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命定 作者:绿色的花朵

字体:[ ]

 
《命定》作者:绿色的花朵
 
文案:
     这是一个很狗血的小受喜欢小攻后来小攻也喜欢小受的故事。
 
内容标签:都市情缘 情有独钟 怅然若失 俊杰
 
搜索关键字:主角:宋景城,陈鸢 ┃ 配角: ┃ 其它:情有独钟
 
 
==================
 
  ☆、第 1 章
 
  已是深夜,街边的灯火依旧亮着。五颜六色的点缀着B市最繁华的地段。
  一个少年拖着行李箱缓缓走过。他带着鸭舌帽,头低着。看不清表情,斑斓的灯光打在他白色的T恤。能看出他有白皙的皮肤。他慢慢的走着,喜悦与落寞,寂寥与希望充斥着他的周身。
  少年打开门,站在门边,从客厅到卧室散落着各式的衣物,领带,衬衫,女士丝巾,长裙,男士手表。入耳的是还未停歇的男人的喘息,女人的□□。或许是太投入了,竟然连屋外灯光亮了都没有发现。未关紧的门里看的到两具痴缠的躯体。少年眼里闪过痛处。耳边的声音像凌迟,逼迫着他赶紧离开。最后还是留下字条给屋内正当兴头的人报平安。然后关灯。出门。
  次日清晨。宋景城睁开眼,阳光透过窗帘闯入卧室,床上一片狼藉,足以见得床的主人经历过多激烈的战斗。枕边的女子还未醒来,延至脖子的吻痕并不影响她较好的容貌。一夜情的女子,重要的便是和的胃口,入的了眼。
  他静静的看着她,等她醒来。足足有15分钟。女子嘴唇勾起,睁开的眼睛一片清明。“宋大少,这是怎么了,爱上我了不成?”宋景城亦是微微一笑。“姑娘如何知道我姓宋?”女子懒洋洋的看了他一眼“便是有备而来又如何?“那宋某岂不荣幸?”女子坐直身子,纯白的被子遮挡在胸前“宋大少日理万机见你的面可堪比摘那天上的星星。”宋景城依旧微笑着,不慌不忙的替女子捡起散落了的一地的衣裳。
  餐桌,宋景城轻扣着餐桌,看着厨房里女子纤细的背影,她的秀发盘起说不出的好看。很快一碗清面上桌。女子白皙的手指交叉叠放在膝上,“那敢问言小姐有何事?”宋景城带着笑意的问着。
  是很清秀的脸,清澈分明的眼,挺秀的鼻梁上此时带着无框眼镜。全然一副人畜无害的样子。略带女性的眉轻轻挑起,穿的纯白色的休闲服。给人一种邻家大哥哥的错觉。可是言桃夭知道,他是真真的大灰狼。
  “我喜欢你,宋景城。”言桃夭说着。鼻尖微微泛红,不知是紧张还是别的什么。宋景城手中筷子一顿,停下来看着她。眼睛微眯似是审视。“哦?我不知何时让言小姐你芳心暗许。”
  “我喜欢你很久了,高中的时候你是学长,我高一那年你毕业作为毕业生代表讲话,那时候我就开始喜欢你了,大学的时候你还是学长,也是我们军训时候的教官,虽然你是带的别的班级可是我还是认出你了。”宋景城突然想起陈鸢(那个,鸢字,百度词典里指的是老鹰。所以大家不要认为陈鸢是女孩纸。),那个时候他是他的教官。那小屁孩是那样一副嚣张的模样。张扬的脸孔,时刻洋溢着青春的气息。宋景城看着眼前依旧说着什么的桃夭不由的一笑。
  “子莹,你就不要再装了好吧。”眼前的女子楞了一下,便停了口中的话。道:“宋景城,你太过分了。你怎么知道是我啊。”看着眼前模样大变的女子,宋景城其实还是蛮意外的,原来密色的肌肤变的白皙,头发也由短发变成了瀑布似的卷发。
  言子莹,他荒唐又短暂的初恋。是遥远的童年时期,那时候的他还是小学生,大大的四合院里搬进来一个小姑娘,那个时候的他尚且年幼,甚至是无知。稀里糊涂的就想保护她,照顾她,想对她好。然后稀里糊涂的亲了她,他的家教很严,又还小总以为亲过了便是要过一辈子的。所以也曾暗暗发誓,将来要娶这女子为妻。只是没过多久匆匆而来的小姑娘便匆匆的走了。
  小小的他也是很难过的,只是时间在走,记忆在走,人也在走。渐渐的便忘记了。姑且叫她桃夭吧。她说:“宋景城,你小时候亲了我,也说过要娶我,姑娘我今天来是找你兑现的。娶我吧。” 
作者有话要说:  额。虽然文笔不行,情节老套。但是花朵我还是好用心好用心写的。各位看官就将就将就吧。
 
