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十月怀胎 作者:梅花猫

字体:[ ]

 
 
文案
  肖志平是个男人,然后他怀孕了。
  怀孕了身材就要变,情绪波动大,体力难以为继,这样是当不了好情人的,他决定请辞。
  可是怎么请辞,是个问题……
  这是一个带球跑后被追回的故事,跑的过程很狗血,追的过程很惊悚,好在结局是HE的。
  表面霸道总裁内心中二病攻X表面随遇而安有特殊技能受扫雷:生包子,非双洁
 
  内容标签: 都市情缘 豪门世家 恩怨情仇
  搜索关键字:主角:肖志平 ┃ 配角:严翘楚,李云柯,周兰 ┃ 其它:生子
 
晋江银牌推荐:
  肖志平跟了严翘楚七年,没有得到名分,却收获了包子一枚。爱情被磨平了,他决定离开,没想到离开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在一次次拉锯和争执中,严翘楚终于认清了自己的感情,没想到具有特殊体质的肖志平竟然被人盯上了,他一路追赶,新世界的大门就此打开。 本文是一篇披着虐文外衣的搞笑文,设定新颖不俗套,情节跌宕起伏,阅读时时而令人捧腹,攻受的感情变化牵动人心,人物性格鲜明生动。情节中有让人意想不到的感觉,故事轻松有趣,内容精彩。
  
  第1章 第八周
  
  肖志平坐在产科诊室门口,呆呆地看着手里的B超结果,觉得整个人生都要如梦似幻起来。但他毕竟不是真的做梦,B超单上显示得清清楚楚,他的肚子里有个子宫,子宫壁上有受精卵着床,他怀孕了。
  周围人来人往,有排队候诊的,有插队看结果的,还有加号的跟误了号想要先看的,又乱又吵,肖志平烦躁得不得了。他用力抓了抓头发,扯得头皮都痛了才觉得清醒了一点,左右看看,高矮胖瘦月份大的月份小的各种样子的孕妇都有,其中不乏有男人陪的。
  肖志平无不嘲讽地想,像他一样一个男人来的情况已经绝无仅有,更别提要另一个男人陪着来了。
  旁边有个孕妇凑过来瞟了一眼他手上的单子,搭讪道:“给你老婆拿的?她还没来吗?”
  肖志平面色阴郁地点点头。
  “真是好男人啊,我老公工作忙,请不了假,我只能一个人来了。”孕妇夸赞的表情十分真诚。
  肖志平想笑笑,可是怎么也笑不出来,他本人已经成了一个笑话,还是一个一点都不好笑的笑话。
  “是第一胎吗?”
  这样匪夷所思的事情一次难道还不够,还要生第几胎?肖志平简直不想跟她搭话。可他一向待人温和,即便素不相识也不好意思拂人家的面子,更何况还是个孕妇。他深吸一口气,再次点头。
  “才第八周啊,”孕妇指着B超单上的数据对他说,“前三个月胎不稳,可得要注意点啊,不怕一万就怕万一,什么家务活都别让你老婆干啦。”
  胎不稳?肖志平心里一惊,随后又一松,只想着要是真的遇到万一就好了,他一个大男人,又怎么可能真的去生一个孩子?
  身旁的孕妇还想说些什么,好在这时候终于叫到肖志平的名字,他逃一样地钻进了诊室。
  坐诊的医生是个中年妇女,产科的大部分医生都是女人,旁边的护士也全部都是女人。她们看着肖志平惊讶地瞪大眼睛,坐诊医生开口问道:“你老婆怎么没来?”
  肖志平只好含含糊糊地说,“她忙。”
  “再忙能有孩子重要吗?让老公帮着拿结果排队也就算了,看医生本人都不到,这是有多忙?”医生本着尽职尽责的态度训斥道。
  肖志平低声下气地讨好着说,“您先给看一下吧。”
  医生看了看B超单,又看了看血检结果,笑道,“恭喜你,确诊怀孕,你要准备做爸爸了。”
  肖志平一阵头晕目眩。
  三天前,他从严翘楚的床上爬起来时,觉得肚子有点痛,一抹后面有血,他以为是做得狠了点,这在两人的相处中也是常事。
  严翘楚不喜欢情人留宿,肖志平便咬牙回了自己的公寓。他到时已经是后半夜了,待到黎明血还是不止,似乎也不是撕裂导致,肖志平便有点慌了。去医院挂号,挂的急诊,他倒也没有说自己跟严翘楚的那些乱七八糟的事,只是喊痛,让医生看看。
  医生怀疑是肠炎,开了点药,见肖志平不太放心的样子,就给他开了验血跟B超的单子。没想到医院系统出了错,开的单子是查血常规,血样却被送去查了孕酮,结果大出人的意料。B超倒是没出什么差错,心肝脾肾都没问题,只是腹部多了一样东西——子宫。当时医生以为肖志平女生男相,是性别登记错了,一个男人又怎么可能怀孕?
  肖志平心里已经有了不祥的预感,预约了产科医生以后,他惶恐不安地在家中等待,公司那边也请了假。那是严翘楚的公司,肖志平被他安插在一个可有可无的岗位,却一直小心谨慎地保持着全勤,没有享受过一次作为他情人的特权。
  此刻想起那张诡异的B超单,肖志平心中升起一种绝望的感觉。他实在太爱严翘楚,爱到放弃自尊自我,爱到不求回应。但是如果这一切是真的,那么老天就给他开了一个恶意满满的玩笑,他腹中的子宫会随着胎儿的成长而变大,他的身材会渐渐走样直到变成一个怪物,他没办法以怪物的形象继续留在严翘楚身边。
  肖志平必须离开那个他付出一切所爱的人,但是他却要带走严翘楚的一部分基因,带走严翘楚跟他两个人的孩子。
  想到这里,肖志平神差鬼使地问了一句:“医生,会出血是不是说明胎不稳?”
  医生再次皱着眉头对孩子母亲的不上心表示了谴责,随后开了一些安胎药给肖志平。
  当肖志平提着一塑料袋的安胎药走出医院大门的时候,这时的他还没有想好自己到底想不想要这个孩子,或者说会不会要这个孩子。但是他确定的是,他必须跟严翘楚说再见了。
  这个不得已而为之的决定让肖志平在人群中忍不住落下泪来。
  
