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从小就想着要以身相许 作者:咯咯兽

字体:[ ]

 
 
文案
 
罗青受伤决定回家养着,他不知道这次回去他会发现自己身上一个已经忘记的过去, 
原来他有一个从小就想着要以身相许的未来媳妇。
阅读指南
1.作者文笔渣,请多多包容
2.这是短篇,3万左右
3.1v1主攻
 
内容标签:甜文 天作之合
 
搜索关键字:主角:罗青,荷净深 ┃ 配角: ┃ 其它:
 
 
  ☆、回莲花村
 
  躺在病床上仰着头,罗青无聊的看着夜灯,思绪飘远,前几天罗青出门吃饭,遇到小偷偷了一个老太太的包,罗青看不过眼追着小偷跑,在与小偷争执过程中手臂骨折了,好在不是很严重,但是伤在右手工作也做不了了。
  “罗青,你这怎么还住进来了,”罗青的同事孙海圆提着果篮一脸笑意的走到罗青病床前,拿了条凳子坐在罗青床边,将果篮放到床头柜上,扒开外面的包装纸,随手拿了个橘子在手上玩弄。
  罗青白了他一眼,喝出一口气,“别提了,一提这个我就烦”
  孙海圆了然点头,扫了一眼床头柜,“还没有吃饭吧,想吃什么哥给你买去”
  罗青摇头,“算了我没有胃口”
  可不是么,好好地手给折了,在病床上躺了两天,好好的工作都做不了了,只能待在这里无聊的发呆,谁能好,罗青再一次在脑海里将小偷问候了一遍。
  “这可不行,你这刚刚折了,应该补补不然以后留下病根有你后悔的,啥也别说了,哥给你买去,等着哥啊”说完孙海远走出房门,给罗青买吃的去了。
  罗青想想孙海远说的也对就没有阻止孙海远的动作,依然发起呆来,心里的那点郁气也因为孙海远的一席关心而散去,躺了两天,孙海远是第一个来关心他的人。
  罗青在医院里躺了一周,星期五那天早上早早的办了出院,在医院躺了一周罗青也有收获,收获了一个朋友。
  两个月不能工作,罗青想了想决定回老家看看,自从几年前家里的老母亲走后罗青就基本没有回去过了,听同村的桐子说村里也只有几户人还住着,加起来还没有20个人,罗青不知道该说什么,有一点伤感,从小认识的那些人都离开了一起长大的地方。
  家里的房子是前几年他的妈妈还在的时候建的,可惜他的妈妈没福,没有住几年就走了。爷爷在妈妈走之后去了大儿子家住,家里之后就没有人住过,这么些年也很少回去。
  因为要住两个月左右,要带的东西也非常多,女人心细孙海远带来了自己的女朋友,乐怡媛,乐怡媛也是认识罗青的,对男友的这个朋友也颇有好感。
  拿着罗青的卡,乐怡媛足足给罗青买了一面包车的东西,因为不知道罗青家里的东西还能不能用,上到竹席,毛毯下到送给村里人的小礼物都一一给罗青备了一份,买的时候不觉得多,轻轻一买就堆了一车,罗青不能开车包了一辆面包车。
  坐在副驾驶上,司机是个健谈的人,有的没的跟罗青扯了一路,罗青心情不错也跟着司机聊了起来。
  车子开的离莲花村越近,罗青的心暮然跳了起来,换了一个姿势,罗青居然有点紧张。
  车子停在了罗青的家门口,下了车司机看了一眼离罗青家不远处的荷塘,“小伙子,你们村这片荷塘可真好看”
  罗青吸了一口清新的空气,“是啊,这片荷塘是我们村最美的风景了”
  莲花村就是因为这片荷塘所以才叫的莲花村。
  罗青的手还伤着手搬不了东西,看着罗青的手还伤着,司机没有不耐包揽了这项任务。家里的钥匙不在身上,东西搬了都堆在门口,罗青付了钱,司机笑呵呵的开着车离开。                        
作者有话要说:  终于发文啦,好高兴
 
