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小偷同学 作者:心武雅趣(上)

字体:[ ]

 
书名:小偷同学
作者:心武雅趣
 
文案 
八月末的骄阳照晒着所有刚踏入高一校门的新生,军训伊始,高一八班的学生们惊奇地发现他们的新训教官年龄和他们一般大。军训结束后,曾经的教官孟思扬却踏进了八班的教室,摇身变成了八班的学生。然而不一样的经历使得他在适应高中生活的时候不得不做出一些和其他普通学生不一样的决定……
笔者以虚构的主人公的身份,结合自己高中校园生活的经历,力求能在叙述主人公不一般的校园故事的同时,重绘美好的高中回忆。
内容标签:花季雨季 悬疑推理 铁汉柔情 阴差阳错
 
搜索关键字:主角:孟思扬 ┃ 配角:秦国胜,余婷,杨扬 ┃ 其它:高中,校园,警察
 
 
  ☆、引子
 
  八月三十一日,几乎全市所有高中都在这一天统一开学。市里的交通一下子拥挤起来,公交车站上到处都可以看到大包小包的学生的行李。
  一中高一高二的校区——前面说过,不在市中心,而在郊区。平时这条路上交通并不繁忙,但开学这一天,各式各样的私家车排起长队,缓缓地驶入学校。
  上午是学生分教室、找宿舍的时间。此时高二还没有开学,学校里全都是高一的新生,一片杂乱无章,到处都有学生,以及家长,还有他们乱七八糟的行李。中午的时候,大部分学生都报到完了,家长们才逐渐离开。下午两点,新入学的学生纷纷从宿舍出来,涌向教学楼。
  将近三点的时候,学生们纷纷从教室里出来,到操场上站队。三千多个新生,足足有半个小时才在操场上集合完毕,而且到处都有乱跑的找不到自己班级的散兵游勇。即使集合完了,整个操场上也乱哄哄的,根本静不下来。主席台上的音响开始放歌,放了一首《精忠报国》,声音大到盖过所有学生的嘈杂声。最后,歌声停了,校长讲话。
  “同学们,欢迎来到潞安第一中学。”校长的声音盖过了下面所有的嘈杂,这归功于麦克风的功率。下面静了一下。校长接着讲了一堆学生们听起来可有可无的废话,最后说:“入学的第一件事,军事训练,百炼成钢,祝同学们能顺利完成。”
  孟思扬坐在大巴车里,满车都是清一色穿着制服的武警。
  大巴车在操场旁边驶过,孟思扬看了一眼外面,只见所有学生都在操场上集合,站的队形乱七八糟的,学生的站姿也五花八门、东倒西歪的,而同车所有的武警则都是正襟危坐,装束整整齐齐,一种莫名其妙的优越感油然而生。
  汽车在操场前面停下。中队长下令:“下车!”
  车门打开,战士们一个跟着一个跳出来,立刻在车旁边站成四列,当然是按预先排好的顺序,他们每个人谁训练哪个班都是安排好的。孟思扬早看过了自己的班级,是高一八班,因此他站在第一排第八个。站好队后,队长下令:“向右——转!跑步——走!”
  战士们整齐地跑到学生们前面,自动一路一路的带开,到对应的班级前面立定,每个人对应一个班。也许是军装天生的威严起了作用,前排的学生——基本都是女生,立刻都安静了下来。
  孟思扬站在了八班前面,侧身对着八班第一个女生。
  “向右转!”
  孟思扬转过来,背对着后面的学生。
  “这就是我们的教官呀……”后面有女生窃窃私语。
  “嘘……别说话……”
  校长说:“好了,各位教官把各班带开训练吧。”
  教官们纷纷转过身,让本班的学生跟着自己走开。孟思扬也转过身,扫了八班的学生们一眼。他转过身的时候着实吓了前面几个学生一跳——其他的教官看起来至少都二十多岁,孟思扬则年轻得多,太小了——几乎跟他们一样大。
