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同性婚姻合法之后,我们离了[娱乐圈]+番外 作者:车厘子

字体:[ ]

 
书名:同性婚姻合法之后,我们离了[娱乐圈]
作者:车厘子
【渣攻回头变忠犬】
 
七年之痒,白哲与杜子骁经历了深爱、冷战与失望后,决定离婚。
一场选秀比赛,让本以为此生都不会再有交集的两个人一起坐上评委席。
随着比赛的层层推进,误会被揭开,矛盾被化解,陷入冰点的感情也在悄然复苏。
离婚并不是一段感情的终结,很可能只是为了让白哲和杜子骁重新发现对彼此的爱。
如果爱还在,你还愿不愿意与我共度一生?
 
当红小鲜肉攻X音乐教父男神受,年下,破镜重圆,渣攻回头变忠犬,无虐
 
少年,请收下这桶狗血!
 
 
内容标签:娱乐圈 七年之痒 破镜重圆
 
搜索关键字:主角:白哲,杜子骁 ┃ 配角:季勤章 ┃ 其它:
==================
 
  第1章
  
  白哲和杜子骁坐在一起。
  门外,他们各自的律师和经纪人正紧张地等待着,眼前,这位代表美利坚合众国的公务人员却不紧不慢地再次向他们确认。
  “你们确定彼此不会再就财产等问题发生纠纷?”
  白哲没有回答,杜子骁烦躁地说:“不会不会。”
  “也无子女抚养问题?”
  “我们都是男的,谁来生?”
  “先生,话不能这么说,毕竟同性婚姻都已经广泛合法了,谁知道以后代孕会不会广泛合法呢?要知道孩子很多时候是维系家庭成员感情的关键……”
  这位肥胖的女公务员喋喋不休,丝毫没有意识到杜子骁已经脸色铁青濒临怒火边缘,双拳紧握好像随时都能跳起来一拳把她揍扁。
  关键时刻,还是白哲惯性出来救场:“谢谢,我们知道代孕是个好主意,但是我们既然要离婚,就没必要再伤害一个无辜的小生命了。”
  对方这才刹车。
  “所以说,你们慎重考虑过,还是决定离婚?”
  她的目光依次在两人脸上划过。左手边的年轻男子想都没想就点了头,右手边年龄略大一些的这位却没有马上回答。他微微低下头,右手食指屈起,用白皙而纤细的指节托了托鼻梁上的无框眼镜。
  “是的,”他有些疲惫地说,“我们决定离婚。”
  离婚手续很快就办理完成,走出房间的时候,杜子骁很是轻松地舒了口气。他的律师和经纪人迎上来,跟他小声嘀咕着什么,杜子骁一个字都听不进去,两只眼睛死死地盯着紧随他走出来的白哲。
  白哲还是那副波澜不兴的样子,明明是他提出的离婚,闹了几个月,终于离了,他却没有一点高兴的样子。他出了门,首先摘下眼镜,放进经纪人递过来的眼镜盒里,接着彬彬有礼地感谢律师几个月以来的付出。没有镜片的阻挡,他的眼睛更显明亮,再搭配上他永远温柔和煦的笑容,叫他原本精致却略显冷淡的面孔陡然生动起来。
  杜子骁在旁边冷眼看着他跟律师谈话,觉得那律师快幸福得连诉讼费都不要了。
  没来由的,他心里生出了一分恶毒的念头。他几步走过去,展开自己迷倒无数少女的邪气笑容,冷冷地道:“恭喜你,终于甩了我这个包袱。”
  此话一出,维持表面和平的气氛急转直下。白哲的经纪人下意识跨前一步,挡在白哲身前,杜子骁的经纪人也低呼一声,赶来拦着。杜子骁被经纪人拽了一下,却纹丝不动,一双漂亮又邪气的桃花眼紧盯着白哲不放,像是个斗气的孩子在故意激怒大人。
  白哲跟他在一起这么久,怎么会不知道他在想什么?杜子骁不光是个孩子,还是个被粉丝和公司还有这整个圈子惯坏了的孩子。他太红了,红到他这个程度,为所欲为会被解释成真性情,口出恶言会被解释成心眼直。
  白哲垂了垂眼帘,没理会杜子骁的挑衅,拍了拍经纪人的肩膀,又朝律师望了一眼,三人一起走了出去。杜子骁被赤裸裸地无视,就好像一记重拳打在一团棉花上,憋得他嗓子眼连着心都堵得慌。他看着白哲离去的背影,不知怎么脑袋一热,大声道:“我祝你跟季勤章百年好合!”
