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对不起,我是攻 作者:明清时节

字体:[ ]

 
《对不起,我是攻》作者:明清时节
 
文案:
     承诺别人的事情必须做到,这是宁玥家的祖训。
  所以从小到大宁玥对于承诺这件事可谓是要多谨慎有多谨慎,只要一提到承诺他就是各种的防备,但是他万万没有想到,最后自己却是被自己的好友坑了,而且还是大大的坑啊!!!
  硬着头皮娶了好友的弟弟,以为一切还能像以前那样的自己真是太单蠢了,还他的大好青春,还他的美丽世界,还他那婀娜多姿倾国倾城的各国美女!!!
  注:本文是耽美生子文,不喜欢的亲们请绕道行驶哦,右上角有个小叉叉,点一下就好啦~
 
标签: BL  耽美  男男生子   
==================
 
  ☆、关于人物
 
  明清时节:我会随着情节逐一列出文中出现的人物及其关系。
  ——分割线——
  陶家
  陶澈:家中老么,现年22岁,「维奥公司」的总裁。英文名维奥莱特。
  陶尘:家中老大,现年25岁,「枭辰娱乐」的总裁。
  陶汐:排行老二,现年24岁,家中唯一的千金,金牌御用律师,拥有自己的律师团队。
  陶云轩:三兄妹的父亲,现年49岁,「行云医药公司」的总裁。
  苏琉璃:三兄妹的母亲,现年45岁,家庭主妇。
  宁家
  宁玥:家中老大,现年25岁,「枭辰娱乐」的副总裁。小名笑笑。
  宁璃:家中老么,现年23岁,「枭辰娱乐」的当红艺人。小名乐乐。
  宁善夜:宁玥和宁璃的父亲,现年48岁,「贝儿宝日用品公司」的老板。
  贝倪:宁玥和宁璃的母亲,现年46岁,家庭主妇。
  枭辰娱乐
  金星:现年35岁,「枭辰娱乐」的经纪人。
  李淑琳:现年19岁,「枭辰娱乐」的新人,歌手,《晨色之恋》的女一号。
  赵仇言:现年26岁,言继组合中的一员,歌手兼演员,《海棠花之恋》的男二号。
  钟继:现年28岁,言继组合的一员,歌手兼演员,《晨色之恋》的男一号。
  艾兰:现年30岁,「枭辰娱乐」的副总裁秘书。
  简哲:现年28岁,「枭辰娱乐」的总裁秘书。
  顾惜:现年24岁,艾兰的助理。
  范子晓:现年27岁,「枭辰娱乐」的助理,「子魅」的小跟班。
  维奥公司
  林瑾乔:现年33岁,「维奥公司」的总秘书。
  景菲菲:现年30岁,「维奥公司」的秘书。
  夏家
  夏梓初:夏家大少爷,大夫人之子,现年26岁,陶澈的好友。
  夏梓夏:夏家二少爷,二夫人之子,现年25岁,夏家真正的主事人。
  夏梓秋:夏家三小姐,四夫人之女,现年24岁,硕士在读。
  夏梓冬:夏家四少爷,三夫人之子,现年20岁,大学在读。
  法国
  杰弗里.加文.泰勒:现年30岁,同性恋者,著名导演。
  其他
  伊娃:法国女郎,宁玥在法国艳遇的对象。
  保罗:广告合作商,「枭辰娱乐」在法国的合作对象。
  刘总:《海棠花之恋》的出资者。
  潘导:《海棠花之恋》的导演。
  小刘:刘总的手下。
  阿辉:刘总的手下。
  七仔:刘总的手下。
  峰哥:刘总的手下。
  丽都
  郑亚拾:现年38岁,丽都的店主,夏家之前的手下。
  小红:现年29岁,丽都的领班。
  博桦传媒有限公司
  刘淼:现年35岁,大学,金牌化妆师。
  农于萍:现年42岁,经纪人,从「枭辰娱乐」跳槽。
  高逸:现年48岁,经纪人,从「枭辰娱乐」跳槽。
  花艳艳:现年23岁,歌手,从「枭辰娱乐」跳槽。
  王寅壬:现年26岁,博桦传媒有限公司排名第一的歌手。
  中国龙娱乐公司
  杨凡:现年37岁,歌手,从「枭辰娱乐」跳槽。
  陈秋琴:现年32岁,演员,从「枭辰娱乐」跳槽。
           
