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替身虐爱+番外 作者:夢花飛

字体:[ ]

 
 
文案
你还能躲去哪,你只能待在我身边,男人霸道的说
你永远逃不出我的掌握,所有的一切都只能是我的 。
优美的薄唇吻上夏零的耳廓,温柔的语气,吐出的却是残酷话语。
季文绍用尽一切手段禁锢夏零的身心,他要夏零眼裡心裡只能有他,一分一毫都不愿跟别人分享,纠缠在心裡的无解,忽略那快呼之欲出的唯一答案,他只想疯狂掠夺身下颤抖的白皙躯体。永远不放手…
 
内容标签:都市情缘 虐恋情深
 
搜索关键字:主角:季文绍,夏零 ┃ 配角:蓝辰风 ┃ 其它:替身,强取豪夺
 
 
 
  ☆、第 1 章
 
  
  一个炎热的夏晚,某条阴暗街角裡的垃圾桶旁,坐著一个脸色苍白的少年,柔软的头髮微湿贴在脸庞,直挺的鼻梁,微翘的嘴角衬著跟粉色唇瓣不搭的青紫。
  "妈妈....你怎麽就丢下我了..."带著水气失神的双瞳,彷彿有写不完的凄凉跟无奈
  夏零紧紧捏著手上已经抓绉的信封,好像这样就可以把所有失去的都留下,但事实是再也回不去了,他永远记得母亲那怨恨般的嫌恶,每一个眼神都深深的刺在心上,但他不气馁,努力不放弃的想做好一个好儿子,卑微的讨好,他以为这样就能乞讨到一丝母爱,结果到最后只不过都是自己的奢望。
  夏零的妈妈冷凝是一家知名酒店的交际花,在她那众多姊妹裡脱颖而出,但太受欢迎反而遭人眼红,冷凝那时候被一个当地很有名的富商包养,虽然说是包养,冷凝却是死心塌地的爱著富商,富商当时已经有家事了,冷凝却情愿做一个不能见光被包养的地下情妇,她不拿他的金钱,不拿他送的任何物质东西,只求富商能空出更多的时间陪陪她,富商只是扯唇一笑。
  富商是当地一个很有名的大地主,包养的情妇当然不只有冷凝一个,而人是贪心的,当你得到了一点,就希望能得到更多,得到更多就奢望得到全部,冷凝知道受宠的不再是自己,她无法眼睁睁看著自己爱的男人带著不同的女人出席在各个宴会场所,理智烧断线,她威胁恐吓富商,要他不淮包养别人,甚至想要得到正妻的位置,想要永远都能待在他身边,富商眼底闪过一道阴暗,谁都知道他最讨厌别人的恐吓跟威胁,但眼前这不知死活的女人居然敢威胁他,此时他却温柔的笑著,温柔的哄著冷凝,答应她一切要求。
  冷凝却不知道这是个噩梦的开始,冷凝的好姊妹秦香也是富商包养的情妇之一,秦香虽然表面上跟冷凝情同姊妹般的要好,但她心计深沉,一直暗地裡陷害冷凝,背著她勾引富商。
  "都准备好了吗?"富商冷眼看著躺在床上已被剥光衣服的女人
  "都准备好了,大少东"抹著鲜豔红唇的秦香半倚在富商身上撒娇道
  "人都叫进来吧,给我好好拍,该让她知道她惹的是什麽样的人"
  冷冷的看了一眼,富商转身走出房门,不久后三四个男人走了进来,把手伸向那浑然不知危险靠近的女人。
  夏零的出生是冷凝的梦餍,当她被轮暴后,发现自己不知道怀著是谁的野种,几乎崩溃,她想去把孩子拿掉,富商却不放过她,他把她锁起来,派人24小时兼顾,强迫到她把孩子生下来,他要她永远记住这个屈辱,而夏零就是这个屈辱之下的产物。
  就凭你,也配当我的正妻,不自量力富商不屑的勾起嘴角
  夏零看著被自己捏皱的信苦笑著,努力了十七年最终换来的却是出卖,一点点的同情跟感情从来不会出现在自己母亲身上。
  信封裡,装著的是夏零的一辈子,母亲带著钱走了把他卖给了穆氏集团的董事长。
