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小偷同学 作者:心武雅趣(下)

字体:[ ]

 
  孟思扬想着杨扬刚才的话,“恐怕你也未必有我知道的清楚”,“拿着偷来的钱,到处装好人”,什么意思?看来她也知道,孟思扬偷来的钱,都用去给山区小学生捐款了。孟思扬想,杨扬大概是太清高孤傲了,眼睛里容不得半点沙子,哪怕他是把偷来的钱全部用于公益,也毫不宽容。这和余婷真是两个极端,孟思扬想,余婷为了自己的私事,不惜怂恿他重操旧业。
  沉默片刻,孟思扬说:“我们回教室吧。”
  叶琳琳摇头:“算了,你也别太难过。杨扬也太忘恩负义了。下次碰见她我就跟她说,你不是说孟思扬害得你没脸见人吗?你干嘛不把自己的眼睛戳瞎?”
  孟思扬急忙说:“千万别,万一她真干出来,那可太糟了。”
  叶琳琳想了想,忽然说:“左右也是没事,你教我弹钢琴吧。”
  孟思扬哑然失笑:“我真的只会弹一首曲子。哦不,现在是两首。”
  叶琳琳笑道:“我知道。杨扬跟我说过。那你也总比我压根儿什么都不会要强。”
  孟思扬问:“你识谱吗?”
  叶琳琳摇头。孟思扬问:“简谱?”
  叶琳琳还是摇头。孟思扬随手找了支笔、一张纸,先给她扫盲。当然,孟思扬自己,懂得这些也不过是两个月前的事情,现在却轮到来教别人了。幸好旁边有台电子琴,大大方便了孟思扬的教学,什么音高、音程关系,他在琴键上敲一敲,叶琳琳一听也就明白了。
  孟思扬花了一晚上,才把基本的乐理知识给她讲完,是关于简谱的。至于五线谱,孟思扬自己根本不会画谱,手里没有现成的曲谱,不好给她讲。想了想,他说:“其实认得简谱了,也能凑合着弹了。只不过一般的钢琴谱都是五线谱。”
  叶琳琳说:“我试试吧。”她坐在电子琴后面,这时忽然看见桌子后面的墙角里扔着一团废纸,她蹲下来捡起来一看,却正好是一张简谱,很简短。她笑道:“这儿正好有张谱子哎,我弹一弹试试。”
  她也不管是什么调的,一律按C调弹。C调下简谱上只要没有升降号,就全是白键,多来米法索拉西依次排列,最易弹奏。谱子很简单,叶琳琳很快就弹出来了。
  孟思扬猛觉旋律有些熟悉,是那首家喻户晓的《世上只有妈妈好》。孟思扬上小学的时候老师教过这首歌,但班里其他同学都有妈妈,他没有,还哭着回去问俞叔。小学毕业后他再也没听过这个曲调。他又刚得知母亲还活着的消息,心里猛然激动,霎时间热泪盈眶。
  叶琳琳叫道:“这调子好熟悉啊。好像是《世上只有妈妈好》哎。你听没听出来?”
  她看了孟思扬一眼,见孟思扬眼眶湿润了,猛然想起什么,急忙停住了:“对不起,我差点儿忘了你是孤儿。”
  孟思扬急忙说:“不用不用,我是高兴得。”
  叶琳琳奇怪:“高兴?”
  孟思扬忍不住说了:“我前几天刚得到消息,我母亲其实还活着。”
  叶琳琳惊讶无比,也觉得莫名其妙,但是孟思扬的私事,她不好多问,只好说:“那……那太好了,恭喜你啊。”
  孟思扬急忙抹了抹眼睛。叶琳琳坐回去,继续弹这个曲子,刚开始还偶尔弹错一两个音,但曲子太短了,她弹了几遍就熟练了,这是她第一首会弹的曲子,心里一时高兴,不愿停下来,弹一遍又一遍。这时下课铃响了,叶琳琳最后一遍弹完,意犹未尽地站起来,说:“一晚上都这么耽误过去了。可惜高考不考音乐。”
  孟思扬笑了笑,他忽然意识到,叶琳琳好像是唯一一个知道了自己以前的身份后,没有对自己冷眼相看的女生。这让他不由得又增加了一层感激。
  两人出来,叶琳琳上楼回教室,孟思扬则直接回宿舍了。
  孟思扬旁边的座位空了两天,田老师就调整了一下,把陈运达调到后面去了,和孟思扬同桌。陈运达的位置则由一个女生占住了。
  陈运达收拾好东西,问前面的叶琳琳:“你第一步计划已经成功了,第二步怎么实施?”