  ☆、吃饭
 
  罗青家里的钥匙放在跟家里关系挺好的算是亲戚的秦飞玉那里,刚刚回来时瞟了一眼,她家里的大门锁着,前几天罗青给秦玉飞打过电话,因为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就让秦玉飞把他家里的钥匙放在了一个隐蔽的地方,等他回村里的时候去取。
  钥匙就放在秦玉飞家门口的一个角落里,村子不大但罗青家离秦玉飞还是有一段路程的,罗青也不担心家门口的一堆东西,沿着荷塘边的小路不紧不慢的走去。
  还是七月,荷塘里的莲花开的正好,荷叶高高低低的撑起,有的还挂着水珠,荷花有的盛开着,红里带着白,像是披裹了一层纱衣的娇羞少女,走在荷塘边上还能闻到一股淡淡的幽香,罗青轻嗅着,像是吸了仙气一般步子轻快,没多久就走到秦玉飞家。
  按照秦玉飞说的地方,罗青找到了一大串钥匙,他离开莲花村的时候两串钥匙被他串成一串整整20多把。
  开了家门,没有罗青想象中的灰尘,想来是秦玉飞给他打扫的,右手不能动限制了罗青,罗青用左手提东西,提了半天才将东西全部搬进家里,搬完东西罗青将箱子里的调料品面食放到厨房,厨房也被打扫过,看上去像是新的一样。
  费劲做完这些,罗青已经有些累了,到了楼上罗青打开他妈妈的房门,一打开一股异味扑鼻而来,里面空空的,东西都被收起来了,眼前浮现出了妈妈还在时的光景,眼底湿润,罗青伸出左手从眼角至眼尾抹干,退出房间落上锁,推开了旁边他的房间,可能是为了散味道,房间门没有锁虚掩着,可还是会有一股湿味,里面的东西没有变过,还是几年前的样子,就连被子都还是几年前他常盖得那套,让罗青生出了一种他妈妈还在的感觉。
  刚躺在床上,罗青闭着眼睛没多久就睡过去了,他做了一个梦,梦见他小时候跟桐子还有许多已经记不住脸的小伙伴在荷塘比谁采的莲蓬多,用自制的木钩子去勾,突然远处传来他妈妈罗雅的声音,“青子,青子”梦里的罗青回头找寻罗雅的身影,不料脚下一个趔趄,他跌倒了荷塘里,荷塘里的水挺深的他又是一个不到8岁的小孩,在水里使劲的扑腾,滚了一身泥,死亡的恐惧笼罩在脑海里,而现实里的他腿猛地抖了一下,醒过来时背后一片冷汗。梦境太过真实,缓了几秒钟,罗青才缓过来。
  去擦了一把冷汗,罗青走到楼下想去煮碗面填填肚子,他一边手还是挺难弄的,废了老半天劲煮了一碗清汤寡水的面,罗青心情大好吸溜吸溜的一海碗连面带汤都填到了肚子里。
  傍晚去做农活的农家人一一回到家里,路过罗青家门口看到大门开着,想起前几天秦玉飞念叨的罗青回来了,拿着一些自家种的蔬菜来看看许多年不见的罗青。
  “青子回来了,”走进罗青家里的算是罗青的叔叔,名叫罗铁发六七十的样子,裤脚撂到小腿肚,踏着一双蓝拖,黝黑黝黑的还很壮实,“呦,你这手是怎么了”
  “铁发叔,我前些日子骨折了,就想着趁休息的日子回来看看”
  罗铁发点点头,抬起罗青绑着石膏的手看看,“那你这严重不,还裹了层石膏啊,”
  罗青摇头,“不是很严重,就需要休养”
  “那就好”罗铁发想着给罗青熬锅什么汤补补。
  这时秦玉飞进来,看到罗青手上绑着绷带,皱起眉头,“青子,你这手怎么弄成这样”
  “玉飞伯母,我前些日子骨折了,不严重,你不要担心”
  听到不严重,秦玉飞紧皱的眉头松开了一些,瞟到桌上的吃剩的碗筷,责怪道:“你这还伤着,怎么自己煮上了,伯母家里煮了好吃的就等你了”说着拉着罗青的左手就往外走,罗铁发像是影了身似的,她也没瞧见。
  罗铁发本来也是想叫罗青去家里吃喝一顿的,刚刚回家路过罗青家门口,看到大厅里堆放了许多箱子就猜着是罗青回来了,特意煮了一桌罗青喜欢的辣菜,现在罗青还有伤在身,想了想家里的糖醋鲫鱼,香辣虾,剁椒豆芽,香辣素菜丸子,红烧鱼杂,算了,罗铁发决定还是去秦玉飞家里吃晚饭好了,可惜了家里一桌吃食,但是也没啥,虽然罗青不能吃,其他爱吃的不是大有人在吗?
  最后罗铁发拿了个大篮子将今晚做的那些菜都拿到秦玉飞家里,辣菜冷的慢,到了秦玉飞家里虽然闻不到香味了,但看起来还是十分美味。
 
