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摇滚奶爸(娱乐圈)+番外 作者:郎骑宝马来

字体:[ ]

 
《摇滚奶爸(娱乐圈)》作者:郎骑宝马来
 
文案:
中二病晚期歌手受VS霸道总裁攻(微虐向,狗血向,渣攻出没,阅读时请自带避雷针,慎入!!!)
楚慕是个郁郁不得志的摇滚歌手。有天他胃疼去医院做检查,结果取错了报告,明明怀了孩子,却被告知肝癌晚期。
楚慕傻眼了,他的生命只剩下不到一年时间,他发现自己还有好多未完成的愿望。
 
愿望清单:
一、跟金主掰了,老子不伺候了!(分手费不能低于八位数,不然跟他没完!)
二、跟学生时代暗恋的摇滚教父告白。(尼玛!原来我们是双向暗恋!坑爹呢!我是因为自卑不敢说,你那个闷骚的属性能不能改改!)
三、作为一个孤儿,我临死前想见见自己的亲生父母。(结果我那个腰缠万贯的爹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求着我去医院接受后期治疗。)
四、开一场全球巡回的演唱会。(楼上三个人表示无条件赞助我,我很欣慰。)
 
内容标签:娱乐圈 豪门世家 婚恋
搜索关键字:主角:楚慕 ┃ 配角:陆泽明,原野,景溪,顾云起 ┃ 其它:娱乐圈,歌手,包子
 
银牌编辑评价:  
楚慕是个郁郁不得志的摇滚歌手,明明怀了孩子,却被误诊成了肝癌晚期。他临死前给自己设定了四个愿望,甩掉渣攻、寻找自己的亲生父母、向男神表白、办一场个人演唱会。然后在实现愿望的过程中,他发现自己……怀孕了?那就带着宝宝一起嗨起来吧! 
作者文笔流畅,攻受的人物性格鲜明生动,整篇故事笑中带泪,虐中有甜。受中二病晚期,在追求梦想的道路上鸡飞狗跳不消停。攻幡然醒悟后化身宠“妻”狂魔,妥妥的腹黑忠犬攻一枚,前方开道打掩护,走出了一条夫夫携手的巨星之路。
==================
 
