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汤圆,正月十五要到了+番外 作者:桃之幺(下)

字体:[ ]

 
  青年闭眼只能屈服,偷偷摁下了手心里的定位系统。心里忍不住咆哮,我不是仁慈好吗?我怕那个可怕的男人报复我好吗?!一群傻逼。
作者有话要说:  不会虐的,秀恩爱还会有的。我觉得舍不得下手虐真是亲妈有木有。
陈圆就是坦坦荡荡的性格,所以就算没有后面的事也会当面去问周正的。啦啦啦。
顺便,就是这么狗血淋漓还有主角有特殊的躺枪技能。=v=求收藏求评论啊喵~
 
  ☆、被尘封的记忆
 
  “醒醒,醒醒,你没事吧?”
  陈圆眯着眼睛,只觉得头疼欲裂,周围一片漆黑,只有之前见过的青年的声音闷闷地响起。
  “唔……”陈圆想说话,却发现喉头干涸几近撕裂。
  “喂,你没事吧?”
  青年摸了摸陈圆的颈部,确定没有流血才放下心来。
  看陈圆不搭理他,也懒得说话,靠在墙边,计算着时间。
  陈圆看着周围漆黑一片,一点光都没有,连空气的流动都听不到,他数着自己跳的越来越快的心跳,全身的汗毛竖了起来,牙齿不禁的打着寒颤。
  “醒了就说说话,这次是我连累你了,不过你之前怎么哭的这么惨?”
  “说话啊。”等到青年觉得不对劲时,猛的翻身坐起来,摩挲到陈圆身边。
  伸手一摸,陈圆一头的冷汗,身上的衣服都湿透了,像从水里面捞出来的一样。
  青年嗅了嗅鼻子,一股铁锈的味道钻进了他的鼻翼。
  怎么会流血?刚刚不还好好的吗?青年捻了捻手指粘稠的赶紧,血是从陈圆的嘴唇上流出来,青年可以想象一定是他咬破了自己的嘴唇,甚至是舌头。
  “你有幽闭恐惧症?”青年这才有些惊慌。
  可惜全身发抖的人并不能回答他。
  操!千万别出事,不然自己就玩脱了。青年忍不住爆了粗,扶着墙站了起来,摩挲着铁门的位置,一脚踹了过去。
  “哐!”“哐!”
  “干什么?”瘦高的男人一脸的不耐,掀开了小窗户。
  青年破口大骂:“里面的人快死了,你们是想背人命官司吗?”
  瘦高的男人慌了神,找另外几个人商量了一下,最后决定打开门。
  “不准耍什么花招。”
  青年不屑地看他,他要想出去难道他们还能拦得住他?
  瘦高的男子,举着手电筒扒拉了下陈圆的眼睛。
  “喂,你别这么粗暴。”青年踹了他一脚。
  瘦高的男子咬咬牙忍了,虽然是自己绑架他的,但是还真的不能对他做什么。
  “他是幽闭恐惧症?”
  青年发现陈圆的瞳孔在放大,见到光了之后反而手脚抽搐的更加厉害了,也有些不确定自己判断。
  青年沉吟了一会儿,颐指气使的命令那个男子:“找个医生过来,恢复房间里的供电,还有我们要水和吃的。”
  “你以为你是来做客的?”瘦高的男子忍无可忍实在受不了青年的倨傲。
  “不是吗?还是说你绑架了我?”青年哼笑。
  男子明显不是主事的,咬牙道:“老实呆着。”铁门又被哐的带上了。
  “你还好吗?”青年摇了摇陈圆,可惜他整个人依然处于很虚弱的状态。
  青年自娱自乐:“我就喜欢你这样的小白兔,要不要出去跟了我?你也别要那种腹黑男,我也不要烂木头了。”到后来的话就说给自己听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陈圆的体温一直在下降,衣服都泅着汗,然后医生依然不到,青年又踹了一次门:“我们要医生!”
