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汤圆,正月十五要到了+番外 作者:桃之幺(上)

字体:[ ]

 
《[网配]汤圆,正月十五要到了》作者:桃之幺
 
文案:
 
文案
正月十五:小汤圆,正月十五要到了,你是吃元宵还是吃你自己?
汤圆:呵呵。
正月十五:听说呵呵有xx的意思哦,你对人家原来有那种意思,好羞涩。
汤圆:……网警,这里有变态。
 
周正(推眼镜):陈圆同学,请你回答一下这个问题。
陈圆(面无表情结结巴巴):@%#……%¥%&&……&*【(╯‵□′)╯︵┻━┻还小爷傲人的口才。
徐墨:蠢死了,简直没眼看,还说不是暗恋老师。
林川:zzzzzzzz……
全班同学:我的同学每天都在卖蠢怎么破。
 
本书又名《一个傲娇的痴汉日常》又名《一个腹黑的追妻苦逼史》再又名《我承包了你两个次元的炸毛与傲娇》。XD
 
所有的网配知识都来源于小说。
双向暗恋,有一盆很甜的狗血。XD
 
 
 
内容标签:甜文 情有独钟 网配 青梅竹马
 
搜索关键字:主角:周正(正月十五),陈圆(汤圆) ┃ 配角:林川(睡神),徐墨,郑鑫,青扬,尚洺(大师),木渝(木鱼)…… ┃ 其它:
==================
 
