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空梦当时 作者:夏暮有人胀/呸呸呸就是我

字体:[ ]

 
《空梦当时》作者:呸呸呸就是我
 
文案:
     有风,有霜,雕刻在你脸上。遥望世间岁月流转世事皆无常。
 
内容标签:
 
搜索关键字:主角:邓航,尹北河 ┃ 配角:邓妈妈,尹妈妈,张哥 ┃ 其它:现实向
 
 
==================
 
  ☆、开始
 
  
  好像是有这么一个人,住得离你家不远,爸爸妈妈都是旧相识,他爱笑爱闹爱跟你吵架爱抢你零食,大部分爱打篮球所以个子比你高,打架永远冲在第一个,但关键时刻总是把你护在身后。对于尹北河来说,邓航就是这个人。
  邓航身高183,短短的寸头薄薄的嘴唇,不算小的单眼皮,高高的鼻梁,眉弓很高所以看起来轮廓很深,打篮球练出来的六块腹肌和麦色的皮肤,看起来健康又硬朗。
  十六年前两家是邻居,住在同一个小院里,尹妈妈挺着大肚子的时候,两岁的邓航刚学会说一些断断续续的词语来表达自己的想法,比如妈妈...吃!比如妈妈…给吃!比如妈妈…给我吃!之类的话。邓妈妈抓着小航的手去摸尹妈妈的肚子说:“小航啊,阿姨的肚子不能吃,里面有可个小妹妹呢。”小航听了也不知道妹妹是个什么东西,学着他妈妈迟疑地说:“妹…妹?”:“也不一定就是妹妹,可能是弟弟呢?”尹妈妈笑着告诉小航。邓妈妈问:“你不是说想要个女孩吗?”尹妈妈也无奈:“他们家二老说一定得是个男孩儿…”邓妈妈也只能开导她:“男孩儿好,身体棒,比女孩儿好养,你也能省点心,等过两年想办法再生个女孩儿嘛。”尹妈妈也期待地点头。
  时间总是调皮,越想它快点走它就越是跟你赌气赖着不走。尹妈妈多想见见自己的小宝贝啊,几乎是数着小时过日子。终于终于,几个月后,小宝宝出生了,邓妈妈就带着小航去看小宝宝,小航问妈妈,他说:“妈妈,小宝宝好看吗?”邓妈妈收拾着小航刚换下来的衣服,心不在焉地回他:“当然好看啦,刚出生的小宝宝又白又嫩肉嘟嘟的,可好看啦!”小航的心里充满了期待,拉着妈妈急着走,邓妈妈也顾不上收拾衣服了,牵着儿子往医院去。
  尹妈妈住的医院在这座城的北边,离城市的中心很远,安静但略显荒凉。一条小河从病房的窗前流过,水声安宁。虽然躺在床上不能下地,但尹妈妈精神很好,小宝宝就躺在旁边的婴儿床里,身体健康。尹妈妈一直看着孩子的脸,怎么也看不腻看不烦。邓妈妈看到孩子,松了一口气:“多亏是个男孩儿。”尹妈妈好像没听见,看着孩子的脸自顾自地说:“你说,该叫个什么名字呢?”邓妈妈找了把椅子,坐在尹妈妈身边,手扶上尹妈妈的肩。“就叫北河吧。”尹妈妈转头望着邓妈妈,微微一笑:“希望他能像这条河一样,一生安宁又坚强。”邓妈妈轻轻抱住尹妈妈轻声告诉她:“没事的,很快就会过去的,你要挺住。”尹妈妈忍住眼泪拼命点头。
