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彻彻彻底征服桃子记+番外 作者:流氓猫white

字体:[ ]

 
《彻彻彻底征服桃子记》作者:流氓猫white
 
文案:
     陶子曜和东彻的梁子是第一次见面便结下的.那天,在陶子曜趴在桌子上美美地睡了一觉后,他抬起头,揉揉睡的朦胧眼睛,突然看见坐在自己前面的人正回头看着自己.这人长着一张漂亮的脸蛋儿,漂亮得陶子曜脱口而出了一句:“HI,美女~”
 
    “美女”二字一出,那人的脸色便黑了,他同位也扑哧一声笑了.怎么?叫美女都不乐意啊!陶子曜很奇怪,眨了眨眼.那人突然笑了笑:“你好.陶子曜同学.”
 
    这一笑笑得整个教室升了一度,也把陶子曜笑蒙了,当然,也不光因为这人长得太妖孽,更是因为--
 
    “你......是男的?”陶子曜惊叫道.
 
内容标签:情有独钟 欢喜冤家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东彻,陶子曜 ┃ 配角:覃末,吴菜菜,吴幽幽,宁虔,程微,章晚炘 ┃ 其它:腹黑毒舌小受VS忠犬小攻
 
 
==================
 
  ☆、序  怎么个结梁子法儿
 
 
  序怎么个结梁子法儿
  陶子曜和东彻的梁子是第一次见面便结下的.那天,在陶子曜趴在桌子上美美地睡了一觉后,他抬起头,揉揉睡的朦胧眼睛,突然看见坐在自己前面的人正回头看着自己.这人长着一张漂亮的脸蛋儿,漂亮得陶子曜脱口而出了一句:“HI,美女~”
  “美女”二字一出,那人的脸色便黑了,他同位也扑哧一声笑了.怎么?叫美女都不乐意啊!陶子曜很奇怪,眨了眨眼.那人突然笑了笑:“你好.陶子曜同学.”
  这一笑笑得整个教室升了一度,也把陶子曜笑蒙了,当然,也不光因为这人长得太妖孽,更是因为--
  “你......是男的?”陶子曜惊叫道.
  那人直接回过头去,不再跟陶子曜说话,倒是他的同位,和陶子曜一个初中的覃末笑着对陶子曜说:“大哥,你真成!他叫东彻.”
  “哎不是......”陶子曜还有些郁闷,“我虽然每天来学校就不务正业,睡觉什么的,但好歹我也每天都来学校啊,我怎么对他一点印象都没有?”
  “他迟入学了,这两天刚来的.你啊,来了有P用啊,睡得跟死猪似的.”覃末摇摇头,“行,睡得男女都不分了!”
  陶子曜依旧很郁闷,但也彻底清醒了,于是下节物理课,他抬着头瞪着眼正好听了一节课,吓得物理老师以为她犯错了,舌头频频打结.
  这就是陶子曜和东彻的第一次......见面.梁子结下以后,陶子曜便开始了悲催的被“报复”时段.
  陶子曜并不是个善茬,从来都是他找别人事儿,没人敢找他事儿,但是面对东彻的一次次“报复”,他非但没再“报复”回来,反而有一种想躲着这人远远儿得的感觉......
  这天,陶子曜被下课铃吵醒,然后听见一个尖锐的声音在叫他的名字:“子曜哥子曜哥~”陶子曜抬头,看到冲过来的人,心里一沉:完了......她是......哪个来着?
  见面前的女生睁大眼一脸期待的表情,陶子曜咽了一口唾沫:“吴......”正好这时东彻站起来,离开了座位,走之前摆了一个“C”的手势.
  吴菜菜?陶子曜突然想起上次他分不出吴菜菜和吴幽幽时东彻也耍了他一次,这次......会不会他猜到自己这次不会听他的所以就告诉了正确的名字?啊哈,还好我聪明!陶子曜美美的叫了一声:“菜菜啊~”
  “陶子曜!我是吴幽幽!你又认错了我跟你拼了!!!!”
  已经快走到门口的东彻坏坏地笑了,回头看了陶子曜一眼,乐呵呵地走出班去了.陶子曜一边“享受”着吴幽幽的棉花拳一边叹气:唉,果然这种人不能惹啊!想他陶子曜除了自己爹妈和爹妈从小到大的好友的两个双胞胎女儿吴菜菜和吴幽幽以外,谁敢惹啊!不都是要什么有什么呼风唤雨的!怎么现在让个小子欺负啊!
  “幽幽啊,打够没啊,你说你和你姐长得一样脾气也一样,让我怎么认啊,你们不能别穿的也一样,戴的也一样行不行啊.”
  “不行!”吴幽幽还不解气,“你这个大坏蛋!明明是自己认不出来还怪我们!”
  陶子曜漫不经心地弹了弹衣服:“幽幽啊,我认不出你俩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干吗这么在意,谁叫你们什么都一样呢!”
  “谁说的!我爸妈说了,你能分出我和姐姐了才能选出一个更喜欢的好娶回家,要不连分都分不出来怎么娶啊!”
  “纳尼???”陶子曜撑着桌子就站起来了,腿还撞到了桌子疼地他龇牙咧嘴,“谁说的??谁说我娶你俩???”
