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可乐云直立行走计划+番外 作者:芒果益菌多

字体:[ ]

 
书名:可乐云直立行走计划
作者:芒果益菌多
 
文案
主角:冯可X云以行
简介无能,同寝舍友的轻松欢乐向校园恋爱故事。
1V1,双C,结婚,妥妥的HE。
作者虐无能,努力提升写肉实力中!
绝对的RQ攻X健气受
受有前女友,但前女友各种送助攻系列。
文中不仅一对CP,书中大家有喜欢的西皮类型我会另开文写出来哒~
 
内容标签:
 
搜索关键字:主角:冯可云以行 ┃ 配角:宁方因林定蒋分秦许民 ┃ 其它:校园1V1双CHE
 
 
 
  ☆、治愈系炒豆角
 
  宁方因今儿早上八点钟的飞机飞大美利坚共和国去了,云以行整个人从机场回来就浑身提不起劲。虚虚弱弱的爬上自己被窝趴了整整一天,时不时还发出来几声哀怨的叹息当游戏的背景音乐,把老大烦的打输了好几场竞技赛,最后只得认命退了出来打电话搬救兵。
  “卧槽,可乐你赶紧给我滚回宿舍来,我要被老二弄疯了。”秦许民趁着云以行心情抑郁,逮着机会叫了好几声老二。
  反正现在云以行精神萎靡,也没劲逮着他暴打一顿再逼着自个改口跪着叫行哥,打输游戏被队友鄙视的心情也得到了一丝丝的缓解。
  “顺便带点饭回来啊,我想吃二食的鱼香肉丝。”
  秦许民果断的挂掉电话继续打游戏,通话结束?冯可盯着自己手机上老大的联系人头像呸了好几下,一转眼大变谄媚脸,笑嘤嘤的蹭到林定边上申请早退。林在定手下想要请假,那可是全校出了名的难如登天。
  “林部长,林大人,我给你说啊,我们宿舍有个小伙子,刚刚把女朋友送到洋鬼子的怀抱里去了,现在正在宿舍里饱受相思的煎熬,那叫一个水深火热着呢。林大部长就放小的先行一步,进行异地恋病患的心理安抚工作呗~”
  这臭小子又伸着个头往脸上蹭!
  冯可有个毛病,一拜托人做事就喜欢靠在人脸上蹭来蹭去。林定把那颗头往外推了推,保持一定距离,
  “赶紧滚蛋!周一上午把企划书交过来!”
  “得嘞~”
  林定低头扫了一眼牛仔裤,妈蛋差点起火。可惜罪魁祸首完全没有察觉,小身板一蹦一蹦的下楼离开了视线。
  还是这样没心没肺的样子,相较于之前,冯可对自己的态度也没有发生什么变化。只是一个云以行心情不好,就敢向自己申请早退。那天对他说的话,他到底消化了多少?到底自己的感情有没有被认真的对待……
  林大部长把自己的眉头拧出了一种非常高难度的姿势,屋里反正只剩下自己一人,出门锁上活动室的大门,林定也随后下楼走人了。
  这边冯可小同志哼着歌拎着满满的一大袋子伙食往宿舍走,那边林定碰到蒋分又被拿着借活动室的事儿刺激了一通,当然我们的云以行大姑娘还是一成不变的做怨妇状,躺在床上长吁短叹,感慨时光匆匆,红颜弹指老,刹那芳华逝呐。
  “老大快别玩了!下来把饭盒接过去,我的手都要被勒断了。”
  今天伙食丰盛饭盒数量较多,两个人手忙脚乱的终于把饭都摆在桌上,过程中不断穿插着老大对宿舍发声背景的埋怨,以及由此导致自己游戏惨败被队友鄙视的各种不满。
  “所以他一整天没吃饭,这都到晚上了你才打电话告诉我?”
  “我的亲可乐啊,你那个林大部长那么多事,他不让我在你值班的时候给你打电话你忘了啊!你又不是不知道,上次你值班的时候我打电话给你,你那个破林部长是怎么火冒三丈冲着电话骂我的。我这边要不是实在搞不定,肯定不会轻易的给你打电话啊。”
  想到自己当年为了让舍友捎一块西瓜结果挨了顿臭骂的惨痛经历,秦老大以后都本本分分做人,乖巧的从不在冯可值班的时候主动联系。
  “再说了蒋分从早上去自习到现在也没回来,咱宿舍都没人给带饭,我也是啃了一点饼干糊弄过去的。你怎么就只知道关心云以行,都不知道关心关心你老大我啊,怎么说我好歹也是咱们宿舍的老大啊!”
  “你看看你,从来都学不会要对我多加尊重,我的内心也是会很受伤滴好嘛!”
  秦许民觉得作为一个老大的尊严受到了极大的侮辱,边收拾饭菜边捏起一条肉丝放到嘴里吧唧,“小可乐我平时是怎么对你的,你自己心里最清楚了啊~我不说我让你自己说,我,作为402的老大,当的是不是很模范啊……”
  冯可默默远离沉浸在自恋中的老大,掏掏耳朵爬上床去看云以行。