  过了好半天,一个不知道哪里找来的医生才慢吞吞的进来,才供了电。
  “你快看看他。”青年一时不能适应这个灯光,眯着眼有点暴躁,已经过了这么久,陈圆的状态实在是太反常了。
  “慢点慢点。”医生是个老头子,走路还带着佝偻。
  医生对着他的瞳孔看了看,检查了下颈部的淤青,又拿听诊器听了听,一脸疑惑:“他已经没事了。”
  “没事了?”青年挑眉,觉得这不会是个庸医吧?
  “那他怎么还不醒?”如果一会儿发生什么,陈圆不醒还真是一个拖累,也不知道他家男人有没有发现他不见。
  医生不太满意他的语气,气哼哼道:“他之前可能撞到头部了,又被一通折腾,醒不来是正常的。”
  青年嘴角抽抽,说的像他们自己折腾的一样。
  拍了拍医生的肩膀:“麻烦医生了。”
  老医生缓了缓,拎起药箱就走了出去。
  完全没注意在青年拍他肩膀时,一个黑色东西滑进了他的口袋。
  青年吹了个口哨,活动下手腕,之前上车时他手心里的定位器都被收走了,他还疑惑为什么其他地方不搜身,结果一路上手都是被捆的,车上还附带着信号检测器,到了这个房间里发现定位器根本就发送不出去信号,不过嘛定位器带出去就不一样了,哪怕被发现,只要一会儿就够了。
  那么……你会来吧?
  “快点醒醒啊。”青年由衷的祈祷陈圆快点醒来,他实在觉得到时候理应外合背着一个人逃出去太高估自己了。
  “唔……”陈圆仿佛听到了他的祈祷,手指动了动,眼皮艰涩的眨着。
  青年正高兴打算和他说说自己的计划时,一个人走了进来。
  青年皱了皱眉头,确定自己不认识他:“你是能做主的。”
  “别来无恙。”中年人坐在自己带来的凳子交叠着双腿,淡笑不语。
  “你们到底要什么?城北的那块地?还是城建的竞标?我开公司就是混日子的,你们要拿去就好了,何必大动干戈。”青年盘腿坐在地上,气势上却完全没有落入下风,或许是因为他真的跟他说的无所谓,给就给了。
  “呵,尚家小公子,明人不说暗话。”
  青年脑子里绷着的那根弦终于得到了印证。
  开始是那两个人一直叫他尚总,他以为是对手公司绑架的,可是怎么想都不对劲,直到这个男人叫破他的身份,叫他尚少的很多,但是叫他小公子的,必定是冲着他的身份去的。
  尚洺靠着墙壁摊手耸耸肩道:“你看我都不在B市,我就是一个小商人,你找我有什么用?你要找也是找我大哥吧?”
  男人哼笑:“是吗?可是我怎么听说尚老爷子可是喜欢你喜欢的很呀。”
  尚洺撇撇嘴:“情报有误。”
  男人不再和他纠缠跟身后绑他来的两个人说:“好好招待小少。”
  “是。”
  房间里再次恢复成了两个人的状态,顺便刚刚的椅子也被带走了。
  尚洺嘴角一抽,装逼不怕遭雷劈啊。
  无聊的扣着墙壁,歪着脑袋打量陈圆:“你醒了?”
  陈圆眼珠动了动,最后选择不再装睡。
  “你没事吧?”尚洺有点担心的看着他又变成红彤彤的眼球,难道是幽闭恐惧症的后遗症?
