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相濡 作者:七月橘

字体:[ ]

 
 
书名:相濡
作者:七月橘
 
此为清冷受x温柔攻。
两情若想长久,努力爱对方是远远不够的,更要让对方明白你爱他,如此才能相濡以沫,携手白头。
 
内容标签:情有独钟 都市情缘 七年之痒 破镜重圆
搜索关键字:主角:姜子苏,卫家成 ┃ 配角:玫子 ┃ 其它:相濡以沫,情深不受,表明心意,七年之痒
 
☆、破碎
 
?  “喂?我今晚不回去吃晚饭了,你早点睡,不用等我。”
  电话那头的人顾自说完就掐了电话,姜子苏听着耳边传来挂断的“嘟嘟”声吞回还没来得及说出口的话,他看着一桌子冷掉的菜抿了抿唇,表情晦涩,现在已经是八点一刻了,想必他是酒过三巡忽然想起他,才抽空随手打了个电话吧。
  他们在一起近十五年了,如果要形容他们的感情,那就是十五年前他们爱的有多要死要活,现在的日子过得就有多波澜不惊。
  自从卫家成事业逐渐起色,应酬越来越多后,他们之间就开始慢慢变了,已经忘了有多久他们没有一起吃过晚饭了,就连□□也是如行惯例一般,没有激情,更没有欲望,以前最快乐的事,现在做起来反而是种痛苦所以就连□□也很少,有时一个星期一次,一个月一次,直到现在,他已经记不清有多久没有和他一起了。
  姜子苏慢条斯理的拿起碗吃起饭来,嘴里嚼着冷菜,咽下冷饭,并未觉得有多难吃,不一会就吃好了,他起身倒掉几乎没动几筷子的饭菜,洗碗,洗澡,洗衣服,睡觉。
  情绪并没有多大起伏,似乎已经习惯了这空荡的大房子的黑暗,半夜二点左右,姜子苏感觉身旁的床陷了下去,接着一股酒味传进鼻子里。
  他皱了皱眉,睁开了眼,以前,他从不会喝酒的,就算喝酒也不会喝这么多,而且肯定会把自己洗干净了在上床,因为他知道他有洁癖。
  扭头看着身侧昏昏欲睡,就要入眠的男人,他伸手推了推他,说,“去洗澡。”
  身旁的卫家成并没理他,慢慢的有鼾声传来,他在推他,“起床,先洗澡再睡。”
  兴许是这次推得比较用力,他终于睁开了眼,不耐烦的说,“吵什么吵!事多,明早,再洗。”说完翻身继续睡,背对着他。
  “去洗澡,不然滚出去。”面无表情的话语,姜子苏很难容忍鼻间一直萦绕着酒味,这样他无法继续睡。
  其实经过一次次烂醉如泥的回家,一次次被姜子苏赶去洗澡才能继续睡,因为不耐烦他的打搅,卫家成已经很久没有喝酒回家就进这个卧室了,一般都是去隔壁卧室睡,兴许今晚他忘记了,或者走错了。
  果然,卫家成蹭的一下从床上坐起来,下了床光着脚摇晃的走出了卧室,门被狠狠摔上前依稀还听到卫家成骂骂咧咧说,“操,老子辛苦应酬一天,回家睡个觉都不行,还要听你絮叨啰嗦个没完,屁大点事,跟个娘们似的。”
  姜子苏并没有因为卫家成的话而和他吵架,他们之间似乎从没吵过架,以前话锋只要不对,卫家成会立刻转移话题,而现在就算卫家成暴跳如雷和他嚷嚷,可姜子苏不与他争论,也一样吵不起来。
  卫家成走了,可卧室里依然还有一股浓烈的酒精味,姜子苏起身打开窗户,深冬的寒风吹了进来,冷的他颤了颤,他看着楼下寂静漆黑,陷入沉睡的城市就像他一样,风平浪静,可心绪却不由恍惚飘远。
  记得有一次晚上,卫家成那时还只是个业务部小经理,那次他被几个客户轮番灌酒喝的肠子差点都吐出来了,最后还是他同事打电话让他去接的他,那时卫家成吐的一塌糊涂,回到家直接昏睡。
  姜子苏叫醒迷糊醉死的卫家成让他洗澡,他也很顺从的任他给他脱衣服洗澡,洗到一半卫家成略略清醒,姜子苏因为给卫家成洗澡不可避免的衣服也湿了,卫家成半闭着眼就笑了,一把将他拖进浴缸吻住了他,然后他们在浴缸里□□了,很顺其自然,他们渴望对方,一寸寸抚摸着对方的身体,点燃欲望之火。
  不知过了多久,姜子苏身体都冻得麻木冰凉,卧室里已经没有了酒精味他才关了窗重新回到床上,只是,好冷。?
 