  前三天他刚下课回到家,看到母亲跟个男人纠缠不休,男人的手放在母亲的臀部放肆的抚摸,脸上带著猥琐的笑,看见夏零回来愣了一下,随后噁心的目光一直追随著夏零。
  "冷凝,这是你儿子吗?长得跟你真像,真漂亮"男人的手继续抚摸著冷凝的臀部,目光却放肆著打量著夏零。
  夏零只觉得噁心的想吐,他不懂为什麽母亲都要周旋在这些男子身边,怎麽能忍受这样噁心的调情。
  夏零没想到的是,就那一眼,穆宏清已将他买下,冷凝把他卖了,断了十七年母子情,一眼都不眨的把他卖了…
  那天晚上,昏暗的灯光,属于成年男子带著厚茧的大手,在夏零身上放肆的抚摸,当夏零挣脱糢糊的意识看见的就是这一幕,他睁大双眼疯狂的挣扎。
  "不…放开我"夏零疯狂的捶打覆盖在他身上的男人,不断的吼叫
  "闭嘴!" 啪!一个清脆的声响,一巴掌毫不留情的落在夏零白皙的脸上"别挣扎了,你妈已经把你卖给我了,只要你乖乖的陪我睡,我不会亏待你的,嘿嘿"男人边说著,边试图爱抚身下那具白皙的躯体。
  "不可能…不可能…"听著男人的话,夏零只觉得世界崩塌了,压的他喘不过气,他不相信母亲可以这麽无情,就算在厌恶他,但他是他的儿子啊!!是陪她十七年的儿子…任她打骂,却还是想讨好她,再累再疲惫也要坚持打好几份工,想赚钱给她过好日子的儿子啊…
  "不信?男人丢了一封信给夏零上面写的狠清楚,你就乖乖的让我睡,大爷我爽到了自然不会亏待你"
  夏零颤抖著双手打开那封信,看著裡面的一字一句,不想承认的依依摆在眼前,熟悉的字迹模糊了他的双眼,一滴眼泪从眼角滑落,淌湿了枕头。
  一阵急促的铃声唤醒了夏零的思绪。
  "真是…谁这麽扫我的兴"男人起身接了放在床头上的电话
  夏零见机一手操起身旁的檯灯,猛力的往男人的后脑上砸,头也不回的狂奔出这充满噁心气味的地方。
  坐在暗巷裡,独自舔舐心上多加上的那一道疮疤,夏零告诉自己,这是最后一道伤口,从今开始只剩一个人了,他要为自己而活,起身抹掉脸上的眼泪,走出暗巷,夏零想起家裡还有个小东西肯定还没吃饭,想著那张讨好可爱的脸,脚步不自觉的加快。
  脚步太急促加上心情紊乱,在一个转角,一没注意就撞上了人。 
  "对…对不起"夏零赶紧低著头道歉。
  男人没说话,紧皱了眉头,抬手拍了拍夏零刚刚撞上的肩膀。
  夏零小心的抬起头,男人长的很英俊,笔直的鼻梁,薄唇轻抿著,还有一双深邃的彷彿要把人吸进去的双眼,微长的头髮服贴在脸旁,被过长的鬓角稍微遮盖的耳垂上镶著一枚闪亮的钻石耳钉,五官比例很精緻,这张漂亮的脸让夏零看的有点失神。
  当夏零抬起头,季文绍眼底闪过一丝惊讶,眼前的人…
  "洛……" 季文绍开口了,情不自禁的抓著夏零的手,他只希望一切都不是幻觉。
  "唉…先生你是不是认错人了…"夏零尴尬的抽出被握住的双手,看著眼前的男人征了一下。
  "抱歉。"季文绍恢复了之前的冷淡,但眉尖的皱折却一直没有舒开,视线一直落在那张跟记忆深处相似的脸上。
  "那个…撞到你很抱歉,但我有事情赶著要回去"夏零心裡还惦记著那个大概已经饿昏头的小可爱。
  "恩,你走吧"季文绍很乾脆的放过眼前的人。
  "谢谢!" 夏零点头道谢,转过身加快脚步的离开,忽视了背后那道灼热的视线。
  "影,我要他的所有资料"季文绍开启薄唇淡淡道,视线始终没有离开过那仓促的背影,直到背影没入黑夜裡。
  "是,少主"带著金丝边框眼镜的斯文男子,恭敬的回答。
  
