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喜羊羊村口羊师傅 作者:凛冬长眠

字体:[ ]

 
 
文案
今年中考没考好,我爸妈为了让我埋头苦读,给我报了一所大山深处的县中。
这里有基友,没女友。有学习,没娱乐。有美景,没空看。
还有一些神出鬼没的东西。
他们说我在这里度过了童年。
然而我都忘了。
【懒羊羊第一人称,灵异风,1v1,cp喜懒,不拆不逆,有原创角色,可能会坑】
 
内容标签:怅然若失 阴差阳错
 
搜索关键字:主角:喜羊羊,懒羊羊 ┃ 配角:沸羊羊,美羊羊,以及羊村的所有羊 ┃ 其它:
 
 
  ☆、晨曦
 
  第一章晨曦
  一缕金光在我的眼上跃动。
  我睁开了眼睛。
  昨天没拉窗帘,阳光就大剌剌地闯了进来。
  说实话,我很少起这么早。
  但是早起的感觉真不赖。
  我看到雾气在阳光下渐渐后退,就像看着大地由沉睡悠悠转醒。然后,鸟雀也醒了过来,有的还绕着大巴车飞舞。
  只可惜鸟鸣被淹没在汽车的轰鸣声中。
  我环顾四周,发现那个晕得面有菜色的姑娘不知在哪里下车了,司机师傅哼着不着调的曲子,打开了车载电视。
  电视的音响坏掉了,我只能从打着马赛克的画面中依稀判断,这是一档美食节目。
  我觉得这倒霉司机还算有节操,至少没当着那晕车姑娘的面放。
  我这次是一个人来的。
  我并没有用什么花言巧语来说服父母。我只是说,我已经长大了,这样的失误,该由我一个人负责。考的不好,纯粹因为我懒,你们不是说我聪明么,我好好学习,将来考个好成绩给你们看看。
  我只是随口说说。我知道,我的懒癌,不是什么神医都能治好的。
  然而他们居然都信了。
  先是楞住了,没过多久,他们眼眶都红了,不光妈妈,爸爸也是。然而他们没有阻止我,也没有夸奖我,甚至没有给我一个拥抱。
  我有点骑虎难下。毕竟第一次出远门,还有很多事情不知怎么打点。
  但是他们都没说,我也不好意思提,毕竟话头是我挑起的,我可得要点面子,是不。
  于是家里保持着默契的沉默。
  妈妈的精神不怎么好,怏怏的,很疲倦。
  我有点心疼她,想自己来,然后她没有同意。
  我有点好笑,对她说,这紧张的,简直就像最后一次帮我收拾一样。
  她却是真火了,抄起桌上的书就往我头上砸:“别胡说。”
  行啊,你不让我说,我就不说,我也懒得问,懒得想。
  小时候,妈妈也说过我的。她点着我的鼻头,笑骂道:“懒虫。你就这点好,不,也不好。”
  末了,一声叹息。
  临行前夜,妈妈终于帮我塞了满满一箱的行李。她拉着我的手,犹豫的看着我。
  我以为她要对我说些什么,然而,过了很久,她都没有开口。
  这时候爸爸说话了:“你记得你名字是怎么来的吗?”
  我说我记得。懒羊羊呗。我们老家起名都是这个法子,一水儿跟生产线上搬下来似的。
  爸爸没再说话,只是拍了拍我的肩膀:“过去之后小心点。”
  我点头称是。
  山路忽得一个颠簸。
  我恍然一惊,睁开眼睛来。
  刚才只是小睡了片刻,窗外,就由灌木杂草变成了森森柏林。
  车载电视上的马赛克已经变成了雪花状,看的人眼晕。
  哐叽。
  又是重重一颠,那种失重感不仅让我胃里翻腾起来,还让我心悸。
  我默默地为那位晕车的姑娘点蜡。
  然而作风野兽派的司机不知怎么的文静起来了,没有骂娘,没有大呼小叫,连屁都没放一个。
  哐叽。
  我终于忍不住,吐了。
  恍惚间,我在柏林中,看到一个破败的城堡,那城堡的外墙漆成了暗红色,向一方倾斜,摇摇欲坠。
  什么鬼。
  这种地方还有人住?
  过了不久,山路终于变得平缓。
  然而眼前的景象却让我吃惊。
  群山环抱之中,出现了一个谷地。
  不,应该叫平原更合适些。
  羊村中学就圈住了几乎一整块的平原。
  “到了。”沉默了一路的司机发话了。
  我把箱子搬下来,从前门下车。
  一下车,灼人的热浪扑面而来。
  我没想到,快到九月还能这么热。
  我的视线被炎热的空气扭曲了,看到的羊村中学有些朦胧。
  就像是快要蒸发一样。
  我的脑子也热得发蒙。
  这时候,司机又开口了,声音突然变得低沉悦耳:“需要我再来接你回去么?”
  就像最最和善的老者,拄着拐杖,还问我需不需要帮助一样。
  我本能地觉得很羞愧,很温暖,几乎脱口而出,不需要,谢谢你。
  “丁铃铃……”下课了。
  同学们的欢笑声从远处传来,袅袅的,听不真切。
  我突然一哆嗦,明明是三伏酷暑,却有着冬天的寒意。
  又来了。
  我挑衅地看着汽车司机:“偷什么懒,我下个月还要回去的呢。”
  同学的笑声更响,更清晰了。
  司机的身形一下子惫懒起来,不着四六的哼着歌,来了个神龙摆尾,把车屁股对准了我:“小朋友,好好学习,天天向上!”
  我:“……”
  