  ☆、第 2 章
 
  
  过要娶我,姑娘我今天来是找你兑现的的。娶我吧。” 第二章
  “你娶我。”言桃夭说着,下巴尖尖,柳叶眉微弯,未施粉黛的脸庞向宋景城靠近。
  宋景城略低头,像是思考。
  其实他知道谁又还是少年的模样呢?当初他是认为的亲过便是一辈子的,可是现在却已是可以和对上眼的女子419,下床之后各走一边,谁也不认识谁。
  要不是清晨盯着女子看了足足15分钟,他未必能认出她来。可是另一方面他却也是疼惜她的,就算他不知道她如今是个什么样的人,可能依旧纯真,可能放荡,可能十恶不赦。只是年少时的感情依旧是留着的。
  他不是个多情的人,却也绝不是薄情的人。
  他想茫茫人海真要找一个能与他如《诗经》所说“执子之手,与子偕老。”那有多难。索性找一个有感情,能像亲人般生活的人白头。可是心里有一份不甘,不知为何,他不愿意。
  好久,他抬头,微微一笑“桃夭,我仍旧是你的宋哥哥,只怕是此生也只是你的宋哥哥。”
  对面的女子笑了,笑里没有对他只是她宋哥哥的不甘,有的像是一份凄凉。她说:“宋哥哥,这么些年不见,我早听闻有人说你市侩,商场上是不择手段的。可是即便是你也是不愿将就,可是他为何不懂?”
  宋景城摸摸她的头,“桃夭,只是良人未至。”
  因为是周末,不用上班。所以宋景城送言桃夭回去。车是法拉利的F430墨蓝色的跑车。确似不是他的风格。怎么说,他不是张扬的人。车座上,宋景城淡淡的说:\"这是一个小屁孩替我选的。\"言语间似有无奈。车子奔驰在B市的大道上,因为是上班高峰,堵车,行驶的很慢。桃夭似乎有点低落,一直没有说话。
  宋景城想起出门前在客厅看到的纸条。简单的平安两字被那小鬼写的龙飞凤舞,似要破纸而出。他说不出哪里不对但是被他看到他在做那种事他觉得不舒服。想必那小孩昨晚是都看见了吧。不知道是不是生气了,自从宋景城毕业后,陈晨一直都是跟他住的。先是租的小公寓,后来宋景城觉得小公寓离他学校远,离他公司也远。就挑了个就近的地方买了套房子。也就是现在住的。宋景城想昨天估计那小鬼是住的学校吧。
  桃夭说的倒是对的。宋景城是陈晨的学长,陈晨军训的时候他是他的教官,他大三,他大一。为期一个月的军训,去的都是正规的军官,只有因为人气太高而留任学生会主席的宋景城是学长。说来也奇怪。他有轻微洁癖,却那么强烈的想去当那个教官,强烈到他自己都觉得奇怪。然后就遇见了陈晨。
  陈晨是摄影系的美术特长生。他顶着火红色的头发,不是酒红。就那么火红的倒也是适合他。棱角分明的脸,是雕塑一般的,无论是眉眼还是口鼻都是那么冷硬。不多一分少一毫。他很白皙,不是一般的白皙,是如玉般剔透的白皙,后来宋景城才知道原来他的祖母是俄罗斯的人。他不说话,却总是能让人觉得他很嚣张,那在宋景城眼里很骚包的头发也让人觉得不爽。
  理着的是挺短的头发,没有刘海,也没有遮住耳朵,露出高高的眉骨,即使是身为教官的他也挑不出毛病。有人说眉骨高的人很固执。
  他不是一个合格的教官,至少对于陈晨而言。每个班都有一个标兵,他挑的是他。一开始便是他,甚至前半个月他们都没有交流过,有的只是和着大众的话。可是却所有人都看出来了,教官要狠狠的操练新生陈晨。他会在夜晚十点军训完之后留陈晨一个人站军训站到凌晨,会在早晨六点军训未开始前叫陈晨拉练五公里。会在组织休息的时候,让陈晨一个人踢正步。然而两个人从来没有说过话。所有人都觉得教官对陈晨是非人对待。但是训的人训的开心,被训的人一言不发。
  然后,在军训中旬的某一天,华丽丽的陈晨华丽丽的晕倒了(句式套的《十年》),然后,宋大教官本着连长的命令带着这位同学去医务室,他背着他。路走到一半,华丽丽装晕的陈晨华丽丽的醒来,一个擒拿手把宋教官扣在胸前,冷冷的说:“教官觉得训练结果还满意么?有没有辜负教官一片苦心?嗯?”
  