 
  ☆、第 2 章
 
  
  "汪汪!!"一打开门小可爱马飞扑到夏零身上,夏零蹲下身温柔的拍拍小可爱的头"知道了,饿扁了吧,马上用饭给你喔,乖"
  夏零起身去拿放在厨房的狗食,把它倒在小可爱专属的盘子上,小可爱撒娇的在夏零脚边磨蹭著,抬起头用水汪汪的无辜眼神看著夏零。
  "乖,吃吧"夏零摸摸小可爱的头,示意他可以吃饭了,小可爱马上低头吃起主人为牠倒的狗食,看著小可爱吃的津津有味,夏零笑了。
  小可爱是被遗弃在社区附近的幼犬,夏零在放学回家时发现被困在纸箱裡的牠,小小的身影,无辜水汪汪的眼神裡充满了落寞,牠直盯著路过的夏零。
  夏零在牠晶莹的瞳孔裡看见自己的倒影,这份相似和悲哀瞬间掳获了夏零的心,让他决定要给牠那连自己也奢求不起的温暖。
  "小可爱,妈妈走了,只剩我们两个了,我们都要坚强喔"夏零微笑著,眼底藏著抹不掉的苦涩。小可爱抬起头无辜的看了主人一眼,继续低下头跟食物奋战。
  宽敞的办公室中央坐著一个男人,微长的头髮整齐服贴著,钻石耳钉在耳垂上闪的耀眼,俊美的五官显出冷酷的气息。
  季文绍静静的看著今早助理送来的资料,办公桌上散落了夏零的照片和个人档案,他轻抚著照片上有著清丽五官的少年,深邃的眼底有著複杂却摸不透的感情。
  抬起眼似乎决定了什麽,季文绍拿起摆在办公桌上的电话
  "影,帮我联络穆氏集团的董事长,告诉他,我要他把夏零的卖身契转让给我,崎岛的那块地就归他所有。"
  "是,少主"恭敬的声音从电话另一头传出。
  夏零放学后想著要去帮小可爱买点零食,那小家伙最近贪吃的很,看到零食一定又要蹦蹦跳跳的了,想到那张讨好著要零食的脸,嘴角就不由自主的上扬。
  走出校门口,突然一辆黑色劳斯莱斯停驶在夏零的面前,一个带著金斯边框眼镜的斯文男子为首,后面四五个穿著黑色西装的保镳陆续下车。
  "夏先生,我们少主要见你,请你务必跟随我们回去一趟"斯文男子如往常一样的恭敬,语气裡却透著强硬。
  "你们是谁 …什麽少主?我不认识!"夏零没见过这麽大的阵仗,顿时傻了,他转身想绕道躲开堵著他的这群人,却被箝制住双手。
  失礼了四五个保镳强行的把夏零压上车"放开我!"夏零拼命的挣扎终究还是敌不过蛮力被拖上车,车门大力的被关上。
  "少主,人带到了"岳影看向优雅的坐在复古高角椅上有如帝王般的男人。
  "恩,带进来吧"男人将手上的红酒轻放在刻满复古花纹的桌上,放下折叠的腿。
  是岳影低著头退出那充满复古味的房间。
  过不久木製的房门开了,夏零怯步的走了进来,看见男人那张脸愣了一下"是你..."
  "摁,是我"季文绍翘起嘴角,起身走到夏零面前,捏著夏零的下颚迫使他抬头看著自己,低下头审视那双惊讶的眼眸。
  "从现在开始,你只能跟著我,我会供你食衣住行,也会供你上课,但是你除了上课时间之外都得待在我规定的地方"季文绍不拖泥带水直接说出自己的目的。
  "你说什麽..."夏零懵了季文绍近的让他快无法呼吸,深邃的双眼像要把他灵魂吸走一般,带著红酒微醺的气息喷在他脸上,夏零脑子乱成一团。
  季文绍放开了夏零的下颚,从旁边的柜子抽出一叠资料甩在桌上"我已经跟穆董事长要了你的卖身契,上面有冷凝的签名,你已经是我的了"
  "不...."夏零愣愣的退后了几步,他根本就不知道母亲还签有卖身契这种东西,这不是要把他逼死吗...
  季文绍抓住夏零的手将他拉向自己,府下身在他耳边轻轻道"我可不会让你有机会用檯灯砸我..."性感薄唇邪气的上扬。
  "不要..."季文绍的这句话让夏零意识到侵袭般的危险,他用力的推开眼前狂妄的男人,季文绍当然不会让他有这个机会,一个俐落的动作反剪夏零的双手,空出一隻手扯著夏零后脑柔软的髮丝,强迫他抬起头,毫不留情的侵占那粉色唇瓣。
  "唔..摁.."不属于男人的味道占满了整个口腔,火热的舌强迫与之纠缠,不断加深的吻使唾液沿著嘴角流下。
  男人放开了夏零,满意的看著佈满雾气的双瞳,轻抚著被吻到肿胀的唇瓣。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