  陈圆脑子跟炸裂一样,怎么可能没事,任谁发现自己一直在吃自己小时候的醋都不能再丢脸好不好?好吧,这其实并不是重点。
  记忆就像一个匣子,也许一直流淌着会让人渐渐淡忘模糊,但是封存起来在某一天突然开启时,那一幕幕重新上演,记忆犹新,历历在目。在相似的一间屋子里相似的情景被冲击的脑袋足够让他打开被他自己封存起来的记忆。破碎的记忆冲击着自己的大脑,无数次梦到过的梦境在脑子里重新上演,陈圆终于打开了那道记忆的闸门。
  很多东西都被他遗忘了或者说忽略了,比如说他住过很长一段时间医院,比如说曾经有很长时间他不愿意说话不愿意和别人接触,再比如说他只有九岁以后的记忆。陈圆的小学过的很草率,不爱笑不爱吃东西,脑子里习惯性放空,等他再回忆时,小时候的记忆只有一片模糊。他告诉自己自己有一个很爱他的父母,很幸福的童年,朋友?算了没有好像也没有关系。只有框架没有细节根本经不起推敲。
  细细整理过去的记忆,才发现有很多蹊跷,比如说他从来没有见过自己小时候的照片,他父母说是因为他不爱照相,现在最大的可能性是所有的照片都是和周正一起照的,因为他忘了他所以他们就不让他想起来,陈圆忍不住磨牙,连一直给他看病的王医生都说如果真的想让他想起来好好治疗还是有希望的……比如说他父母从来跟他说你小时候怎么怎么样,刚出生怎么怎么样,那是因为他的小时候就避不开周正、周家,或者说他父母都没有周正对他的了解多。所以,你就可以为了保护我?剥夺掉我最珍贵的记忆吗?周正,你就是个混蛋。
  陈圆咬咬唇,说是这么说,但是当初那种情况到还真的不好说他做的对不对,毕竟,是自己先不愿意想起来来的,是自己亲手尘封了回忆,是自己逃避般的从不愿意去探究其中的违和感。好吧,陈圆,你也是一个大混蛋。
  不过想了想那个让他吃醋的盒子,心里就忍不住的难过,里面的东西是不是就是这些年周正的寄托,还有他身上的那道疤,是不是当年救他时候被打的?
  “喂,你傻了?”
  陈圆瞄了瞄这个讲话刻薄有些倨傲的青年,意外的眼熟啊,好吧脑子突然多出了很多人,一定是太混乱了。
  “我…嘶……是被你连累的吧。”陈圆讲话时牵动了舌头的嘴唇的伤口,倒吸了一口冷气。
  尚洺被噎了一下,虽然是事实,但是你不可以委婉一点吗?从来不知道委婉两个字怎么写的青年大言不惭的想道。
  不过,陈圆舔了舔被棉签湿润过的唇部,还是开口道:“谢谢你照顾我,还有帮我请医生。”虽然他当时无法作出回应,但是不代表他不知道。
  “咦?我以为幽闭恐惧症的人是会昏迷的,没想到你还会意识。”尚洺饶有兴致的问道。
  额,其实不是幽闭恐惧症,而是绑架恐惧症,陈圆忍不住扶额。
  “他们为什么要抓你?”陈圆换了个话题,他也明白当初那个男人应该也不是他男朋友。
  “大概是因为我长的帅气,他们嫉妒了。”尚洺把刘海往后一撸。
  陈圆:“……”你在骗鬼吗?
  “怎么样,有没有兴趣。”尚洺凑的很近。
  “什么?”
  “当然是跟我啦,别否认,我能感受到我们是同类人。我是不是比你男人长得帅?”尚洺蹭了蹭他。
  帅个屁,他好想揍他,陈圆手痒痒的却无奈刚刚那场昏迷带走了他大部分的力量。
  “真的不考虑一下?”尚洺翘着二郎腿,有些吊儿郎当。
  “不—考—虑—”陈圆磨牙,这人知不知道到底知不知道他们在什么地方啊?怎么这么不靠谱。
  “啧,没眼光,”尚洺磨着爪子。
  “我男人比你帅一万倍。”陈圆傲娇的反驳道。
  尚洺:“……”好像被秀一脸怎么破,周正那个伪君子哪里好看了?!
  “我们以前是不是见过?”陈圆无聊的找话题。
  尚洺盯着他看了一会儿:“没有。”
  “哦。”
  尚洺心底叹了口气,他确实见过陈圆两次,一次是在面基的走廊,一次是在很久很久之前。
  他根本不知道周家当年发生了什么事,他还太小,而且也不属于他该知道的事情,只知道周家主母,长子和次子都出国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