  ☆、小时候的事
 
  秦玉飞家里也做了许多道辣菜,还熬了一锅鸡汤,浓厚香甜的鸡汤吸入鼻子里,让人好一阵嘴馋。
  桌子是正方形的,一张可以做八个人左右,但是菜太多放不下,凉了又不好吃,秦玉飞就将隔壁的桌子拼在一起,这样一来就差不多了,菜也不会挤在一起,吃个饭也不用束手束脚就怕碰了哪个。
  难得高兴,几个大老爷们,拿出了家里珍藏的酒,一个个碰杯,喝醉了酒面红耳赤的述说往事罗金发就是秦玉飞的老公,罗青他伯伯,从小时候苦事说到长大以后,他本来是对着罗山发和罗铁发说的,说着说着又喝了一口,转过头看到罗青,嘿嘿的笑了几声,开始说起往事。
  “我记得青子小时候最调皮了,爬树抓鸟偷果子,皮孩子会的你一样没有落下,一晃眼都这么大了,我还记得你8岁那年,落到那荷塘里吓坏了你妈还有你伯母,之后你大烧了一场,还记得吗?”罗金发愣着眼睛看罗青,整张脸通红,一脸醉态,秦玉飞撞了撞他的胳膊,
  “醉糊涂了”。
  罗青听着罗金发的话想到了今天下午做的那个梦,原来不是梦啊,又回忆起那接近死亡的感觉,打了个哆嗦,还想听听下面的故事,朝着罗金发点点头,“我记得一点,金伯你继续说”
  罗金发打了个酒隔,摇晃了下头似懂非懂,“你醒来后啊一直说是水里的神仙姐姐救了你,吓坏了你妈,几天不敢睡觉就守着你,托我找了个道士去惊,之后你又昏睡了两天,醒来后才忘记了那事,”罗金发说完低声喃喃:“我都以为你这辈子都不会记起来了,怎么又想起来了呢,真是”一巴掌拍到脑门上,罗金发闭上眼睛,罗青还想着听听下面的事,罗金发已经睡过去了。
  吃完饭已经8点多了,在农村已经很晚了,罗青被秦玉飞赶回了家里休息,说是刚回来肯定累的不行了,罗青没有异议,点点头反正留在这也没有什么帮的上忙的,索性回家去。
  村里的路灯沿着荷塘,罗青小步走着,时不时转头看荷塘夜里的风景,夜里的荷塘也不安静,小动物的叫声一声接着一声,一阵阵的直听得人耳膜疼,还有最让人受不了的就是晚上的蚊子,罗青身上已经被咬了几十个包了,但这些都阻止不了罗青的好心情。
  走到一个石头凸起一块平整的地方,罗青愣住了,今天下午的那个梦里,他就是在这块石头上栽倒的,怎么会栽倒呢,罗青回想了一遍梦里的场景,发现梦境里的场景清晰而又模糊,想要探清画面却怎么也回想不起来。
  坐在石块上,罗青看着荷塘喂蚊子,小时候的事情浮现在眼前才发觉差不多每一份记忆都围绕着这个荷塘。
  罗青待了好一会才转身离开,他不知道在他转身离去的时候,荷塘里一朵荷花苞发出了微弱的红光,和黑夜相配分外的和谐。
  回到家里罗青才想起没有给孙海远打个电话报报平安,快速找到孙海远的电话拨了过去报平安。
  罗青打开电视,几年没看电视还有点不习惯这些广告,想看的节目倒是没有,也就放着听听声音,让这寂静的夜晚有一点声音,打开手机□□,噔噔噔噔的响了起来,罗青大致扫了一眼,大多都是群里的聊天消息,本来以前都不去理会,今天却生出了想去聊聊的好兴致。
  点开莲花村家乡群,罗青往上拉看他们都聊了些什么
  罗碧英:今年过年有人回家吗?
  罗碧花:我也许会回去,碧英会吗?
  罗数:我今年会回去看看
  罗碧英:你们回去我就回去看看。
  罗寻:回呗回呗,许多年没回挺想的了,不知道村里的荷塘怎么样了
  罗碧想:说起荷塘我又想起罗青了,不知道这些年怎么样了,好久没有联系了,想当年他还是我非常崇拜的老大呢,哈哈哈哈。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