  宿舍四人,冯可和云以行的位置都在同一侧的上铺。当初云以行非要两个人头对着头挨着睡,刚大一开学那会自个儿特别不习惯,时间长了两人没事都能贫上一宿。
  顺着梯子看到云以行趴在被窝里,那犹如浑然天成般的弃妇状态让冯可全身抖了三抖,在云以行和秦许民上下两股神秘气息的夹击下,差点没一个软脚从爬梯上掉下来摔个脑震荡。不过要是自己真摔成了傻子,和云以行结伴头对着头,一齐躺在床上唉声叹气长吁短叹,老大的内心肯定是直接崩溃的,然后企图通过打游戏来发泄,结果游戏又如常发挥总是失败,最后会被队友苍狼各种鄙视,从而导致内心更加崩溃……
  幻想了一下老大着急跳脚的郁闷样子,冯可情不自禁乐呵呵地笑出声来,惹来上铺某位弃妇幽怨的一眼。稳了稳脚跟站住,小可乐露出一副意志坚定的八年抗战严肃脸,爬到自己床上撅着屁股盯云以行。
  “哟,行哥,咱二嫂不就是出个国,你用的着绝食吗。再说了就两年的交换生而已,又不是不回来了,美国人又不会看上咱嫂子,你看你那要死不活的熊样,出息。”
  云以行这个心寒啊,连抬头白冯可一眼的劲都没了。果然室友的作用就是在自个儿身心受到巨创之后再在伤口上撒一把盐——还得说是往匀了抹的那种,云以行长长的哀叹了一声世道害人,小身板动一动翻成平面向上的姿势继续躺着,放弃了和傻可乐大眼瞪小眼的娱乐项目。
  “行哥行哥,我给你带了你最喜欢吃的炒豆角,我听说你一天都没吃饭了。”
  “……”
  “行哥行哥,你是不是很饿啊,要不要下床来吃一点啊?”
  “……”
  “当然了,行哥要是有特殊需要的话,我给您端上来也是完全没有问题的呀。”
  “……”
  “哎对了,我还买了老母鸡冬瓜瓦罐汤呢,实在不行我喂你吧!”
  “……”
  “行哥我一勺一勺喂给你喝好不好呀?”
  云以行被冯可烦的小腿一阵乱蹬。MD,小爷我又不是女人,又不坐月子,你给我买个屁老母鸡汤啊!
  还有你电视剧是不是看多了,我是被武林中人刺伤,身中剧毒嘴唇发青马上要死了啊?还是像刚谈恋爱就知道对着男朋友撒娇拧不开瓶盖的十八岁脑残小姑娘啊?一勺一勺个屁!
  爷女朋友今天才刚刚走人,你就一会说不回来了一会说被洋鬼子拐跑了,幸灾乐祸意味要不要这么明显啊喂!
  老子在床上高冷了一天,才不会这么轻易的下去吃饭呢!
  可是下面有炒豆角呀,看着好像还有一袋花生米!
  老子的肚子怎么这么不争气,别跟着可乐的念叨咕噜咕噜地大唱空城计啊。
  “老大你少吃点!你等我洗手回来给我剩点啊!”
  云以行躺着又装模作样的纠结了两秒,听到可乐的叫唤果断爬下床来吃饭,再不下去菜就要被老大吃光了。
  老大盯着飞速爬下床打开饭盒拿出筷子,行云流水动作敏捷地准备就要动手抢鱼香肉丝的云以行,手还没来得及伸过去挡呢,蒋分就进屋环视一周看见老大右手举着空筷子,正下方地面上躺着俩肉丝的尸体,满脸的疑惑不解,
  “秦许民你不是说云以行今天犯抽吗?我今天一天没背过去一页单词,中午都吓得没敢回来睡觉,感情这个呼哧呼哧扒饭、喝汤还带响的是你家养的猪啊?”
  “嘿,你就因为这个没回来啊!我因为你连中午饭都没得吃好吗!”对于整个宿舍仅此一位没过英语四级的老大来说,背英语单词简直是精神折磨。
  “云以行都躺在床上唉声叹气整整一天了,谁知道可乐一带饭回来怨妇就大变样啊!”
  蒋分瞅瞅秦许民,一副这你都不懂的表情,“要不怎么说咱宿舍还是可乐最治得了他。再说了你吃不吃饭关我屁事啊。”
  老大气愤的乱挥筷子,“你们一个一个小没良心的,怎么就这么不知道尊老爱幼啊!”云以行眼见着一块肉就要呈抛物线被扔出去了,赶忙伸嘴半路截胡。
  “哎,我可是幼啊,你们尊不尊重老大我不管,可都要好好爱护冯可小同志哟~”
  蒋分扭头看了眼靠着云以行扬头卖萌的冯宝宝,回过头掰开一次性筷子坐下也跟着吃饭,突然发现了一个非常非常严肃的问题,
  “不对啊,今儿个食堂没做炒豆角啊?”
  扒饭吃得忘我的云以行压根懒得管他们几个在吵吵什么,自己可是饿了一整天呢,喝口汤继续埋头进行着自己的吃饭大业。
  “就是就是,可乐你这炒豆角在哪儿买的,食堂的口味简直不能比啊。”老大又从云以行手底下艰难的抢来一筷子,咂吧咂吧嘴也不忘说话。
作者有话要说:  新作品出炉~
此文欢乐向不虐心不虐肝,更新速度有保证,欢迎大家踊跃入坑~
希望大家多多提意见我好改正啊,不断捉虫中……
 
