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从同居开始+番外 作者:紫菜卷殿下

字体:[ ]

 
书名:从同居开始
作者:紫菜卷殿下
 
内容简介:
痴汉忠犬禁欲攻x风流花心放荡受[雾!!],1v1,短篇
 
  chapter 1
  接到自己父亲的中风消息的电话时,肖公子正身处在烟雾缭绕的酒吧包厢里,怀里还圈着一个长相秀气的青年。他笑嘻嘻地接过男孩凑到嘴边的酒杯然后一饮而尽,复又对电话那头的人慢条斯理地道:“再说一遍。”
  于是那头尽职地重复了一遍,犹豫片刻又加上一句,“还有酒店里出了一些事,希望你能回去管管。”
  肖公子把手上的烟掐了,站起身向众好友优雅地致歉,说自己还有事就不奉陪了,希望大家玩得尽兴。又十分干脆地自罚三杯酒,在一片揶揄声中推开包厢的大门,潇洒得像是去赴哪位美人的约会。跟司机说了医院的地址,肖公子静静地缩在后座上,额头抵着车窗。外面车流不息,家家户户都亮起了暖黄的灯光,就是没有一处能让自己落脚的地方,还要上赶着去给人收拾烂摊子。想到这一点,肖公子讽刺地笑弯了眼睛。
  到达病房门口时,只看得到自己的母亲红着眼眶守在父亲的床前。母亲看到他仿佛一下见到了依靠,眼泪刷的就要流下来。肖公子温柔地给母亲一个拥抱,“哭什么呀,你儿子在这呢。”一边用眼角的余光去瞄那位躺病床上病怏怏的中年男人,快速地评估了一下他现在的情况,然后愉快地想,原来刚刚那通电话里说的是真的呀。
  要说这个世界上肖公子会对什么人不一样的话,那个人首先就是他的母亲。他低哑的嗓音轻声说话也很好听:“妈,我赶过来饭还没吃呢,要不您去帮我找保姆做点东西送过来?我想陪他说说话。”
  母亲红着眼睛出去了。
  直到病房的门被人带上,肖公子眼底的一抹温柔也消失殆尽。他搬了张椅子坐在中年男人的病床边,双手交叉放在腿上,目光里有些玩味:“听说你的小老婆带着那个小孽种一起跑了,我比较好奇这发生在您中风前,还是在中风后?”
  男人的身上还扎着几个连着输液瓶的针孔,话一落音,男人的眼睛睁大目眦尽裂,呼吸也渐渐变得急促。还真是从来没见过一向威风凛凛的父亲狼狈成这副模样。肖公子——本名肖易,长烟市里出了名爱玩的阔少。常年混迹在各种夜店与酒吧,本市狗仔记者们钟情的对象,名副其实的纨绔子弟。家里弄了五星级酒店连锁,父亲在当市也是赫赫有名的酒店大亨。肖易忍不住想把父亲这副模样拍下来传给狗仔,比一比父子俩谁能占更大的头条。
  “哦,我忘了您不能开口。我想你的小老婆也怕你一夜之间咽气了到头来分不到什么好,毕竟没名没分。您说您现在是可以一闭眼走了撒手不管,留下这么个烂摊子,还真指望我们母子给你善后呐?”肖易一口气说完了这么多话,全然不顾这会对刚刚抢救回来的父亲造成多大的刺激。等到中年男人的气息稍稍平复,他又继续道:“不过呢,要我给您善后也不是不行,只是那些酒店就要归我了,别说你的小老婆,就连那个血统不详的小畜生都别想分一杯羹。”肖易站起来,轻轻靠近父亲的耳边呢喃道:“放心吧,我会按时给医院交赡养费的,您就安心地躺着。”
  肖易推开门时母亲正好走进来,神情憔悴还对着儿子强颜欢笑,“我让张姨做点汤让司机送过来,你——”
  “妈,我约了赵律师谈事情,就不留了。”
  母亲一听就明白了,她叹了口气,“这么大个摊子,说什么也不该你来扛。我去联系一下你的那些叔叔伯伯,他们在这件事上也有自己的责任。你还只是个孩子……”
  “妈,”肖易笑得像只狐狸,伸手捋了捋母亲散落在耳侧的头发,“当然是我来扛。这是咱们家的东西,我不扛谁扛。您就别操这么多心了,回去好好睡个美容觉,这里还有专业的护士呢……”他一边说一边把母亲往医院大门的方向推去,笑眯眯地让司机把母亲送回家,然后自己又拿出手机,播了另一通电话。
 
