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NC医生的日记 作者:Allighos

字体:[ ]

 
《NC医生的日记》作者:Allighos
 
文案:
     纳粹医生有一个恋人,
 
纳粹医生有一本日记,
 
纳粹医生讲述了一个故事,
 
他的恋人是一个犹太人。
 
三观渐黑攻  
 
故事讲述医生在纳粹集中营的生活,略黑暗,不适者慎
 
再次说明,此文是纯爱向,看客们不要误入啊
 
内容标签:虐恋情深 报仇雪恨 阴差阳错
 
搜索关键字:主角:纳粹医生,金 ┃ 配角:主任,奥尔卡,本 ┃ 其它:虐,替身,纯爱,
 
 
==================
 
  ☆、第一章
 
  1940年06月01日星期六阴
  金,我想了想,还是决定写这本日记,因为我真的不知道什么时候这样的日子才能结束,我想在我清醒的时候多多记录一些事情,经常阅读或许就不会迷路吧,希望等天晴的时候,这本日记会成为我新生的恕救。身上的伤还在痛,但是我没有办法给自己找到伤药,所有的药品都集中在阁楼里,而那扇门的钥匙被主任看的牢牢的,没有他的允许即使是一只苍蝇也不许飞进去。主任是一个很严肃的人,我完全没有办法想象到他就是老师当年的同学,因为他和老师简直就是两个世界的人,我不得不重新考虑老师的话了,我不知道他是否值得我去相信。
  啊,我今天之所以受伤就是因为大院里的一名医生疯掉了,他已经分不清现实和幻觉了,倒霉的我在经过他的实验室时被他打伤了。虽然他看上去瘦弱憔悴,可是力气的大的惊人,我险些以为我就要这样见上帝了。我一开始以为他是装疯的,这样他就可以离开了,但事实上他所能接受到的唯一结果就是死亡,我想我真的是太天真了,我甚至试图装疯离开,这里简直就是一个吞噬生命的地方,大概我这辈子都离不开了,除非这里崩塌,这样的话我就再也没有办法实现我的诺言了,金,我想我这辈子最幸福的时光就是和你一起读书的时候了,我知道这样想很自私,可我真的不希望你离开我。
  尽管我还没有真正的见到那些大场面,只是从后面围墙传出的声音就已经让我浑身战栗了,我,并且主任说了,从明天开始我就要开始实习的工作了,如果我不能坚持下去,不仅仅是我,还有我的家人都会因此受到拖累。天啊,我该怎么办,我从未恨过我所学的知识,你是知道的,我只是想做一名救死扶伤的医生,而不是一个刽子手。如果上帝可以听到我的祈祷,希望你不要被那些‘恶狗’咬到。我不知道老师到底成功了没有,毕竟你曾经是那么的耀眼,所以我的目光才没有办法离开你吧。我身上实在是太痛了,或许睡眠能让我好一点,毕竟明天还有一场恶战,晚安,我亲爱的金,愿上帝陪在你身边,做一个美梦。
  1940年06月02日星期六没有注意天气
  直到现在,我还无法抑制自己反胃的症状,甚至我连眼睛都不敢眨一下,我特别没出息的吓哭了,所以主任特许我早点‘下班’。我的手还在颤抖,金,我觉得我可能很快就会死掉,或许不是因为恐惧,而是因为内疚,我就这样加入那群魔鬼之中,我,我没有办法想象我以后怎么面对你,我,我觉得,我无法用文字来描述我看到的一切。我一闭上双眼,就会出现那些扭曲的面孔,那些痛苦的□□简直如同魔咒一般,我没办法使自己处在一个安静的环境里,即使是隔着厚重的玻璃,我仿佛也能听到那些人临死前的叫喊,唯一庆幸的是主任好心的特批我一瓶睡眠药水。
  我真的希望从此一睡不醒,我只是一个懦夫,金,可是我舍不得你,你会原谅我的对么?我知道你是世界上最善良的天使,金,可我怕我会下地狱,我已经成为了一个魔鬼,我们还能在一起了么?金啊,只要你还活着,我也还活着,我宁愿背负那些人恶毒的诅咒,但请你一定要在那个安全的地方,不要出来,求求你。上帝啊,请您听听您子民的愿望吧,保佑我亲爱的金。                        
作者有话要说:  短小君,有大纲,欢迎跳坑,本文纯属虚构,如不属实,实属正常。
 