 
  ☆、第一章 来自好友的恶意
 
  休闲深绿色长裤配上同色的短衬衫,故意松开上面的两颗纽扣,风流倜傥的宁家大公子宁玥慵懒地半躺在酒红色的沙发上,一手半倚在额头,贵公子的姿态立马引来了几位小女生的热切关注。
  摇晃着手里的高脚酒杯,宁家二公子宁璃为自家大哥的罪恶深重表达了自己深深的歉意。刚应聘到宁家的纯情小姑娘眼看就要落入狼爪,可悲啊可悲啊。
  似乎是感觉到了宁璃的想法,宁玥淡淡地扫了一眼过去。
  装什么装,你不也一样吗?还好意思说我,以五十步笑百步有嘛意思?!
  五十步的距离。
  去你妹夫的!
  “你们俩兄弟一年到头也没聚几次,别一见面就火光四溅,都是自家兄弟,有什么话不能好好说,待会小尘就要过来了,别让小尘看了笑话。”贝倪,即宁玥和宁璃的亲生母亲,倚靠在自家丈夫怀里淡淡地勾起了嘴角。都老夫老妻了还那么恶心,大庭广众之下抱着也就算了,这样不顾外人不顾自家两个儿子就自顾自地亲起嘴来真的好吗?!宁玥和宁璃嫌恶地纷纷转头,在这一点上两兄弟出乎意料地同步。
  这几天晚上玩的太疯了,身子稍稍有些吃不消,照这种玩法下去迟早真的会有一天精尽人亡,不过,昨晚陪自己疯玩一宿的异族风情女子真是不可多得的尤物啊。想罢,惺忪的睡眸涌上了情欲,宁玥伸出舌头意犹未尽地舔了舔唇。
  不愧是同一个娘胎出来的孩子,在某些方面总是出乎意料的同步。抿了口杯里猩红的酒,宁璃脑海中闪过一个模糊的人影,嘴角不由扬起来,坏坏的让人心潮涌动。
  陶尘进来就看到了这么一番景色,也没有多大的惊讶,径直走到了宁玥身旁坐下:“伯父、伯母,好久不见了,别来无恙啊?”
  还在和丈夫缠绵的贝倪猛地一下惊醒过来,羞羞地躲在丈夫的怀里,眼神飘离,就是不敢对上陶尘的眼睛:“挺、挺好的。”
  宁玥不满地伸脚踹了下陶尘:“滚,一边去,碍着我了。”
  “笑笑,几天不见脾气渐长了啊,是不是最近几天被美人拒之门外了啊?”在好友及好友家人的面前完全不需要太多的掩饰自己,比在家还要舒坦,这就是陶尘之所以三天两头往宁玥家跑的原因。
  懒懒地抬起水灵灵的眸子,那双桃花眼微微上扬:“我又不是你。”
  “本少爷自认不是世界上最帅的男人,但那也算得上是极少数优质男人之一……”
  “停!”宁玥端坐起来,拧着眉头,“这话我听了不下千万遍了,你再说我就直接把你从我家大厅扔到外面路上的不可回收垃圾箱里。”
  “啧啧,真是没有兄弟爱。”完全没有恼怒,陶尘翘起二郎腿靠在沙发上,那修长的双腿连身为艺人的宁璃也不由觉得羡慕。也许是感受到了宁璃的目光,陶尘一手搭在沙发靠背上,用那细长的桃花眼望过去:“宁小弟,你再这样看我我可会以为你喜欢我的哦~”
  果然是物以类聚啊,这种自恋的程度跟自家大哥完全不相上下。
  宁玥再一次抬起眸子杀过去:“三十步!”
  “……”这样有意思吗?宁璃有些无语了,他眼中怀疑自家大哥只有三岁。
  在自家孩子面前和亲爱的歪腻完全不觉得有什么不对,但是在外人面前,还是多多少少觉得不妥。趁着陶尘和宁玥两兄弟友好交流时整理好自己的仪容,眨巴眨巴眼睛,再次看过去俨然就是一个端庄的贵妇人。
  “小尘最近挺忙的吧,一段时间没过来了,今天难得过来是有什么事情吗?”为了拯救自己在大儿子好友心目中的形象,贝倪佯装无意的拉拉家常。