  第2章 分手前
  
  肖志平回到公寓时,严翘楚并不在。
  这间公寓是严翘楚名下许多房产中的一处,他不常住在这里,来了也不会逗留很久,平日冷冷清清倒像是肖志平一个人的住所。
  肖志平给自己倒了杯水,坐在餐桌旁慢慢地喝着,机械地来回翻阅着那几张检验单。他知道自己的人生已经一片狼藉,却不曾想竟会荒唐到这种程度。
  肖志平认识严翘楚的时候正读大学三年级,适逢校庆,严翘楚作为校友回来做捐赠。晚上校方设宴款待,连续三年都是优秀学生的肖志平被点名作陪。
  他那时满心欢喜,自己家境贫寒没什么背景,在这种场合认识一些事业有成的校友,将来找工作时说不定能得到帮助。
  参加晚宴的校友大多数都是中年人,笑语晏晏间带着一种在社会上久经历练的威严和世故。肖志平有些怯场,环顾四周,唯有严翘楚年轻俊逸,气宇轩昂。
  他端着酒杯走过去,叫了声“学长”。
  在之后的许多年里,肖志平想起那一幕仍然记忆犹新。他不知道如果能预知后事自己是否还会主动搭讪,但如果重来一次,他想自己依旧会向严翘楚走去,像是一种命中注定的召唤。
  严翘楚也的确记住了肖志平。
  肖志平五官精致,却不是那种咄咄逼人的漂亮,相貌清秀得恰到好处,是严翘楚一眼看到就会喜欢的类型。像严翘楚这样的人,看到喜欢的自然不会委屈自己,很快开始了后续进展。
  第二次联系时,肖志平应约来到学校外面的一间咖啡厅里,严翘楚的助理坐在他的对面,把一份包养合约放在他的面前。
  严翘楚愿意负担他的学费,安排他毕业后的去向,保障他衣食温饱前程无忧,与之对应的,肖志平要成为他的地下情人。
  “你父母只是普通职工,你还有一个常年就医的奶奶和一个读高中的妹妹,我想你应该不愿意看到父母下岗,奶奶或者妹妹出什么意料之外的事情。你懂我的意思吗?”
  事情的发展对于肖志平来说可以说是万万没有想到,从瞠目结舌到尴尬羞恼,肖志平因为觉得受到侮辱而出离愤怒,他想直接站起来拂袖而去,但是听到助理的话不得不打消这个念头。直接感受到来自上层阶级的碾压后,他只能仓惶不堪地签下合约。
  助理给他一把钥匙和一支手机,于是肖志平有了出入市内高端住宅区里某间公寓的权限,以及随叫随到的服务准则。
  他记得那天走出咖啡厅时阳光刺眼,风很大,明明已经到了春末却有一种干涩冷凛的感觉,一如刚才看完产科走到医院门口的马路上时。
  严翘楚并不是一个温柔的情人。校庆后肖志平第一次见到他便是在这间公寓,局促不安地偷眼去看,严翘楚若有兴味却又漫不经心地笑着,吩咐眼前的小情人弄干净身体,告诉对方如何服务自己。
  肖志平在对方张扬的笑意中低下头去,那一刻他心中一片苦涩,觉得自己说不出的悲哀可怜。他想,严翘楚一定不知道,他对他是一见钟情。
  那时在校友答谢宴上,肖志平第一次克服了羞怯和自卑,想要跟一个人说话,想要得到对方的电话号码,想要让自己更优秀一点好进对方的公司,从此偷偷仰望着那个人,暗自窃喜和满足。