  ☆、第二章
 
  1940年06月03日星期日阴
  亲爱的金,我想记日记的这点时间就是我每天最幸福的事情了,今天我又一次的去熟悉自己的“工作”,为了防止呕吐,我从一早上就没有进食,现在我已经感觉不到自己的胃了,这样也好,只不过胃液消化胃的感觉并不好,不过这比起那些无辜的人所遭受的一切简直差太多了,我甚至不奢望这是一种赎罪。我想我还是需要冷静一下,才能记叙我所看到的一切,我是一个懦夫,我没有办法直视自己所造下的罪恶。所有的同事都和疯子一样,我没有办法融入他们,不过有那么一个老头,他居然主动提出来带我,虽然我不知道他打的什么主意,但是我也没有什么可以被图谋的。今天因为状态比较不错的原因,主任该死的没有给我睡眠药剂,我不知道怎么熬过未来的六个小时,我很想你,不止一点。愿上帝保佑你做个美梦。
  1940年06月05日星期二晴
  久违的晴天,不过对于工作来说没有任何变化,不,或许来说还是有的,大院里有新人被带了进来,一家人,中年男人,中年女人,还有一对漂亮的姐弟,新人的待遇并不好,现在看起来就已经伤痕累累了,那些大兵根本不知道什么是尊老爱幼,他们还要对他们进行拷问,诱骗他们说如果可以招出其他人就可以放过他们,希望他们不要那么天真的相信,要知道,那些所谓会被放过的人,都已经成了看门狗的食物了。只是不知道这一家人又是被曾经怎样的好友出卖了,今天所进行的残酷的暴行居然只是一个开始,明天开始,明天,那些花样百出的刑具就要加在他们的身上。而老头说,那家人在那些大兵的眼力已经不是活人了,早晚都是尸体。这简直就像开玩笑一样,我不知道怎么样才能做到把自己的同类,活生生的同类看成一具具尸体,可笑的是,我是帮凶,未来的不久我也将成为凶手,我,如果可以......上帝保佑那家可怜人可以坚持住。
  1940年06月06日星期三晴
  又是一个晴天,谁又能想到在这样青天白日之下会发生那样恶劣的事情呢,或许,我们再也不会有晴天了,金。我以前简直就是瞎了眼睛,我以为老头是一个好人,可我早该想到,在这种肮脏的地方怎么会有好人。老头申请了实验体,用来进行毒气实验,而实验体就是那对姐弟。幸好主任没有同意,我不知道在刑具下那些孩子能坚持多久,但是和家人在一起的话就可以变得坚强起来吧,无论如何我一定要阻止老头的行为,我一定要加入他进行的毒气实验,只要我偷偷的换掉毒气的配方,那么我就可以让那些人多活一阵,只要有可能,他们一定可以离开的。金,我知道你也一定会这样做的,我没有理由再懦弱下去了,我想我知道该如何去做了。上帝赐予我勇气吧。
  1940年06月07日
  那帮禽兽!!!
  我,我没想到,我,原来世界上最可怕的不是肉体上的折磨,而是精神上的折磨,那帮不眠不休的野兽,半夜撕裂的心底的牢笼,释放出了极恶的凶兽,违背了军令对少女伸出了魔爪,当着父母兄弟的面前,我不知道那些口口声声说着军令如山的人为什么会做出这样残忍的事情,可他们所得到的惩罚只是少吃一顿饭。就连这样他们也没有招出什么人来,或许是真的不知道了吧,可是那些人是不会相信低贱的狡诈的下等人的。然而最可恨的老头居然不许我去给她治疗。她被另外一名医生带走了,老头说那个医生做的一手好活计,每个人偶都和真的一样,呕,我实在忍耐不下去了,这样的痛苦的活着还有什么意义,金,我该怎么办?我简直就像一只卑微的鼻涕虫,除了躲在屋子里哭什么都做不了,甚至连阻止的勇气都没有,我的想法太天真的了,我做不到,我连自己都救不了,我又该怎么去救别人呢?上帝啊,如果你还没有抛弃你的子民,就请给我指出一条明路吧。
 
