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钟意 作者:酆子息

字体:[ ]

 
书名:钟意
作者:酆子息
 
文案
竹马 互宠
暗恋,明恋; 喜欢,深爱。爱是哭泣烦恼,空洞灰心的劫难;爱是向上纯粹,闪闪发亮的期待。
校园流水账,轻微虐狗。
 
 
内容标签:
搜索关键字:主角:钟意宗远 ┃ 配角:祝俊程静姚锡聪 ┃ 其它:虐狗
 
 
第一章  不懂事
  *****
  安城属江南水乡,自商周时,即为皖南重镇。正所谓一方水土养一方人,山清水秀,人杰地灵。
  二月中旬,乡下年味儿正浓。
  宗家的小祖宗在大年三十晚上被抱着出去看放炮竹烟花,已经从头到脚包的够严实,还是吹风受了凉。
  原本是一年里最喜庆团圆的日子,虚岁才五岁的长孙受了凉发烧,一屋老少都守夜没合过眼。
  生怕这么个小宝贝出了一点出错。
  宗远出生时难产,打小体弱多病。乡下重迷信,宗奶奶信佛,抱着孙儿去烧香拜佛,又去仙霞找大师看命相。
  给小孩画了人像入佛门当个挂牌的俗家弟子,还给赐了名字,单字一个“远”。
  大师给看过命相,说是十岁生日前不能亲近父母,得隔辈亲,轮到他这一辈,宗家家谱里本是“光”字辈,可宗家的两个老人都迷信地很,对大师的话一字不漏地相信,立马就给小孙子改了名。
  正月初三,水杭镇上的很多商铺都还没开业,街道上摆摊子的倒是不少,卖水果炮竹小吃类的,生意抢手。
  小钟意被三层外三层地裹成了一个小胖球。他今天要和爸妈一起去外婆家里拜年。爷爷奶奶在他才一岁就先后离开,那时候他什么都不懂,咿咿呀呀刚学会走路,怯生生地看着亲人悲伤,还不知道那就是人生百态里最无奈的生离死别。
  下了通往镇里的大巴车后,他被李知月牵着走,闻着街上烤肉串的香气,使劲把脖子往上仰想和他妈妈讨吃的。
  李知月被小家伙拽袖子,蹲下来把他脖子上围巾往下压,笑着看儿子被捂的热乎乎的小脸,问:“宝宝怎么啦?”
  钟意费力地伸长短胳膊指着路边烧烤摊,又亮晶晶的眼睛看着李知月说:“宝宝要吃。”
  “小馋鬼。”李知月宠溺地刮了一下小孩的鼻子,把他抱起来往烧烤摊子走去。
  小钟意一年里能和李知月相处的日子并不多,他父母都是高中老师,李知月还带重点班的班主任,对班级的心思也重,很多时候都是忽略了家里的小孩,心里愧疚,陪着孩子的时候就格外宠。
  他们家并不富裕,可是小孩吃喝用度,从来都不会马虎。
  钟意在小村子里由外婆带着长大,村上的小孩子手啊脸上到了这个节气都冻伤皲裂,他倒是水灵灵白嫩嫩,小脸的软肉跟豆腐一样。
  长的又好看,这样的小孩,到哪儿,都是讨人喜欢。
  水宁镇其实也算一个古镇,往后街里走是很旧的徽派巷子,往钟意外婆那个村通的唯一一辆大巴车,就是从这个老街里慢悠悠地开出来。
  李知月牵着小孩到始发站,车里面已经坐了几个老人,都是一大早赶集来买菜的。
  老人们都认识李知月,她平时待娘家人好,做人大方通情,又是知识分子,可受村上老人喜欢。
  带着她的小娃娃一上车,先是夸小孩长得俊,性格又乖,又把李知月连着钟意爸爸也夸了一遍。
  因为一车人都认识,李知月知道车上的人都会照应着自己小孩,让钟意举着肉串串坐在大巴的座位的第二排,李知月给他脱了围巾,又嘱咐他自己先坐着等她买好东西。
  车上的人时不时逗着钟意说话,每次听到自己名字,他都寻着声音望过去,小模样别提有多乖地回答,手上的肉串串都没时间吃。
  车上也在不时地上来人。
  “哎呦,大嫂子这娃娃是承伯的?”
  上车的老人让牵着的小娃娃上车,靠门坐着的年轻人赶紧过来扶着老人上车,就听见她说:“就是我家承伯的小乖乖哟。”
  大过年的,人们最不吝啬的就是好听的话。都在夸小娃娃长的好。
  宗家的大儿子在外面做生意赚大钱,娶了一个有钱的城里漂亮媳妇,生了个儿子去年年尾才带回来。
  在信息传播相对滞后的各个小村子里,不能外扬的丑事和出息挣大钱的喜事总能迅速传千里。