  ☆、我的同学每天都在卖蠢怎么破
 
  
  “圆圆美人儿,去不去上课。”
  陈圆随手拿起一个空薯片盒子砸了过去:“滚,不准这么叫。”
  “圆圆,莫要挣扎,本王愿为你——嗷!”之前说话的胖男生掐着嗓子喊道。 
  “老三,干嘛踹我。”眼镜男推推镜框:“拯救你的智商。你也不看看是谁的课,汤圆怎么可能不会去上。”
  胖子看了看课表拍拍脑袋:“哥哥蠢了,老二快点去,记得借我笔记抄。”
  陈圆翻了翻白眼:“也不准这么叫。”他比同年级的都要大一岁,没想到到了大学宿舍碰上一个比他更大的,他顺理成章成了老二,然而这个称呼实在是难以叫出口,想到这里陈圆不禁嘴角抽搐。 
  “汤圆走吧,老大智障甭理他。”眼镜男徐墨夹了一本书推了推眼镜就出门了。
  陈圆看了看时间也赶紧拿起书和笔记本出门了,关上门又探了脑袋进来,叮嘱知道是周老的课后精神抖擞——准备开始下副本的郑鑫:“记得叫川儿起来吃午饭。”
  郑鑫哀嚎一声扔下鼠标:“你叫老三回来叫他,我一点不想叫那个睡神起床。”太太太没有成就感了!前一秒他双眼清明的告诉你他马上起,下一秒就能躺回去打起小呼噜。
  陈圆看了看他们这么大声讲话下依然呼吸频率平稳的林川,耸了耸肩,有这种睡神舍友也不知道是幸还是不幸。
  陈圆进了教室没有走到徐墨身边,而是数了数,走到了阶梯教室的第五排,很少人问津的位置。
  徐墨抬头看了看他,示意他中午一起吃饭,又低下头看金融类的课外书,一点都没有意外陈圆没有上去跟他一起坐。
  为什么说第五排无人问津呢?学霸们基本上抢占了前两排,愿意来上课的学渣们抢占了后两排。中间是迟到的、来晚了没位置的人坐的,哦,或者是喜欢上课发花痴的女生。
  但是在周正的课上第五排比较微妙,周正人很高,接近一米九的个子,他上课又不喜欢看课本看讲义,直接看着同学们讲课,目光向上偏30度的高度恰好是第五排。
  但是陈圆喜欢这个位置,每当陈圆和周正黝黑带着笑意的双眼对视的时候,总是有着说不出来的舒服感。
  陈圆知道身边不会有人坐,不客气的把笔记本和书本一字排开,占了旁边的一个位置。
  过了一会儿身后几排女生突然叽叽喳喳起来,陈圆知道一定是周正进来了。
  皮鞋踏踏踏的声音在讲台上停止了,悦耳的声音响起:“同学们,还在吃早餐的抓紧了,我们还有五分钟上课。”
  陈圆只觉得他的声音说不出的好听,按理来说他混网配圈什么样的声音应该都听过,但是他就是觉得周正的声音很特别,有点低沉,但又透着儒雅,爱开玩笑的声音总是让他说话带着丝丝笑意。
  对,声音都散发着荷尔蒙应该就是指的这种人。对于此,陈圆的感想是#每天上课我的耳朵都在怀孕怎么破#
  铃声叮铃叮铃的响了起来,教室里响起了各种塑料袋收起来和书本打在桌上的声音。
  周正也不恼,等教室正式安静下来,才拿起书本翻开一页:“今天,我们讲……”
  陈圆一边感受着怀孕的耳朵,一边飞速的记着笔记。
  等到他听道:“下面我点一个同学回答刚刚的问题。放心,不会计入平时成绩所以不用打电话给你们的同学,毕竟扰人清梦是不道德的,打副本掉线是要被骂的,打扰人恋爱是要被马踢的。”周正幽默风趣道,引得课堂上哄堂大笑。
  不过陈圆知道他说的是实话,周正只点两次名一次开学第一节课的时候,一次最后一节课的时候,都是为了认人,中间即使喊的人不在他也不会扣分。只不过,他期末考的东西都是在课上讲的,如果答的太离谱,周正给分也不会手软。———周正所有的课无论必修选修都选了的资深学生陈圆总结道。
  修长的手指点着名册上的名字突然停住了,眼中闪过笑意:“陈圆。”
  陈圆内心咆哮道:我就知道会是这样,我当了你两年的学生,每天都在刷脸,你就不能有一点点师生爱吗?!心好累!!
  陈圆看了眼整整齐齐的笔记,站了起来,面无表情的开始了——磕磕绊绊的回答,等到最后一个结巴之后就停了下来,意思小爷我答完了的样子。
  好吧这只是陈圆自己的脑补,事实上在周正眼里,他就像一个面无表情红着脸的白面软团子。
  周围的同学一副习以为常的样子,没有人发出笑声,睡觉的还在睡觉,补妆的还在补妆,对着周正发花痴的还在发花痴,前排的学霸刚刚一丝不苟的抄完陈圆刚刚的回答。
  但是,如果这个世界上脑内的想法可以变成弹屏,那么大概整个教室都会被塞得满满当当的——
  “我的同学每天都在卖蠢怎么破?!!”
  “说好的最佳辩手呢?说好的老师最喜欢的学生呢?!!”
  “我发誓我看到老师脸上在忍笑!!!”
