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渣攻变贱受+番外 作者:汐馨月

字体:[ ]

 
书名:渣攻变贱受
作者:汐馨月
 
内容简介:
 
原创  男男 现代  正剧   强攻强受  美攻强受
此作品列为辅导级,未满12岁之儿童不得阅读,12岁以上18岁未满之青少年须父母、师长或成年亲友陪伴辅导阅读【正文完结】
 
风流成性、桃花满天的贺浓万万没有想到,自己有一天竟会变成前情人身下的一只受!!
八年后鬼畜又霸气林沉羽跟八年前的那个软萌的家伙完全不像是一个人,贺浓告诉自己要逃脱,身体却不听使唤地被林沉羽吸引,真是恶人自有恶人磨!
微博@织文的汐馨月  欢迎关注!
不出意外实行有收藏有留言有日更政策。
还望诸位多多支持_(:3」∠)_
  
 
第一章:里子都不一样了,就不用给老情人面子了
  自39层楼往窗外看去,s城的夜景比8年前繁华了许多。这个圈子却愈发混乱:吸毒、滥交、金钱交易……入圈8年林沉羽于早看惯,他早就不是那个看到影迷都会脸红的新人了。
  “沉羽你真打算接下草莓卫视的那个综艺?!”经纪人周青的语气中满含担心。
  “接啊。《吃货冲冲冲》厨艺美食闯关类节目,一听就会火。现在可是真人秀的时代。”
  “但是另一名主持是贺浓……”
  “这有什么关系?”
  “他……嗯……现在的风评可不怎么好,加上你之前跟他演过《无名枝》,万一惹得一身腥……”
  “风评不好有什么关系?这个圈子还缺风评不好的人?”
  “哎,我也就是提个醒,你想清楚就好……这几年你一贯有主见,我就不多插手了。”
  周青走后,更熟悉林沉羽的助理表妹杨舞一脸担忧地看着自己的表哥,“哥,那个人可是贺浓啊!你真要去?”
  “为什么不去?”林沉羽冷笑一声,“现在不正是棒打落水狗最好的时机吗?”他的眼神中带着一丝轻蔑和兴奋。
  随着人选和资金的到位,《吃货冲冲冲》剧组举行了第一次正式聚餐。一袭定制西装、腕带名表的贺浓身材笔挺,除了眼下遮不住的黑眼圈令他有些许憔悴外,整个人总体还是英俊如昔。反而是林沉羽的打扮有些随便——休闲西装连领带也没有打,可纵使是这样也不妨碍在场所有人对他的关注。
  八年前,贺浓是主角,是影帝,是大腕儿,而八年后——
  林沉羽才是绝对的主角!
  “这次收视就靠你们了!”台长认真的说道。林沉羽和贺浓说了一堆客气话之后,就是千篇一律的酒席,贺浓不记得自己到底喝了几杯,就记得自己身边的这人每次都只抿了一下。哈哈,这小子,比八年前可精明多了呀!
  不知喝了多少的结果就是贺浓迷迷糊糊地醒来时发现自己躺在宾馆的床上。
  “你醒了。”一个既熟悉又陌生的声音道。
  “是你呀……”确定对方是林沉羽后,贺浓无所谓的拍了拍脑袋,喝的真的有点多了,现在还是晕的。
  “对一个把你送回来的人难道你不该说一声谢谢?”
  “呵,8年不见,当年的侍卫居然敢顶撞主上了?”贺浓说的是《无名枝》里的两个角色,一个是不可一世的当世枭雄,一个则是连真名都不记得的贴身侍卫。“枝”是侍卫的总称,意为生于树干,护卫树干,一切以主上为先。而8年前,戏外两人的关系也和戏中一样,贺浓掌握着绝对的主动,林沉羽没有说话,贺浓见他不吱声,便以为林沉羽还是如八年前一样能由着他予取予求,他伸出手,将林沉羽搂入怀中,对方没有反抗。贺浓得意极了!影帝怎么样?如今超一线的片酬又怎么样?最后还不是落到他手里,身后是柔软的床,林沉羽被贺浓压在床上。他望着身上那个对他这个灵魂来说是陌生的人淡淡的说了一句,“有套子吗?”
  贺浓一愣,回道:“什么意思!?当年也不知道是谁每次都求我内shè你的?”
  “我嫌你脏。”林沉羽淡淡地推开了贺浓。
  贺浓怒了,“嫌我脏?!爬到现在这个位置,这几年你也不知道是陪多少人上过床了!你还敢嫌我脏?!”说着,贺浓一伸手就想把林沉羽拖回来,然而林沉羽早就跟八年前不一样了,连里子都不是同一个人,也便不需要给老情人面子了,他以一招熟练的擒拿手抓住了贺浓,一使劲,像是警察抓犯人那样将贺浓的手轻松反扭到背后。
  “啊!你找死!!”贺浓被剧痛刺激得大吼了一声,林沉羽却只是镇定地把他压倒在床上,一双美目流转,盯着身下阳刚气十足的男人轻轻一笑,道:“我嫌你前面不干净,你嫌我后面不干净,要不然咱们换换,你后面应该还没被人造访过吧?”
  
