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只做朋友 作者:路遇谁

字体:[ ]

 
  只做朋友
  作者:路遇谁
 
 
文案
 
梁辰:要是你以后真因为这道疤娶不到老婆,那我娶你。你放心,我不嫌弃你。
林遇:如果当时我们就只做朋友,是不是就不会有这两年的分离了……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搜索关键字:主角:梁辰、林遇 ┃ 配角:刘小峰、洛东、肖筱 ┃ 其它:校园
  第一章
 
  开学第一天,梁辰踩着点走到高一四班的教室门口,喧闹的教室突然安静了几秒钟,寂静无声。梁辰的视线快速扫过整间教室,那些好奇、疑惑、同情、嫌弃的表情,他早已看得麻木。他的视线直接停留在了后门的课桌上,他喜欢那个位置,最后一排,单独的一张课桌。
  他刚一坐下,前排的两个男生就转过头,看了他一眼,然后,低声地交谈了起来。梁辰靠在椅背上,微微抬头,眼睛随便一转,就发现好几个偷偷打量他的人,对上他的视线后便马上装作若无其事地移开。梁辰嗤笑一声,摸了摸自己额头上的创可贴,摸到嘴角的淤青还有些疼痛感。他看到好几张熟悉的面孔,心想也许不用一天时间,他就会成为班上的“名人”,好奇心旺盛的人总是那么多,所以八卦才会无处不在。而很快,他也将会被别人忘记,不过这些他都不在乎。
  早读课上,老师点名,梁辰再一次成为了同学们关注的焦点。当老师问道,同学你脸上的伤是怎么回事时,他站在那里,在全班同学的注视中看着老师,面无表情,一言不发。他看到老师明显的失望表情,然后无奈地叫他坐下,抓住机会给他们上了一堂思想政治课,目光还总是停留在他身上,他就是一个现成的反面教材。
  下课铃一响,梁辰就趴在了桌子上,刚闭上眼他就感觉到有人在拍他的肩膀,梁辰不爽地抬头,看到一张陌生的脸,还没等他开口,面前的人就一脸兴奋地说:“同学你好,你还记得我吗”
  梁辰看着他,仔细地打量了一会儿,整个一清秀的小白脸,而自己对他完全没有任何印象,他把目光移到那人的脸上,坦诚地说:“不好意思,我不记得,我认识你。”
  “一个月前,在11路公交车上,当时有个小偷拉开了我的包,想偷我东西,是你提醒了我。”他期待地说:“你还记得吗”
  梁辰认真地想了想,是有那么一回事,不过他已经完全记不得那人的样子了,他恍然大悟地说“哦……原来是你呀。”
  “是呀,是呀,就是我,那天真是谢谢你了。我叫林遇,你叫梁辰吧。很高兴和你成为同学。”
  梁辰觉得面前的人完全热情过头了,而且话太多,他不自在地笑了笑,“嗯,那个林遇啊,我想睡一会儿。”
  “啊”林遇反应过来,毫不介意地说:“哦,那你睡吧,我就是想跟你说一声谢谢。”
  “不客气。如果我没记错的话,那天你已经跟我说过谢谢了。我倒是想提醒你一句,坐公车的时候,包最好背在前面,在你的视线范围内。”梁辰对不熟的人话都很少,今天他对林遇多说了几句,是因为他觉得林遇看他的眼神和大多数人都不一样。真诚而干净。
  林遇本想再多和他说几句的,可他看到梁辰已经重新趴在了桌子上,也不好再打扰,便走开了。
  此后,林遇用了将近一个星期的时间,通过对梁辰的观察和班里流传的各种八卦,对梁辰有了一个大概的了解。梁辰,十六岁,单亲家庭,和爸爸一起生活,有流言称他妈妈早逝,也有人说他妈妈在他小时候和别的男人跑了。初中是在三中念的,成绩垫底,经常逃课,经常被请家长,经常带着伤上学,据说是被他爸爸打的。人缘极差,但是,却有一个不离不弃的朋友,名叫刘小峰,人称胖子,林遇认识那个人,是因为每天中午梁辰都和他一起吃饭,不过那人看起来不胖呀,不知胖子这名是怎么得来的。通过他的观察,林遇还发现,梁辰在班里和任何同学都没有接触,上课眼睛也看着老师,一下课就趴桌子上睡觉,不然就看书或是杂志。除了开学那几天是同学们争相讨论的八卦对象,后来话题淡了以后,他就完全没有任何存在感了,像一个隐形人。
  林遇一直很想去和他拉近关系,可是,梁辰浑身都散发着一种谁也别理我,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气息,除此之外,他的身边永远都站着一个刘小峰,他实在是找不到合适的机会。
  某天中午,吃饭时,刘小峰突然说:“小辰哥,那边那人你认识吗”
