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旧日乱事+番外 作者:信语

字体:[ ]

 
书名:旧日乱事
作者:信语
 
文艺版:我讲一段旧事,你姑且听一听,听完,就忘了吧……
清新版:小天使遇见了骑士,载歌载舞,又一不小心碰见大魔王……
事实版:哈哈,小说都是编的,哪有什么事实……
 
内容标签:
搜索关键字:主角:李兰迪,罗烈 ┃ 配角:许愿,许诺,林叶若 ┃ 其它:
==================
 
  ☆、初遇
 
  李兰迪还记得第一次见到许诺,那天的天很蓝,阳光很好。
  那时的李兰迪刚刚和爸爸妈妈回国,刚满十二岁的男孩还没学会用坚强和豪迈来伪装自己,有的只是离开熟悉环境的茫然和无措,直白的讲,就是害怕。
  第一天来到新班级,来到新环境,李兰迪害怕的想逃跑。当被班主任老师胖胖的手牵到讲台前,面对下面一群穿着肥大蓝白涤纶校服的萝卜头睁大眼睛用好奇的眼神打量他时,那种惶恐的心情基本达到了制高点。李兰迪觉得自己就是马戏团的猴子,站在舞台中间,被一群饿了几天的狮子围观着、嘲笑着。
  班级里的孩子们不可能是饿狮,但是他们确实在围观。那时候香港还没有回归,七子之歌还没有唱响,这座古老的城镇还依旧沉浸在自己的百转愁肠中。雪糕一毛钱一支,冰汽水也不过才2毛钱,女孩子们两条马尾辫,男孩子们一水的小板寸。洗的发黄的白衬衫,皱皱巴巴的红领巾,或许还有一双劳力的布胶鞋,那是那个时代的模样,也是属于这个时代淳朴的记忆。
  所以,当一个小小少年穿着格格不入的雪白衬衫,打着黑色的蝴蝶领结,穿着格子短裤,还有到小腿的白色长袜子,那就异类!如果那个男孩还是个留着半长头发的,这一切直接等价于一个穿着背心短裤的猴子。
  人们面对未知或新奇的事物时,表现出的如果不是恐惧退缩,那便是调戏戏弄。当一个和猴子一样的异类出现在面前时,剩下的无非就是品头论足!于是,那些十多岁的男孩们拍着桌子起着哄,甚至有人大胆的叫着。
  李兰迪有些恼怒,他深深感觉到一股恶意,多年以后,等他适应了这个社会,和其他人一样变成了个碌碌而为的凡夫俗子时,他给这股恶毒定名为“排除”。
  可老师却不这么认为,她觉得她的班级是充满活力的,热情的,朝气的。如同她年轻时,挥舞着□□章一样,举着玻璃瓶,高呼着,到农村去,到边疆区,到祖国最需要的地方去!她认为,这就是欢迎!在这大融合的声音达到最鼎盛时,终于拉回了她飞扬澎湃的思绪。老师清了清嗓子,做了个向下按的姿势,也压低了声音,用自认为严肃却不失温和的声音说道了啊“肃静了!肃静了啊!这是咱们班的新同学,叫李兰迪,从英国回到祖国怀抱,从今天开始就是我们班级的一份子了,同学们要多帮助他,现在大家欢迎李兰迪同学做自我介绍!”说完眯起眼睛,用温柔的脸看着李兰迪,并带头鼓起了掌。
  你让一个猴子向观众做自我介绍!猴子有什么感觉?李兰迪不是猴子,他也不觉得自己有什么地方需要帮助,所以他没说话,只是静静地站在那里,用同样的目光去打量自己的新同学,说实话,他怀念那个有点伦敦腔调的Duoli小姐。
  显然,同学们是正常的,在老师亲切的手势下,全班几十个萝卜头仰着脑袋目不转睛的盯着李兰迪,齐刷刷的拍着小巴掌,等待着。
  李兰迪无所适从,只能别扭的别开脑袋,看着窗外。
  窗外有一颗老榕树,开的枝繁叶茂,在那个年代,似乎每一个学校都有这么样的一棵老树,安静的承载着孩子们无忧无虑的岁月。
  所以这棵默默无闻的老树没有吸引李兰迪的注意,他看到其他。一个穿着粉色紧身衣的小孩疯狂的从教学楼的侧门跑了出来,跑到树下,张开了胳膊仰起了头抱住了粗粗的树干,一扭一扭的往上爬。阳光从树叶间洒下斑驳的光芒,也洒在小孩飞扬的头发上,在小孩的背后形成了一对阳光的翅膀,像周六礼拜时教堂门口柱子上那个小天使。
  李兰迪有时候也在想,如果那天他没有看向窗外,是不是一切都会不一样,是不是我们都会幸福。
 