 
第二章:肉偿
  贺浓眼睁睁地看着林沉羽压在了他的身上,他的头很晕,但这并不妨碍他知道林沉羽打算做什么。
  因为他以前经常做这种事。
  “林沉羽!!你疯了?你要干什么?!!”
  “我要做什么,你应该很清楚才对。”林沉羽的眼中完全没有情。贺浓开始疑惑,那个记忆中跟在他身后予取予求的林沉羽,究竟是否存在过?
  林沉羽的脑中也非常混乱,他的身体里有两个灵魂,一个属于原本的林沉羽,而另一个,则来自注定要记入史册的教科书级影帝华羽浓。不知是不是因为名字,让他在死后穿在了这个名为林沉羽的人身上,也因此承载了这个青年所有的记忆,让他知道林沉羽有多么的爱贺浓,爱得绝望,直到死亡。
  贺浓抬头看着林沉羽的眼神,冰冷中带着温情,他觉得自己也许还有机会,忙道:“沉羽啊,你别激动,我……我其实还是喜欢你的。”
  借口!
  谎言!!
  华羽浓的灵魂飞快地分辨出了贺浓话语的真实性,林沉羽的记忆被此时的正主压制,贺浓被林沉羽死死地压倒在床上,他想反抗,却发现自己根本不是林沉羽的对手。
  “沉羽啊,你好哥哥我会好好待你的,你知道怎么让男人舒服么?还是我来吧……”贺浓还想再努力一下。
  林沉羽没回话,而是观察了贺浓一下,有点嫌弃地冷哼了一声。“去清洗!”
  “清洗你妈了个jī.巴!!”贺浓这下彻底火了,“别给你脸不要脸!林沉羽,我告诉你,你今天要是敢上了我,我不玩死你我就不姓贺!!”
  回应他的是林沉羽的一拳,那沙包大的拳头将贺浓直接打懵了,鼻子下面湿湿的,估计是流血了。
  林沉羽站起身,将晕乎乎的贺浓拖到了卫生间里,直接拿喷头往他身上冲。
  “你……呸……”喷头的水很大,冲得贺浓根本没法说话。
  “老实点。”林沉羽拿过了一边的剪刀。
  “你……你别乱来啊……”贺浓看到这种凶器,冷不丁被吓了一跳。
  林沉羽不管他,拿着剪刀就蹲下身,贺浓吓得死命往后退,“你……你别乱来!我……我要报警了!”
  “呵,你喜欢的就是这种怂逼?”林沉羽自语,这话是对这具身体原来的主人说的,贺浓当然不知道,只觉得眼前这人的精神绝对有问题!他要赶紧逃走才是!
  可怎么逃啊?!
  打又打不过,叫人又叫不来,在这种地方,这种身份下……若是把人叫来,很有可能会被林沉羽倒打一耙,毕竟他贺浓才是有前科的人。而眼前这位正如日中天,怎么看都是一出过气明星想要抱大腿求上位的戏码。
  该死!
  林沉羽用剪刀剪掉了贺浓的衣服和裤子,见对方并不打算用剪刀来了解他的生命,贺浓总算松了一口气。可接下来的事情绝对算不上愉快,他的后面被仔仔细细地冲洗了一遍,之后,林沉羽用灌肠的玩意儿强迫他给自己清洗,贺浓哪里做过这种事,先前只有他身下的那帮受才做,可如今……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贺浓无比后悔当年林沉羽追自己的时候没有把他给办了!
  林沉羽看着贺浓的神情从轻松到惶恐再到现在的悔不当初,被水淋得透湿的头发压在脸上,水蒸气将他整个人都包裹在一片黏湿中,长睫毛也被打湿了,增加了一丝脆弱感。
  不得不说,贺浓确实有值得骄傲的本钱。
  可惜,这些在曾经的华羽浓、如今的林沉羽面前,是那么的不堪一击。
  贺浓还想开口反抗,却被掩埋在了对方的口唇之中,林沉羽的吻非常强势,完全不同于平日里的温文尔雅,反而有些粗鲁。他倒了一些润滑剂在贺浓的后.xuè,水花之下,两人紧贴的皮肤如火一般燃烧着,哪怕在这种时候,林沉羽也没有忘记戴套。等到做好一切准备工作,他高热的肉柱才打入贺浓体内,那一瞬间,贺浓觉得整个人就像是被劈开了一般,他嘶吼:“林沉羽!!我肏你妈逼!!算你有种!!”身后的人其实也不好受,林沉羽喘着粗气,将贺浓死命挣扎的手压在头顶,身下则不顾一切地狠狠地进入着。
  贺浓从一开始的嘶吼到最后的无力,伴随着的是身后流下的鲜血。林沉羽一点也不温柔,贺浓可以确定,他没有从这场性事中体会到一丝一毫的乐趣。
  他恨我——在被肏晕过去之前,贺浓用自己的肉体深深地感受着来自林沉羽的恨意……
  
