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猛虎嚼蔷薇 作者:叱爷

字体:[ ]

 
 
文案
 
刘冬凡是个小gay,因为脾气绵软,被相中安排到脾气暴躁的国民男神的大作家秦牧身边。
 
男神,男神,你介意搞基吗?毛遂自荐一名小妖精……
 
秦牧是刘冬凡的心中的猛虎,刘冬凡是秦牧呵护的蔷薇……
 
内容标签: 都市情缘 情有独钟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秦牧,刘冬凡 ┃ 配角:关界,待定 ┃ 其它:猛虎沉稳狠辣攻X蔷薇绵软乖巧受
 
 
 
  ☆、第 1 章【已修】
 
  
  关界在人才市场看见刘冬凡的时候,刘冬凡正一脸失意,没有一点年轻人的朝气,哈着脸跟斥骂自己的环卫阿姨道歉,腰快弯成直尺了。
  关界想,作为情绪冲动的年轻人,面对环卫阿姨不间断的斥骂,脾气应该很好了。于是关界初步判定是自己需要的人。
  他走过去准备弄清楚原因,进一步判断那孩子是不是真的不错。
  他坐在旁边的椅子上,听了整整一个小时。然后觉得自己真够傻的,为什么要浪费这么长时间听大妈骂人……
  关界有点同情那个年轻人了,面对环卫阿姨不间断,带着抱怨的斥骂,他居然还能忍,除了脾气好,恐怕应该算是性格懦弱了。
  挨骂的原因很简单,他把阿姨刚刚整理好的垃圾给碰翻了。
  关界看着他白衬衫上褐色的污渍,也许是听得不耐烦了,也许是觉得自己太过于无聊,他站起来朝刘冬凡的方向走过去。
  环卫阿姨看到一个强势的男人朝自己走过来,眼神一直看着这个低头认错的年轻人,犹疑了一会儿,就拿起扫把,推着车走了。
  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关界想着,他看了看手表,整整九十二分钟。他陪着这个年轻人听了九十二分钟的斥骂,脑子现在都是大妈嘶哑的嗡嗡声。
  刘冬凡看着眼前的男人,对比之下,觉得自己真的是挫毙了。对方明显是精英,举止打扮都带着一股洒脱爽利。而自己是一个三本院校毕业找不到工作的应届毕业生,考官看了简历,问都不问就直接刷掉。
  关界其实不太喜欢刘冬凡,之所以看中他,只是因为脾气好,看起来也质朴老实。但尽管如此,他还是忍不住多管闲事道,“年轻人有朝气一点!”
  刘冬凡看着对面头发梳的一丝不苟的男人,尴尬极了,脸胀得通红,嗫嚅着应了一声,“好。”然后强硬的挤出一个笑脸。
  笑容很温和干净,但是还真的不适合要去社会披风斩浪,关界想。
  关界又看了看手表,直接切入主题,问道,“你会厨艺吗?”
  刘冬凡不清楚关界为什么这么问,愣了愣,“会一点点。”
  关界的表情总算是好看了一些,“那打扫卫生呢?”
  这次刘冬凡的反应快了一些,“我自己的卫生都是自己打扫的。”
  关界笑了笑,调侃道,“年轻人没有女朋友?”
  刘冬凡的脸色有几分微妙。他没有回答。关界却误会了,以为他的女朋友选择了更好的生活。他不动声色的转移了话题,“有不良爱好吗?”
  关界连续问了好几个问题,刘冬凡才反应过来,这个人可能想要招聘自己,一时间有些局促紧张,吞吞吐吐的答到,“熬夜玩游戏算吗?”
  关界看到他终于反应过来,一时间颇为感慨的叹了一口气,又忍不住觉得好笑,“不算。这是个人爱好。只不过不利于身体,不过你还年轻,有资本。”
  刘冬凡僵硬的笑了笑,“你也很年轻。”刘冬凡也很想笑得很动人,但是就是控制不了面部肌肉。
  关界听了这句话,感慨很大,他摸了摸自己的脸,想着自己每次去秦牧那里催稿,都感觉老了五岁!
  之后,两个人又交涉了一番,关界除了觉得刘冬凡性格太软绵之外,觉得这个年轻人还算不错,没有当下年轻人太多的坏毛病。然后关界又直白的表述他想表述他想聘用刘冬凡的决定。因为他觉得自己婉转的表达,他担心刘冬凡听不太懂。
  “你想聘用我?”刘冬凡带着欣喜和不可思议。
  关界点点头,看着他毫不掩饰的面容,想着刚刚出社会的孩子真单纯,当然还很好“骗”和“拐”。
  刘冬凡简单的高兴之后,根据关界问的问题,踌躇了一会儿,最后还是忍不住的问道,“你想招聘保姆吗?”男保姆……
  关界嘴角抽了抽,想说不是,但是想了想那人的脾气与性格,又觉得刘冬凡去了之后干的工作差不多。但是他还是不想挫败这个年轻人,于是换了一个好听的名词,“不是,是生活助理。”