  ☆、宿舍好评饭店名单
 
  吃过饭老大继续滚回床上开着YY打游戏,蒋分默默带上耳机看书背英语单词,冯可上网看视频时不时的爆发一阵大笑,云以行则继续平躺着一言不发的维持怨妇气质,就是吃太多肚子太鼓躺着非常的不舒服,稍微出卖了一下他。睡前依旧是宿舍雷打不动的互相嘴炮人身攻击时间,不过云以行憋住了没参与,他还没哀怨完呢。
  “云以行下来刷牙!”
  为什么只有自己的牙如此可怜,每天晚上都要在冯可的监视下被牙刷伤害。
  为什么明明宿舍每次都会集体去水房洗漱,每次云以行都不能乖乖配合,非得让自己喊两嗓子才能下来。
  “云以行你动作快点吧,不然一会可乐又得上去揪你。”
  不情不愿的爬下床,拿着小脸盆抹了牙膏,云以行跟随洗漱大队去了水房。
  夜深熄了灯,热闹的洗漱时间过去,叽叽喳喳乱了一天的宿舍终于安静了下来。伴随着老大的磨牙声和头顶冯可均匀的呼吸声,云以行在脑子里反复回想着今天早上宁方因临走之前在机场对他说的话。
  云以行自认为作为宁方因交往了近两年的男朋友,不敢骄傲的说是追求宁方因的男生里最优秀的一个,但至少也能不自谦的让奥组委颁发个中国好男友的奖章吧。可是宁方因就突然这么毫无征兆的说要去美国做交换生去了,第二天就上了直飞纽约的最早一波航班,他躺在床上想了一天依然不能够理解其中的缘由。
  虽然可乐说得有道理,横竖也就是两年的时间而已,逢寒暑假宁方因都会回家,大二走大四人也就学成归来了。自己和宁方因又是同乡,以后等工作稳定双方家长见个面,两个人的事情也就这么定下来了。异国恋的又不是只有自己一个人,可是云以行还是觉得不对劲。
  宁方因说两人之间并没有真的用心互相了解过,说她需要时间好好考虑一下他们之间的关系,所以要求云以行暂时不要主动和她联系。她还让云以行好好想想自己和宿舍人之间的关系,和宿舍人相比到底哪个在自己心里更重要。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