  ☆、第1章 他快要死了
 
  
  早上八点,楚慕手里攥着一份化验单,面如死灰的回到录音棚里。他昨天去了一趟医院,本来只是肠胃不舒服,化验结果却显示他患了肝癌晚期。
  癌症科的年轻医生告诉他,肝癌晚期治愈的几率几乎为零,后期只能靠药物和化疗来维持生命。同时询问他家庭条件如何,要是十分富裕的话,拿钱多买半年命。要是一般家庭,真没必要砸锅卖铁去治这种病。
  楚慕到医院就医时穿了一件铆钉皮衣,破洞牛仔裤。整个人看上去像个二流小混混,着实不像个富贵人家。难怪医生会这么跟他说。但是他自己没钱,他的金主陆泽明有钱啊。他终究还是怕死的,拉着医生询问具体治疗方案。
  后来年轻医生把楚慕领到了癌症科的住院部,给他开了一张病床,低声喃喃道,“小兄弟,你别嫌我说话难听。我刚才那么说真的是替你着想。这种病治疗起来几十万、几百万全是往里扔。你们花钱,我们赚钱,何乐而不为。我就是觉得你年纪轻轻的,整天躺在医院里熬日子等死,还不如趁着最后这段时间去做些有意义的事情。”
  年轻医生是医科大毕业的博士生,一向主张及时行乐,他这番话确实说到了楚慕的心坎里。
  楚慕在住院部睡了一个晚上,第二天早上便眼含泪花的离开了医院。
  住院部里的情景太令人心酸了。年纪最大的爷爷七十岁,每天从鼻孔里输流食,儿女轮流在病床边伺候着,早晚交替。年纪最小的女孩十一岁,她的妈妈和爸爸陪着化疗过后的她一起剃了光头,妈妈每天会按时替女儿补习功课。
  楚慕选择不接受治疗不光是因为年轻医生的劝解,还因为他没有家人。他是个弃婴,唯一相依为命的奶奶在他十六岁那年去世了。他怕死,但他更怕孤独,一个人孤独的等死会把他逼疯的。
  所以楚慕选择了离开,他决定回到录音棚里,继续自己未竟的摇滚事业。他把化验单撕成碎片扔进垃圾桶里,他将音响设备打开,声音开到最大,调到《It Is My Way》。
  节奏的鼓点声响起,楚慕无声的流着眼泪,跟着音乐节奏熟练的敲打着架子鼓。他带着哭腔唱:
  O,my life!
  O,my body and soul!
  ……
  这一刻,只有音乐能够拯救他,能够让他尽情的释放自己的悲伤。
  楚慕不知道自己到底唱了多久,音乐声戛然而止时,他看到陆泽明黑着一张脸站在他面前。
  “怎么哭成这样了?”陆泽明从昨天到现在给楚慕打了不下十通电话,一开始是没人接听,后来是提示关机。
  他们在一起这些年,楚慕一向是随叫随到的,陆泽明第一次遇到被爽约的情况。他打着兴师问罪的主意过来的,没想到会撞见眼前这一幕。这个倔强的小孩,十六岁跟在他身边,一眨眼都十年了,他还是第一次见到小孩流泪。
  楚慕随手抹了把眼泪,一开口声音哑得不像样子。他面无表情的问陆泽明,“做不做?去哪儿做?做完我还要抓紧时间编曲呢。”他只剩下不到一年的时间,他想在临死前作出一首超越他最初成就的曲子。
  那首被陆泽明拿去讨好初恋的曲子,是他十六岁时作出来的。十年前,那个被音乐界誉为新一代摇滚天才的青年歌手景溪盗用了他的曲子一举成名。
  无论楚慕这十年来多么努力,不管他作多少曲子,唱多少歌,永远被外界认为是景溪的模仿者。
  他发行的专辑永远无人问津。而他替景溪写的歌,景溪唱一首火一首,势不可挡。这个圈子就是这样,你出名了,你唱得再烂也有人捧。你是个没人气的小屌丝,你再有才气也只能明珠蒙尘。
  楚慕委屈的吸了吸鼻子。他记不清自己有多少次想要大声地对着话筒喊:那首《深渊》是我的歌!我从来不是模仿者!
  陆泽明走到架子鼓前,动作笨拙的替小孩抹去眼泪。他以为楚慕是因为专辑销量太低而心情不好,难得温柔的安慰他道,“我又没说以后不资助你了。赔就赔了,几百万我还是赔得起的。明年你还可以继续出专辑。”
  事实上每年陆泽明都会掏腰包给楚慕做一张专辑,甚至专门为楚慕买下一座豪宅改造成录音棚。迄今为止楚慕一共出了八张专辑,每张专辑都赔的血本无归。陆泽明已经习惯了,纯属砸钱给小孩买个高兴。
  楚慕抬眸,冷冷地看向陆泽明。他没有明年了!他的一生庸庸碌碌了二十六年,他最得意的曲子被人盗用,他最心爱的男人心里从来没有他。他觉得自己活得真窝囊,这世上再没有比他窝囊的男人了。
  “你到底做不做?不做滚!”楚慕厌恶地吼道。
  陆泽明的好脾气被楚慕一句话吼得烟消云散。他陆泽明什么时候这么耐心的哄过别人。有几个人有胆量指着他的鼻子说滚。
  陆泽明的口气明显不耐烦起来,“你到底在跟我闹什么。给你的钱不够花了?不够花你伸手向我要啊。我什么时候短过你零用钱。专辑销量不好是乐界的通病。天王天后级别的歌手销量同样不见得有多好,现在的歌手大多数靠跑商演吸金,发新歌也是在网络上发,或者是电影电视的主题曲。你以为人人跟你一样有大把的闲钱发专辑吗?”
  这些话陆泽明说过不止一遍了。以前他教训楚慕时,楚慕总是老老实实的拘着手认真听。可今天楚慕不想听了,陆泽明的话才说到一半,他就站起来离开了录音棚,转去洗手间里洗脸。
  “你——”陆泽明不甘心地叫了他一声,跟着来到洗手间。
  洗手间的空间不算大,两个人站进来有些挤。陆泽明主动伸手环住小孩的腰,带着青色胡茬的下巴在小孩嫩嫩的脸蛋上磨蹭了几下。他的嗓音微微暗哑,带着成熟男性特有的磁性魅力,“你就不能听话一点儿吗?之前不是说好了忙完新专辑要陪我半个月的。”
  楚慕早就习惯这种事情了。每次他发专辑赔钱,陆泽明都会以此为借口把他从录音棚里带回家,美其名曰还债。实际上就是把楚慕关在家里一段时间,让楚慕每天晚上在床上伺候他,玩各种花样。
  楚慕上个月发行的新专辑怒放又赔钱了。这张专辑的后期制作特意请来摇滚教父原野的音乐团队帮做的。所以累计加起来赔了将近一千万。
  楚慕咬了咬唇,他知道陆泽明想借口赔钱做那种事情。但他有原则,他不能接受在录音棚这边做,这是对他梦想的玷污。
  他低声哀求道,“去楼上房间。或者去你那里。这次还完债,我们就结束吧。”
  陆泽明听前半句话时心情还不错,听到后半句,他脸色变了。脱衣服的动作顿了下来,不可置信道,“你刚刚说什么?”
  楚慕态度坚定的重复了一遍,“我说我不想再做这种交易。我以后不出专辑了。我们结束吧。”
  陆泽明目光沉了沉,一抬手将楚慕推到洗手台上坐着。他的黑亮眸子凝视着楚慕的脸,“你给我好好说话。什么叫你不想再做这种交易了?”
  陆泽明确实动怒了。他忍不住在心里问道:难道他对楚慕还不够好?十年来他身边只养着这么一个小家伙,楚慕可以说是享尽独宠。他自问这世上再没有人能比他更容忍这个小孩了。所以他不明白楚慕凭什么敢说结束。
  楚慕被迫靠在冰凉的镜面上,起先是抿着唇不回答。后来被男人的眼神盯得如芒在背,忍不住打了个寒噤道,“就是字面上的意思。我不欠你们什么!我是花了你的钱,可你也睡我了!我写的曲子你拿去给景溪用,他赚了不少名气,也赚了不少钱。我们全部扯平了。”
  提到景溪,两个人的脸色俱是一变,变得不怎么好看。陆泽明的脸色可以说是阴沉了,他甩开楚慕走出卫生间。
  卫生间门关上后,楚慕低着头坐在洗手台上,眼泪吧嗒吧嗒往下掉。他以前没有这样多愁善感过。随便给他一样乐器,他能立马兴奋起来。
  可是现在不一样了。他想到他的生命只剩下最后一小段旅程,他想要活出自我,而不是勉强自己继续做一个可有可无的替代品。做了十年,他早该清楚自己的处境,哪怕再来十年,景溪在陆泽明心目中的地位仍然是无法取代的。
  楚慕调整好情绪走出来时,陆泽明正靠在沙发上抽烟,他两指夹着香烟,双唇轻启吐出一片烟圈。这让楚慕很厌恶,对陆泽明的行为很厌恶!陆泽明从来不敢在景溪面前抽烟,因为景溪是一名歌手,因为景溪闻不得二手烟。
  楚慕压抑了十年的愤怒全在这一刻爆发了,他握紧拳头站在原地,气得浑身颤抖起来。
  陆泽明抽完两支烟,明显没了方才的兴致,抓起自己的西装外套准备离开。
  临走前,陆泽明对着楚慕交代道,“我不勉强你。你真想走就走。走之前我劝你好好想想自己的处境,这些年你吃的穿的哪一样我不是给你最好的。你确定你还能倒回去过以前的苦日子?想清楚了再给我答复。”
  陆泽明交代完,潇洒的转身离开了。在他看来,小孩不过是心情不好在跟他闹脾气,冷落一段时间就听话了。
 
