。本来那天他先是跟江韬约好了一起出去的,但江韬临时有事,放了他鸽子。想去骑自行车的同学又找不到陪同他的伙伴,在群里刷屏以示不满。乐符看得都心累,想着自己也没什么事情,就陪那个同学去骑自行车了。
  嗯,反正没什么事情,就当打发时间吧,顺便还能锻炼身体呢。
  乐符这么想到。
  然后骑着自行车的乐符就这么“出车祸”了。
  当时乐符骑着自行车要转弯的时候,看到一辆汽车向这边行驶过来。乐符好心地想着让让人家吧,结果撞到了就在旁边的垃圾桶,整个人都从自行车上飞了出去。
  还好总体伤势不严重,只是右手骨折比较严重了,其他地方都是一些轻微的擦伤而已。
  对此,江韬是有些后悔的。
  他后悔那天放了乐符的鸽子,导致了悲剧的发生,因此才将乐符连人带行李一起打包送到了自己在郊区的别墅静养疗伤。
  对此乐符表示:“哪有这么夸张?我不想去那里啊!超级无聊的。”
  江韬说一不二,强行把人带走了。
  所以乐符最近的脾气才会有些小急躁。
  作为一个右撇子,伤到了右手,生活上必然会有很多麻烦。
  譬如眼下,正吃饭的时候。
  因为乐符的左手用不来筷子,最近用的就一直是勺子。现在乐符正用勺子使劲地迎着餐盘里诱人的西兰花。那全神贯注的样子看的江韬都想笑。
  但!是!失!败!了!
  乐符懊恼地扔掉了勺子。
  江韬忍不住笑了出来,把就放在一边的叉子给乐符递了过去。
  叉子自然是要比勺子灵活多了,乐符瞪了江韬一眼,说道:“我猜你就是故意想看我出糗,才给我勺子的。你早就该给我叉子了。”
  江韬一副有些委屈的样子:“那你叉子叉着能喝汤吗?”
  “那我再换回勺子不就好了!两个结合起来!”
  “行,行,你有理。”
  江韬还是挺喜欢看到乐符这么一副有点小任性耍脾气的样子的,就像是养了一只小宠物,被惹毛后使劲扑腾着自己实际上并没有什么杀伤力的爪子,看得人心痒痒的,只想抱过来哄一哄。
  吃过饭后,两个人一起坐在沙发上看着电视。乐符照例开始表达自己想要出去的欲望,他语重心长地对江韬说道:“你看,我现在不是好好的吗?就不要老是让我呆在这里了,现在放假啊,没事做啊,我很无聊的。”
  江韬坐在乐符的左边,伸手搂着乐符的肩膀,也是义正言辞的想要说道,你可以在家看电视啊看电影啊,真无聊就养条小宠物玩玩。现在骨头还没长好呢,出去哪里碰着了撞着了岂不是得不偿失?
  只是这次江韬一句话都还没来得及说出口,就接到了助手打来的电话。
  江韬的助手极少数在这里点给江韬打电话的,每次特殊时间来个电话,就一定不是什么好事。果不其然,江韬接了电话以后,脸色明显就沉了下来,语气里也带上了怒气:“什么?什么时候出这规矩了,谁给定的?老顾?呵!他本事越来越大了?敢在我眼皮子底下出这些花招!”