  严翘楚给了他一步登天的机会,却也一脚将他踩进泥里。
  即便肖志平可以说是自己所作所为都是强权之下的妥协,他也没办法否认自己的感情,即便他们的地位是不对等的,他的感情一文不名。
  同样是这间公寓,一开始肖志平随叫随到,毕业后就直接搬进了这里。严翘楚如果有意过来,会提前叫助理通知他,肖志平便准备好晚餐和自己以供金主享用。
  因为肖志平看起来颇为乖巧懂事,才被允许成为唯一一个与严翘楚保持长期关系的床伴。在遇到更合适的人选之前,严翘楚暂时还不想结束这段关系。
  于是更多时候,肖志平需要根据短信地址找上门去,或者是某间酒店,或者是某个公寓,满足严翘楚的本能需求之后再在他开口之前主动离开。每一次去时肖志平都会觉得心如死灰,而每一次回时,那种愉悦过后的倦怠疲惫以及不被爱的怆然,让他几乎无地自容。
  他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会崩溃,当初肖志平没有选择的余地,但现在的情况又有不同。
  他很难想象严翘楚知道自己怀孕了会是怎样的反应,严翘楚是一个多么讨厌麻烦的人,肖志平简直不能更清楚。那个人对他本来就没多少情分,遇到如此诡异的事情,说不定会找人抹掉他的存在。
  肖志平不怕死,轻蔑和屈辱对他来说也不算什么,但是他不想死在自己最爱的人手上,他必须想办法离开严翘楚。
  直到此时,肖志平才发现自己竟从来没想过离开那个人,一开始是惧怕,后来渐渐变成了习惯。在这段关系里严翘楚处于无可辩驳的主导地位,但是对此刻的肖志平来说,离开已经不是一件特别困难的事情。
  七年的时间足以熟悉一个人的方方面面,严翘楚的性格喜好处事习惯,肖志平再了解不过了。
  
  第3章 分手中
  
  严翘楚的行踪肖志平从来不过问,但他要想知道其实也很容易,他有严翘楚助理的私人电话。助理从一开始就知道他们俩的关系,时间越久对他就越重视。
  其实助理在同情肖志平的同时也有些敬佩他,七年里竟然能够始终如一地不吵不闹,一定是把服务严翘楚当作自己的工作了。他想,大概只有互相都没什么感情的两个人,才能把钱色交易做的这样顺理成章吧。所以肖志平只说要送点东西,助理便本着七年的信任把地址发给了他。
  那是一个高端的私人会所,肖志平过去的时候严翘楚还在参加酒会。他知道这种酒会结束后一般都会安排特别节目,而严翘楚通常都不会拒绝。
  没有花费太多功夫,肖志平便找到了为严翘楚准备的房间,他推开门走进去,看到从沙发里站起来的年轻的男孩子,望向自己的表情说不出的愕然。
  肖志平冲他友好地笑了笑,说:“严先生交代了一些事情,想请你提前准备一下。”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