  “我爸妈和你爸妈!还有,不是娶我俩!你想得美,是娶一个.”吴幽幽很认真地说道.
  “不是......”陶子曜悲剧了,“哎,我怎么可能娶你们俩?俩人那哪儿都一样怎么可能选?还有啊,就算我选一个,那我要是选了你,你姐姐怎么办,啊!”
  “所以看运气啊,如果你真觉得姐姐好,那我就找另外的人嫁了,要是你觉得我好,姐姐也不会怎样的,我们俩永远是好姐妹!”吴幽幽抬头看站起来后高她一个头多的陶子曜,“所以哦,子曜哥好好选啊~”
  吴幽幽潇洒地离开了,陶子曜却纠结了:这他妈的什么事儿啊!这又是那四个老人家不知道怎么瞎想想出来得,靠!娶吴菜菜和吴幽幽?他不是这辈子都逃不出他爹妈的手掌心儿?不可能!!
  陶子曜坐在自己位儿上开始哼哼,东彻溜了一圈回来了,看陶子曜一脸不爽他很开心.
  “哎~”陶子曜叫东彻,“我不就看错你一次啊?你用不用这么狠!我那不是没睡醒!”
  “什么狠了?”东彻一脸无辜地回头,“谁不知道你陶子曜没人敢惹,我没权没势没钱的哪敢惹你啊!”
  陶子曜气得牙根儿痒痒:这个人真是......
  于是,陶子曜更加坚信了自己就应该躲这人远儿点,很必要!
  再再后来,经过无数次的“磨练”,陶子曜都开始有些习惯东彻的“报复”了......不过两个人始终没什么交集,除了知道彼此叫什么以外,再没啥了解了.就这样过了高中三年.
  而为了躲避吴菜菜和吴幽幽,更是为了躲自己的爸妈,毕业后陶子曜主动要求出国“深造”,并保证一定做个乖学生,不辜负爹娘希望,于是陶爸爸帮陶子曜办了出国手续,送陶子曜去美国了.
  准备离开这天,陶子曜自己一个人,只背了一个书包,往机场走去,是的,走去,美其名曰再好好欣赏一下家乡......
  出了家门走了半个来小时,东张西望的陶子曜突然在路边的一家冰淇淋小站那儿看到了东彻.
  他鬼使神差地走了过去,请拍了东彻的肩一下:“HI~”
  东彻慢慢悠悠地回头,看到是陶子曜,笑了一下:“是你啊.”
  “哎~什么语气啊.”陶子曜抱怨了一句,“你还喜欢吃冰淇淋?请我吃一个呗?”
  “我跟你非亲非故的,为什么请你吃?而且你也比我有钱,自己买!”东彻淡定地拒绝了......
  “哎不是,我们好歹是三年同学啊,同学要走送送不行啊.”陶子曜腆着脸说着.东彻瞥了他一眼,“我们是同学?我怎么不认识你?” 
  陶子曜无奈了:“好好,你不认识我,那你可以当我是个穷人,只想吃个冰淇淋,然后你大发慈悲请我吃?”
  “我从不随便施舍......”
  “喂~东彻,别这么小气!”
  “谁小气?你又不是没有钱.”东彻始终很淡定.
  陶子曜深呼吸:我干吗在这儿找事啊!尽管这样想,陶子曜还在不懈努力:“我钱不好拿啊,都在包底儿!”
  东彻看也没看陶子曜,对笑得合不拢嘴的卖冰淇淋的小姑娘说:“给他做一个最便宜的.”
  “我不!!”陶子曜赶紧吼,“我要贵的!”
  “贵的你自己交钱!”东彻一指价目表,看陶子曜.
  陶子曜真的无语了,他张了张嘴,却不知道该说什么,于是颓废地放下手表示:你赢了.
  东彻笑了,依旧是那个坏坏的笑容,这个笑容陶子曜看了三年,每次看到准没好事.东彻转头对买冰淇淋的小姑娘说:“就刚才我选不出来的那两个......”
  “哦~我知道,你点了黄果树瀑布,再要那个黑森田是吧?”小姑娘很俏皮地说着.东彻点点头.
  拿到冰淇淋以后,东彻先是拿自己地勺子尝了尝给陶子曜点的冰淇淋,然后咂咂嘴,说:“嗯,还是我这个好吃,没点错.”说着,东彻把那个被吃了一口的冰淇淋递给陶子曜,“喏,请你的.”
  陶子曜嘴角歪了歪:也就是说他刚刚在纠结买哪一个而我帮了他一个忙是了?两个都尝到了?
  “哎~你往哪边走啊?”陶子曜吃着冰淇淋问东彻.
  “往家走.”东彻也美美地品着手上的黄果树瀑布,“跟机场不一个方向.”
  陶子曜翻了个白眼:真TM直接啊!
  “不过,我可以考虑送送你,你要是不认路的话......”
  不认路?想他陶子曜在椴橼市混了十八年,哪儿不认识啊!不过,不就承认个不认路嘛:“好啊,我不认路.”
  “你真的不认路?”东彻问道,看陶子曜一脸真诚地点头,东彻拍拍陶子曜的肩,“打车吧.”
  陶子曜再次深呼吸,对自己自找没趣表示真TND欠拍!
  “算了,我还是自己去吧,谢谢你请我吃冰淇淋啊,东彻同学~等我回来要是有机会一定好好‘感谢’你!”陶子曜对东彻笑了笑,然后挥挥手,转身准备离开.
  “再见~”东彻对陶子曜的背影说了一句.
  “OK再见~”陶子曜回头,笑.然后再回过头:唉,以后没人玩了~陶子曜在心里说着.
  陶子曜和东彻的高中生活就这样结束了,很迅速......而等到下次再见面时,就是新故事的开始了......
  