  ☆、第2章 光阴太匆匆
 
  一周后,楚慕应邀出席第十二届音乐风云榜年度盛典。类似这样的颁奖盛典他每年会参加三四场,不出意外的话,他今年还是个陪跑。想想他心里挺憋屈的,既然奖项最终是别人的,为什么每次都要给他提名!
  楚慕从衣柜里挑了一身正常点儿的衣服出来,白衬衣配牛仔裤,不破洞的那种。他平常的打扮是标准的中二摇滚青年,偶尔也会打扮得重金属。有时写曲子陷入瓶颈期,他还可能去烫个爆炸头调整心情。
  今天他出门早了三个钟头,从后车镜里看到自己清汤挂面的发型,他越看越觉得糟心,车子不由自主地停在路边一家高级连锁美发店门前。
  “给我整成他这个发型!”洗过头发后,楚慕靠坐在舒服的皮质座椅上,一手指向墙壁上的黑人摇滚乐手。
  美发师愣了一下,礼貌地开口道,“您确定要做爆炸头吗?我个人觉得这个发型跟您的长相气质不太符合。”
  楚慕刚刚进门时,美发店里的不少客人着实被他惊艳了一把。他长得是真心漂亮,模样嫩,五官精致到让人挑不出半点儿瑕疵来。凭心说,只要楚慕不要有事没事的就糟蹋自己那张脸,他在娱乐圈里完全可以靠脸吃饭。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