  我爱你,一辈子。有多少爱情能像刚开始承诺的那样一辈子呢?没人知道答案。可是谁都是这样,开始的时候什么都惊喜,慢慢就得过且过罢了。其实生活就是不断的选择,给你新鲜也让人乏味,有的人选择忍耐乏味所以跟这个人相伴一生,有的人总追逐新鲜所以不断地爱人,有错吗?看似是没错,事实上当然有错,放弃自己身为丈夫和父亲的责任还去找一些冠冕堂皇的借口来为自己开脱,有错吗?我说是大错特错。
  尹北河的爸爸就是这样一个爱追逐新鲜的人,尹妈妈怀胎十月,这个男人就爱上了另一个女人,被尹妈妈发现后,他说:“你别怪她也别怪我,怪这生活。”
  怪这生活?呵…可笑。新鲜的感觉对人是莫大的诱惑,可是这感觉能保存到什么时候?一天?一个月?一年?因人而异,感觉没了又去寻找新的感觉,直到再也走不动找不了才能死了心。可真正懂得爱的人就知道,乏味生活中偶尔出现的小新鲜才是格外弥足珍贵的存在。
  小航爬到尹妈妈的眼前,擦掉她的眼泪,他说:“你看,弟弟在笑。”
  尹妈妈也笑了,从邓妈妈的怀里出来抬起了头看向窗外。是啊,生活,无论如何都要活,与其哭着活不如笑着活,离开那个负心人也一样活。
  两个月后尹妈妈正式成为了一名单亲妈妈,那个男人还算有良心,房子和孩子都给了她。看着摇篮里的小北河,尹妈妈想,新的生活要开始了。
  一个女人独自抚养儿子是很艰难的,什么都要花钱,尹妈妈又没什么手艺没有经济来源,邓妈妈帮她出主意:“你去进点货,在院门口摆个小摊子卖卖饮料小零食,你家不是还有台缝纫机吗?也弄出来,帮邻里乡亲们缝缝衣服啥的,我来帮你的忙。我那儿还有点钱,算借你的,你什么时候有了什么时候还,咱们姐妹不计较这些。”尹妈妈也没别的办法,借人钱是不好意思,可把孩子抚养成人才是大事,尹妈妈感动涕零,她想,认识邓妈妈就是她这一生的福气。
  没几天,尹妈妈的零食摊加缝补摊就正式开业了,撑个太阳伞就摆在院子门口,婴儿床也被搬了出来,小北河开心地陪着妈妈摆摊,邓妈妈带着小航也来帮忙,日子不富裕但也顺利地一天一天过去了。
  小航和小北河也一天天地长大,一起嬉笑玩闹打打杀杀,偶尔磕磕碰碰吵点小架,马上又会重归于好,感情好得就像一个人。小北河两岁的时候小航家添了一个妹妹,人家出生的时候哭她出生的时候偏要笑,邓爸爸说这么开心不如就叫悦悦吧。于是两人小队就又添了一个小女孩组成了三人帮。小北河和小悦悦都叫小航哥哥,他们春天一起学猫叫,夏天忙着弹弹珠,秋天上山去人家地里偷红薯,冬天就缩在屋里看电视,有大人的庇佑,日子过得悠闲又自在。小北河就有一个疑问,他问小航:“哥哥,你知道我爸爸在哪儿吗?”小航可被问倒了,他说:“你问这个干什么?我不知道你爸爸去哪儿了,我只知道我爸爸就是你爸爸。”
  小北河就幸福地想,那我就也有爸爸了。
  