  这句很大声,整个大厅的人都在看他,白皮肤黄皮肤黑皮肤的人都有,唯独没有白哲。
  白哲像听不见似的,走了。
  “我的祖宗啊,你可消停会儿吧!”见白哲一行终于出了门,经纪人小桂抡起粉拳重重地往杜子骁身上捶了不知道多少下,“你还嫌惹得麻烦不够多吗?”
  杜子骁脖子一梗,冷笑:“我惹麻烦?这婚又不是我要离的,怎么又成了我惹麻烦?”
  “呸,你也不想想是谁被捉奸在床伤了白老师的心?这都多少次了,要是我,我也跟你离!”小桂唾道。
  “哎你怎么胳膊肘往外拐?你到底是谁的经纪人啊!”杜子骁刚在白哲那里讨了没趣,回头又被自己经纪人数落,真觉得这一天晦气到了极点。
  小桂心道你这都是自找的,活该!但到底是自己带的艺人自己心疼,骂完了也不得不给点甜枣吃。
  “当然是你的经纪人了。”小桂推着他的后背往门外走,回头招呼律师跟上来,“我要不是你的经纪人,能在离婚这事上处处向着你?要不是我把得严,就冲你那脾气一上来什么都不要的德性,恐怕你这几年攒下的身家凭空就要给白老师分去一半。”
  杜子骁被她推着,却还是走得很慢。他担心这会儿出去了白哲还没走,两人对上眼尴尬。听小桂这么说,他闷闷地回了一句:“白哲不会在乎我的钱,他说了,只想离婚。”
  小桂在后面很不认同地哼了一声。
  杜子骁脑子里不停倒带回放着白哲的背影。离婚闹了几个月,他明显地消瘦下去,连黑眼圈都有了。白哲人如其名,皮肤白皙气质温文,别人有黑眼圈兴许还不明显,可他眼底稍微发点青立刻就会被发现。杜子骁上次见他还是一个月前,那时候他看起来还好,一言不合还能跟杜子骁吵几句,这次再见面,他从内到外都沉默下去,连句话都不想跟自己说了。
  “小桂,你注意到了吗?”杜子骁忽然问,“我刚刚祝他跟季勤章百年好合,他没反应。”
  小桂“嗯?”了一声。
  “以前我拿他跟季勤章说事,他都要跟我吵架,怎么这次没反应了?”杜子骁停下脚步,心脏仿佛被一百万吨的不安压了下来,“他不是真打算离了婚跟季勤章在一块吧?”
  “在一块有什么稀奇?季先生对白老师的心思,圈里谁不知道?”小桂轻描淡写地说。
  “那怎么行,白哲是……”他想说白哲是老子的人,可就在刚刚,白哲已经恢复了自由身,从今往后跟他是丁丁点点关系都没有了。
  这会儿他们走到门外,小桂提出要送律师回律所,律师婉谢,说自己开了车来,可以自己回去。小桂刚好赶时间,听律师这么说,又再三感谢了人家,目送人家走了。她转过头,刚要招呼杜子骁赶紧上车,却发现杜子骁怔怔地站在原地,竟然目光都呆滞了。
  小桂拿鼻孔冷哼了一声。
  “子骁,有些话虽然不中听,但为了你好,我还是得说——你跟白老师其实根本就不配。且不说你跟白老师如今一个事业上升期,一个事业停滞,单说你俩的脾气性格,就根本合不来。白老师看着脾气好,其实眼里根本揉不进沙子,你呢,专门给他添堵。当初你们在一起就是个意外,现在终于结束了这个意外,不知多少人要谢天谢地呢。”
  “我跟他性格不合,那季勤章就合了?”杜子骁听了小桂的长篇大论,只关注到了这一句。
  小桂被他气得吐血,一边拽着他把他塞进车里,一边大骂:“你别不知道天高地厚了,人家季先生是娱乐圈头号大金主,他喜欢谁想要谁,还用考虑性格合不合得来?也就是对白老师,人家才会费这么多心思,结果一个不留神还让你抢走了!你知不知道你跟白老师扯证以后我有多怕季先生一怒之下断了你的路,你现在还跟季先生顶上牛了!赶紧给我上车,告诉你我只跟导演请了三天假,咱们必须在明天中午之前赶回剧组!”
  “GO,GO,GO!”
  小桂拍着司机的座椅喊道。
  