 
 
  ☆、第一章 回椴橼,再相遇
 
  第一章回椴橼,再相遇
  三年后--
  阳光明媚,轻柔的风拂着人的皮肤,微有一点点凉爽的感觉,但还是抵不过阳光的炙烤--椴橼的夏天总是如此,毫不留情面.
  陶子曜一边拿手挡着阳光,一边慢慢悠悠地下了飞机,三年没见的椴橼市似乎并没有什么变化,至少飞机场没变.
  出了机场,陶子曜拦了一辆出租车,准备回家.很巧的是,在经过三年前离开椴橼那天碰到东彻的冰淇淋店时,陶子曜又看到了东彻......
  “师傅,停车吧.”陶子曜赶紧交了钱下车,看到东彻还在翻着冰淇淋店的价目表.“喂~真巧!这次我请你,如何?”陶子曜依旧是拍了东彻的肩一下.东彻回头,看到陶子曜,有一丝吃惊.
  “你请我?我随便点?”
  “哎,我可没那么坏~”陶子曜眨眨眼,“随便点~最贵的!”
  东彻看了一眼价目表,又问店主,“最贵的这个好吃么?”
  店主还是三年前的那个姑娘,而且她明显还记得这两个人:“呵呵,好吃啊~不过这个冰淇淋很大哦~比上次你们两个吃的加起来还大呀!”
  东彻打消了吃这个冰淇淋的念头,又仔细看了看价目表,最终指着“冰雪玫瑰”说:“我就要这个.”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