  宗家这个城里的宝贝孙子,可真没几个人见过。
  钟意坐在座位上仰着脖子看上车的人,宗老太太看见小钟意一个人坐在这边,甜甜地喊她大奶奶。
  老人赶紧笑着答应,牵着自己孙子过来说:“意意啊,这个是你软软哥哥,让他和你一起坐好不好?”
  被牵着的小孩从走过来开始就一直盯着钟意手上的肉串串看。
  钟意看他的眼神,下意识看了手里的东西,又乖巧地居高临下坐着嫩嫩喊人:“软软哥哥。”
  宗老太太习惯方言,这边的“远”字同音“软”。
  宗奶奶乐呵呵地摸钟意的小脑袋,夸他乖,又费了一些力气把自己宝贝孙儿抱上座位,坐在钟意旁边。
  车门和窗都关的严实,里面还有人拎着捂手的小火炉,都是人气,可暖和了。
  宗远穿的比钟意还多,宗奶奶给他把厚围巾取下来,他从上车到现在都是一声不吭。
  车上这些人打量他也并不是害怕躲着,就是拉耸着精神。
  宗奶奶心疼地解释,小孩儿除夕夜就开始病着,到昨天才刚好,这是他爸妈带他去医院做完检查还有其他亲戚要串门,舍不得孩子跟着一起受罪,才让宗奶奶给带回家。
  其他人给宗老太太让了个座坐在两个小孩座位过道的对面。
  她实在太宝贝这个小孙子,听到大儿子愿意让孙子留在家里给她和老爷子带,头天晚上高兴地睡不着,可她那边能和小宗远玩上的小孩可真没有,老大结婚晚,她那附近的小孩都上小学了,又大多流里流气的,宗老太太也不愿意这金贵的小孙子和那帮小孩玩。
  钟意看着多乖啊,嘴巴甜又有礼貌,老太太特地让俩个人坐一块儿,以后要是能
  玩在一起,她的小孙儿也有个伴儿。
  钟意举着手里的肉串串往小嘴巴里咬了一块肉,嘴唇上都是油。
  他不好意思地伸出舌头舔嘴唇,偏过头看身边的小孩,问:“软软哥哥,你要吃吗?”
  宗远抬起眼睛看他,抿了几下嘴唇,点头。
  旁边的宗奶奶听见小钟意的话,赶忙说:“小乖乖你可不能给远远吃,他生着病,可不能乱吃东西哦。”
  宗远听见话,低着头不说话。
  小钟意说:“大奶奶,妈妈说这个肉串串让阿姨烤的很熟了,小孩吃了不会肚肚痛,软软哥哥他想吃。”
  宗远也抬眼睛看着他奶奶。
  宗奶奶一下子就心软了,小祖宗自从半夜发烧后就一直在喝中药,平时也只喝粥,油荤都不敢让他碰。
  “我来喂软软哥哥吃。”钟意仰头看宗奶奶。
  “小钟意可真乖。”宗奶奶笑着夸,她从钟意出生就喜欢这个小孩,这些年没抱着自己孙子前可没少疼钟意,果然没疼错人呐。
  钟意用两只手举着肉串串递到宗远嘴边,还吹了几口气说:“喏,已经不烫了。”
  宗远咬了一大口。
  钟意赶紧问:“好吃吗?”
  宗远点头,满嘴油,终于对钟意露了一个笑。
  钟意看见他右边嘴角还有一个梨涡,笑起来可好看了。
  李知月买好东西上车看见她的宝宝喂旁边小孩吃肉串,好几个人都和她说小宝贝懂事听话,这么点大就知道对人好。
  李知月放好东西就靠在小孩座位旁边一边和车上人聊天,一边拿着纸给小孩擦嘴。
  俩个小孩一人一口,终于把手上的肉串串解决了。
  一路上车上人聊家长里短,宗远看着困得直打盹,就让宗奶奶抱过去用毯子裹着睡觉。
  小钟意和李知月坐在一起,伸着脖子看宗远,又对李知月说:“妈妈,软软哥哥生病了。”
  李知月听话,愣了一下,接着小孩整理戴歪了的帽子,笑着说:“宝宝,哥哥的名字叫宗远,是远远哥哥。哥哥身体不好,以后你啊去大奶奶家,要多和远远哥哥玩。”
  小钟意皱眉头,抬头看他妈妈说:“是软软哥哥。”
  一车上的人都在颠簸的路程里昏昏欲睡。
  李知月把小钟意抱到自己大腿上面对车窗坐着。
  车窗上早已经因为内外冷热空气交汇蒙上了一层薄雾。
  李知月用手指在车窗上写了一个“远”字,又写上拼音。
  对着钟意说:“宝宝看,这个字就是你远远哥哥的名字,跟着妈妈一起拼,y……u……an……yuan。”
  小孩把手伸过去摸李知月写的那个字,嫩嫩地学舌:“y……u……an……yuan.”
  他回过头仰着脑袋看李知月,说:“远远哥哥。”
  李知月亲他的脸蛋儿:“宝宝真聪明。”
  