  第2章
  
  一场婚姻,一年零九个月,到头来,只得到了四个字——
  身心俱疲。
  白哲将头靠在车窗上,看着路边被太阳晒卷了叶子的树木一棵棵飞速向后掠过,忍不住去回想他与杜子骁的这七年。
  七年前,杜子骁刚满二十岁,经纪公司托了层层关系送人来他这里学音乐,希望沾“白哲”两个字的光,让杜子骁走得更顺一点。白哲在圈子里名头很大,那时候虽然还没人称他一声“音乐教父”,但他同时是好多家唱片公司的音乐总监,一首新歌出来,八小时内登上排行榜榜首,哪怕只是他作曲作词,也能在排行榜上搏个不错的位置。想沾他光的新人不计其数,杜子骁只是其中的一个。
  或者说比较帅的一个。
  白哲自己长得就不错,圈子里呆久了,见得俊男靓女更多,然而他见到杜子骁的时候还是被他帅气的长相和青春的朝气惊了一下。二十岁的杜子骁黑眉黑眼,鼻梁英挺,不笑的时候嘴角都自然上扬,笑起来更加诚挚好看。他是后来为了符合定位才学会那种看上去像个坏小子的笑的,他第一次见白哲的时候,完完全全是个对音乐充满赤诚的年轻人。
  他不像别的新人一样只顾着诉说自己对白哲的崇拜,而是拿了自己作词作曲的几首歌给白哲听。老实说那几首歌写得还不赖,白哲私下里跟自己的御用录音师说,自己二十岁那年写得也就是这个样子。但这话他至今没跟杜子骁提,以前是怕他傲,现在是没必要了。
  因为那个曾经真心诚意地说着会把自己的一生奉献给音乐的杜子骁完全背弃了初衷,他眼见唱片市场不景气,干脆换了定位,一头扎进了影视圈,演了两部剧以后,一夜爆红,红到了现在。
  白哲如今想想,两个感情出现裂缝,就是从那时开始的。
  音乐这条路很苦,来钱慢,拼天赋,更得揣摩歌迷的口味。高雅了大家欣赏不了,低俗了连自己都听不下去。转型冒风险,不转型歌迷说你千篇一律没突破。白哲算音乐人里的佼佼者,如今尚且进入事业瓶颈,杜子骁不如他,遇到的困难有多少,想都想得到。
  白哲曾经想一路护着他,即便杜子骁在音乐这条路上跌跌撞撞到最后都没什么建树,可毕竟那是他们两个人最爱的事业,为之奋斗过便足够。但是忽然有一天,杜子骁对他说自己坚持不下去了,唱片业如此不景气,他再耗下去很快就过气了。他已经签了一部偶像剧的合约,以后不做音乐,要去影视圈发展了。
  那是两人相爱的第三年,热恋,白哲理智上接受,情感上接受不了。
  白哲是圈里一朵着名的高岭之花,谁都知道他好,谁都不敢追。一来么,季先生十几年如一日扮演着白哲的护花使者,要追白哲等于公然得罪季先生,谁都没那个胆子;二来……白哲这人虽然文质彬彬脾气好,但好脾气里总透着股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气质,瞧着就不好追。
  杜子骁初生牛犊不怕虎,他追了。挖空心思追了半年,终于把人追到手。
  那时白哲是他的师父,更是恋人。两人如胶似漆,彼此爱对方爱得发狂。在这个圈子里最不缺的就是同性恋,或者说恋同性。大家都很想得开,管你男女,看对眼就行。但没人会傻乎乎出柜。因为出柜带来的风险太大,回报约等于零,一个不小心,演艺事业就要葬送。所以白哲和杜子骁的关系没有对外公开,仅限于熟悉的几个人知道。
  这种隐秘的恋情发酵极快,几乎没怎么经历磨合期就进入热恋,如果不是杜子骁忽然跑去拍电视剧,说不定到现在两人都还在热恋。
  杜子骁开始拍电视剧后,两人逐渐聚少离多。见面次数少了,沟通也减弱,慢慢就有了争吵。争吵,和好,抱着对方检讨,再争吵,再和好……那段时间两人疲惫不堪,也许各自都动了一点分手的心思,但是不知怎么,就是咬着牙挺了过来。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