  关界的车子打了一个转弯,道路两旁的建筑物越来越少,笔直的道路两旁种着木槿,木槿正开着木槿花,淡淡的香气飘进车里,让人心情放松了许多。
  关界从后视镜里看着嗅着木槿花芬芳的刘冬凡,有种回到了青葱岁月的的感觉。他觉得这个年轻人也许不错,只是少了磨练。
  “你读过子不思我的书吗?”关界问着。
  刘冬凡听见关界的声音,睁开眼睛不确定的看着关界,关界正专心开车,仿佛刚刚什么也没说一般。
  “子不思我,他的书你看过吗?”关界又问了一次。
  刘冬凡的脸到耳朵全部尴尬的红了。嗫嚅道,“子不思我是谁?”
  关界,“……”年轻人,你落伍了。看来并不是每个年轻人都赶得上潮流。
  “《影子》,《光年》,《以吾之名》……都没看过吗?”关界的心都在颤抖着,觉得自己太大意了,怎么在应聘人时没问问他。可是现在的年轻人不都喜欢秦牧的书吗?就算不看他的书,也看过翻拍的电影,或者听说过大名吧!年轻人,这是互联网的时代呀,你哪个山沟沟里出来的……
  刘冬凡听着书名,觉得很熟悉,但是自己的确是一本都没有看过。
  关界看着他茫然的眼神,就知道他一本也没看过。顿时觉得自己又要忍受那位大爷的脾气了。
  但是现在反悔也来不及了,看着刘冬凡忐忑不安的神情,只得把秦牧最近出版的几本书的内容大概的给他说一遍,但还是来不及,车子已经停在了一个二层小楼房前面。
  刘冬凡看着前面的小别墅,惴惴不安的在旁边的等着关界。关界停好车,就嘱咐刘冬凡放轻动作,千万不要发出过大的声响然后带着他进去。
  看到关界一脸英勇就义的表情,刘冬凡有些胆怯,但为了未来,他还是努力让自己保持平静。不显露害怕的情绪。
  关界打开门走进去,看到桌面上的灰尘,就知道秦牧又出去旅行了,不由得松了一口气,刚刚准备跟身后畏手畏脚的刘冬凡说句话,就听到钥匙开锁的声音。
  关界和刘冬凡回头看去,就看到一个像是在矿洞了埋了一个月的男人,脸上有些脏,感觉跟逃荒似的,头发乱糟糟的,胡须爬满了下巴……衬衫上到处都是褶皱……但是眼睛却像草原上的鹰一般锐利,两个人被他盯着,一动也不敢动,像是做贼心虚一般……
  关界努力保持平静,都是颤抖的声音还是出卖了他,“秦牧,你去哪里了?”其实他比较想问的是,你去巴基斯坦或者非洲了吗?
  “西南。”
  那个时候,刘冬凡还没有彻底的见识了解秦牧的坏脾气,只觉得这个男人的声音很低沉,悦耳动听,轻轻的触摸着他的心。虽然出现的方式有了那么一点……,但还是很俊朗,看起来也很稳重,有一种特殊的气场,那个时候,刘冬凡还不知道怎么形容……
  关界的嘴角抽了抽,刘冬凡就很细心的捕捉到了他的面容有一瞬间的扭曲。
  “玩的开心吗?怎么不打一声招呼就去了?”关界笑得很僵硬。
  “他是谁?”秦牧没有回答关界,他绕过两个人,轻飘飘的丢了一个问题。
  关界看了看刘冬凡,找到了一个转移话题的机会。
  “哦哦,小凡来认识一下,这是秦牧,你就是给他当生活助理。秦牧,这是刘冬凡。”
  秦牧把行李箱放下,用手指轻轻的揩拭桌面,看着指尖上的灰尘,也很识趣的没问上一个助理去哪了。
  秦牧朝刘冬凡点点头,就上了楼。
  刘冬凡不知所措的看着关界,关界也觉得秦牧的脾气性格真的不太好相与。
  关界应付完了那位老大,他还得安抚这个小的,“没事儿,他脾气就这样。你就在这里工作吧。平时就做做饭,打扫一下卫生。然后就是在秦牧工作的时候不要发出任何声音就可以了。他这个人虽然脾气不好。但是他不会限制你做什么。你把该做的都做了,其余时间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只要不吵到他就可以了。”
  刘冬凡想了想,就点了点头,其实他没觉得秦牧脾气又多坏,关键是这个型男太帅太直了,性子冷了一些。
  关界又给他说了其他的一些事情,然后说酬劳,“工资5000,包吃包住,过了试用期之后三险一金都有,其他待遇也很不错,哦,你还在每月十五的时候提醒秦牧交稿子。”
  刘冬凡已经被工资和待遇砸晕了,点点头,稀里糊涂的就跟关界签了合同。等清醒了,也没有多后悔。这工作挺自在的。                        
作者有话要说:  感觉受受少了一种感觉,正在修文~请大家忘记受受过于没有自我的性格~重新来认识他。
 