  ☆、混乱
 
  不在沉默中消亡,就在沉默中爆发。
  年少的李兰迪没有消亡,也没有爆发,他选择了融入。早餐从面包牛奶换成了豆浆油条,果酱换成了咸菜,校车换成了公共汽车……新的环境迫使他进行融入。
  李兰迪疯狂的想念英国的一切,班级、朋友,甚至是门前的草坪上那个系着麻绳的秋千。他不喜欢这个陈旧沧桑的城市,甚至是这些过于活泼的少男少女们。新班级的女孩子们喜欢这个干净整洁的男孩,喜欢他用白手绢擦桌子,喜欢他淡淡的微笑;可男孩子们不喜欢,他们喜欢在操场上盘着腿疯狂的撞着,喜欢穿着脏兮兮的球鞋追着一个破烂的足球,喜欢趴在泥地里弹弹珠……
  这些男孩子会用废报纸叠成纸包,在里面装满彩色粉笔的碎末,用别针扎成乌龟的形状,然后故作亲密的搂着李兰迪的肩膀,在嬉闹中偷偷的拍在李兰迪的后背上!
  李兰迪不知道,他开心的和这些男孩撕闹,然后带着这只彩色的乌龟穿过走廊,穿过校园,走过公交站,回到家中,直到洗澡时才发现。
  他想和人分享自己的孤独和委屈,想要有人安慰,一个人可怜兮兮的坐在没有开灯的客厅里等爸爸妈妈下班。客厅里很安静,只有墙上的挂钟发出滴答滴答的声音。
  那天晚上,李兰迪只等到了母亲的电话,她告诉李兰迪,她和他爸爸去参加个商业交流会,晚上不会来吃了,冰箱里还有面包和火腿肠,告诉李兰迪自己安排好。
  李兰迪没有吃晚饭,委屈的抱着白衬衫缩在被窝里,他想给教堂的神父打电话,想给Duoli小姐打电话,想给自己的好朋友打电话,可是最终还是没有。
  第二天,李兰迪敲响了班主任的门,胖老师义愤填膺,将李兰迪再一次带到讲台,叉着腰训斥着班级里的每一个男生!李兰迪偷眼望去,看着老师口沫横飞,心里和她一般激动。
  此时,他觉得自己不是猴子,是个将军,他在指点江山挥斥方遒,他骄傲的挺起胸膛,不屑去看下面颓废的士兵。
  那些胡闹的男孩得到了属于他们的惩罚,一个搭一个肩膀在操场做800米蛙跳。李兰迪美滋滋的趴着窗台看着操场上被惩罚的男孩,终于舒服了,心里有着报复的快感。
  “你这样做,不好!”一个清清的声音从旁边传了过来。
  李兰迪侧过头,一个女同学趴在他的左侧。李兰迪不是左撇子,所以这个动作他很不舒服。
  女同学叫许愿,头发有些发黄毛躁,梳着双马尾,带着一个玻璃眼镜,长得算不上漂亮,但是眼镜后的眼睛很漂亮,长长的睫毛因为眼镜片的阻拦变得有些弯曲。
  那时候班级的学习委员似乎都是这个样子,学习很好却很内向,和周围同学有着淡淡的疏离,这个女孩就完全符合这样的标准,不受大家欢迎,却被所有人嫉妒。
  两个同样有些孤独的人趴在窗口看着外面,安安静静的也不说话。李兰迪喜欢这种感觉,他觉得他喜欢这个女孩。
  李兰迪在国外长大,七八岁时就穿着小礼服在自己的生日会上请小女孩跳舞,十岁就给Duoli小姐送玫瑰,大声说爱她。Duoli小姐亲吻着他的脸颊告诉他,我的小绅士你要学会委婉。
  于是李兰迪写了人生的第一封情书也是唯一一封,在课间时趁着没人注意,偷偷的塞进了许愿的作业本里。
  接下来的几天,李兰迪等着,一天又一天,没有消息。
  可这一天又一天的过去,老师的警告也超过了有效期,在某一天的下午男孩子们开始实施反击。当当李兰迪被堵到洗手间时,他还有些莫名其妙,当被冰冷的自来水从头顶浇下时,他还是企盼着天使来救他,在男孩子的拳脚空隙中他看到了许愿,许愿抱着一摞作业从门口经过,只是淡淡地向里撇了一眼,什么也没有说走了。
  李兰迪恼怒了,一种被人漠视的恼怒。很多年后,一次家庭聚会上李兰迪提起了这段往事,许愿回忆了很久才想起来,她没有漠视,只是因为自己弟弟早上胡闹不肯上学,害的她忘记带了眼镜。
  那天回家后,在母亲好奇的目光和父亲注重隐私的教育方式下,李兰迪湿漉漉的走进洗手间洗了个热水澡,然后他在被窝里给他的好友打了个电话。那个电话说了些什么,李兰迪已经不记得了。
  只是第二天,李兰迪将带头欺负他的男孩在讲台前狠揍了一顿。虽然事后他写了800字的检讨,穿上了难看的校服,剪短了头发,但是他融入了这个集体。
  李兰迪对许愿很不友好,他像其他男孩子一样,拽许愿的头发,在许愿的后背拍上小乌龟,偷藏她的作业本。但是,捉弄许愿的只有他自己。
  可女孩依旧安安静静的,只是偶尔会掉几滴眼泪,依旧轻轻的和他说话,她说“李兰迪,交作业了。”
 