 
  ☆、二
 
  上小学四年级的时候小北河经常被班上一些没礼貌的小同学笑,说他没有爸爸,一个叫做张雪雅的小女孩更是每天都要上演说他没爸爸的戏码,小北河生气极了,他吼:“我有爸爸!”张雪雅小朋友用不知道从哪里学来的话阴阳怪气地说:“你有爸爸?那把你爸爸叫过来看看啊!”看着小北河说不出话来她得意极了:“我妈说你没有爸爸!没有爸爸的人不是好人!我不跟没有爸爸的人玩!”
  小孩子的世界是最单纯的,但要残酷起来别的世界也无法比拟。小北河怎么也想不明白,他什么坏事都没做,只是没见过自己的爸爸而已,为什么就不是好人?还没等他想明白,张雪雅就被扇了一个巴掌大哭了起来。
  邓航比尹北河大两岁,但书读得比其他小朋友晚一年,所以比尹北河只高了一个年级,放学来找尹北河一起回家刚好走到门外就听到这段话,邓航想都没想就冲上去给了张雪雅一个巴掌。其他小朋友见打架了也慌张了,偷偷跑去告状,把班主任老师给叫来了。
  班主任老师姓谢,40岁左右,胖胖的一身肥肉,永远都板着一张脸,都说小学老师应该和蔼可亲地像春风一样,可谢老师偏不,对学生们要求很严格又经常罚同学们抄写错别字,所以同学们都很怕她。谢老师一进教室张雪雅连哭都不敢哭了,老师看着满脸眼泪正抽咽着的张雪雅问:“怎么了?”旁边的同学立马义愤填膺地回答:“张雪雅和尹北河吵架,邓航冲进来把张雪雅打了!”谢老师听完,走近邓航,问他:“是吗?”邓航梗着脖子看着她就是不说话,谢老师一个巴掌就扇在邓航的脸上说:“以为不说话就没事了?告诉你,别在我班上给我惹事,明天叫你家长来一趟。”说完就走了。她走了,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气,张雪雅见邓航被老师打了,马上神气得不行:“敢打我?明天叫家长吧你!”说完得意地背起书包走了,围观的同学也都一哄而散。
  尹北河摸着邓航的脸快要哭了,邓航就安慰他说:“你别哭,我不疼。”本来眼泪还只是在眼眶中打转的尹北河听到这个为自己受伤的人还在安慰自己,眼泪就更加止不住地掉下来。邓航一把抱住尹北河说:“你别哭啊,你看我都没哭。”尹北河只会点头,死咬着嘴唇不敢发出声音,他知道只要一开口眼泪就会来得更加汹涌,他其实真的不想哭,他也想自己能够看起来坚强一些。邓航摸着尹北河的头发,小小少年居然发出了一声长长的叹息。
  被孤立,被侮辱,没有父爱,和妈妈相依为命。这么小的孩子究竟能够承受多大的苦痛呢?答案也是未知。一切都是为了活下去,无论如何都要活下去。只能说人啊,生来坚强。
  尹北河想,幸好还有这么一个人,告诉他世界不是那么险恶,告诉他还有人依旧心地善良,告诉他还有人在他身边,告诉他踮起脚尖还能够看到阳光。
  可是现实总是这么喜欢给人耳光让人看清楚世界的残酷。尹北河怎么也想不到有一天这施舍给他的最后一点温暖老天爷还是要把它拿走。
  尹北河上六年级的时候邓航小学毕业了,平时调皮捣蛋的他居然考上了本市很有名的初中,但是学校离他们家很远,上学不方便,于是邓妈妈就决定一家四口一起去学校附近租个房子,陪儿子初中三年。邓航要走了,对于尹北河来说就好像天要塌下来一样。哪怕被高年级的男生们堵在巷子里打的时候他都没有像现在这样绝望过。
  15岁的邓航看起来已经是个大孩子了,比小两岁还没开始发育的小北河要高出一个头那么多。临行前站在院门口,小北河来送他,他也是真的舍不得,抱住小北河的头告诉他:“我不在了,别人打你你就往死里打他,别怕,像个男人一样,我在那边等你。”
  长大以后想想都觉得好笑,年少的离别总是那么刻骨铭心,因为是真正带着一颗真心在离别的,因为是真的真的舍不得。可是又有什么舍不得的呢?每个人最后都是一个人啊。
  邓航说完不敢再回头,上车就走了,尹北河追着车跑哭成泪人。这一次他终于敢开口大喊:“别走啊!”可是一点用都没有。就像他爸爸一样,人啊,该离开的总是要离开的,无法挽留,也没有理由。但他始终相信,他们还是会有重逢的时候。
  
 
  ☆、三
 
  时光荏苒,岁月如梭,清幽的草地变成了万丈高楼,温柔恬静的小湖也被改建成了一个水上乐园,这个巨大的世界每天都在发生各种各样的变化,变化的是物,是人,是人心。只要是活在这个世上,时间当然是谁都不会放过。尹北河也在时间的鞭挞下不懈变化着,十六岁的他升上了高一,身高长到了175,眉目也全长开了,高挺的鼻梁薄薄的锋利的嘴唇以及没有一丝波澜的大眼睛都已不再似一个孩童。从小到大,不知道什么时候突然就发现,原来自己已经长大了,这是每个人都无法避免的经历,而且历经变化的当然不只是外表,还有日趋复杂的内心。
  尹北河从来都是个坚强努力的孩子,尹妈妈一直都坚信这一点,但是这次从班主任办公室出来,尹妈妈还是忍不住给了尹北河一个耳光。她把月考成绩单扔在他面前,恨铁不成钢:“你说你,跟人打架我也忍了,你考个这样的成绩让妈妈怎么做人?你自己也好意思?”尹北河挨了巴掌也不生气,定定地看着他妈说:“妈,为这事有什么好生气的?是,我成绩是不好,可这又有什么关系?反正我高中毕业就要去工作的,就算考上大学也没钱供我去读,与其现在百倍努力考个好成绩,还不如从一开始成绩就烂到透顶别让我们看到希望。你说是不是这个道理?”
  十月的阳光依旧毒辣,上课时间的走廊上他们两人就这样对峙着,分明是天底下最亲密的两个人,此刻却看起来像是一对仇人。他们就这样互相看着对方,没有言语也没有波澜,尹妈妈终于撑不下去了,她说:“是啊,妈妈没有能力,妈妈对不起你。你可以怪妈妈不好,但妈妈真的尽力了。”说着说着眼泪就止不住地落了下来。尹北河看着心疼,忙走过去牵起妈妈的手,也不说话,就静静地握着这双记录着时间沧桑的手。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