☆、相敬如冰
 
?  第二天,姜子苏起床做好早饭卫家成也已经洗漱完了,宿醉让他有些头疼精神不济,桌上如往常一样有一碗醒酒汤,还冒着热气,他端起来喝完,吃了两个小笼包一片面包就没胃口了,说了一声“我上班去了”,就拿起公文包和钥匙开门走了。
  姜子苏扭头看了眼门口,只看见卫家成的黑色西装背影,接着门被关上,屋里一片寂静只有桌上剩下的早点。
  今天,是他们在一起十五年周年纪念日,一大早他就出去买了很多菜,冰箱里还有一个小蛋糕,他沉默的洗着菜,暗想,看来他又忘了,没关系,那就一个人吃吧。
  平淡无奇的一天却比平时忙碌了一些,下班回家依然只有他一个人,可他还是习惯性的说一声“我回来了”,尽管没人回他说“欢迎回家”。
  换了鞋搁下钥匙,姜子苏倒了杯水喝完开始做晚饭,今晚的晚饭比平时丰盛很多,有卫家成最喜欢的酸菜鱼,糖醋排骨,西蓝花,蛤蜊,皮蛋豆腐,和炒茄子,一顿饭做了近两个小时,姜子苏看了看时间,已经七点多了,他拿起手机犹豫了一下还是拨了卫家成的电话。
  电话响了半天,那头终于接通了。
  “喂?子苏,有什么事么?”卫家成有些奇怪,多久,有多久姜子苏没有主动打电话给他了?不,记忆中似乎连主动找他都没有过。
  “什么时候回来?”
  冷冷淡淡,听不出情绪的声音。
  卫家成自嘲一笑,他在期待什么呢。
  “哦,晚上要陪几个客户吃饭,商谈一下合作项目,我没时间回去吃饭了,你自己先吃吧,还有什么事吗?”也是平淡冷漠的回答,相敬如冰。
  姜子苏张了张嘴,看着一桌子盛宴,终究还是什么也没说,挂了电话。
  他起身打开冰箱拿出小蛋糕,放到桌上打开盒子,一个兔子形状的蛋糕呈现出来。
  姜子苏插上蜡烛关了灯,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一片漆黑中只有冉冉烛火发着微弱的橘黄色光辉,姜子苏看着蛋糕发了好一会呆,直到蜡烛燃尽,烛泪在蛋糕上滴成小丘,一片黑暗,半晌才开了灯将蛋糕和一筷子都没动过,却已经冷透了的菜倒进垃圾桶。
  泡了好久的澡,回到卧室擦干头发躺下却一直无法入眠,他在想一个问题,是不是他和卫家成也终于到了感情淡了该分手的时候了?卫家成究竟还爱不爱他?自己呢?自己还爱不爱他?现在依然在一起究竟是习惯还是爱着?
  这个圈子里能长相厮守的实在太少,且不说社会舆论,就是两个人之间经过油盐酱醋时间的洗涤还能在一起的也根本不多,时间可以淡化一切,包括感情。
  男人和男人在一起不比男人和女人,他们至少还有婚姻,孩子作为羁绊,可是同志之间一旦没了感情就什么也没了。
  那他和卫家成之间还有什么?
  姜子苏睁着眼看着天花板,在一起十五年了,七年之痒都过了,究竟是什么让他和卫家成变成现在这样。
  一声轻微的开锁声,接着一阵脚步声,关门声,姜子苏知道卫家成回来了,看了看表,才十二点多一点,今晚他回来的很早。
  窸窸窣窣的他听见浴室哗啦啦的水声,应该是卫家成在洗澡,没过多久,一身清爽带着他熟悉沐浴露香味的卫家成拧开房门轻手轻脚的走进卧室,掀开被子一角在他身边躺下。
  姜子苏闭着眼轻轻呼吸,背对着卫家成的方向,有些不明白今晚他怎么又进了自己的卧室。
  卫家成往他这边拱了拱凑近了他,在姜子苏没反应前伸手搂住了他的背,脸轻轻贴着他的背呢喃了一声“子苏”。
  已经有多久他们没有这么亲密的接触了,卫家成的手有些不安分,在他身上四处游走摸索着,似乎在寻找着什么,姜子苏被他摸得渐渐身体僵硬起来,身体的某个部位也有了反应,这时耳垂被卫家成一口含住,他轻轻吮吸啃咬,一股酥麻感顿时如触电一般遍布全身,耳垂是姜子苏最敏感的部位。
  他禁不住一声□□出口,卫家成的吻从脖颈到脸颊,最后封住了他的口,两人的唇舌纠缠在一起,狠狠吮吸索取着。
  卫家成的口中有一股淡淡酒香,混合着牙膏的清新味道,看来他今晚并没喝多少酒。
  他欺身压下,灼热的吻如密雨一般散布姜子苏全身,他气息紊乱,有些迫不及待的脱掉姜子苏的睡衣狠狠贯穿进入,在他身体里驰骋快意。
  因很久都没做过,这样突然被卫家成进入疼的他忍不住失声痛叫,何况他根本就没给他扩张,就那么横冲直撞的进入,然后抽身离开,整个过程连五分钟都没有。
  看着一言不发毫不留恋转身下床离开卧室的卫家成,姜子苏的眼泪终于掉了下来,他的身体在瑟瑟发抖,眼里全是迷茫。?
 