  孟思扬的确跟他们一样大,或者还不如他们中某些人大。但孟思扬一身军装鲜明地划分开了界限,而且他眼神里有一种与生俱来的傲气,目光锐利,如鹰一般。
  “八班的同学,跟我过来!”孟思扬说道,声音不大,但穿透力极强。说完,他转身往操场上走。八班的学生们忙在后面跟上。孟思扬放慢步子,确定所有学生都在后面跟着,包括最后面那几个看起来懒懒散散的男生。孟思扬带着他们离开田径场,到了篮球场上。有一半的班级是在篮球场上进行训练。
  “在我面前成四列站好!”孟思扬说。但没想到学生们自动排成了四列纵队。孟思扬愣了一下,这才意识到,原来在部队里面,横排叫做列,竖排叫做路。而一般人习惯横的叫行,竖排叫列。孟思扬便只好转身,齐步走到他们侧面,立定,转过身,下口令:“向右转!”
  学生们虽然没有练过队列动作,但好歹还是听得懂口令的,纷纷转过来,也不整齐。孟思扬扫了一眼,说:“解释一下,部队里面横排叫做列,和你们平常的习惯可能不太一样……好了,我以后尽量不用这个名词。自我介绍一下,我叫……”
  孟思扬忽然停住,改口道:“我姓孟,你们以后叫我孟教官就行了。废话不多说,交待一下今天下午的训练内容。站军姿,以及稍息、立正的动作。不是很难。”
  他一边说,一边扫视八班学生。忽然,他在第一排看到了一个熟悉的面孔,那是他不久前在十六中见过的——叶若凡的妹妹,叶琳琳。
  孟思扬顿时感觉头都大了。他怕叶琳琳认出自己来。也许她早就认出来了,当着面不说,等训练一结束,就可能跟别人说了。只不过现在孟思扬和将近一年前她见过的孟思扬简直判若两人了,尤其是孟思扬理了发——部队里的战士全都是一头短发,孟思扬也不例外。
  学生们看他愣了半分钟,不知道在想什么。孟思扬这才猛省过来,问:“你们有谁初中军训过?举手我看一下。”
  一小半的学生举手。孟思扬说:“好,放下吧。现在我口述一下军姿的要领,从上到下,依次是:抬头,目光水平十五度,下颌微收,挺胸,双肩后张,两臂自然下垂,贴紧身体。五指并拢,中指贴紧裤缝线,大拇指贴在食指第二个关节上。两腿并拢,不得留缝,双脚并拢,两脚尖朝前,成六十度角。”
  他说完,问:“听明白了吗?你们都是高中生,考到一中来的,没有学习差的,我不信连人话都听不懂。我给你们三秒钟时间,挠挠痒,擦擦汗,三秒钟之后,所有人按军姿要领站好,不要再动一下。三——”
  学生们立刻一阵骚动,即使没痒的也赶紧挠一下。
  “二,一,停!给我站好了!”孟思扬说。尽管他努力试图让自己更威严一些,但他本来不是喜欢管人的人,怎么也严厉不起来。
  学生们站住不动了。孟思扬扫了一眼,他们站得歪七扭八的,如果一个一个给他们调整的话,恐怕一下午时间都不够。再说如果他们站的时间长了,即使调整好了,累了的话,军姿也会变形的。
  孟思扬转身,走到学生队列前面。他只能先纠正几个看起来太不像样的学生。至于那些有些小毛病,但看起来还像那么回事的,就不管了,毕竟他们仅仅是学生而已。
  过了十分钟,孟思扬走回前面,问:“累了吗?”
  下面顿时一片七嘴八舌:“累了……”
  孟思扬板起脸喝道:“谁让你们说话的?”
  一个男生说:“你问我们的啊?”
  孟思扬说:“我说我问你们了吗?没有我允许不许说话。你刚才说了六个字,罚你在旁边蹲六分钟。”他一抬头,喝道:“出列!”
  男生出来了。孟思扬说:“要我做示范吗?右腿往后跨一小步,蹲下来。”他示范一下,又站起来:“明白了没有?蹲下!”
  男生不吭不卑地蹲下了。孟思扬听见有人嘟囔:“真不讲理啊……”