 
  chapter 2
  凌晨四点,一口灌下了第五杯咖啡的肖易疲惫地松了松领带,对着陪自己几乎不眠不休熬了两个月的助理一指自己的休息室,“小静,你去里面躺躺。女孩子家,黑眼圈都快比眼睛大了。”
  陈静的脸色并不好看,本来就是快三十的女人,又陪着新上任的太子爷成天做酒店报表资产负债,整个人像是憔悴了好几岁一般。她掂量一下手中的活,也不推辞,径直进了那间总裁休息室。
  肖易又翻了一遍陈静给他的银行号码清单,挨个想了一通说辞,打算等到上午的时候再腆着脸给那些银行家资本家打电话,要么是请求延期借款,要么是直接开口借钱。肖公子这辈子还没这么狼狈过,那些银行家在以往的公司年会上还笑呵呵地拍着自己的肩膀说后生可畏,现在却是一个个跟人间蒸发了一般对他避而不见。但那也没办法,谁让有钱的是老大呢。状况远没有想象中那么糟,酒店不过是缺少一批流动资金。若在平时这只是小问题,但是诺兴酒店的掌门人中风住院、秘书携款出逃这样的负面消息接二连三地爆出,公司的股价已经一跌再跌;加上自己平日里大大小小的花边新闻,肖易敢说整个长烟市都在等着看他这位二世祖的笑话。
  照例说他也不是非要接手这个烫手山芋,只是他不能允许自己的母亲就这么灰溜溜地回到娘家。彭丽欣也是出身于名门望族,嫁给老头子的时候他还只是个普通的业务员,这门婚事本来就让娘家人够不满了;现在老头子倒了,外面又在传些不三不四的风言风语(虽然大部分都是事实),母亲若是真的回了娘家,那指不定要受多大的委屈。所以肖易当时才说,他不扛谁扛。
  把点燃的烟架在烟灰缸上,肖易凝视着那一缕缓缓飘起的白烟,它们不断地冒出,又在空气中不断地消散,除了淡淡的烟味之外再也找不到曾经存在的痕迹。肖易走到大大的落地窗前,外头依旧是黑夜。突然觉得好笑,在办公室里呆到凌晨四点还是头一遭,在这之前他确实无数次见过凌晨四点的长烟市——只不过地点无不是在酒店的落地窗前。
  很多人以为他生来就是个只晓得酒池肉林的二世祖,其实不然。他也过过苦日子,大学时跟老头子出柜,被老头子斩断了一切的经济来源,老头子当时放的话是“什么时候不当搅屎棍了才配回肖家”;当时连他的母亲身体不好,他也不敢和母亲提。只身在国外面对种种难关,不管是金钱上的压力还是举目无亲的孤寂都咬牙挺过来了,最后是他爷爷看不下去,才出面结束了这场尴尬的父子之争。不过那已经是在五年之后。
  回国后才惊觉到一切都发生了变化,当年许诺绝不负卿的穷职员如今公然养了别的女人,更讽刺的是那个私生子只比自己小了三岁;自己的母亲还在傻傻地抱着当年的爱恋忍气吞声;回国后没多久肖易就看出来了,老头子没打算把自己当继承人培养,甚至乐得他只做一个米虫,最好是一心扑在玩乐上做个废人。
  距离天亮还有好一会,肖易猛地抽完最后一口烟,嘴里吐出轻薄的雾气,寻思着干脆自己也歇一会,毕竟养足了精力才能更好地应对那群吸血不眨眼的银行家。
 