  ☆、相遇
 
  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哲学家说,环境是人物性格构建的主要诱因之一。
  在李兰迪即将从精致的小男孩堕落成调皮捣蛋的臭小子时,忍无可忍的班主任老师觉得到了适时拉一把的时候,而乖巧懂事的许愿是可以担任这个环境诱因的。
  这个外表安静的女孩意料之中的默许了这个决定,李兰迪和许愿成了同桌。
  许愿很聪明,课文看几遍就能记住,数学公式简单拿下,可是许愿偏科,她的英语不好,磕磕巴巴的背着课文,还总是丢单词。作为许愿母亲江女士同事的英语老师显然是不高兴的,一是同事的女儿总得多关心下,二是如果好学生都教不好似乎会被人质疑自己的教育水平,于是,总在课堂上提问许愿,但凡出现一丝一毫的犹豫就开始劈头盖脸的训斥!
  可是越训斥许愿越怕错,越怕错,错的就越多,周而复始。
  这个时候,许愿表现出了强大的抗压表象,红着脸低着头眼泪汪汪的坐下,至于背地里是否将老师的名字写在鞋垫上就不得而知了。
  刚开始时,李兰迪还有些幸灾乐祸,时间久了,又有些同情。李兰迪的其他科目不如许愿,但是英语这科占了在英国长大的先天优势,年级里也是数一数二的。在面对处处压制自己的许愿,这个唯一能够胜过的长处便被他无限放大,以至发扬光大,他用一种高高在上俯览众生的神态给许愿讲解课文,不厌其烦。
  许愿的父亲是高级知识分子,大学里的化学教授,说着流利的俄语,年轻时经历过一段风雨交加的岁月,如今沉淀下来穿梭于众多的学术交流会。可是突然有一天这个带着厚厚眼镜穿着中山装的教授发现他听不懂别人在说什么了,那一刻是恐惧的。于是乎,他对女儿的要求就是,必须得学好英语,甚至在这方面稍微恐吓了下,只是在恐吓的间档也流露出一丝对日不落帝国的鄙视。许愿的母亲江女士是本学校的音乐教师,温柔委婉,单纯浪漫。年轻时幻想着去捞康桥里的余波,希望白马王子站在月光下朗诵一首十三行诗。在许愿还没有上学时,就婉转的暗示,一定得学好英语。
  老祖宗有个成语说得好,物极必反!小小的许愿在对英语充满恐惧和愤恨时,也对能说着流利英语的人充满着仰慕,在这种情况下,是无论如何也是学不好的。许愿对李兰迪纠结着,偶尔在饭桌上便流露出一点苗头。
  常年对着实验室数据的许教授显然是不会进一步思考女儿的心理动态,而单纯浪漫的音乐老师也没注意到这小女儿的婉转心思,可是许愿的弟弟许诺注意到了。
  许诺是许愿的弟弟。按说那个计划生育的年代是不该存在的,但是他存在了。存在即是合理,别管当年的过程是如何,总之,存在了。
  许家的老爷子曾经在市教育局任总干事,许老太太也曾经是先进女士,自诩书香门第。许教授和妻子江女士是一个大院里长大的青梅竹马,感情深厚。但是古老的传统依旧沉淀在骨骼和血液中,许老爷子和许老太太稍微有点重男轻女,但是文明人最擅长的就是表里不一,虽然偶尔暗示下小两口,但是终归政策在那压着也无可奈何。事情就是这么凑巧,许愿五岁时发高烧,医生下了病危通知,暗示不大中用了,江女士为了救女儿便有了许诺。不过这些都是官方说法,具体原因不得而知,总之许诺也是经过了几次选择的。这来之不易的大孙子,爷爷奶奶就稍微,只是稍微娇惯了些,表面上严厉教导,背地里宠溺甚盛,小孩子也就养的有点小乖戾。可惜,父母即使看不惯老一辈的教育方式,但是也不好违背,只能多娇惯些女儿,所以许愿是骄傲的。许诺小许愿六岁,却是个通透的性子,但终归岁数小还是不明白的,以为是自己是多余的,父母不喜欢自己,变得越发的使性子。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