  孟思扬扭头看了看,没找到是谁说的。他也没在意,下令:“稍息!”
  大部分学生还是知道稍息是要出一下脚的,但左脚右脚就不一定了。孟思扬说:“在讲稍息的要领之前,先让你们练一个动作,向右看齐。听到向右看齐的口令后,第一列……哦,第一排的排头,也就是最右边的学生不动,后面几排的排头,都和第一排排头对正。每排其他人,头往右偏四十五度,用余光进行标齐,同时脚下要跺小碎步。直到第二名和第一名看齐了,第二名停下来,然后第三名和第二名看齐了,再停下来,以此类推,直到所有人看齐为止。”他顿了顿,说,“其实这个过程很快的。我们试一下。向右看——齐!”
  学生队中一片骚动。孟思扬走到队伍侧面,看每一排有没有对齐。
  “第一排第三个,那个戴眼镜的女生,看齐了没有?前面就两个人都看不齐?”孟思扬叫道。
  “听我的口令,调整一下!第三名,往后,往后。对对。过了!再往前一点点。好。第四名往后,第五名往后……”孟思扬不厌其烦地一个个调整,直到第一排齐了为止。
  他又走回前面来,下口令:“向前——看!我看你们也是……”他低头看了看,忽然注意到地面上的球场边线,灵机一动,说:“听口令:向左转!”
  学生们纷纷愣了一下,向左转。这时那个蹲着的男生问:“教官,六分钟了……”
  孟思扬说:“你看你,不长记性。让你说话了吗?你又说了六个字,再加六分钟!”
  男生痛苦地叫了一声,换腿。孟思扬没管,继续下令:“齐步走!左转弯!”
  队伍左转弯,等全部转过来后,孟思扬下令:“踏步!一二一,立定!向左转!”
  等学生们站定了,孟思扬又下令:“都有,齐步——走。立定。”
  第一排正好站在了白线后面。孟思扬说:“再次向右看齐的时候,第一排站到白线上,注意,是脚尖和白线对齐,明白了没有?”
  没人回答。因为刚才孟思扬问的话,他们回答了,却被惩罚了。孟思扬下令:“向右看齐!”
  第一排站到白线上。孟思扬说:“好了,第一排不要动了。现在,你们把头往右偏四十五度,看看你们眼前现在什么感觉?这就是对齐后的感觉。记住这个感觉,等一会儿向右看齐的时候,照着这个感觉来。好,向前看!”
  他看了看表,对那个蹲着的男生说:“好了,起立!”
  男生站起来,不过站得太快了,脑部供血不足,差点儿没趴下,晃了晃,才站定了。孟思扬下令:“入列!”
  男生回去了。孟思扬说:“你们下去可以问问他什么感受。过两天要练这个动作的,提前适应一下。好,第一排,向前一步走!”
  孟思扬转身看别的班级,大部分还都在站军姿,有的在练稍息。
  孟思扬折腾了一下午,才勉强让他们掌握了向右看齐的要领。学生们都已经很疲倦了。六点的时候,铃声响了,孟思扬看到其他的教官纷纷下课了,他才下令:“立正!解散!”
  学生们呼啦一下散了,蜂拥向操场旁边的小卖部。小卖部里的矿泉水顷刻间销售一空。
  八班的男生宿舍里,几个男生慵懒地躺在床上。其中一个就是被孟思扬罚蹲下的男生,发牢骚道:“哎哟,真是累死了。妈的,蹲了十几分钟。这家伙也不看看表,分明都有十分钟了,他还不说停。我一说话,他又加时。我还以为我这一下午要蹲过去了呢。”
  另一个男生没回答他的话,而是说:“哎,你说这个床铺的哥们儿怎么还没来?是不是不打算军训了?”
  下铺的一个男生爬起来,到那个空着的床旁边看了看,床边贴了一张标签,写着“孟思扬”。这是宿舍管理员给每个新生的床上贴的标签。男生说:“哎哟喂,这哥们儿也姓孟。”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