  ☆、第 2 章【已修】
 
  第二章
  关界走了之后,刘冬凡才真正的感觉到束手无措。傻乎乎的站在大厅中央,不知道做什么。他看了看楼上,想要去请示一下秦牧,让他分派一下任务。可是一想到,自己问了,秦牧也不一定搭理自己。而且,除了那刚毅的外表和那种纯爷们儿让他的心怦怦跳之外,他也隐隐的有些怕秦牧。
  虽然第一次见面,秦牧是一副脏乱的模样。但是他身上一股上位者气息也将那点瑕疵给遮掩了,被那双锐利的眼睛盯着,刘冬凡总感觉腿软,不论原先怎样打好腹稿,一肚子的话都会给忘记了。
  刘冬凡站了一会儿,觉得挺尴尬的,在大厅里转了一下,然后默默的打扫卫生。有事情做总比没事情好,至少那样可以避免胡思乱想,也可以避免尴尬。总之,做错事也比偷懒强。
  刘冬凡将客厅的灰尘一打扫,然后自娱自乐的想着,秦牧的生活也跟每个臭男人一样,都是又脏又乱的,这让他作为一个碌碌无为的男人小小自豪了一把,国民男神也跟所有男人一样,生活一团糟。
  刘冬凡将沙发上上的抱枕摆正,又去玄关处将秦牧的鞋子摆正。
  秦牧的鞋子很多,都是一些偏成熟风格的,军靴,皮鞋,运动鞋……颜色都是深色偏黑的。嘻哈风格的几乎没有。刘冬凡将鞋子全部摆好,又将看起来需要清理的鞋子理出来。他又想到秦牧去了西南旅行回来,但是没有看到脏鞋子,他想了想,打开门,果然在门口右边的小花坛上看见了一双脏兮兮的运动鞋。刘冬凡将那双鞋捡进来,然后将脏鞋子放在一起。准备待会再去请示秦牧该怎么处理。
  刚刚将鞋子拎进来,秦牧就站在二楼的栏杆旁,秦牧刚刚洗完澡,身上的水珠还没擦,顺着肌肉往下滑。他擦拭着湿润的头发,蹙着眉,“先将衣服洗了,鞋子放着不用管,待会儿会有家政过来。”
  刘冬凡看着秦牧移不开眼睛。刘冬凡就觉得秦牧跟一般的作家不一样。他不像是一年四季不出门,闷头搞创作。他的眼睛也不像那些学识丰富的教授,学者,作家那般温和,身上总带着一种亲切感,秦牧更像一把没有开刃的锋芒毕露的剑。
  秦牧穿着一条宽松的牛仔裤,牛仔裤松松垮垮的挂在腰上,总感觉要掉下来似的,细腰长腿,身材棒极了。刘冬凡觉得秦牧可能是经常出去旅游探险,所以身上的皮肤是健康的古铜色,有一点偏黑。甚至他有腹肌,胸肌,不像欧美那样的硕大肉块,却给人一种饱满的感觉,性感极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