  “周老师绝对是在使坏,每每节课雷打不动的点圆圆。然后我们圆圆每天雷打不动的结巴。哈哈哈哈哈。”
  “我会说作为一个男人,每天上周老的课的动力就是看这一幕吗?!!”
  “跪求周老师的心理阴影面积有多大!!”
  “我只想问陈圆同学,为什么他每次答的都那么好,但是话讲不清楚呢?平时讲话不会这呀啊,这增加了我抄笔记的难度,怎么办?”
  “哈哈哈哈,前面那条一定是个学霸发的哈哈哈哈哈哈,竟然有人认真听陈圆的内容了!!”
  “就是就是,我每次都是不明觉厉好伐,因为根本听不清233333333333333”
  “嘤嘤嘤嘤,为什么周老不点我,周老好帅好帅好帅,前面蠢萌的同学快放开他,让我来!!”
  “周老师哭晕在讲台上好伐,我看到他上次去听了一个公开课,然后陈圆被讲课的老师点起来了,然后他回答那叫流利哦2333333”
  “不止不止,上次陈圆参加辩论赛你们造吗?周老师是评委,来晚了坐在我旁边看,然后等评委讨论出最佳辩手后,周老师才记得自己应该上去提问的,就去问了陈圆一个问题,结果我们小圆圆瞬间变成小结巴有没有!!!你知道最后上去公布陈圆是最佳辩手的老师的表情是多么的生无可恋吗?!!!!”
  …………
  “我的舍友,呵呵,蠢死了。”
  而陈圆发出来的弹屏大概就是:“求放过!为什么会结巴我根本就不在造为什么啊啊啊啊啊然而我明明是最佳辩手绕口令小能手伶牙俐齿吐槽小王子嗷嗷嗷嗷嗷!!!!!!”
  下课铃大作,从不拖堂的周正直接停下再讲的内容,低头做了记号:“同学们,下节课见。”
  后面的同学慢悠悠的走,但是陈圆却急不可耐的就要走,表现得非常不像一个好学生。
  周正在后面喊他:“陈圆同学……”
  陈圆满头都是汗,看到有条缝隙,“咻”的一下就跑走了,留下一个比着尔康手的周正。周正扶了扶眼镜,无奈的摇摇头低笑,这熊孩子是怎么回事儿?上课比谁都积极,下课跑的比谁都快。
  徐墨站在门口抱着书等他,抬头嘲笑道:“你还是初中小女生吗?喜欢个人怎么每天跟逃难一样。”
  陈圆白了他一样:“滚犊子,我什么时候有喜欢的人了。”
  徐墨下巴挑了挑。
  陈圆看过去,看到周正收拾好东西正往这边走,“唰”的一下,走廊里就没有这两人的身影了。
  徐墨一脚踢了过去:“下次跑不要带着我。”说罢靠在墙上大喘气。
  陈圆也靠在墙上休息,觉得自己的心脏还在扑通扑通跳。
  “还说不是喜欢,不喜欢你跑什么?”徐墨缓过来后开始毒舌。
  陈圆脸一红:“你是说周正?!谁喜欢他了?!”
  徐墨看着陈圆背后,突然站好:“周老师好。”
  陈圆眼睛一眯:“我又不是老大,少骗我。”
  结果一道温和带着笑意的声音传了过来:“你们两个刚刚参加完运动会吗?”
  陈圆身上的汗毛咻的竖了起来,转身就看到周正含笑的脸:“周周周周…老老师好。”一张白嫩的脸就这样从红变白再变红。
  周正推了推眼镜,点了点头:“小同学下次见到老师不要跑,老师不会吃掉你的。”
  陈圆脑袋就和鸵鸟一样,恨不得自己有胸,然后埋进去。
  周正也不逗他,只是在他耳边轻笑:“小汤圆,下节课见。”
  陈圆耳尖瞬间变红,看着他笔挺的背影只能听见心脏扑通扑通的跳声。
  徐墨用手一把把他揽了过去:“我说,汤圆,你这心脏跳的我都能听见了,还叫不喜欢?”
  陈圆回过神,脸色的红晕消失了,又变回了白嫩的脸蛋,把他手挥开:“我真是不是喜欢他,是什么我也不知道,大概就是那种你男神跟你说话了感觉吧。”
  其实陈圆清楚,只是没有说出来,他觉得他很怕周正,当他第一天看到周正的时候,仿佛世界整个都黑了下来,只剩下周正的脸,那种毛骨悚然的害怕感,他觉得自己大概一辈子都不会忘掉。有时周正跟他近距离讲话时,他晚上就会做噩梦……
  “呼。”陈圆直接从床上坐了起来。梦里黑暗粘稠的感觉依然挥之不去,那种绝望的感觉已经很久没有过了,陈圆摸了摸自己的背,上面覆了一层冷汗。再一摸脸,整个人愣住了,半晌后把自己蜷缩了起来,怎么那么没出息,做噩梦竟然做哭了。
  陈圆咬着被角,想着梦中的周正,没有眼镜,脸上的血块已经结痂,身上带着让人胆寒的疤痕,握拳的手上滴着鲜血,仿佛从地狱中走出来的厉鬼一般。
  等那种绝望不安的感觉不见后,陈圆脑子才彻底清醒了,不禁对自己翻了个白眼。那是你的老师!你的教汉语言文学的老师!全学院最温文尔雅的老师!!!脑洞开的太大,是病,得治。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