  叶琳琳耸耸肩,说:“功败垂成。”
  陈运达问:“什么意思?”
  叶琳琳说:“我好不容易帮杨扬把她一个劲敌赶走了……呃,其实也跟我没关系,是老天帮她。可她自己却忽然反悔了。”
  陈运达说:“我早说过,你纯粹是瞎忙活,乱弹琴。”
  叶琳琳说:“谁说的?”
  陈运达不再多说。
  晚上,夜·总·会灯红酒绿。昏暗的灯光,下面是一群神智半清醒半昏迷的男·男·女·女。
  余婷以前从没来过这种地方,心惊肉跳。吧台老板对她说,只要陪客人说说话,喝几杯酒,就有十块钱的收入。另外如果客人大方的话,说不定会赏她些零花,碰到出手阔绰的,可能会收入不菲。余婷心里默念,就算喝酒,也一定要保持清醒,千万不要昏过去了,在这种地方,她一个年轻的女孩,实在是太危险了。
  坐在余婷旁边的青年男子肆无忌惮地伸手去搂她的腰。余婷触电般闪开,但看到客人脸上露出不愉的神色,只好强行忍住了,任由他的手在身上乱摸。她心想,只要不是更过分的事情,这点儿忍了也就忍了。
  旁边其他客人旁边也各有一个年轻女孩,她们都比余婷能说会道得多,尽情倚在客人身上撒娇,千方百计地哄着客人喝酒。余婷笨口拙舌,总是她旁边的客人催着她喝。余婷实在推脱不过,喝了两杯,脸已经涨红了,叫道:“不行了!我不喝了!”
  “嗨哟,葡萄酒而已,又喝不醉。”客人不耐烦了,“你看看她们,有你这样的吗?”
  其他几个女孩都看着她嗤嗤地笑。余婷难受极了,蓦然想起孟思扬。她觉得自己对孟思扬实在有些求全责备了。他是属于那种绝不会来这种地方的正派男生,相比这里的客人的猥·琐行为,孟思扬就算搞些小偷小摸,也根本不值一提了。她心想如果孟思扬站在面前看到这副场景,面前这几个人少不得都要挨一顿揍。想到这里,她忽然觉得自己开始想他了。
  忽然,她猛地感到一只手从她衣·服下面伸了进来,摸到了她背·上的皮肤。余婷顿时触电般跳起来,叫道:“你干什么?”
  青年反倒笑起来:“你也太嫩了点儿吧?新来的吗?不知道这里的规矩呀?”
  余婷一咬牙,说:“我不陪了。”转身就走。两个夜·总·会的服务员立刻出现拦住她:“站住,你干什么去?”
  余婷说:“我上厕所。”
  服务员说:“房间里有厕所。”
  余婷心想,这里是一楼,房间里有窗户,可以跳窗逃走。她便低声说了句:“谢谢。”挤进人群。绕来绕去,到了一个房间门口。这时房门忽然开了,一人在她背后猛推了一把:“进去吧你!”
  余婷一个趔趄,差点儿趴在地上,急忙站起来,抬头看见房间里只有一张床,没有卫生间,也没有窗户。她猛然意识到什么,急忙转身夺门往外逃,被一人强行拉住,喝道:“干什么?又不是要你的命。给你钱的!”
  余婷哪里愿意?嘶声叫道:“救命!”