 
第三章:只有名字熟悉的陌生人
  一夜荒唐。
  贺浓醒来的时候,浑身酸痛,心道:哪个小情儿这么猛?
  一般来说,他是不会特意去记那些一夜情的样子的,可今天显然和以往不一样,身后那处的火辣让他不得不回忆起昨晚的特别。
  “醒了?”时隔几个小时,贺浓又从林沉羽嘴里听到这两个字,只隔了这么几个小时,很多东西却都不一样了,比如说他回不去的后庭贞操。
  “林沉羽!”贺浓咬牙切齿地发出了这三个字。
  “别急着发火。”林沉羽对贺浓展示自己手上的记录卡,“你不会想我把这个送给那些如狼似虎的记者的吧?不过也许能让你从一个过气的明星转型成一线艳星也说不一定……”
  “老子本来就是一线!”哪怕到这个时候,贺浓也没有放弃对自己地位的坚持。
  “呵,别自欺欺人了。”林沉羽冷笑道,你信不信只需要我一句话,就能把你这个“一线”从节目里换掉?
  “你!”贺浓狠狠地看着林沉羽,却说不出反驳的话来,因为他自己其实也很清楚他说的都是事实,盛怒之后他逼自己冷静下来。
  “把记忆卡给我!这是犯罪!”
  “我不觉得你有胆子去报警。”林沉羽眯着眼,静静地看着贺浓,就像是在看一个已经落入陷阱的食材一般。
  贺浓无奈。他确实是不敢的,如果视频中的他是压人的那个,8年前的他根本无所谓,因为当时的他已经红到连放个屁都是香的地步了。可如今时过境迁,占据主动的变成林沉羽。
  “你真的变了。”贺浓看向林沉羽,准确来说这是自他们重逢以来,第一次认认真真地观察林沉羽:
  从容、强大、高贵……
  不知不觉中,他就发现这个名为林沉羽的人除了姓名之外都陌生到可怕。对于贺浓的话,林沉羽不置可否,他把一些药扔到床上,“自己弄。”
  贺浓都没有天真到去问这些是干什么用的,因为以往扔这些东西的往往是他,“早餐在床头柜上,今天要进行第一次录影,你没忘记吧?”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