  冷笑,宁玥和宁璃对母亲大人的多此一举投以不屑。每次都来这招,她不腻他们看着都腻了。
  宁善夜咳了一声,宁玥和宁璃立即低下头,千万别惹老爸生气,休眠火山爆发起来可不是他们羸弱的身躯可以与之抵挡的。小时候兄弟俩不懂事惹得母亲大人落泪,老爸二话不说,连解释都不听,直接将兄弟俩扔到无人岛不闻不问的生活了一个月。一开始还以为老爸只是做做样子,但是饿了三天之后就明白了真不是玩假的,当了一个月流浪儿的兄弟俩自此之后就明白,不要挑战老爸的底线!
  忆起小时候的事情,宁玥陷入了深深的悲伤之中。因此他错过了母亲大人和陶尘杂乱无章的家常家短。
  “……哎,我就这么一个弟弟,我不想他这辈子都这样孤单下去。”
  “小尘和弟弟的感情真好,你放心吧,有什么伯母能帮上忙的,伯母一定不负期望。”
  “谢谢伯母了,小尘等的就是您的这句话。”狡猾的狐狸露出了原本的面目。
  咦?不是很懂陶尘话中的意思,贝倪眨巴眨巴那双水汪汪的大眼睛,她怎么有种不是特别好的感觉啊…(⊙_⊙;)…
  搞定了伯母就相当于搞定了伯父,现在就只剩下已经开始堤防他的宁玥了。
  陶尘那不怀好意的眼神早就出卖了他,右眼皮直跳的宁玥屁股往一旁挪了半个位置。他一向很相信自己的直觉,这一次,他也不怀疑。
  “笑笑~”
  “别说话!”瞅着那算计的眼神,宁玥猛地有一种会坠入万丈深渊的感觉。所以他及时地打断了陶尘的话,并速度地用一手捂住了陶尘的嘴巴。
  不甘示弱的陶尘反手拉下了宁玥的手,并用一手巧妙地化解了宁玥对他下盘的攻击:“啧啧,真是不能轻易放下心来。敢情你也够狠,一定情面都不留,要知道我的下半身可是关乎很多人的幸福啊。”
  被挡下右腿算什么,他还有左腿,被挡下右手算什么,他还有左手,他可是天生的左撇子,左边肢体远比右边肢体来的灵活。
  “少了它,我也算是造福了黎民百姓。”
  “哟,真好意思说啊,你也祸害了不少良家少女吧。要不连你的也一次断了可好?”
  这话简直是污染了自己纯纯老婆的耳朵,宁善夜两手捂住了贝倪的耳朵,完全不管那两个混小子的死活。而宁璃则是睁大了眼睛,摇晃着酒杯细细欣赏,他赌他老哥输。
  陶尘一手擒住宁玥的双手拉至头顶压住,一手按住宁玥不停反抗的腰,身子更是压住宁玥的下半身。
  “有本事你放开我。”宁玥奋力挣扎。
  “放开让你逃啊?我才不那么傻呢,连你那点意图都不懂就枉我和你睡了八年。”借着巧力制住宁玥其实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简单,但是为了弟弟的幸福他拼了。说什么也不能让宁玥借口逃掉。虽说逃得了初一逃不过十五,但是事情那可是个早解决早轻松啊。
  “我不逃。”
  眼神闪烁,信他才怪。
  “笑笑,你还是……”
  “我不听我不听,我什么都听不到,我耳鸣,我耳聋,我什么都听不到……”右眼越跳越急促,宁玥觉得自己的眼皮都快要掉下来了,这种极度不祥的感觉让他看不到明天的希望,兔子逼急了还咬人呢,装疯卖傻算个啥。
  “宁家祖训,承诺了的事情就必须做到。”陶尘抬高了声音。语毕,周围一片寂静。
  宁善夜放下双手,顺势将妻子拥入怀中。挣扎了几下后,贝倪也就放弃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