 
  ☆、我的室友非人类
 
  第二章我的室友非人类
  我走近了村子。
  村口铁门之上有个羊型木牌,羊脸上的表情大概是这样“→_→”,你们随意感受一下。
  我准备敲门,但是门没上锁,我碰了一下,一手的锈。轻轻一推,只听见“吱呀”一声,铁门就打开了。
  我这才发现,门口坐着一位羊师傅。他年纪很大,蓄了一把胡子。大概腿脚不大灵便,椅子边上还靠着一根拐杖。当然,我也是羊,没法嫌弃他头发白。
  老师傅在椅子上颠啊颠的,问:“干啥呢?”
  我都怕他把自己的老骨头颠散了,道:“不是开学么,我新入学的。”我指指身后的旅行包。
  这老头的眼镜一圈一圈的,看来度数很高,不知道能不能看得见。
  老头打量了我片刻,神情像是吃惊,然后把眼镜取下来,在毛大衣上擦擦,再把镜片转了转。他看上去非常不可思议,瞪大了小细眼睛。
  我见他神情越来越不对劲,心里也有点打鼓,生怕他说出什么“捉拿这大胆妖孽!”的蠢话来。
  谁知这老头只是一抖腿,连着椅子一起颠翻了。
  我有些尴尬,不知道怎么办。据说在有些城市里,扶老年人也是有风险的,人家指不定什么时候就赖上你呢。
  不过,没等我想完这阴暗的小心思,老师傅就自个儿爬起来了。
  不光爬起来了,画风也不大一样了。
  他掏出一把油乎乎的黄铜钥匙,鼓捣了半天,取下了一把脏兮兮的小钥匙,递给我。
  他变得十分热情,笑容满面:“你是懒羊羊吧?哎呀呀!你可是三年来唯一一个来我们羊村中学的外面人!”
  我把钥匙收好,努力避开他想伸上来的肥蹄子,答道:“是啊。”
  见我有躲闪之意,他却还是不依不饶地黏上来,使劲拍拍我的肩膀:“别客气!这是你的寝室钥匙,我就是你们的宿管员,有事可以来找我!”
  这老头劲可真小,拍到肩膀上软绵绵的,还好不疼。
  只是可惜,宿管大爷是个神经病。
  宿管大爷的头上开始长草,由一棵小苗长成了爬地藤,也不看我走没走,便在那里自言自语:“回来了……”
  头上长草是件不寻常的事,可是我没有害怕,也没有惊讶,甚至有点熟悉。
  就像是回到家一样。
  可是我一点印象都没有。
  我有点迷茫。
  村子里只有一条土路。夏天天热,路上的泥巴晒得龟裂,倒也结实,不像沥青容易被烤化,粘脚。
  还在上课,但是学校里并不安静。我走在路上,听见了不少任课老师扯着大嗓门,讲着各科的习题。
  我想着,再过几天也要去上课了,犯不着现在就去和他们打照面。我是懒羊羊,我也懒得装什么学霸,就让我享受享受最后的假期吧。
  不过,到了宿舍区,我还是被小小地雷了一下。
  最前面的应该是高三学长的宿舍。像什么“奋战三百天,幸福一辈子”啊,“高三最苦,高三最美”啦,这些横幅。一想到今后我也得过这种生活,我心里有些打鼓。
  老大爷给的钥匙上有门牌号,我把上面的可疑污渍刮掉了一点,看清了我要住的寝室号。
  2B103。
  我走进了那个寝室。
  真是个魔性的寝室。
  这寝室的厕所倒不太臭,就是看起来脏兮兮的,不大顶用。
  这个寝室已经不是新式的上床下桌,而是老式的上下铺。
  房间有四张床,总共八个铺子。其中五个已经被占了。
  最靠近厕所那张上下铺最为奇怪。
  这个铺子是倒着放的,连爬梯都没有。而下铺的木板是翘的,也不好直接睡上去。
  我把东西放到旁边那个铺子上,然后出门去,想找找厕所在哪里。
  果不出所料,厕所在楼梯的转角处。
  然而我回来的时候,就听见房间里传来一阵巨响。
  我冲进了寝室,只见一个古铜色皮肤的小子坐在地上,估计刚才就是他跌了个屁股蹲。
  在他身边,有一个正着放的凳子,还有一个被碰倒了的凳子,而他那行李,就放在了那魔性的上铺上。
  啧……真不是个安生的主儿。
  那古铜色皮肤的小伙子很快就站起来了,还好,估计刚才那么一摔,只是蹭破了点皮,没啥大碍。
  那小子斜了我一眼,问:“你是我室友?”
  啧,这什么眼神我得罪他了。
  我不服地瞪回去,问:“你谁啊你!”
  他也不恼,揉揉我的头发:“沸羊羊,你室友。”他揉得起劲,“你这头发真好玩,看起来像一坨翔,揉起来还蛮软的。”
  我怒道:“你够了!明明像冰激凌!”上一个会这么说的人都……
  都怎么了?
  我的记忆断了。
  沸羊羊终于撒手了,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我刚要开口回答,却见门开了。
  一个身影逆光而来,显得有些孤独。
 
  ☆、着魔
 
  第三章着魔
  进了屋子,我终于看见了他的样貌。
  他的皮肤白皙,不是那种不见光的苍白,而是温润的象牙白色。他抿着薄唇,似乎不常笑。而他的胸口挂着蓝色的铃铛,高中生很少有这么打扮的。
  这个人就这么定定地看着我。
  我没法形容他的眼神,如果硬要形容的话,就像他认识了我很久,然而某一天我不辞而别,他就一直等着我,一直一直,直到那一天我回来。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