 
  chapter 3
  肖易是被自己的手机来电给惊醒的,一串陌生的号码让他着实愣了两秒,毕竟这些天以来都是他给别人打电话,自己陷在这样的境遇下,能主动找他的人实在是少之又少。
  肖易打起精神按下接听键,“喂。”
  对面一阵沉寂。
  肖易心想不会是骚扰电话吧,刚想再问一句就被对面陌生的男音截了话:“今天晚上七点,迪海餐厅,我等你过来。”迪海餐厅作为长烟市为数不多的米其林星级餐厅,常常连预约都要排上好多天。肖易自然也是里面的常客,有趣的是,他每次的预约总是能够得到最快的结果,他寻思大概是因为家里的酒店和那间餐厅有合作关系的缘故,所以迪海的经理人乐意卖他一个面子。
  能初入那间餐厅的非富即贵,肖易隐隐觉得是贷款的事情有了眉目,心里不由地期待起来:“请问你是?”
  对方沉默一阵,久到肖易有些不耐,才开口道:“我能给你你想要的。”接着就传来电话的忙音。
  肖易忍不住以为这是一场恶作剧。毕竟这也太奇怪了,肖易可从没想过会有人上赶着给自己送钱。一来他的多数朋友不过是些酒肉之交,二来他也没有能随便大手一挥就能给他打这么大一笔巨款的朋友。这件事很快就被他抛到了脑后,开始认命地一个个给资本家们打电话……
  晚上六点半
  事实证明在很多情况下,装孙子也不能解决问题。肖易笑吟吟地听着对方挂电话的忙音,看到抱着厚厚一沓文件走进来的陈静,咦了一声。“你怎么还不走?”
  陈静无语地看着这个哪怕天塌下来都是一副笑得像只狐狸一样的上司,别的老板都恨不得员工二十四小时加班,就她家老板恨不得给她全天候放假。“我新整理了一份人事报表,如果酒店内部进行适度的人员裁剪,也许资金流就不会……”
  肖易打断她,“裁员可以,但不能是现在。”本来就负面新闻满满的诺兴现在若是再爆出裁员的新闻,只会让公众对他们公司更加失去信心。
  陈静张嘴想再说什么,肖易摆了摆手,“小静,今天周五了,你该吃晚饭吃晚饭该约会约会,这里也不差你一个,你周一再来帮我卖命也成,你说行不?”肖易把她手中的文件抽出来放到自己桌上,一边推着她往外走一边碎碎念:“你说你也是大龄待嫁未婚女青年了,老呆在公司算什么事啊。再这样男朋友可不要你了,走走走……”
  陈静脸上又好气又好笑。
  肖易突然想到了今早接到的电话,反正呆办公室里是借不到钱的,不如出去碰碰运气?抱着要是被人整了就当去吃晚饭的想法,肖易驱车开往迪海餐厅。
  周五的晚上,这里自然是坐满了人。肖易心说自己没有预约,大概是没有位子了。谁知道在门口站岗的服务员看到他后笑容满面地迎上来,“肖先生,您来了。里头那位已经到了,我领您过去。”
  这回肖易是真的诧异了,心里的好奇像泡沫一样不断放大,只怕最后不要破得太快就好了。
  服务员把他领到了一个偏僻的靠窗角落,一个西装革履的男人正襟危坐,连头发都打理得一丝不苟。肖易看到他的第一想法是,这样的长相若是走进酒吧,想必会有大批的零号投怀送抱吧。男人微微偏头看了他一眼,“坐。”
  肖易乖乖坐下,看着男人跟服务员点了菜,好家伙,点的都是这边的招牌;他问肖易要吃什么,肖易笑说随意就好。没想到男人当真给他整了几道菜——全都是肖易喜欢的。这种被人摸透的念头让肖易心里有莫名的不适。
  服务生离开之后男人也不废话,开门见山地道:“我看过你们酒店的资产负债表,你现在最缺的就是流动资金,我可以贷给你。”
  肖易盯着男人毫无表情的脸,心下惋惜。乍一看好看,但是不苟言笑的样子不适合玩一夜情,估计从不去酒吧;一本正经的样子跟个阿拉伯王储在开会一样,这家伙要真是阿拉伯王储……肖易先被自己天马行空的脑洞逗乐了,他细长的手指敲击在米白色的桌布上,问道:“有什么条件吗?”哪怕今天是白来一趟,能和这样的人吃一餐感觉也不错,毕竟和长得好的人坐在一块有利于促进食欲。他甚至满怀恶意地想,这男人不会想让他肉偿吧~
  “你和我同居。”
  肖易以为自己听错了,嘴角的微笑弧度不变,“不好意思我刚刚没听清——”
  “你,和我同居。”
  我的神啊居然真的是肉偿……肖易这回终于摆正了坐姿,上上下下仔细扫视坐在他对面的男人,恨不得把里里外外用X光扫描几回,才能确定他是不是真的缺心眼。男人在他的目光下泰然处之,仿佛他刚刚只是提出了一个再正常不过的商业议案。
  肖易不喜欢这种主动权掌握在别人手中的感觉,思考了一阵,问道:“时间期限是多久?”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