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姜面瘫的金主大人+番外 作者:宓唐

字体:[ ]

 
姜面瘫的金主大人
作者:宓唐
 
文案
姜咏之曾经喜欢过自己的金主,后来才发现他连金主身边的小三小四都轮不上。这个肮脏的娱乐圈,他混迹了四年,每天都在大众情人和大众情敌之间转换。然而梦总是会醒,姜咏之决定在梦醒之前抱着一生一戏的态度,好好的为他的粉丝演一部电影,然后踹掉金主,过他想过的生活。
纯情善良的金主大人,一千多个日日夜夜,兢兢业业的扮演者渣男的角色,演着演着,生活就背离了他的初衷走上越来越奇怪的道路,甚至他包养的小情人也想移情别恋。
等,等等,真相并不是你想的那样!
高手在民间,真正的演技在圈外。这就是一个自以为是的金主大人把他家小受玩坏的故事。
 
1V1,其实是甜宠文来着!
内容标签:年下 娱乐圈 现代架空
 
搜索关键字:主角:姜咏之,李仰 ┃ 配角:夏喻 ┃ 其它:娱乐圈,甜宠,宓唐
 
第1章 一
 拍完最后一幕,整个剧组的人都松了口气,就像换了个场景,从雾霾里的京城被嘀拎到阳光明媚的地中海,整个色调都变的明快起来。
姜咏之卸了妆出来,被场务喊住拉到一边:“聚餐你又不去?”
姜咏之知道不去不好,可本来说好一周后杀青,今天去帮夏喻搬家是他一个月前就答应了的事儿。只听说过有找人算什么时候开机好,还是第一次听说杀青也要看日子,五天加起来睡觉时间不够十小时,其实他现在只想回家倒头就睡,一觉睡到后天早上才好。他是个有原则的人,虽然这种原则看起来有点不识时务,但是他答应夏喻在先,即使会被很多人诟病,最终还是谢绝了杀青宴。
果然,还没走出摄影棚,就有人聚在一起说他还没红就耍大牌,另外一个用悲悯的语气说咱们也不能怪他,姜咏之不随时随地讨好金主就只能去当群演了。
两个人说话声音不小,惹的助理孙蒙恶狠狠的瞪视。可惜孙蒙眼中杀气再足,姜咏之这个主子不给力,人家也只把他的凶狠当急红眼的兔子。
没有人站出来帮姜咏之说话,因为人人都知道作为演员的姜咏之是没有前途可言的。
因为他是个面瘫。
一个奇怪的面瘫。
姜面瘫出道第一部戏,是在当时星娱颇为重视的一部偶像剧里饰演男二。圈里人都知道,这个角色是从当时上窜势头稳健的大帅哥余江熙手中抢过来的,为此,剧组付了一笔不小的违约金,还担了骂名。这事儿看在有心人眼中,都在揣测姜面瘫的来头不小,所图甚大。
可惜四年过去了,当初被抢角色的余江熙已经拍摄过好几部卖座电影,红遍了大江南北,大洋彼岸的酱油也打过三四回了。而抢人角色的姜咏之还在偶像剧里饰演他的万年男二。
没人嘲笑姜咏之的金主不给力,大家都觉得能为一个面瘫做到这程度,简直是金主界的楷模了。
姜咏之长的是无可挑剔,可是谁叫他是面瘫呢?虽说这是个看脸的时代,姜咏之名下有大把大把根本不在乎他在演什么,只要看到他的脸就满足了的粉丝。但是姜咏之的缺点太明显了,稍微爱惜脸面的导演,都不可能会用他担当主演——谁叫他是面瘫呢?
 “姜哥别生气,这些混蛋什么都不知道,尽是瞎咧咧。”
姜咏之还是那张面瘫脸,脚步顿了一下,嗯了一声。
孙蒙跟了姜咏之四年,已经练就了一双火眼金睛,愣是从他脸上瞧出平静和茫然,心知他没往心里去,甚至可能压根没听见那俩小姑娘说的话,便不再安慰。忙给他拉开车门,问:“姜哥还要去夏先生那边吗?”
姜咏之又嗯了一声,反应有点迟钝:“我睡一会儿,到了再叫我。”
说完,眼一闭,车还没启动,已经打起小呼噜来。
孙蒙摇头失笑,给他盖上张薄毯。 
说是帮忙搬家,搬东西有搬家公司,打扫有家政公司,夏喻的助理站在一旁监工,上上下下里里外外姜咏之需要干的就是陪夏喻玩。可今天姜咏之不在状态,夏喻跟他说话,他在旁边脑袋一点一点。不时敷衍的哼哼一声,以为能趁机睡一会儿。没心没肺的夏喻一点都不明白他的苦楚,看他忽睡忽醒的样子还乐呵,一会儿来戳他一下,一会儿又戳他一下。