 
第二章
  *****
  还未过正月十五,初八的下午小钟意就被李知月送到梅村的外婆家,李知月和钟宁海都要回学校带高三的学生补课,小孩子下半年才能去幼儿园,这么丁点大的小娃娃,只能往老人身边送。
  外婆住的村子是真正的依山傍水,通往村子的大路在村口要跨河,架起来的桥只能通人,要是有车进来还得从桥下面的水路趟过去。
  外婆住在村子中央,每次李知月带着小钟意经过村头第一户的宗家,钟意都会往院子里面看,不论见到谁,都会甜甜地喊人。
  四点多,宗奶奶抱着小孙子坐在门口晒太阳。宗奶奶本名叫吴守兰,是宗爷爷娶的第二个老婆,伺候了宗家三代人。
  钟意朝院子里面喊:“大奶奶!”
  “哎!”她笑着应钟意,又站起身和怀里的小孙儿说话:“软软,你看看这是谁来了。”
  宗远抱着奶瓶,专注地看着被李知月牵着走过来的钟意。
  钟意紧紧挨着李知月的大腿站着,有些紧张地拽着他妈妈的下衣摆,对宗远露出一个笑,小声喊人:“软软哥哥。”
  可事实上宗远还没有他长得高。
  宗奶奶对宗远说:“小乖乖,这是李婶婶,来喊人啊。”
  宗远只看着钟意不说话。
  宗奶奶心疼地对李知月说:“这孩子认生地很,估计还是没有习惯待在这边,生病才好起来,都瘦了一大圈,我可怜的小乖乖哟。”
  李知月笑着安慰:“您啊就是操太多心,小孩小时候生个病都是正常的,有您照顾着他还能不好呀。”又蹲下身拉过身边的钟意到跟前说:“宝宝,以后在这边要多陪远远哥哥玩好不好?”
  钟意往他妈妈怀里钻,抱着李知月的脖子又回过头来看宗远,嫩嫩地保证说:“好。”
  站在这院子里说了半天话,后来宗奶奶想起来要给他们拿吃的,要留他们在这边吃饭。李知月才赶紧说把钟意送过来就要赶着去学校。
  以前钟意就长时间待在梅村,李知月每个周末过来接他到了星期天下午再把他送回来。
  在这里串门最多的就是这村头的宗家。宗奶奶有什么好吃的都不吝啬给他吃,待他跟自己孙子一样好。
  所以李知月每次回来都会先来这院子里找宗奶奶说几句话,逢年过节的礼品也从来不落下。
  钟意被宗奶奶留在这边吃晚饭。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