  夜总会里乱哄哄的,喊什么的都有,她这一声也根本没引起任何人注意。那人把她推搡进房间里,“砰”一声关上门。
  余婷猛一把抓起这人的手,竭尽力气一口咬下去,这人疼得惨叫一声,另一只手奋起一拳,当场打得余婷鼻血长流。余婷顾不得许多,急忙去开门,但怎么也打不开,急忙拼命拍门。
  那人叫道:“过来吧你!”刚扯住余婷后背的衣服,忽然门开了,门外一人一把将余婷拉出来拉到身后,飞起一脚踢在里面那人肚子上,那人“砰”一声撞在墙上,当场昏过去。
  余婷惊魂未定,抬头一看,松了口气:外面救她的人是个女的,一身黑衣服,头发打成一个结,装束干练利落。她拽着余婷的胳膊往外走,一边低声说:“小妹妹,你来这地方干什么?”
  余婷急忙说:“谢谢你。”
  女孩说:“不用多谢我。这边来。”
  余婷一惊,心里惴惴不安,也不敢逃跑。前面角落里一张小桌子上,坐着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男子,个子虽不高大,但凛然透出一股傲气,给人第一印象像黑帮老大。女孩对余婷说:“这边坐。”指了指男子对面的椅子。
  余婷顿时紧张起来,以为刚出狼窝,又入虎口,但不敢违抗,坐了下来。
  中年男子端详了她片刻,说:“你叫余婷?”
  余婷大吃一惊:“你怎么知道?”
  中年人说:“我见过你的。你是思扬的女朋友。”
  余婷触电般跳起来:“你……你是什么人?”
  旁边那个女孩温柔地说:“坐吧,别害怕。”
  余婷坐下来。中年人说:“那你怎么会来这种地方?孟思扬呢?”
  余婷只好说:“我们分手了。”
  中年人说:“你肯定是缺钱了才会来这种地方……那就是他甩了你了。这孩子,怎么可能……”
  余婷忙说:“也不是。”顿了顿,她说,“我不知道您是什么人,所以不能随便跟您说。”
  中年人笑起来,对旁边的黑衣女孩说:“告诉她我是什么人。”
  女孩迟疑一下,但还是说了:“这是我师父,俞龙海!”
  余婷第二次惊得跳起来,结结巴巴:“你……你不是死了吗?”
  俞龙海哈哈笑了起来:“他跟你说过我吗?”
  余婷生怕这人是在骗她,假冒俞龙海,骗她说出孟思扬的一些事情来,便打定主意什么都不说。俞龙海问:“孟思扬现在在哪儿?”
  余婷摇头:“不知道。”
  俞龙海抬头问女孩:“他不是跟你说是……在一中上学吗?”
  女孩正是高亚琴,开口道:“他说是在高一八班。”
  余婷还是不说话。俞龙海说:“好了小姑娘,这种地方,你是来不得的。你是缺钱了吗?我给你钱,你回去好好上学吧。”
  余婷不敢信,也根本不信。俞龙海从兜里拿出一沓百元钞,说:“给,不过不全是你的。你回到学校见到孟思扬,分一半给他。”
  余婷说:“叔叔,孟思扬说……他俞叔早就死了。他亲眼所见。我不会上你的当的。”
  俞龙海笑道:“你不敢信我,钱你总该信吧?你看看这是假·钞吗?”
  余婷不敢接,说:“我可不想欠陌生人的钱。你会收高利贷的。”
  俞龙海赞道:“你倒是挺机智,挺有防范。不错。”
  他沉默片刻,说:“亚琴,你送她出去吧,送到学校。”
  余婷急忙说:“我已经辍学了。”
  俞龙海惊讶:“为什么?”
  余婷心想,自己来到这地方,本身就已经比自己家里的事情更见不得人了,便索性说了:“我爸蹲监狱了,还被罚款一百多万。我想让孟思扬帮我……弄一笔钱来,结果他说什么不肯重操旧业。我一气之下离开他了。”
  俞龙海冷笑一声:“这小子,倒是把我教给他的东西全扔了。”
  高亚琴说:“倒也没有。他本事比我厉害多了。”
  俞龙海轻蔑地说:“你跟他比?你比他差远了。”问余婷:“你爸叫什么?是犯了什么事?赌博啊还是吸毒?”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