姜咏之徘徊在睡与不睡之间,犹如游走在天堂与地狱之间,反而比加班赶戏还痛苦。幸好下班随后赶来的经纪人拦住了夏喻的咸猪手:“你就让他睡一会儿吧,一连赶了五天戏,就算是机器也需要冷却时间。”
夏喻啧啧两声:“拍戏真累,还不如跟我一起唱歌呢。” 
经纪人想象了一下姜咏之跟木有人一样面无表情的站在舞台上举着话筒唱歌的样子,乐了:“他唱歌能感动得了谁?”
 “之之声音挺好听的,就为这嗓音,我就愿意花钱买专辑。”
经纪人懒得理他,拍拍姜咏之:“反正也没你什么事儿,不如回去睡吧。” 
夏喻连忙说:“新房子第一顿饭很重要的!怎么也得吃了晚饭再回吧。”
 “谁做?”
 “我会做沙拉,之之会做甜点,剩下的南姐你来!”
 “臭小子!原来是使唤我来做饭的啊!”
 “啊啊啊啊啊……”
夏喻的惨叫声跟杀猪似的。
经纪人南姐又骂了一句,说:“水电气都通了吧?菜买了没?先去把厨具翻出来!” 
 “买了买了买了!”夏喻说着,一叠声的跑了。
南姐一扭头,发现姜咏之不知道什么时候醒了,正愣愣的盯着屋顶发呆。她顺着视线抬起头,才发现夏喻的天花板上画着一副童话风的森林油画。
层层叠叠,姿态各异的参天巨木,长着蘑菇开满野花的小径,还有清澈的涓涓细流……静谧而美好。
 “你喜欢这样的?”
姜咏之摇摇头:“我想要阁楼那样的房子,跟温室似的,斜切的屋顶跟整面墙都是玻璃。只需要一张大床,加几个柜子,阳台上可以摆张小圆桌,再放两把椅子。” 
 “你不是买了好几处房产了吗?第一次知道你有这爱好,临时起意,有感而发?”
姜咏之木愣愣的,没说话。 
南姐跟夏喻去厨房里做饭,没人跟夏喻说话,他坐在沙发上又睡着了。后来又做了什么,怎么从夏喻家出来的,一概不记得。回到车上的时候两眼通红,吓的孙蒙连忙叫司机往最近的医院开。
 “没事儿,我睡一觉就好了。”姜咏之不耐烦的挥挥手,赶苍蝇似的。
话音刚落,他的手机就震起来。
 “姜哥,李公子电话,你看?”
李公子是姜咏之传说中的有口皆碑的金主大人,这电话不能不接。他闭着眼睛把手伸出来,“多久了?”
 “快半个月了,听说沿海的生意出了问题,李公子……”
孙蒙话没说完,就被姜咏之挥手打断了,孙蒙只好接通电话放在他手上。
姜咏之至始至终闭着眼睛,嗯嗯的应着,听声音特认真特乖巧。挂了电话之后扭头问孙蒙:“你听清楚了吗?”
孙蒙无奈:“听清楚了。”
 “那到了叫我。”
说完,又睡了。
姜咏之十分庆幸自己断断续续睡了两段路程,尤其是夏喻家到李仰家还不近,否则真要被做死在床上。
终于可以睡一觉了,姜咏之长出口气,连蹭枕头的力气都没有了。 
 “小可怜,眼睛都红了。”耳边传来两声轻笑,随即姜咏之的脑袋被托起来,沾染了体温,甜中带苦的液体沾染了另一个人的温度渡进口腔。
 “不要了。”
 “再喝两口,你声音都哑了。”
 “不要了。”
无论姜咏之怎么说,李仰也还是坚定的喂完一杯护嗓子的中药茶才罢休。 
 “给你看样东西。”
姜咏之艰难的睁开眼睛,接过李仰递过来的东西,见他端了杯子出去,于是看也没看,一闭眼就失去了意识。都不知道究竟是睡着了,还是晕过去了。 
第二天醒来,李仰已经不在了。
 被子床单什么都换过了,身上也很清爽,枕头边放着一本剧本。姜咏之迷迷瞪瞪扫了眼名字,一下子就清醒了。
星娱去年情人节推出了一部投资不大的唯美异国爱情片,这部主创都是新人,几乎没怎么宣传的小成本电影斩落众多国内外大片,创下十三亿的票房,不知道惊掉了多少人下巴。
今年情人节,星娱推出了它的姐妹篇,打上了全球热恋系列影片的标签。投资更多,回报率比去年小,票房也达到了十亿。
姜咏之枕头边的剧本,竟然是全球热恋系列的第三部男主角的剧本! 
 