  ☆、第三章
 
  1940年06月11日
  金,我今天见识到了世界上最完美的手工艺,我几乎以为她是活着的,褐色的眼睛里闪着光,棕色的小卷发上带着粉色的蝴蝶结,还有身上穿着精致的小礼服。我看着那个医生亲手为她穿上了水晶舞鞋,她脸上的笑那么美,我不知道那个男人到底用了什么法子让她恢复原状。那个男人是奥尔卡,原本就是跟随着军队的军医,我想老头大概是想告诉我他不是好惹的吧,也许也是一个极端分子。不过让我吃惊的还是老头的态度,波澜不惊。或许是他见的太多或者他手下的亡魂太多,以至于他已经麻木了。我似乎已经开始习惯了这里的生活,或许我没有办法不习惯,在过去的几天里,我和同事一起被押着观看那些大兵施加在那对夫妻身上的酷刑,何必呢,我已经不期望逃离了。我原本以为跟我同期进来的那个同学被分到别的院子里了,直到今天在院子看到一个大兵拿着他的金表下注,要知道那是他母亲送给他父亲的新婚礼物,成了遗物之后他根本不舍得给别人碰一下。或许我不该好奇的走过去询问,这样他就会一直活在我所臆想的世界里了,即便是痛苦的活着,也好过就那样惨淡的死去,他在第一天晚上就试图逃跑,而我那一夜所听到的痛苦的□□不是院墙里的,而是院墙外的。我从药库里偷了伤药和大兵交易,把那块金表换了过来,我知道即便是这样做也没有任何意义了,或许又只是希望让自私的自己良心有所安。或许我还做着青天白日梦,希望有天还能出去,把这个交到他妹妹手上,如果我们都还活着。啊,没想到只是记录了这点时间天就要亮了,我不得不去休息了,晚安,亲爱的金。上帝保佑你。
  1940年06月12日
  即便我在这里这样痛苦的活着,看着别人受着折磨,我也没想过死亡会这样贴近我的心脏。我偷药的事情被发现了,我原以为只是两小片药剂而已,但是没有想到,他们竟然在每片药上编上了号码。所有进过药库的人都被搜身了,用了极其羞耻的方式,让我们所有人站到大院里被检查。万幸的是老头承认他偷拿了药剂,因为他身上有伤,主任也核实了,不过不知道老头有没有察觉他偷的药数不对,不过他也没有全交上去,因为疼痛,他已经吃掉三片药剂了。偷药的惩罚是在是太残酷了,即便老头是主任的亲信了,接受的惩罚除了更加凶狠丝毫没有包庇,我们这些人都观看了刑法。金,我不得不再一次庆幸我没有被抓到,老头被关进他自己的毒气室,在一级毒气中关押了一个小时,出来的时候心脏有短暂的停止跳动。作为他的助手,我照顾了他一个下午,没有再接触那些肮脏的器具。晚饭前老头醒了过来,不知道是不能说话还是不想说,就那样直勾勾的盯着天花板,我知道像这样的人不值得去原谅,我知道我是跟他一样的人,可是我还是希望,能活着。
  1940年06月13日 暴雨
  没想到今天我一进工作室就看到了老头坐在那里,不知道在神神秘秘的写着什么,我一走进,他就匆匆忙忙的把本子锁在柜子里了,我看到了他把钥匙揣进了白大褂里,可能是我好奇的眼神太火热了,他居然蹬了我一眼。不过我这样更好奇了。我跟了他一天试图把钥匙偷过来,但事实证明,我真的没有盗窃的天分,上一次在药库里偷药已经用尽了我所有的勇气,金,我偷偷地听到了他们说,每个月的二十号是可以申请家人来访的,我真的希望可以见你一面,不不不,你还是别来了,我宁可一辈子都不要见你,这些疯狗的嗅觉实在是太过灵敏,我不能让你冒这个险,我也不会给你这个机会的。                        
作者有话要说:  另一位主角也快要出场了,不过还是会以日记的形式继续下去。
 
  ☆、第四章
 
  
  1940年06月14日晴
  今天心情很好,因为没有死亡发生,我想没有什么比这更值得庆幸的了,只是那个讨人厌的老头居然因为没有死人而狂躁。当然我不会让他知道我偷偷改掉了他的药剂配方,只要修改掉其中的一种药品的剂量就可以让整个毒气室的毒气减弱。虽然那些人还是要不停的被塞进去,但是,我想,只要坚持住等到身体产生抗毒性就可以挺过去了。虽然我还是一个懦夫,能做的只有这么一点点。但是我相信这会一个好的开始。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