 
  ☆、第 3 章
 
  
  第三章
  对于景城公司来说,宋景城是空降的有卓越的能力,有好看的外表,有良好涵养的年轻老板。他很懒,并没有如寻常的公子哥般,要独辟蹊径,嚷着要独立,要自己创业。小时候他是B市权贵的家族的小少爷,长大了也没有堕落,没有整夜泡吧,没有要逍遥的吸毒。他的爷爷是开国时期的爱国资本家,他的父亲是B市,甚至是他哼一句金融市场都要动一动的大亨。你说他为什么要自找着苦恼,自找苦吃呢。可是这个什么都不愁的少爷现在很苦恼。桃夭还取笑他,像是和女朋友吵架了。天知道他只是和兄弟吵架了。
  那天,星星布满了夜空。宋景城决定去找陈晨,因为小屁孩回来了他们一直没有见面。终究还是学生,陈晨在宿舍,车子停在宿舍楼下,陈晨顶着滴水的头发下楼,是燥热的夏天,应该是刚洗完澡,他光着上身。看到宋景城的时候露出标志性的白牙。白齿红唇。“哥,你怎么来啦?”他笑的很好看,皓月当空,漫天的繁星作了背景。
  宋景城是把他当弟弟的。“你小子回来了也不来找哥。” 陈晨低着头,“我去找哥了呀,可是哥不是忙的没有发现么。”
  宋景城顿了一下。又听他继续说:“哥是和别人同居了么。”宋景城知道他是误解了,刚想辩解一句,陈晨继续说:“我已经把东西放好在学校啦,哥就不用烦恼我的住处啦。”说着撞了一下宋景城的肩膀。:“哥,你不错啊,我这才去学习了一个月你就找着嫂子啦。恭喜恭喜啊。”宋景城便是想辩解也觉得没必要了。便是笑笑。“吃饭了么,你那不按时吃饭的习惯改了点不?”陈晨见他转移话题,便顺着他的话题道:“吃了,宿舍有个兄弟特婆妈,拖着我去吃了。”宋景城又笑:\"是小磊?\"小磊是陈晨为数不多的好友。陈晨摸摸头,脸上似有无奈,又是喜悦。\"不是,就一起在巴黎学习的人,他作为交换生来我们学校。\"宋景城有些惊讶。在他看来陈晨的性子比较冷,朋友不多,兄弟更是少,一个月就能让他称为兄弟的,除了宋景城是再也没有过的。
  就像是两个小女生,她们感情很好,可是平白无故的□□来一个女生,那就必定会有一个人受到冷落。
  宋景城便是这样的感觉。他和陈晨认识四年了。如今却有一个人,横空出世,重要的是宋景城对那个人一无所知。
  然后他说:“这样啊。既然你吃了,那我就先回去了。”然后,看见陈晨点点头。
  自此便又是不再联系了。照理说兄弟嘛。各有各的生活,偶尔聚聚。只是他们一直一起生活,如今却连见面难,落差未免太大。即便是陈晨在巴黎学习,他们也是一周通两次电话的。宋景城觉得很不习惯。
  他所不知道的是,那日陈晨回在他走后便笑容全无。满脸的惨白。冷冷的拧着眉。“一脸怨妇相,莫不是你家城哥哥真有女朋友了。”刚回到宿舍便听威廉调笑的说,陈晨望着在床上躺的乱七八糟的威廉。“他没有否认。”“我说,你是要怎么样啊,小晨晨,交换生你拒绝了,该不会就是为了回来给他当伴郎的吧。”
  其实他是情绪波动不大的人,可是在看到宋景城真和别的女人在一起的时候却是连脸上的笑都快扯不出来。“威廉,你说我是不是不该回来?”
  
 
  ☆、第 4 章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