  梁辰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对上林遇的视线,那人有些尴尬地朝他笑了笑,他面无表情地移开视线,“他是我们班的。怎么了?”
  刘小峰隔着桌子,凑近梁辰,神神秘秘地说:“我前两天就发现了,他老是看你。”
  梁辰抬眼从刘小峰的盘子里夹了一筷子土豆丝,不在意地说:“你想多了吧,他没事儿看我干嘛?”
  “真的,小辰哥,他就是在看你。不仅是我通过眼睛发现的,还有我的直觉。”
  “直觉那东西不是女生才有的吗”他坏笑着盯着刘小峰的脸,调侃道:“胖子,我今天才发现,你确实长得挺漂亮的嘛,你不会……”
  刘小峰一巴掌拍在桌子上,气愤地说:“我是男的,货真价实的男的。”他说完顿时感觉气氛有点不对,视线往周围一扫,发现自已,已成为了别人眼中的焦点,他尴尬地低下头,扒着饭,小声地说:“你又不是不知道。”
  梁辰挺直腰板,看着眼前脸都快埋进盘子里的人,笑着说:“我又没看过,我怎么知道你到底是不是。”
  刘小峰被一口饭呛得满脸通红,瞪大眼睛,死盯着梁辰,看他笑得得逞的样子,内心无比愤怒,缓了缓气,恶狠狠地吐出两个字,“流氓。”
  “放心,哥哥不会流氓你的。兔子不吃窝边草嘛。”
  刘小峰自知说不过梁辰,所以便自觉地闭嘴了。眼下还是填饱肚子最重要。
  林遇一直看着梁辰他们,虽然他也常看到梁辰对刘小峰笑,但是第一次看他笑提那么开心。他很想知道那两个人到底说了些什么,他也有些莫名地嫉妒刘小峰。他觉得自己不太喜欢刘小峰,脸长得有些过分漂亮了,个子小小的,要是额前的刘海再长一点,脸再白一点,看上去就跟个娇小女生似的。
  洛东看着神游天外,眉头打结的林遇,伸手在他眼前晃了晃,“哎哎,回神了,想什么呢”
  “你觉得梁辰对面的刘小峰怎么样”
  洛东有些莫名其妙,“刘小峰谁呀?”
  “就隔壁桌,梁辰对面的那个。”
  洛东看过去,只看到半张小脸,“他怎么样关我什么事,我又不认识他。你问这干什么?”
  “没什么,就随便聊聊。”林遇耷拉着脑袋说。
  洛东认真提醒林遇道:“我发现你近段时间对那个叫梁辰的挺上心的啊。又是打听人家的八卦,又常常在观察他。我警告你,那种人一看就知道不是什么好人,你离他远点儿。”
  林遇心不在焉地往嘴里送着饭,随口说:“你怎么看出他不是好人的”
  “面相和平时表现,一看就是问题学生。作业不交,老师不管。”
  林遇想想,问题学生这个评价倒是挺中肯的。不过他觉得问题学生并不等于不是好人。相反,他觉得梁辰人很好,在当今社会,居然敢站出来指认小偷,这种勇气并不是大数人所有的。
  林遇看到梁辰和刘小峰吃完饭一起离开了食堂,他也快速地吃完盘子里饭,跟了出去。他看着那两个人并肩走在校园里,不时转头说着话,非常亲近的样子,他就一直不远不近地跟着,期间他看到刘小峰眼神复杂地看了他一眼,然后,凑近梁辰耳边跟他说话,林遇猜测刘小峰应该是在告诉梁辰,有人在跟着他们,他突然很希望梁辰回头看他一眼,可是那人并没有。
  高一四班的教室在三楼,刘小峰所在的一班教室在二楼,等前面的人在二楼分开后,林遇就快步地走到了梁辰后面一级的台阶上,踩着他的脚步往上走,前面的人突然回头,林遇吓了一跳,对上梁辰的视线,突然有些慌乱,虽然他早就希望梁辰能发现自己,可是一看到梁辰那探究的目光,他就紧张得不知该说什么了。
  两人就那么停在那里,对视着,梁辰居高临下地看了林遇一会儿,直到他发现林遇居然脸红了才转身,大步把林遇甩在了身后。
  林遇愣愣地看着前面人的背影,脑子里回放着刚才的画面,内心久久不能平静,他怎么就那么走了呢,他怎么不问自己为什么跟着他呢,而刚才那么好的机会,自己怎么就不说点什么呢,就算只是笑笑然后自然地打个招呼也是好的呀。可为什么自己偏偏就傻了呢……
  林遇苦着脸,懊恼地一声叹息,走到后门窗边的时候,他看到梁辰桌上摊着一本书,看得很认真的样子。林遇靠在走廊边就那么看着他,内心盘算着要怎么样才能跟他搭上话?
  梁辰摊开的书一直没有翻过页,窗外那人的视线真的不容人忽视,他想起刚才林遇那慌乱、尴尬的脸,微微勾起了嘴角,看来胖子的直觉还挺准的,林遇确实是在看着他。可是他为什么看着自己呢?好奇或是别的什么,他猜不到。不过他突然觉得,林遇这人挺有意思的。但是,他也并不想跟林遇有什么交集。他只想安安静静地过完他学生时代的最后三年,以他的成绩,他并不奢望要考什么大学,他只想快点长大,然后,有勇气离开这里。
 