 
 
 
 
第2章 二
 每次完事儿之后,金主都会甩个通告给他跑跑。本来以为在偶像剧里演个花瓶男二,凄风苦雨的站在女主背后赚点观众的同情已经很不错了,金主这次的大手笔,着实让他不安了几天。
就算系列电影跑不掉越拍越衰的命运,全球热恋第三部已经大不如前,可好歹那是电影!
他连小屏幕都还没有征服,凭什么去上大屏幕?
刷脸吗?
还是说拿错剧本了?
南姐让他不要想太多,既然已经到他手上了,只管好好揣摩角色,哪怕真拿错了,他也得将错就错,把这角色拿下。甭管他演技如何,有没有信心,先上了再说。 
 “姜哥,你在想什么?”
电视剧女二号席诺在他眼前挥挥手。
她挺佩服姜咏之的,明明是个面瘫,四年过去了,一点红的势头都没有,但是一千多个日日夜夜,从来没有懈怠过。表情这种最基础的东西,想哭就哭,想笑就笑,这是演员的基本功。姜咏之远在门槛之外,但是他真的很努力。每次在片场看到他,他都捏着镜子试图驯化自己的脸部肌肉,做出角色该有的表情动作,这是圈里人津津乐道的笑谈——当然,是嘲笑。 
以前提演技,每次都会顺带上姜咏之的名字做反面例子,如今再提演技,已经没有人再提他了,因为大家都拒绝将他的表演归在演技的范畴上。
圈里人对姜咏之的态度从来不避讳他,所以他应该也是清楚的。可是他好像从来不放在心上,不温不火,自顾自的做自己的。不动声色的样子,倒真的像是富家公子玩票般不上心。
 “想孙蒙什么时候回来。”
席诺噗呲一笑:“您又没吃早餐啊?”
姜咏之点点头,其实吃了的,但是他现在又饿了。他向来贪吃,但是他树立起的高冷知性形象不允许吃货这个标签,于是每次加餐都打着早饭or午饭or晚饭没吃的借口。
顺带一提,他很讨厌聚餐,因为总是会点很多食物,到散伙的时候好多菜动都没怎么动,偏偏他还不能敞开了吃。
 “都快到中午了,下午也没咱们俩的戏,不如我请姜哥吃午餐?我知道一家蜗牛做的很美味的法国餐馆。”
 “姜哥下午还有通告,中午就得过去化妆,恐怕午餐得在车上吃了。”刚回来的孙蒙赶紧拒绝,他知道姜咏之不爱法国菜,但是对餐后甜点爱的深沉,不点正餐吃甜点到饱的事情他绝对干的出来。
又拍了两幕,他今天需要补拍的戏份就结束了,孙蒙点头哈腰的跟剧组的人说完再见,领着姜咏之往外走。
席诺的助理小声说:“你干嘛去贴姜咏之的冷屁股,人家可是杀青宴都不参加的高岭之花,除了跟他同一个经纪人的夏喻,没有人能把他约出去。” 
席诺冷眼瞟了她一眼,助理没眼色的还在嘀咕:“混了四年,连个主角都没捞到,姜咏之以后想来也就这样了,他对你没帮助。”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