☆、高烧
 
?  第二天姜子苏没有起床,直到卫家成去公司他也一直睡着。
  下午二点他迷迷糊糊醒来,脑袋昏沉,浑身乏力,身体滚烫,起床在备用药箱找出退烧药吃下,又回到床上捂了好一会仍不见高烧下退,这时手机忽然响了,拿起手机看了眼,没有多少失望,接通电话就听电话那头一个女声说道,“喂子苏,你今天怎么没来上班啊?我给你请过假了,你是不是身体不舒服?昨天就看你有点不对劲了。”
  “我没事,就是有点发烧,谢谢你玫子。”姜子苏努力让自己声音听起来不那么虚弱,说完这段话却还是没忍住咳了几声,昨天本来就有些受凉,加上昨晚那一番行径实在是雪上加霜。
  小玫见他精神这么不济,不由担心道,“你吃过药了吗?要是没好转就去医院,公司这边你不用担心,你的工作也没剩多少,都交给我们好了。”
  “好,麻烦你们了。”实在是没什么力气说话,答应着就挂了电话。
  迷迷糊糊又睡了好一会,在醒来时已经五点多了,却还是没有退烧,姜子苏勉强起床换了衣服准备去医院,以他的精神状况是开不了车了。
  脚步虚浮的出了小区,却在马路边等车时碰见了正急匆匆迎面走来的小玫。
  一身黑色职业装包裹着她玲珑身段,长发挽起,妆容精致,只是行色匆匆,看见姜子苏她愣了一下,立马朝他奔来,道,“你怎么样?电话里听你说话实在是不对劲,我有些担心,下班后就直接过来了。”
  一双关切的眼睛紧紧盯着姜子苏面无人色的脸,见他一向红润的嘴唇现在却干裂脱皮,心中就知道他肯定是发了高烧,伸手一摸,简直吓了她一跳。
  “你怎么发这么高的烧?我送你去医院。”说着不由分说的扶住他的胳膊拦住一辆刚好经过的的士就奔向医院,姜子苏懒得开口,也没有力气,任小玫帮他挂号,排队,量体温,输液。
  刚从外面回来的小玫摸了摸姜子苏的额头心里终于松了口气,两瓶水挂完烧也终于退了,她对刚动了动眼皮醒来的姜子苏道,“还剩一瓶水,烧已经退了你放心,你真是胡来,都40.5度你都不去医院,会出人命的,一会挂完水你打电话让你那个合租的朋友来接你一下,过一会我得先回去了。”语气里有些责怪有些心疼。
  姜子苏平时话并不多,但是待人还算和气,据她所知,姜子苏不是本地人,生活很独立,似乎经常独来独往,唯一的朋友就是和他合租的那个男人,至于关系怎么样,她就不知道了,不过以姜子苏的性格估计并没有什么多要好的朋友。
  也不知道为什么,他的眼里总是透着一股淡淡,却又化不开的忧愁,这让小玫不由自主的心疼起他,想起自己和姜子苏差不了几岁的弟弟,小玫摇了摇头,弟弟率性随意,从不知生活艰苦,而姜子苏却活的太辛苦了,身边连个能照顾他的人都没有。
  “谢谢你玫子。”姜子苏浅浅的扬了扬唇,口中满是苦涩,也不知是生病的原因还是其他。
  小玫叹了口气提了提手中的白色塑料袋搁在桌子上,“这是我刚刚买来的粥,我喂你喝一点,我想你一定没吃晚饭。”说着就要打开塑料带。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