  江韬挂了电话后,站了起来。
  乐符也跟着站了起来,乐符知道,这种情况下,江韬大概是又要出门了。
  江韬在乐符的额头上亲亲吻了一下:“抱歉,宝贝儿,今晚不能陪你了。我有事必须得亲自过去一趟。”
  乐符对此早就见怪不怪了。要是江韬心情好的话,他也许还可以任着性子说些什么;但江韬现在的心情明显是不好的,乐符就不会傻到往枪口上撞了。乐符说道:“那我送送你吧。”
  只是乐符才送到门口,就被江韬按了回去。江韬把乐符的左手放在自己的手心里来回揉了揉:“行了,你别出来了。外面冷,你穿的少,还是进去吧。”
  “嗯,那我进去了,你路上小心。”
  “嗯。”江韬小心翼翼地将乐符抱了抱,又亲了亲他的嘴,才转身离开。
  乐符进屋之后,叹了口气,心想着这就是做人家小情人的悲哀。人家放你鸽子,你得忍着;人家临时丢下你走了,你得忍着;人家限制你的自由,你还是得忍着;最重要的是,人家一副深情款款的情人样时,你还得好好地演戏配合。
  起码乐符自己觉得他是不喜欢江韬的。
  不对,说不喜欢好像太绝对了一点,毕竟在一起快两年了,多少还是有些感情在着的。但这种感情对乐符来说显得有些薄淡,还上升不到他是真心喜欢江韬想跟江韬在一起的这个程度。
  两年前,乐符经历了人生当中最黑暗的一段时光。
  家道中落,亲人离世,他从一个生活无忧无虑的富家小少爷变成了一个连大学学费都负担不起的落魄平民。世间少有全心为善之人,却从来不缺少落井下石、幸灾乐祸的亲戚。
  乐符寻求了很多人的帮助,但结局是无人愿伸援手。
  而把乐符从这个黑暗的绝境里伸手拉出来的人,就是江韬。
  放在小说里,这大概还能被描述成一个较为美好的故事。可是对乐符来说,就仅仅只是像从一个黑暗的绝境里去到了另一个灰暗的困境里。
  他跟江韬在家中尚未衰败之间就已经认识了。
  他还记得江韬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就对他说,我挺喜欢你的,要不你跟了我吧。
  那时乐符还有些抵触江韬这般轻浮的言行举止。
  后来他走投无路的时候,江韬出现在他面前时,也还是这么说的,我真的挺喜欢你的,跟了我吧,我会让你好起来的。
  人在身心都达到一个绝望的程度时,害怕的,就是还有机会再体会到别人给予的温暖,因为还在渴望会有希望的内心根本抵挡不了。
  不过别人给予的温暖终究还算是别人的。
  后来乐符才知道,原来江韬所谓的“我喜欢你,跟你了我吧”这句话的意思不是“我喜欢你,我们谈个恋爱吧”而是“我喜欢你,我想包/养你”。
  或许是江韬的表达方式哪里出了错误,又或许是乐符哪里理解了错误,只是谁也不会就这个问题再去认证一下真相是个什么意思。
  因此这两年来,无论江韬对乐符的宠是多么的没有底线,乐符都不是很相信了。
  
 
  ☆、第二章
 
  乐符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大白天了。
  昨晚江韬不在,没人管他早睡,他就一直玩平板玩到了凌晨的时候才睡去。
  乐符打了个哈欠,捧着自己的右手,慢慢地从床上爬了起来。刚睡醒的时候总是有些糊涂,容易出错,因此洗漱的时候,乐符就比平时更加小心谨慎一点。单手拧毛巾不方便,乐符就抽了几张纸巾随意地擦了擦脸。
  乐符出房门的时候,正巧看到江韬的助手陈锋站在江韬的书房前。
  看样子江韬是回来了,而且心情很不好。
  这是司空见惯的场景了,江韬心情不好的时候,总是爱骂人,他的属下尤其倒霉,有做错事的没做错事的都会躺枪,其中最倒霉的就是江韬的助手陈锋。
  每次看到陈锋站在江韬书房前面犹豫不决,欲进不进的时候,乐符就知道要是陈锋进去等一下就可以听到从里面传来江韬的咆哮了。
  乐符走了过去,问陈锋:“怎么了?你不进去吗?”
  陈锋看到乐符简直就是跟看到救星一样,苦笑着说:“老板发脾气你又不是不知道……”然后以一种特别恳求的姿态把手里拿着的一叠文件递给了乐符,“乐少爷……又要麻烦你了……”
  乐符:“……”乐符突然就觉得,其实陈锋站在这里,就是在等自己也说不定。
  “行了,我给你拿进去吧。”乐符用左手接了过来,“你给我把门开了吧。”
  陈锋看着乐符的眼神里充满了感激,连说了几声谢谢后,开了书房的一条门缝,低声说:“不想让老板看到其实我在门外。”
  乐符哭笑不得,用拿着文件的手朝他甩了甩,示意他还是赶紧走吧。
  乐符用身子抵开书房门走了进去,看到江韬皱着眉头坐在椅子上浏览着什么文件。
  看到进来的是乐符,江韬就把刚点上还没来得及吸一口的烟捻灭在了烟灰缸里,问道:“你怎么进来了?”
  “不欢迎我来吗?”乐符挥了挥手里拿着的文件,“那我把这个放下就出去了。”
  江韬哪里会让乐符走,乐符一走到他身边时,他就把人搂到自己腿上了:“又是陈锋那家伙拜托你进来的?”一手搂着乐符的腰,江韬一手翻开了乐符拿进来的文件,看了几眼之后,明显是不太愉快,但是当着乐符的面也不想发什么脾气,“净是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不知道这些人都是怎么做事的。”江韬重重地哼了一声,把文件合上了,“难怪陈锋不敢进来见我。”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