  第二章
 
  周日一大早,梁辰就被电话吵醒了,他接起来对着电话那边的刘小峰低吼,“你有病吧,大早上的扰人清梦,你最好能有一个很好的不会被我揍的理由。”
  刘小峰有些颤抖且讨好的声音传过来,“小辰哥,现在是早上八点十分,也不算太早了吧……嗯,我是想说,今天天气这么好,阳光明媚,咱们出去转转呗。”
  梁辰翻身往窗外看了一眼,“这么热的天出去转什么转,不去。”
  “哪里热了,我看过天气预报的,今天最高温度是27度。去吧去吧,你整天呆在家干嘛呀?”
  梁辰听着房门外的动静,想了想说:“你先去逛着吧,一会儿我给你打电话。”他挂掉电话,听到外面的动静越来越大,翻身下床,走了出去。他靠在墙边看着梁大天在擦皮鞋,身上穿着一件新的白色衬衫,黑色西装裤。梁辰看着他手里越来越亮的鞋子,脑海中浮现出一个词:人模狗样。这时梁大天也看到了他,意外的给了他一个大大的笑容,“儿子,起来了,今天不是星期天吗,不多睡会儿。”
  梁辰有点懵了,梁大天今天是吃错药了,还是根本没吃药,平时梁大天心情好的时候也会跟他说话,但态度都很冷淡,心情不太好的时候会沉着脸训他,骂他那个跟别人跑了的妈,还有他这个累赘儿子,心情极其恶劣的时候,会朝他身上扔东西,或是直接拳脚相加。今天这种情况梁辰实在想不通,梁大天是哪根神经搭错了。
  梁大天擦好鞋子,满意地看了看,回头看到梁辰那惹他讨厌的复杂眼神时,居然没有生气,若是换了平时梁辰敢这么看他,他绝对会随手抓起东西就朝他扔过去,不过今天他没有,他完全没有计较。他嘴里哼着一首老情歌,换上擦得崭新的皮鞋,又整理了一下身上的衣服,去浴室照了照镜子,出来时他发现梁辰还在那儿站着,表情都没变,他往门口走说:“我今天应该不会回来吃饭,你不用做我的那份,管好你自己就行了。”
  重重的关门声,把梁辰唤醒,他回过神看着紧闭的防盗门,走到阳台上看着那个男人的背影,越走越远,消失不见,嘴角勾起了一抹冷笑。
  梁辰恨梁大天,同时他也同情梁大天。年轻时妻子嫌弃他没本事,丢下四岁多的儿子跟一个有钱人走了。梁辰恨那个女人,把他留在了这里,成为了此后梁大天泄愤的对象,他用最难堪恶毒的语言辱骂那个女人,用结实的拳头打在自己幼小的身体上,他不记得他过了多少年担惊受怕的日子。后来,梁大天工作上顺心了一些,对他的态度也随之好了一些,但梁辰早已绝望,他在心里,他早已把梁大天当成了一个仇人。因为那个仇人是他的父亲,所以,他不能报复。他只想快点长大,然后,离开他,离开这座城市,从此和他永不相见,他甚至想过就算有天梁大天悔过了,他也绝不会原谅他,就算他死了,他也不会回来看他一眼。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